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三十五章 暴击

第三十五章 暴击

 热门推荐:
    “每隔十里便该有一小队边军,少则数人,多则二三十人,每队皆设烽火,彼此守望,一旦发现状况,燃烽火为号,整个边境都会得到示警。”

    斥候思索道:“我们一路过来,未见一队巡防。

    大人的意思,是这里出了状况?”

    夏辛道:“边防重地,沿途直入不见边军踪迹,必然是有了异常。这附近可有人员聚居地?”

    “往东十余里有一村落,继续往东四十里应有驻防的小股边军。边军主力所处城池,在百里开外。”斥候道。

    夏辛:“先去就近的村落查看。”

    “诺!”

    队伍重新上马,迅速远去。

    一刻钟后,边境之地的一个村落外,夏辛勒马停定。

    队伍里的斥候,已经进入村落探查情况。

    此时晨光初绽,能清晰的看见村落内有十余户依地势而建的草舍,高低错落。

    天色大亮,村子里却寂寥无声,不见炊烟。

    进村的斥候很快就从村内出来,汇报道:“村落里有尸骸,新死不久,都是老人。”

    当夏辛亲自走进一座院落,便见到屋里有一具蜷缩的老人尸骸。

    他走到近处查看片刻,又去下一间农舍。

    屋里同样有老人的遗骸,兽栏中还有死去的畜牧。

    整座村子共有十六具尸体,全是老年人和牲畜,没有一个是年轻人。

    “像是敌国寇边,年老体弱者杀掉,年轻男女则被掳走了。”斥候分析道。

    夏辛摇头:“不是正常的寇边劫掠人口,韩人既没这种胆量主动挑衅我大秦,也没这种手段能闯进来,让边军连烽火也来不及点燃。

    村子出入的两个方向,没留下任何痕迹。

    而每具尸骸皆是皮包骨,血肉枯萎,一碰即碎,说明体内的精血被抽离的干干净净。有两具尸体的胸腔中空,脏器也被掏出。”

    夏辛抬头看了看半空:“凶手的力量邪恶强大,是从空中来的?”

    又道:“从韩境过来,喜食人体器官,摄取精血,这些特征相加,凶手很可能就是食相教。”

    “怎会这么巧,我们刚来边境,食相教就先我们一步寇边?”斥候蹙眉道。

    夏辛抿了抿嘴唇:“不是巧合。

    储君和范、白两位副史商议计划的时候,就提到过,我们从咸阳出发,长途奔袭,很难彻底隐藏踪迹。”

    “何况其他渠道也有可能泄露消息。”

    斥候道:“所以食相教是收到消息,抢先下手,来我大秦劫掠扰袭。”

    夏辛沉声道:“若真是食相教,他们贪图血食,既然闯进来了,一个村落绝不会让他们罢手。最近的村落在什么位置,我们立即赶过去。”

    队伍再次出发,沿大秦边境横向移动。

    战车上,夏辛突然仰天怒吼,音浪滚滚,宛若晴空霹雳。

    跟在战车旁的一名副将惊道:“将军以啸声邀战,是要和食相教的人即刻动手?白药副史曾多次叮嘱,要等他来了再行动。”

    “食相教的人都杀过来了,我们难道躲在一边,让他杀进来再撤出去不成。

    若白副史问责,本将一力承担。”

    夏辛话落啸声愈发高亢,远近皆可听闻。

    而在十余里外的半空,食相教众人此时正悬停在另一座村落上方。

    那黑风分化出一条条黑色气息,衍生出介于虚实之间的冤魂恶灵,在村落内捕杀村民。

    凡年老体衰者,一旦被黑气接触,便会迅速萎缩,惨死。

    年轻男女或幼童则会被黑气束缚,迷失心智般,任凭黑气牵引,落在黑风之中,成为被捕获的俘虏。

    风团上,食相鬼王张开嘴,一缕缕黑气被其收入口中。

    村落中的活物,精血尽数遭到黑气席卷,被其收纳吞噬。

    赵韩两国的使者站在一旁,脸色煞白的旁观村落内的恶行。

    两人早知食相教的凶名,但知道和亲眼看见完全不是一个感受。

    两名使者心态炸裂:“这些妖人真的吃的下嘴,生吞血肉…”

    就在此刻,远处响起惊雷般的怒吼。

    “秦人发现咱们的踪迹了!”

    韩使打了个哆嗦,往咆哮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若被秦军围困,怕是再难离开。”赵使也慌乱道。

    食相鬼王看向两人,嘲弄道:“你二人听到秦人传声邀战,居然吓成这个样子。”

    韩使急声道:“你未见过大型军阵对垒,不识秦人兵锋,绝非你单人之力能抵御,和你这一路闯进来席卷的边军小队完全不一样。我们速走。”

    食相教众人齐声耻笑:“你等也未见过宗主一人吞食数千生魂,改天换地的可怖力量?”

    食相鬼王负手而立,眼神睥睨,眺望啸声传来的方向。

    远处,一队身披黑甲的秦军已经出现在地平尽头,风驰电掣而来。

    为首将领在疾驰的战车上伫立如山。

    “来的是支不足两百人的队伍。”食相教部众俯瞰下方。

    赵韩两国使者也是暗自松了口气,不是秦军的大部队就好…

    呼!

    战车上的夏辛咆哮声戛然而止,鬼首锤却被其脱手掷出,往黑风中打来,与空气摩擦,发出低沉的轰鸣。

    “我来接这一锤。”

    一名食相教众昂然上前,站在黑风边缘,腹部鼓胀,开口吹出一缕血色气流,卷向破空的鬼首锤。

    砰!

    血色气流被瞬间击穿,炸裂飞溅。

    那食相教众也受到影响,惨叫声中,翻身昏厥过去。

    鬼首锤在空中旋动了一圈,又落回夏辛手里。

    “众将听令!

    某身下战车,是储君在出发前亲赐,便如储君亲临督战,众将士当奋勇厮杀,血战争先。”

    众将齐声应诺。

    而夏辛纵身上跃,身体如炮弹般冲向上方食相教众人。

    “找死!”食相鬼王以双手结印,身后一众被黑气侵袭了灵智,遭到俘虏的村民,身体快速萎缩,精血被黑风侵蚀吸收。

    那黑风翻腾,凝聚化出一张鬼脸,遮蔽天空,张开大口。

    口中有无数怨鬼恶灵,一起伸手抓向夏辛。

    与此同时,下方夜御府部众的力量交织,一头玄鸟图腾浮空升起。

    而夏辛接到玄鸟承托,气息外放,与其浑然一体,便如同得到百余名军士的力量加身。

    他再次举起鬼首锤,天空中居然迸发出一道道雷光,附着在锤上,迎头砸向黑风演化的鬼脸。

    这一击,汇集了近两百夜御府军将的力量,形成暴击,便是食相鬼王亦承受不住。

    黑风应锤破碎,怨灵四散。

    食相鬼王胸腔起伏,一口鲜血呛出。

    其麾下教众则纷纷从空中跃下,与夜御府兵员短兵相接。

    而天空中,夏辛直扑食相鬼王。

    此时,忽然又有啸声从远处响起,一道法术光芒破空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