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二十九章 物造

第二十九章 物造

 热门推荐:
    午时刚过的时间,太阳恣意的倾泻着自己的热量。

    赵淮中出了石殿,往寝宫走去,一直等在石殿外的刘琦和姜泗在后跟随。

    沿途遇到的宫内人员,纷纷避让,低头执礼站到一旁,直到三人走远。

    赵淮中看看跟在身侧,弓着腰前行以表达恭敬的刘琦,笑道:“你每日跟着我四处走动,早起晚睡,日日如此,身体受得了吗?”

    刘琦神情一振,知道是储君关心自己,顿时激动起来。

    封建社会,王权思想盛行,赵淮中能询问刘琦辛不辛苦,在刘琦来说简直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下臣跟在储君身边,从不感觉累。

    下臣也学过一些修习之法,是吕相爷当年亲自为宫内撰改过的内侍修身术,每晚修习一会儿可以缓解整日的疲劳。

    下臣也算有些天赋,目前已是内侍术二层的修为。

    我们修习的内侍术一共只有三层。”刘琦细心解释。

    赵淮中轻嗯了一声,这些内侍绝对是重度劳力,有修习之法还好,否则很难持久。

    吕不韦只为他们修改提供了三层的修习内容,显然是怕有些内侍掌握高深修为后不服管教,引发祸端。

    估计刘琦他们修习的养身术,也不具备什么杀伤性。

    三人很快回到寝宫武英殿。

    赵淮中道:“你们下去休息吧,我今天不准备外出。”

    “诺!”刘琦和姜泗齐声答应。

    赵淮中独自进入书房,女婢立即送来温热的擦脸巾和一碗暖黄色的热汤,闻着有一股草药的味道。

    这种药汤价值不菲,用到的材料皆非凡物,有些几乎堪比传说中的仙芝灵草。

    服用这种药汤能打磨筋骨,稳固神魂,配合修行。

    这种药汤是绝对的稀有物资,也就赵淮中的身份能日常饮用,完全不在乎药汤的价值。

    等女婢退走,赵淮中独自坐在书房,默默思索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

    “储君的位置几乎对一切都予取予求,很容易让人产生倦怠的感觉,我要时时自省才行。这个世界的秘密太多了,而和秘密相伴的往往是危险。

    想把风险降低,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修行上不断提升。”

    “总感觉穿越了一次,该为这个时代做点什么。

    和固有历史中的秦始皇一样,实施大一统,扫灭六国,让百姓丰衣足食,应该不止这些…

    这个世界到底为什么和认知中的华夏产生了严重偏移…

    那个妖怪或许知道些事情,以后慢慢套路他…”

    赵淮中脑内念头纷至沓来:

    “这些天翻看夜御府的案卷,这个世界的犯罪率太高了,主要是犯罪成本过低,七国并存,局势动荡。掌握强大武力的人不在少数,加上资讯不发达,消息传播不便,给犯罪提供了良好的温床。

    而且这种情况可能很长时间都无法改变…”

    赵淮中想的有些头疼,眉头深锁。

    他晃了晃脑袋,开始收敛心神盘坐温养体内力量。

    修行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能收摄心神,让思维极度专注。

    最近一段时间,体内的它一直很安静。

    赵淮中还记得当初刚逃出邯郸时,它曾经离体去吸收受伤的夏姒释放的阴魂,摄取其中的阴力,壮大己身。

    然而自从赵淮中开始修行,它便再没离开过赵淮中体内。

    这种情况,显然是赵淮中修行后,体内产生的力量,已经足够满足它的需要,不必再吸收外力。

    随着对它的了解,赵淮中对其来历有过很多推测。

    有可能是穿越过程中,发生了某些特殊变化,而它是跟着赵淮中一起穿越过来的。

    还有一种可能,它是赵淮中自己衍生出来的一种‘能力’。

    只是这种能力从所未见,稀有特殊,所以赵淮中缺乏参照,还弄不清它具体有哪些作用。

    不过单是目前发现的,能对他进行加持增幅的效果,已经非常强大,每每有出乎意料的表现。

    时间流逝,书房里很安静。

    次日,赵淮中早起去参加朝会,然后赶到了夜御府。

    他来到夜御府后,便接到下属送上来的两份拜帖。

    其中一个,是当初进入邯郸救过他的魏央让人送来的,言明想来拜访赵淮中。

    还有一个是将军王翦之子王贲所送,问赵淮中什么时候去狩猎,他已经约好了小伙伴。

    这小子等了数日没接到赵淮中的通知,明显是急着出去找乐子。

    赵淮中让下属去回复魏央,约好见面的时间,又让人给王贲送了消息。

    这时白药手下的一个副手进入殿内,躬身道:

    “白副史让微臣来告知储君,从昨晚开始,针对食相教的行动已经展开,我们对城内的几个怀疑目标实施了秘密监视,其他事也都按照事先议定的策略,在逐步展开。”

    赵淮中点点头,等这人离开后,他便开始批阅桌上堆积的竹简卷宗。

    时间来到中午,他从主楼下来,往夜御府后院的一栋建筑走去。

    路上恰巧碰到范青舟,这货穿着一身黑色长袍,一只眼睛乌青。

    昨日和慕晴空动手,两人虽然都没下杀手,却打出了火气,死磕的结果是互相给对方留下了些痕迹。

    范青舟要更严重一些,他是脑力劳动者,武力虽然也不弱,却稍逊慕晴空,差点被打成大熊猫。

    “储君。”范青舟一本正经的过来行礼请安。

    赵淮中:“慕晴空呢,你俩下次打架记得叫上我,着实精彩。”

    范青舟汗颜道:“是微臣错了,不该借机试探储君,以后绝不会再犯。请诸君恕罪。”事后他已经回过味来,猜到了慕晴空找自己pk的原因。

    赵淮中没说话,径直走进了前边的殿宇,范青舟也跟在后边。

    这栋殿宇是夜御府内部的物造部门,也就是后勤兼制备各类器械的地方。

    赵淮中前几天便委托这里的人做了几样东西,眼下是来查看进度的。

    掌管物造部门的司空,早在门口恭候,见到赵淮中,神色热切:

    “储君前几日说的构想让微臣大受触动,东西已经做出来了,正等着储君过来查看。”

    夜御府的物造司空是个老头,模样普通,发际线严重后移,脑门闪亮。

    几人簇拥着赵淮中,在老司空的带领下,进入物造部的另一个房间。

    范青舟一进来就闻到一股清淡的香气,目光落在一个绿油油的块状物上,讶然道:“老司空这是做了什么东西出来,味道甚好,是香料?”

    老司空赶紧送上一波彩虹屁:“这是按储君的要求做的,我等可没有这等巧思。

    你看见这个只是几样东西里最简单的一个,还有其他几种器物,各个精妙,皆为储君所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