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四十六章 这事情老好玩了

第四十六章 这事情老好玩了

 热门推荐:
    咸阳北郊。

    齐楚两方联合,一共四十余人的队伍,护持着五辆车辇前行。

    车上皆以黑布覆盖,密不透风,车上的东西隐不可见。

    他们这支队伍摸黑干活,在咸阳以北按秘图所示,成功找到了殷商秘宫,连日的探索挖掘,人员折损超过七成。

    所幸收获不少。

    殷商秘宫重新退入地下消失,还将他们一部分没来得及出来的人,一起拖入了地宫深处。

    地宫关闭那一刻,同伴不及逃离,拼命往地宫门口奔跑,却被地宫弥漫的一股黑气拖回去的情景,成了每个人脑海中无法忘记的噩梦。

    此时队伍前行,气氛沉默,没有人说话。

    他们打算按照命令,将东西觅地隐藏,然后逐批次运走。

    “别再往前走了,再走就会进入咸阳城的巡防区域。”

    队伍里的首领道:“刚才已经处死了两个赶夜路和我们遭遇的秦人,不能再出乱子了,这里是秦人的地方。”

    就在这时,前方的斥候突然发现不对。

    黑暗中悄然窜出一支队伍,其中一个黑影迎面一拳便将斥候的喉咙打碎,猝然惨死。

    这支杀出来的队伍,实力远在齐楚联军之上,且个个心狠手辣。

    双方交锋,相差悬殊。

    很快,齐楚联军便在对方的攻势下溃退。

    黑暗中,夜御府众人以五人为一队,相互配合,绞杀对手。

    他们按赵淮中的吩咐,为后续计划布局,抢东西只是第一步,所以并未泄露身份。

    整个动手过程,甚至没人出声,迅捷利索到了极点。

    齐楚两方的人,跟随使团进入咸阳,为了行程隐秘,人员本就不多,被夜御府精锐突袭,不足百息便全线溃败。

    赵淮中和白药等人站在傀儡车上观战,发现交锋转眼就临近尾声。

    赵淮中索然无味,想了想道:“白药,六国之人乱我大秦之心与日俱增,常来咸阳搞事情,我们也该给他们些回敬作为教训。”

    白药点头道:“臣回去便着手安排。”

    “撤吧,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先这样,回去睡觉。把那几车东西运回去,注意别让人发现了。”

    傀儡车飘忽忽的随风而去,化入黑暗的夜色。

    夜御府众人拉着五车秘宫所得,将战场痕迹打扫干净,偷摸摸的回城。

    ————

    落雨阁。

    嫪毐和息樱相谈甚欢,殿内不时响起息樱抿嘴浅笑的声音。

    庆阳候姜愈则在焦急的等待消息。

    亥时已过,夜色深暮。

    小秦楼这种通宵营业的场所,也渐渐安静下来。

    这时,姜愈的一个侍从,快步从外边进来。

    姜愈立即皱起了眉头,侍从脚步慌乱,一看就知道出了事。

    果然,听到侍从附耳说出的内容,姜愈的脸色陡然阴沉。

    另一侧,息樱也在差不多相同的时间,接到贴身女婢的通知:从秘宫中开掘所得,在城外被人劫走了,现场有杀戮痕迹,齐楚两方无一人逃出。

    息樱心下惊骇,谁干的?

    她和姜愈的第一个念头都是秦人发现了他们的行动…似乎也只可能是秦人。

    但仔细一想,又生出疑问。

    他们两方合作,借使团之名入秦,行事极端小心,自忖绝无泄露消息的可能。

    包括从地宫开掘得手,回来的路线和时间,都严格保密,只有息樱和姜愈两人作为双方合作的首领知晓通盘计划,且是两人共同决定的。

    而决定路线后,两人便一直待在一起,目的是相互监视。

    息樱脑内念头急转,眼神微眯,看了一眼姜愈。

    恰巧姜愈也往她看过来,目光森然。

    既然行动是绝密,对外,只在今晚事情已经得手后,才告诉嫪毐。

    而嫪毐全程在两人的视线之中,绝不可能外传消息。

    那么出了变故,姜愈和息樱作为两方面仅有的知情者,就不可能不怀疑对方,且越想对方的嫌疑就越大。

    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人性如此。

    即便两人始终待在一起,但仍有外传消息的操作空间。

    赵淮中听到双方是合作关系的时候,便制定了计划,秘密抢夺,把双方合作的小船戳个窟窿,让他们狗咬狗。

    现在,东西丢了。

    小船处在翻倒的边缘。

    姜愈沉声道:“息樱,你越女教若敢以一教之力算计我大齐,可知后果?”

