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四十四章 这波血赚

第四十四章 这波血赚

 热门推荐:
    夜色渐深,小秦楼内灯火摇曳。

    嫪毐不愿多谈赵淮中,转换话题道:“侯爷此番率使节来秦,所为何事?”

    庆阳候姜愈缓声道:“秦人在两月前,再起兵锋与韩开战,韩人不敌,日前来我大齐求助,我与田相等人合议,遂由我出使来秦,劝诫秦人收兵。

    正要借助嫪毐你对秦人的了解,帮我们寻找能在此事上作为助力之人。”

    嫪毐道:“首选自是吕不韦,这些年吕不韦和庄襄王君臣相宜,庄襄王又是个心软念旧情的人,对吕不韦当年救他归秦一事始终不忘,几乎言出计从。”

    又道:“除吕不韦外,当属穆阳静。

    此女为神农后裔,执掌玄谷学宫,精研农耕之术,熟知草木习性。吕不韦曾说,穆阳静在修习上的成就,亦不在他之下,实是多才多艺的奇女子。

    她在秦人心目中的地位很难有人能比拟,对大秦王室也有很强的影响力。

    可惜…我数次登门求见,皆未见到其人。”

    嫪毐提到穆阳静时,毫不掩饰觊觎之色。

    他对男女之道向来自负,坚信只要让他见到穆阳静,便能把握机会,增强穆阳静对自己的印象,最终让这位秦人心目中地位超然的女子,沦为他的女人。

    嫪毐侃侃而谈:“不过侯爷想打动吕不韦,非常困难。

    我倒觉得穆阳静可能更容易些,其人钟爱草木,侯爷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姜愈认同道:“我此番来秦多有准备,据闻吕不韦热衷搜集古卷。我手里有一卷前朝遗留的孤本,可以用来送给吕不韦。

    至于穆阳静,我还带来一盆三彩月华草,是上古奇物,能凝聚月光环绕,美轮美奂,当可打动穆阳静。”

    嫪毐抚掌笑道:“侯爷下的好心思,这些东西确是让人无法拒绝。”

    姜愈:“嫪毐你对穆阳静还有多少了解,不妨逐一说来,让我们对她多些认识。”

    嫪毐脸上露出颠倒迷醉之色,道:

    “穆阳静我虽未亲眼见过,但众人皆言其有绝世之姿,且我见过她的同宗亲传弟子姜姞,此女已是人间绝色,胜过凡尘俗物无数。

    以此推之,穆阳静当不在她之下,让人神往。”

    邻桌一个齐人来使,插话道:“嫪毐你当年在临淄阅女无数,竟对此二人有这般高的评价?”

    “你等若见过姜姞,便知我所言非虚。”

    “可惜这两个都是冷美人,对男子不加辞色,我还未寻到机会尝过两人滋味。”

    嫪毐不无遗憾的沉吟片刻,忽然问:“侯爷想来也给大秦储君赵淮中准备了礼物,不知是什么?”

    姜愈道:“我临淄有女名燕浣纱,嫪毐你可曾听过?

    以此女相增,你觉得大秦储君会否拒绝?”

    嫪毐瞬间从吹牛逼状态清醒,嫉妒到质壁分离。

    “燕浣纱,可是有轻盈可舞,美不过浣纱的浣纱女吗?侯爷竟将这等女子送给赵淮中?”嫪毐愕然道。

    在战国时期,权贵阶层互赠女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国与国之间也常以女子为礼,歌姬舞女送来送去,大家一起开车。

    赵姬便是当年吕不韦送给庄襄王的。

    隔壁的小秦楼主殿,赵淮中暗忖都想送我花姑娘是几个意思,老子看起来像色胚吗?

    落雨阁。

    姜愈笑道:“成大事者岂能吝惜女色,以浣纱女相赠,也是田相的意思。

    浣纱虽是绝色,也不过一女子,若能打动大秦储君,让秦人退兵,我大齐从韩人处得到的好处,岂是一个浣纱女能比?”

    嫪毐气抖冷,他出身大齐,当年在临淄对浣纱女之名早有耳闻。

    此女是临淄歌姬,却非普通的人体艺人,还从未听过有谁能摘到浣纱女的红丸。

    嫪毐对浣纱女亦是念念不忘,可惜始终没找到机会深交。

    想不到竟要便宜赵淮中。

    嫪毐神色愤恨,呼吸急促,脸上阵红阵白,变化精彩至极。

    就在这时,庆阳候姜愈倏然挥手,遣散了殿内伺候之人,而后口中吐出一个音节:“封!”

