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二十七章 玄鸟之卵

第二十七章 玄鸟之卵

 热门推荐:
    范青舟作为副史,处理公务的地点位于主殿左侧的附殿。

    慕晴空过来时,发现范青舟果然就在殿内,哪有什么急报等着去处理。

    最可恨的是,范青舟正在伏案大嚼,吃的是烤肉。

    前不久赵淮中在夜御府吃饭,对烤肉稍作改良,以木签子将肉块穿起来烤食,使其更方便取用。

    一口一块滋滋冒油的肉,痛饮美酒,属实是人间值得的享受。

    所谓上行下效,这种肉签子穿肉的吃法,悄然在夜御府传播开来。

    范青舟正在吃的就是木签烤肉,看见慕晴空进来,道:“回来了,储君怎么说?”

    慕晴空盯着烤肉不吱声。

    范青舟笑道:“你也来点。”

    慕晴空突然问:“储君怎么说,你猜不到吗?”

    范青舟愣了下:“储君怎么说,我怎么能猜到?”

    慕晴空勾了勾嘴角:“你不就爱玩这种猜来猜去,自己有话不明说,让人给你传讯的把戏吗?”

    范青舟意识到有些不对,解释道:“我让你去送案卷,自有用意。”

    “你是有用意,显得你比较聪慧嘛,又会照顾储君颜面,免得和储君意见不同,对不对?”慕晴空火气渐渐攀升,隐忍待发。

    “唔,这么说储君看出我的用意了?”范青舟沉吟着问。

    慕晴空轻哼了一声:“为什么是储君看出来的,而不能是我?”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对你还不了解吗,这些事情你看不出来的。”范青舟笃定道。

    “我看不出来?”

    感觉智商受到侮辱的慕晴空已经炸裂,但仍是细声细气,不紧不慢道:“我确实是看不出来,但我准备让你知道侮辱我的代价。”

    小船翻了。

    慕晴空的速度迅如鬼魅,以完全违反力学原理的方式,突兀出现在范青舟面前,根本看不到移动的过程,一拳打向范青舟。

    “你发什么疯?”

    范青舟脱口道:“盾!”

    他面前泛起土黄色光晕,交织出一个大大的篆体盾字,法术的力量弥漫,恰好将慕晴空的一拳封住。

    范青舟抽身后退,又惊又怒:“你干什么?”

    慕晴空身畔突然多出五个模糊的黑影,阴气缭绕,交织变化,在虚空中倏隐倏现,扑向范青舟。

    “大五鬼阎术,你用这种术法对付我?”

    范青舟亦被激怒,出手反击。

    他是纵横术大家,当下口吐芬芳,迸发出一个个带有术法力量的音节。

    俩人转眼便从窗口打了出去,在夜御府的前庭空地上交锋。

    上方的苍穹骤然黑暗,阴森可怖的气息扩散。

    地面上黑气滚滚,白昼化作了鬼域。

    但黑气中,却有一轮无数篆文和音节交织的术法光晕,令黑暗无法靠近。

    这两位夜御府的悍将交手,居然引发了天地气象的局部变化。

    夜御府主殿顶层,赵淮中站在窗口,看的兴致勃勃。

    “储君,他们二人交锋,我们要不要阻止?”身后的乌甲问。

    “为什么要阻止?范青舟那胖子,有事不明说,让慕晴空来送案卷,拐弯抹角的试探我的反应,正好给他些教训。”赵淮中道。

    姜泗平时都是站在赵淮中身后充当背景墙。

    刚才慕晴空来的时候,她在赵淮中身后,旁听了整个过程,这时候恍然道:“所以储君才当着慕晴空的面指出范青舟的用意,让他回去找范青舟算账,藉此表达诸君对范青舟的不满?”