    息樱倏然起身,惊怒道:“正因为我越女教不敢以一教之力算计大齐,侯爷何必先咬一口,到底谁人做的你自己心里不知道吗?

    我越女教在场的人,无一逃出,包括我教的一名副掌教,若是我们做的,会舍弃一名副掌教?”

    这话说的,就像我们的人都活着回来了似的…姜愈怒道:“焉知这不是你越女教摆脱嫌疑的手段?”

    息樱沉甸甸的胸怀有些承受不住主人的愤怒,剧烈起伏,暗流汹涌。

    嫪毐在一边一脸懵逼,怎么了这是,刚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看样子说不定下一刻就要打起来了。

    “出什么事了?”

    “你问他、她!”

    姜愈和息樱戳指看向对方。

    “此事若不弄个清楚,你越女教将面临覆灭之祸!”

    姜愈脸上杀机隐现,关键这事情要是不清不楚,他在齐王那里就得背一口死沉的巨锅。

    齐王说不定会怀疑他姜愈在其中搞鬼,想把东西吞了。

    想到这里,姜愈浑身冰凉:“来人,将越女教的人给我抓起来,不弄清此事,越女教所属一个也别想走。”

    “你以为这是在大齐吗,我看谁敢动手。”息樱厉叱道。

    ————

    赵淮中回到储君府,洗漱后就睡了。

    次日一早,他如常去宫里参加朝会。

    昨晚的事,他只当没发生过,半点不露声色。

    参加完朝会,赵淮中去夜御府坐班,批阅各类卷宗。

    傍晚的时候,他施施然的来到花草居,和穆阳静谈论研究嫁接之事。

    姜姞也在,晚饭就在穆阳静这里解决。

    天色将黑的时候,穆阳静的女侍竹兮从门外进来,递上一张拜帖:“齐人庆阳候姜愈,携相国府嫪毐前来求见大家!”

    穆阳静兴趣寥寥的样子,正要摆手说不见,赵淮中在一边心忖终于来了。

    他昨天就猜到姜愈今天会来拜访穆阳静。

    毕竟老姜来咸阳的正事是帮韩人说项,而穆阳静是他必须拜访的人之一。

    “让人进来吧,是给你送礼来的,有你感兴趣的东西。”赵淮中说。

    穆阳静笑了笑,见赵淮中开口,女侍竹兮便颔首答应,很听话的出去请姜愈和嫪毐进来,她也没阻拦。

    姜姞在旁边眨巴着漆黑的眸子,奇道:“你好像早知道会有人来拜访?”

    赵淮中:“可不,我能掐会算。”

    姜姞扬了下娇俏的下巴,表示不信。

    片刻间,姜愈和嫪毐就在竹兮的引领下,从门外进来。

    嫪毐见到姜姞和穆阳静,眼神中暴起精芒,但随即就看见了赵大储君,气势顿时一落千丈。

    不论嫪毐多自负,也知道自己刚不过赵淮中。

    他甚至都不敢和赵淮中硬刚,背后说赵淮中几句,已是鼓足了勇气。

    眼下当面见到赵淮中,就像耗子见到猫。

    尤其是赵淮中四平八稳的坐在屋里,和穆阳静,姜姞三人竟然共用一张矮榻,彼此相距不过三尺。

    “赵淮中和穆阳静,姜姞的关系竟如此亲昵…”

    嫪毐如遭暴击,五味杂陈。

    他又看了穆阳静和姜姞一眼,只觉两女姿容气质虽不同,但只穿常服,已是倾国之色,远胜他见过的任何女子,心态愈发酸楚炸裂。

    嫪毐这边内心戏很足,念头起伏,和他同来的姜愈亦未料到会在这里看见赵淮中,脸现喜色,做足了礼数,开始和赵淮中商业互吹。

    赵淮中打量姜愈,道:“姜候看起来甚是疲倦,难道昨晚没休息好吗。

    嫪毐,招待姜候,是你负责吧,姜候休息不好,我可要拿你是问。”

    嫪毐垂头丧气的应了,连连请罪。

    这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过来时想要先泡姜姞,再拿下穆阳静的雄心壮志,只想赶快离开,以后都不和赵淮中照面。

    姜愈苦笑道:“昨日有些小事处理的不顺,心绪不宁,故而未曾休息好,与嫪毐无关。”

    赵淮中心底暗笑,你接着装吧,这事情可老好玩了。

    “姜候到穆大家这里拜访,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