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四十五章 手艺人【求票】

第四十五章 手艺人【求票】

 热门推荐:
    落雨阁内,息樱步态款款的入席,坐在庆阳候左下首。

    她对面的席位上,嫪毐背脊笔挺,宛若求偶的雄鸡,目光灼灼的打量息樱,纤腰如柳,以跪姿坐在那里,透过矮席,能看见她因为跪姿而绷紧的大腿,线条丰腴修长。

    “据我所知,息樱你来到小秦楼,对外宣称要寻找天下共主,且愿以上古六镜之一的照骨镜相增,可有此事?”

    嫪毐声音浑厚的问。

    他说话时身体微微前倾,恰到好处的展现出一种压迫感,以增强息樱的心里印象。

    息樱声音清柔:“确有其事,不过此乃我的借口,不必当真。”

    嫪毐轻笑道:“我还听闻一事,说有精通星辰术数的大家,推测出大秦将一统六国,而赵淮中会成为天下共主。

    息樱你从入秦之初,便传出寻找天下共主之事,两相比较,恐非巧合吧?

    若我所料不错,你是想引起秦储赵淮中的注意,另有所图。”

    息樱心下微凛,目光陡然锐利起来。

    她入秦除了和齐人合作,寻找殷商秘宫,确实藏着其他目的,正如嫪毐所说,就是想要吸引赵淮中,另有图谋。

    想不到嫪毐只根据她放出去的消息,便猜出她的最终目的。

    息樱心中警觉的同时,对嫪毐的才智亦是另眼相看。

    此人能得吕不韦重视,果然不是幸至。

    嫪毐微微一笑,适可而止。

    他的目的已达,在见面以后的短暂时间里,迅速给息樱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

    嫪毐又对庆阳候道:“世间一直流传着殷商秘宫的传说,相传其中藏着殷商时期的诸多秘密。

    还有人猜测,殷商的某位‘王’避入地宫,千年仍未死。而地宫沉入地下后,仍可随地脉之气轮转移动,方位莫测。

    侯爷刚才说,秘宫出世的位置,已经找到了?”

    庆阳侯:“按我们得到的秘图,地宫这次出世只有三天,此刻应该已经重新沉入地下。

    不过我等自昨日夜间,便遣人进入了地宫…”

    小秦楼主殿二层。

    赵淮中已经听明白了前因后果,脸上的笑意一现即隐,起身对王贲,蒙恬、蒙毅兄弟道:“我们走吧。”

    “这就走吗。”

    王贲、蒙恬、蒙毅有些意犹未尽。

    哥仨对这次来小秦楼是有所期待的,眼见赵淮中突然要走,哥仨面面相视,无奈只得跟上。

    他们和赵淮中一起出了小秦楼,走进对面的胡同后,便见到周围的黑暗里一个接一个的身影浮现,不由得暗感吃惊,醒悟到储君不是真来逛楼子的。

    “有线索吗?”

    赵淮中刚才已经通过传声,和白药讲清楚了事情的原因,所以此刻直接询问。

    白药回道:“结合我们府内的卷宗,这段时间咸阳周边,许多郡县都曾发现可疑之事,有不少百姓被人蒙蔽篡改过记忆…现在知道了储君提供的消息,便能得知,应是越女教和齐人,在咸阳周边探查寻找殷商秘宫可能出现的位置。

    他们暗中审问当地百姓一些地形状况,又怕被我们查到端倪,所以事后抹掉了询问的痕迹。

    臣依据这些线索,已经划出大致范围。

    他们想找的殷商秘宫应在咸阳以北,百里开外至两百里内的区域。”

    又道:“臣已派出人手,启用风灵鸟传讯,一有消息我们就将展开行动。”

    赵淮中回头说道:“今天不回宫里了,我在宫外的宅子是不是离这不远?”

