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四十三章 悄悄打开了外挂

第四十三章 悄悄打开了外挂

 热门推荐:
    将符咒带在身上,以法力推动,赵淮中便感觉到符咒中涌出一股力量,与体内气机相合,上冲面部,对容貌产生了影响。

    刘琦立即递出一面小铜镜。

    赵淮中对镜打量,容貌不及变化之前,显得粗狂不羁,倒是很像个逛妓寨的豪客,遂往胡同外走去。

    刘琦学过内侍之术,也有稍许修行在身,同样以符咒改变了容貌,快步跟上。

    乌甲和姜泗,还有那个面容平平的青年辛武,皆随行在后。

    “白副史,吾也想去这落雨小秦楼里走一遭。”

    夏辛文绉绉的道:“主要是担心储君安全,我进入楼内,距储君近些,能随时应变。”

    白药用鄙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你想用公款进去睡姑娘,以为老子看不出来?

    不过白药又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咱们要布下多路人马,确保储君的安全。慕晴空,你也带两个人跟进去,启动符咒,变化下容貌。”

    “诺!”

    慕晴空手持符咒,将容貌变的极为豪横,化身阳刚大汉走进了小秦楼。

    夏辛一脸艳羡:“听说想在这小秦楼找当红女子夜宿,并不是你想睡就能睡,还需要人家也能看上咱才行。白副史,你去过没有?”

    白药不搭理他,凭空晃了晃便消失不见。

    众人亦纷纷隐入周边,夏辛叹了口气,也跟着藏起了身形。

    赵淮中虽然身着常服,但一看就是大豪客,身边的长随就跟了四五个。

    他刚走到小秦楼门口,里边就有小厮迎出来,笑容满脸的说着套话,问赵淮中是第一次来还是老客,有没有相熟的妹子要约在一起谈理想。

    赵淮中神色冷漠,根本不答话,由刘琦上前应对。

    那小厮愈发恭敬,腰又弯下去三分。

    刘琦精通世故,虽然没来过小秦楼这种地方,但几句话间就盘问明白。

    然后要了个小秦楼主殿内的独立偏殿,既能看见主殿的热闹,领略小秦楼的风情,又能有相对独立的空间。

    至于消耗的钱财有多少,赵淮中压根就不关注。

    反正都是在大秦内部流通,自己家里的钱,左手花出去,右手再进来,二减一在他这里不一定等于一。

    他穿越以来,都没关注过这个世界的钱是什么模样。

    储君的地位,钱只是数字,赵淮中一点都不喜欢钱。

    一行人跟着小厮进入小秦楼主殿,但见其内雕廊画栋,以巨柱为支撑,视线开阔。

    殿内丝竹管弦之声,萦绕耳畔,极为热闹,形形色色的人,穿梭如织。

    正前方还有个像是舞台样的地方,小姐姐们穿着纱裙,在上边跳甩袖舞,古韵弥漫,腰臀扭得很带感。

    “生意挺好啊。”

    赵淮中有些感慨,靠手艺吃饭的海鲜生意人古今皆有,历来都买卖兴隆。

    他跟着小厮登上木质阶梯,来到二层,进入一间偏殿前,蓦然看见对面有个一脸兴奋的青年,竟是王贲。

    比之一年前,王贲的身高增长明显,已不弱于成年人,满脸英气,浓眉大眼,只是皮肤粗黑,看起来糙老爷们一个,远不如赵淮中继承了赵姬和庄襄王的颜值,除了面容沉狠了点,气质霸道了点,其他都符合人类高质量脸控的水准。

    “王贲。”赵淮中叫了一声。

    王贲神色微变,这什么运气,都说逛窑子必遇熟人,果然诚不欺我。

    第一次来就被熟人撞见,要是让老爹知道,估计得被打死。

    他闻声看过去,却是见到四五个人站在那,面容陌生,无一认识,气呼呼的走过来,怒斥道:“你等何人,在此地唤我作甚?”

    他的潜台词是大家来这里找乐子,各自闷声干活就是,叫唤个屁呀,认识也该装作不认识。

    “你跟我过来。”赵淮中话罢当先进入一间偏殿。

    那偏殿面积宽敞,布置清雅,垂纱挂蔓。

    窗口正对外边的主殿,临窗而坐,下方的情景尽收眼底。

    他和王贲说话,并未掩饰声音,第一句叫王贲的时候,句子太短,王贲没听出来是谁。

    第二句再叫,王贲便听出是赵淮中的声音,瞪大眼睛,乖乖的跟了过来。

    进入偏殿,见赵淮中在临窗位置坐下,王贲赶忙凑过来,压低声音问:“储君,你怎么来这种地方?”