    “算是吧,范青舟之所以不明说,其实是想考验我的才智,值不值得他效忠。

    我若看不穿他的算计就要被他小瞧了。”

    赵淮中暗忖:早料到夜御府这些人不好带,并不会因为我储君的身份空降过来,就毫无保留的听从命令,还需要让他们信服才能做到如臂使指。

    姜泗冷声道:“这范青舟倒是自视甚高,敢试探储君,果然该打。”

    这时,前方广场上,范青舟和慕晴空正在交手,就见一队人从府外骑乘夜兽,飞驰进来。

    为首一人脸戴青铜面具,身形矮小,但气势惊人,正是夜御副史白药。

    他和范青舟在夜御府一文一武,分别担当副职。

    而夜御府正史,是王室宗亲公子稷兼任,算起辈分是庄襄王的叔辈,已近迟暮之龄,平素很少来夜御府坐班当值。

    此时外出回来的白药身后,跟着十余人,皆是夜御府中郎八将和十二侍中的彪悍人物。

    这些人回归,夜御府的人手将变得格外充裕。

    两刻钟后,夜御府主殿,白药等人第一次和赵淮中见面。

    这个下午,夜御府的一干精锐和赵淮中进行了长达数个时辰的秘议。

    时间匆匆,转眼逼近八月底。

    这天早上,天阴。

    赵淮中脚步轻快的来到宗庙石殿,瞅瞅左侧的壁画。

    那妖怪已经没了,但原地留下一块古碑,且有稍许黑气成团状,在碑侧环绕起伏。

    看来是真死了,死就死吧。

    赵淮中往仙台巨柱走去,他体内的力量每时每刻都在递增。

    多日过去,已经接近了下一层的关隘。

    赵淮中这些时日翻阅众多典籍,对修行有了清晰的认知。

    这个世界的修行法门虽多,但力量层级却自有其守恒规律,每一个层次拥有的力量是相通的,很难越阶。

    通常来说即便是修行资质上佳的人,从一层修行至五层,都需要六到十年。

    其后的每一次突破,会越来越难,动辄数年,甚至数十年。

    赵淮中这种一夕间从零基础干到第五层的生猛举动,完全是反人类操作。

    只有远古时期生而具有无上伟力的神祇和传说生灵,能比他强上一筹,余众皆在其下,是近乎前无古人的可怕天赋。

    此后五日,他又突破到第六层。

    而眼下他体内力量循环流转,业已逼近第七层的仙台摘星境。

    赵淮中本来准备去天门山狩猎,也因为体内力量持续递增而耽搁下来,他打算蓄力温养一两日,做出突破再去。

    此刻来到石殿,赵淮中便是准备温习下一层的修行之法。

    他走到仙台巨柱下,凝神观看,体内力量自行运转,在经脉间循环往复。

    半个时辰过去,赵淮中若有所思的往殿外走去。

    “圣境有六个不同的层次,但仍然不是修行尽头,竟然有这么多境界……”

    赵淮中思索中走到了石殿门口,就在这时,他耳畔响起一个虚弱之极的声音:“人类,请留步,吾有事相求,愿用一切来换取。”

    这谁啊,都学会懂礼貌了。

    赵淮中回头看向石壁:“你还没死?”

    “已经死了,只剩一缕魂念,连残魂之体亦无法保持。”石壁里的妖怪身体消失后,从律动的黑色气息中传出微弱的声音。

    “你准备用什么换取我的帮助?”

    赵淮中负手而立,虽转过身来,但依旧站在门旁,随时准备走的架势。

    石壁里的妖怪这次又本分又老实:“我先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大秦先祖秦非子善于饲养珍禽异兽,最终骑乘玄鸟破空而去。

    那异兽玄鸟离开前,分化本源,降下一枚玄卵,留给后人。

    此玄鸟之卵便被秦人先祖祭祀放置在仙台巨柱内,我可指引你获取。

    玄鸟落於商,盛於秦,得玄鸟便是大秦雄主,如何?”

    “不怎么样,玄鸟本就是秦人先祖所有,经你之口告诉我,你自己付出什么了。继续说。”

    妖怪满以为这次给的甜头不小,赵淮中必定喜不自胜,没想到赵淮中毫不动容,还让他接着说。

    妖怪无奈,当下奋起余勇,吐出诸多秘辛,希望能打动赵淮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