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三十八章 献祭所得

第三十八章 献祭所得

 热门推荐:
    宝相天宫对赵淮中来说,其实用途有限。

    且其被食相教占据多年,一直在其中做肮脏事,杀人炼魂,生吞活剥,犹如魔窟。

    关键是死了那么多人,得有多少细菌?

    所以赵淮中并不稀罕这玩意,他让白药将所有缴获都拿回来,为的是献祭。

    他一走进石殿,可把那妖怪高兴坏了。

    赵淮中去石门山玩了好几天,眼看着再不回来他就要凉了。

    “人类,你终于来了。多日不见,本尊对你好生想念。”

    妖怪深情告白,随后发现赵淮中手中托着的宝相天宫:“这是件行空的宝器!你居然有此等品级的器物,可见掌握的权势之强大。”

    妖怪下定决心要舔赵淮中,说话也变得好听起来。

    赵淮中驻足:“你知道这件东西?”

    “不知,但能感应到其内祭炼的浮空法阵,应是一件很有来历的宝物。”

    妖怪很快就暴露了真正目的:“这宫殿之中,阴气浓重,怨灵不少,人类你把他给我吧。

    我吸收了宫殿里的气息,便能恢复神念之躯和更多记忆,能更好的帮助你。”

    赵淮中勾了下嘴角,想得挺美。

    他取出那个鬼脸铜牌,以力量推动,天宫里积存的阴气便缓缓流出,汇入了铜牌之中。

    不过摄取天宫阴气,转嫁到铜牌里的过程,时间长的出乎赵淮中意料。

    直到一个时辰后,那宫殿中积累的阴气,才大半转移到铜牌内。

    天宫里剩余的阴气,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摄取干净,化作一层阴寒血气,缭绕在天宫内外。

    铜牌吞噬了大量阴气,开始发生变化。

    表面的鬼脸上,两只眼睛发出青惨惨的光晕,宛若鬼脸睁眼,极为慑人。

    “这铜牌从青铜升级到白银了?”赵淮中拿在手里查看。

    “人类,你的铜牌得到阴气滋养,可以祭炼,我传你一宗祭炼之法,能让铜牌变成鬼冢,以后便能养出厉鬼。若饲养的好,将来可能会蕴育出鬼王。”妖怪急着展示自身价值。

    赵淮中没理他,走到仙台巨柱下,伸手碰触,古祭台缓缓平移了出来。

    他抬手将宝相天宫,放在祭台上。

    “这人类倒是好气魄,此等异宝说献祭就献祭了。”妖怪暗自嘀咕。

    祭台上,忽然清辉大作,宝相天宫倏然消失。

    这是赵淮中第三次献祭成功!

    他想了想,把手里的鬼面铜牌也放在祭台上,妖怪大吼一声,心疼的无法呼吸:“人类,那铜牌不能献祭,否则我如何吸收阴气。”

    赵淮中瞥了妖怪一眼,白药摧毁食相教,还得了其他几件鬼道秘器,解决妖怪的口粮不成问题。

    赵淮中想试试鬼道物品,看看祭台接不接受。

    可惜祭台毫无动静,并未收取铜牌。

    于是赵淮中取回铜牌,转头看向仙台巨柱。

    按惯例,收走祭品后,仙台巨柱上应该会给出献祭后的回馈。

    献祭宝相天宫这种东西,能得到什么?

    就在赵淮中回头的刹那,仙台巨柱微光流转。

    其中一副刻画着上古先民,跪拜祭祀天穹上的一个神秘身影的图案上,那身影手中的一幅古卷,缓缓从仙台柱表面浮现,变得可以摘取。

    赵淮中纵身而上,将古卷拿在手里。

    这是一本泛黄的古卷,材质似是绢布,又像是纸张,极具韧性,柔软轻薄,流转着淡淡的玄黄色光华。

    古卷很厚,比巴掌略大,写满了比篆体更古老,和仙台巨柱上的字体一样的文字。

    赵淮中随手翻阅:“这是一本介绍‘文字起源’的古卷,阐述的是仙台巨柱上这种古老字体的真正书写方法?

    卷上说这种字体是仙魔力量的起源,而古卷就叫起源卷…”

    “人类,那古卷是用仙魔丝所编制,里边记载着什么,能不能借我一观?”妖怪大声询问。

    “一边待着去。”赵淮中继续翻看古卷。

    然而卷中内容似乎蕴含着奇妙力量,且非常晦涩,属于那种每个字都勉强认识,组合在一起就变成了天书。

    除了开篇的一小部分,其余内容赵淮中看的一脸懵逼,不解其意。

    他拿着古卷往殿外走去,准备回去研究研究,临出门前甩给妖怪一个小瓶,里边的阴气可让妖怪续命五日。

    “这人类又奸诈又小气,这么下去,本尊怕是永无脱困之日了。”妖怪暗自絮叨。

    这天晚上,赵淮中一直在研究古卷。

    他终于在穿越以后,首次遇到了不易突破的难关,被古卷里的内容卡住了。

    看了一晚上,睡眠也被白嫖了一晚上,但什么都没学会。

    那古卷里的东西就像洗衣粉,看完了就被漂洗干净,赵淮中发现根本记不住,属实古怪。

    第二天一早,他先去参加朝会,而后去了玄谷学宫。

    他去石门山期间,穆阳静曾让人送来消息,让他归来前去一见。

    也只有她具备这种底气,纵然赵淮中贵为大秦储君,她也能坦然邀请赵淮中前去,而不是她登门求见。

    进入玄谷学宫,车架直行到学宫深处,停在花草居门外。

    上次见过的那个相貌平平的侍女,早在门外等候,面无表情的引着赵淮中往里走。

    进入一间静室后,赵淮中见到了名动七国的穆阳静。

    她生着一张几近魅惑的瓜子脸,光洁的额头和清澈而内藏神华的眼瞳,挺翘精致的琼鼻,红润丰泽的嘴唇…她的容貌和她的地位一样秒杀一众妖艳贱货。

    她坐在地榻上,穿着鹅黄衫裙,盛夏的时节,裙衫纤薄,呈现出她凹凸起伏,玲珑曼妙的身躯。脚上则只穿了洁白罗袜,勾勒出小巧精致的足形。

    赵淮中又把视线转向穆阳静身畔,一身月白常服,专心煮茶的姜姞。

    这一大一小,神农氏族在颜值这一块也太能打了。

    赵淮中举止从容的坐在穆阳静对面的矮席上,两人中间隔着三四米距离,面面相对。

    “大家让我过来,为何事?”赵淮中道。

    “姜姞说,储君曾提到过一种嫁接法可用于种植,故邀储君前来探讨。”

    穆阳静直入主题:“听说储君还有一片葫芦藤叶,不知可曾带来,借我一观。”

    她的声音软糯,听起来居然很温柔。

    赵淮中遂从袖子里拿出葫芦叶子。

    这葫芦叶子摘下来好多天了,却不见蔫吧,仍是绿莹莹的,生机勃勃。

    穆阳静伸出葱白的纤手,接过叶子,打量片刻道:“这不是九山葫芦的藤叶,九山葫芦的叶子要比常规植物重得多,是上古炼气士祭炼法宝的重要材料!

    你这葫芦藤叶初看和九山葫芦相似,实则不同。”

    女侍在一旁暗自撇嘴,就说九山葫芦这种异宝,不该落在大秦储君手里。

    “哦,不知穆大家能否看出,我这葫芦是什么品种?”赵淮中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