    赵淮中哑然道:“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王贲有些亢奋,他怕老爹知道,但并不怕赵淮中知道自己逛窑子。

    且他脸皮极厚,社死什么的心里障碍,完全可以忽略。

    他和赵淮中一年来玩的极好,关系远较以往亲近,当下喜道:

    “要是早知储君也对这里感兴趣,我早邀你同来了。”

    一副老客在萌新面前故作老成的口吻。

    赵淮中哂道:“你第一次来,以为我不知道吗。”

    王贲吃了一惊:“储君如何知道我第一次来?”

    赵淮中心忖你一脸土包子样,看什么都新鲜,满脸兴奋,谁家老客你这般模样。

    王贲泄气道:“我是听说这小秦楼是咱们咸阳第一繁华之地,往来皆绝色,所以约了蒙恬、蒙毅,一起来看热闹。”

    赵华中:“蒙恬、蒙毅也来了?把他们都叫过来。”

    王贲道了声好,跑出去找小伙伴。

    不片刻间,三人就一起从外边回来,凑到赵淮中身前。

    “储君…”

    “在这里别叫储君。”

    赵淮中翻了个白眼,我不要面子啊。

    大秦储君逛窑子要是被传出去,明天就得成为六国头条新闻。

    “公子,你猜我们刚才看见谁了?”

    王贲搓了搓手:“相国府嫪毐那家伙,带着几个齐国的使节也在这里,还在下边包了一栋院子。”

    “咱们要不要下去找他们的麻烦?”

    王贲对嫪毐当初想泡学宫宫花姜姞的事念念不忘,一直看嫪毐不顺眼,找到机会就想轮棍子。

    赵淮中微微沉吟,当下悄悄打开了外挂,催动体内的‘它’。

    一股气息无声无息的加持到双耳处,瞬时听力大涨。

    诺大的小秦楼里,各类声音尽收耳底。

    落雨阁是小秦楼内的一间独立别院,用来招待大佬贵客的地方。

    此时的落雨阁内,坐着十余席人员。

    首位是齐国来大秦出使的史官,齐国庆阳候姜愈,穿一身暗紫色官袍。

    姜愈是齐国有名的纵横家,约五十岁上下,身形偏矮,目光森然锐利,让人见后印象深刻。

    他下首依次坐着嫪毐和齐国的几名使节。

    嫪毐是齐人出身,齐国有使节来访,吕不韦便安排了他负责款待。

    此时各人依次入席,展开攀谈。

    赵淮中开始听的时候,恰好听到嫪毐在说话。

    “…侯爷其实不必如此小心,我嫪毐虽是吕不韦府上门客,但我本是齐人,侯爷来咸阳,与我有接触,并不需要避讳,何况吕不韦正好安排我来招待侯爷。”

    落雨阁内,嫪毐气度从容,徐徐说道。

    “你入秦以来,吕不韦待你如何?”姜愈沉声发问。

    “吕不韦对我非常信任,正欲荐我入朝为官。”

    嫪毐自得道:“只是现在还无合适位置,些许小吏已被我推拒。”

    姜愈神色微动:“吕不韦能否将你安排进夜御府?”

    嫪毐思索道:“夜御府权柄极重,多由王室宗亲掌管,吕不韦不会往夜御府安插人手,免得遭秦王之忌。”

    姜愈略感可惜,叹道:“据说大秦储君其人,归秦一年便突破了圣境,乃不世出的修行奇才。他监管下的夜御府锋芒所向,战之必胜。

    你对赵淮中此人有多少了解?”

    嫪毐淡淡的道:“没什么了解,但依我之见,大秦夜御府之功,应与此人关系不大。”

    姜愈意外道:“过去一段时间,天下皆在探讨大秦储君。

    据我们得知的消息,赵淮中此人谋略过人,夜御府正是在其监管以后,出现一系列变化。”

    嫪毐轻哂道:“夜御府本是大秦精锐汇聚之地,换任何人是赵淮中,也不会做的更差。”

    “赵淮中还未及冠,又在赵为质多年,荒废岁月,即便归秦后修行天赋过人,但哪来谋略一说,显为不实之言。”

    小秦楼主殿二层,赵淮中勾了勾嘴角。

    你们接着聊,我听听你们还能聊些什么。

    大器男嫪毐,你最好嘴巴有个把门的…赵淮中隐约觉得,说不定能听到大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