    他修行的纵横法言术与周边虚空相合,顿时形成了一个隔绝窥视和偷听的法力域场,阻断了被旁听窥视的可能。

    当然,这其中不包括赵淮中。

    众所周知,穿越者的外挂都很厉害,足以对其他人形成降维打击。

    赵淮中听得愈发专注,姜愈如此郑重其事,可能接下来要说的才是关键内容。

    落雨阁内,庆阳候姜愈显得很谨慎,又让侍从在殿外看守,严谨任何人靠近,随后才道:“嫪毐,我大齐稷下学宫,你的师长也有话带给你。”

    嫪毐一愣,起身对东方齐国的方向施礼:

    “当年嫪毐得以活命,全仗师尊相护,此恩嫪毐永不敢忘。侯爷若有所命请说便是,嫪毐无有不允。”

    庆阳候缓缓颔首:“你虽入秦,却要记住自己是个齐人。”

    “嫪毐不会忘。”

    “好,我此番入秦,明面上是帮助韩人走动,暗地里还有一桩使命。

    我大齐和楚人同时得到一份秘图,记载着殷商王朝当年沉入地下的一座秘宫的运行规律。”庆阳候一字一缓的道。

    “殷商秘宫,可是那座传说中能随着地脉漂移,在长达千年的岁月中,时隐时现的神秘宫阙。”

    嫪毐目光大盛:“侯爷的意思,是殷商秘宫在秦地咸阳周围。”

    “善。”

    姜愈伸手一指窗外:“息樱。”

    窗外顿时有一股微风徐徐吹落,进入殿内,化作一个窈窕轻盈的身影,却是个身穿红衣的女子。

    这女子的容颜娇媚,肤如凝脂美玉,一双眼瞳灵动多情,姿容直追姜姞那一层次,尤其一双长腿在红裙下隐约浮现出曼妙轮廓,丰腴匀称,极具诱惑力。

    “此是楚地越女教圣女息樱。

    我们入秦前,越女教便提前安排,遣门下圣女来秦,假作寻找天下共主,实则是来查找秘宫所在。

    一段时间的搜寻,地方已被我等找到。

    越女教的人正和我大齐联手,在咸阳以北暗中开掘秘宫。

    我们需要嫪毐你拿到相国府的通关文卷,以便将秘宫中取出的东西带出秦境。”

    庆阳候话落,嫪毐立即反应过来,暗忖若无通关文卷,庆阳候等人就要冒险从秦人边境将东西暗中运出,风险太大…看来他们得到的东西不少,且体量颇大,所以才急需通关竹卷,来找我嫪毐。

    庆阳候肃容道:“此事得手后,大王亲自允诺,你当年有辱田氏女子一事就此揭过,且允许你归齐。

    你若不愿归齐,秘宫中所得之物,也可与你一件,私人所有。”

    嫪毐面上喜忧参半:“想拿到相府的通关文卷,是不可能的,吕不韦此人过于精明,绝没有借口能骗过他。

    除非…去偷。”

    赵淮中听到这里心忖果然是个大瓜,齐楚两国之人想从我大秦偷东西,想的挺美。

    小秦楼外,白药隐藏在一栋建筑房顶,注意力却时刻都在关注小秦楼,一旦稍有异常,他便准备进去,确保赵淮中的安全。

    “白药。”

    赵淮中的声音,凭空传来,在白药耳畔响起,清清楚楚。

    白药蓦然一惊,他吃惊的是赵淮中不仅能隔空传声,还能找到他的精准位置。

    这说明什么,说明赵淮中的实力,起码在等级上不会比他逊色多少。

    “储君修行不过一年…”

    白药震惊未去,便听到赵淮中的声音续道:

    “齐人和楚人联合入秦,除了明面上的目的,还想来偷东西。白药,你安排人手开始行动…”

    凭借赵淮中听到的内容,在大秦的地头,以夜御府的力量,根本不需要知道殷商秘宫在哪,想查出齐楚两国的隐藏动向并不为难。

    这波操作肯定血赚,且能让齐人和越女教有苦难言。

    殷商秘宫…这世界的离奇之事好多,赵淮中暗自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