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三十四章 屠戮

第三十四章 屠戮

 热门推荐:
    入夜,天上繁星闪烁。

    韩魏两国交界的边境地带,连绵的山区之中,有一座建在崖壁上的殿宇,名为宝相天宫,下方即是万丈深渊。

    想进入天宫,要通过山腹内的秘道,易守难攻。

    此时天宫大殿里,上首处坐着一个头戴法冠的老者,身穿宽大的黑色暗纹长袍,衣饰华丽,头上的青铜法冠束缚着披散的长发。

    这老者脸色苍白无血,却有一种奇异的光泽,肌肤仿如玉质。

    此人正是食相教宗主,自号食相鬼王。

    大殿里,食相鬼王一左一右的客位上,还坐着其他两名老者。

    这两人皆有五十出头,一人身形矮胖,圆脸,皮肤白皙,穿黑色红纹官袍,来自赵国。另一个人穿黑色绿纹官袍,面上的法令纹很深,出身韩国。

    七国之中,赵、韩、魏三家皆脱身于大晋,且都与秦接壤,关系相对紧密,联手抗秦。

    殿内还有其他几人,形态各异,都是食相教的部众。

    “…汝韩赵两国难抵秦军兵锋,便想将我们推出去对付秦人。”

    食相鬼王嘴角带着一丝讥讽,声音低沉,看向赵韩两国使者。

    “我大韩君主说贵宗若能出手,掳掠秦人边境,掳掠所得人口尽可属于贵宗。”韩使道。

    另一名赵国的使官则道:“我大赵也将在边境出击,牵制秦军,与贵宗相互配合。

    此外,你食相教在咸阳的布置,什么时候能动手?”

    食相鬼王面无表情,扫视赵韩两国来使。

    食相教的修行,需要大量人口来支撑,韩赵两国愿意配合,让他入秦境掳掠,对他来说吸引力不可谓不大。

    虽然知道韩赵两国是想将食相教推出去,吸引秦人注意,但食相鬼王并不畏惧大秦。

    食相教只是在韩人境内落脚,随时都能转移离开。

    秦军再可怕,难道还能遍及天下的追踪他们不成?

    此时韩使续道:“我们还得到另一个消息,是从咸阳传出来的密信,大秦夜御府麾下精锐,密谋对付你们食相教,已在赶来的路上。”

    赵使附和:“宗主若不尽早下手,便要成为被人宰割的对象。”

    食相鬼王冷哂道:“夜御府机密之事,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韩使好整以暇道:“我大韩君主之女秀丽夫人便在咸阳,还为庄襄王诞下一子,我等能得到秦人的隐秘消息,有何奇怪。”

    “世人皆知秀丽夫人是韩国君之女,秦人岂会不对她有所防备,焉知这消息不是秦人故意泄露的?”大殿内,其他几名食相教的人发出疑问。

    韩使冷笑:“我可担保消息来源没问题,秦夜御府精锐就在来的路上。

    宗主若不早做决定,便要陷入被动。”

    “大秦夜御府想对付我食相教,不过送死之举。”

    食相鬼王意态从容,缓缓从位置上起身:“日前夜御府屠戮我食相教多人,此刻又不远千里来袭,真以为我食相教无人焉?

    本宗多年未曾出手,看来世人已经忘了我的宝相十法。

    秦人敢来,便让他们试试本宗的手段。”

    赵韩两国使者皆露喜色,同时起身:“宗主神勇,必可大挫秦人锐气。”

    又道:“只要宗主依照约定,我等两国允诺宗主之事,绝不食言。”

    食相鬼王将视线落在两人身上,阴恻恻的道:“你二人与我同去秦韩边境之地,我倒要看看,秦人是不是真的敢来。”

    一刻钟后,宝相天宫内卷起一股黑风。

    食相鬼王亲自控法,携带食相教一干部众,急速往西边的大秦境内逼去。

    那黑风之中,无数怨灵妖魔的异象挣扎起伏,遮蔽天地,瞬息百里。

    韩境本就与大秦比邻,此刻黑风呼啸,夜色低沉,半个时辰后,便接近了秦韩交界之地。

    远处,大秦驻边的一队兵士察觉到异常,见天边黑气滚滚而来,大喝道:“有妖人袭边,快点烽火!”