    刘琦赶忙答应。

    当初赵淮中归秦,庄襄王赐下两座宅邸,除了咸阳宫的武英殿,还有一座位于城内,和吕不韦的相国府在一条中轴线上,与小秦楼同在咸阳城偏南的区域。

    “大家一起过去吧。”

    赵淮中道:“在那等消息。”

    约一刻钟后,众人进入一座大型殿宇建筑群,也就是宫外的储君府。

    整座宅邸前后四进,院落相叠,面积广袤,内部精巧而外部宏伟,庭院内山水相依,草木芬芳,布置的极具心思。

    宫殿中一应仆从皆训练有素,赵淮中过来,他们立即忙碌起来。

    白药等人来到正殿,等待消息。

    “你们三个不回家,要不要派人去通知一声?”赵淮中看向王贲三人。

    “我出来前,说过晚上要去蒙氏兄弟家里,不用回去也没事。”王贲说。

    蒙恬、蒙毅笑道:“我们也对家里说,会去王贲家里。”

    赵淮中不禁莞尔,记起穿越前和一帮朋友互相打掩护,配合背锅的事情。

    时间来到亥时,也就是晚上十点左右。

    一只翠绿羽毛的小鸟突然穿透夜色,落在院落的墙壁上,歪着脑袋看了看众人,旋即飞进来,落在夜御府众人中,一个身形消瘦的甲士身上。

    那甲士取下鸟腿上绑着的一张淡黄色纸卷。

    没错就是纸!

    第一批纸,在一年前赵淮中便让老司空等物造人员制作了出来。

    经过一年的积累改良,现在的纸,已经被范青舟应用推广在夜御府的消息传递体系当中。

    纸比竹简要小,要轻,便于携带隐藏,用来传递消息,大幅度提高了传输效率。

    赵淮中瞄了一眼甲士递上来的纸卷内容,道:“对方的位置找到了,白药负责指挥,依计划行事。”

    “诺!”

    白药立即率人离去,展开行动。

    赵淮中瞅瞅跃跃欲试的王贲三人:“你们也想跟着去?”

    “是,虽然还不知道储君今晚有什么计划,但王贲很想跟过去看看。”

    “我二人也是。”蒙氏兄弟亦道。

    “那就一起去看个热闹。”

    赵淮中带着三人从殿内出来,抬手间居然放出一辆车辇。

    那车辇迎风便长,通体流转着淡青色的术法光芒,看起来像是一件法器。落地后,拉车的四匹巨马,鼻端喷出黑色的气柱,扬起蹄子蹬踏地面,威武无比。

    王贲赞叹道:“拉车的夜兽如此精健,想来必是千里良驹。”

    赵淮中笑道:“纸扎的障眼法,不是真马!”

    “……”

    王贲打量那拉车的马匹,明明和真马一毛一样,看不出半点差异。

    “这是我以傀儡术制作的浮云辇车。”赵淮中道。

    一年前他让物造部造纸的时候,就同步制作了一种用特殊蚕丝为原料的傀儡术用纸,韧性和法力承载方面,要远远超过普通纸张。

    而赵淮中苦于学习的术法没应用的机会,此时出行,便把这傀儡术制作的辇车放出来试试。

    马拉辇车之术,是仙台篇所载术法中的一种,以特殊纸张承载法力,马匹是纸质傀儡,祭刻咒文所演化生成。

    王贲和蒙氏兄弟目瞪口呆:“储君此术让人难辨真伪,足可以假乱真。”

    赵淮中嗯了一声,他没什么实战的机会,化身手艺人做些傀儡,不过是为了找乐子。

    当下伸手一指,那车辇下雾气翻腾,眼看就要驰骋而出,白药蓦然出现在车辕上,脸上的青铜面具发出幽幽冷光:

    “接下来的行动,府内之人足以应付,用不上微臣亲自出手,臣来为储君驾车。”

    “出发吧。”赵淮中淡然道。

    车辇贴地飞驰,顺夜风而行,轻若无物,和夜御府的人马彼此呼应,很快就从咸阳北门出城。

    夜幕深邃。

    近两刻钟后,咸阳城郊的旷野。

    白药低语:“储君,目标就在前方不远。”

    “动手!”赵淮中断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