    下一刻,烽火狼烟冲霄而起,但随后就被过境的黑风覆盖。

    大秦边军小队的二十余兵士,刹那间就被黑风卷入。

    凄厉的叫声从风中传出,随后又有血肉被剥离的一具具枯骨从风中坠落。

    “往西三十里外,有秦人的一个村落。”

    韩使站在黑风之中下望,但见大地急速倒退,颇有些心惊胆跳。

    他和赵使对视,都看出各自心下的担忧。

    这食相鬼王说干就干,实是出乎两人意料。

    按他们的意思,最希望的是食相教能尽早发动在咸阳的布置,扰乱咸阳,让大秦中枢之地出现动荡。

    想不到食相鬼王胆大妄为,会闯入大秦边境。

    关键是还把他们也带了过来,若是遇到大队秦军,该如何是好?

    两人站在妖风之上,频频互打眼色,想要商讨对策。

    黎明将至,天地的尽头渐渐浮现出一抹晨光。

    黑风继续前行,便见到视线中出现一座小村落,散布着十余栋房舍。

    农户们贪图地广,在边境安家,以耕作为生,习惯早起,天色还未全亮,村落里已经有不少人家摸黑点火,在蒸煮早食。

    远处黑风接近,被一个从屋舍中走出的农妇首先发现。

    这些年时局动荡,但大秦境内鲜少有人来犯,农妇从未见过这等阵仗,眼见黑风呼啸,遮蔽了大地,其中涌动的气息让人心惊肉跳,农妇吓得呆住了。

    过了片刻,她才意识到不对,慌乱间跑回屋里,抱起一个睡眼惺忪的四五岁幼童。

    “阿母…”

    幼童睁开眼睛,见是母亲,撒娇似的在农妇身前蹭了蹭,感应到母亲身上温暖而熟悉的气味,幼童扭动着身子,想再睡一会。

    却见母亲慌慌张张的跑到屋内一张木桌下,抱着孩子躲在桌下瑟瑟发抖。

    两人还未藏好,黑暗便覆盖了这座边境村落。

    黑暗里,村落中响起惊慌失措的呼喊和牲畜受惊发出的叫声,但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黑风呼啸远去,只留下地面上一片死寂,了无声息的村落。

    ————

    黎明在天际绽放出一缕微光。

    大秦边境,一队人马如同夜色下的幽灵,刺穿了黑暗,驰骋而出。

    这队人马近两百人,皆骑乘夜兽,在大地上狂奔,气势彪炳犀利。

    “将军,再往前走,不足五十里,便能进入韩人国境。”

    队伍最前方的斥候做出手势,整支队伍背靠一座矮丘,勒马停止了前行。

    虽然只是短暂停留,但百余名兵士仍然迅速分开,部分人登上矮丘,负责警戒。

    其余人则以方形军阵列队,手中短戈前指,随时准备应变,展现出良好的战斗素养和警觉性。

    这支队伍正是夜御府麾下,奉赵淮中命令,前来攻伐食相教的先锋队伍。

    队伍首领是中郎八将中排名第二的夏辛,比慕晴空的排位还要高上一位。

    其人生的身高体壮,年近三十,面若铜铸,四方大脸,目光炯炯犹如下山恶虎。

    夏辛一身黑甲,高居在一辆双辕战车之上,身高接近两米,手中紧握的兵器却是个长柄巨锤,形如金瓜锤。

    但锤头是一尊鬼首的青铜雕像,凶恶威狞,慑人无比。

    “这边境之地的防卫如此松散?边军巡防的人都死哪去了?沿路过来,一队也未得见。”夏辛面色阴沉,喝问身畔的斥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