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二十三章 仗还能这么打

第二十三章 仗还能这么打

 热门推荐:
    半空,玄鸟图腾延伸出一道道法术丝线,与每一名兵士的长戈相连,力量共通。

    “蓄力,攻击!”赵淮中淡定的声音在战场传响。

    众兵士当即释放力量,图腾玄鸟振翅,身上有两枚法术光芒闪烁的翎羽脱落,化作飞戈。

    这一击,仿佛贯通了天地,巨大的戈影,直戳浓雾中央。

    食相教为首的老妪大骇,尖声道:“全力释放鬼相!”

    村子的四个角落,乃至数十栋草屋房舍中,升起一具具童尸,放风筝般飘飘荡荡的浮到了半空。

    村子里的雾气也愈发浓重,阴寒刺骨,像是打开了地狱之门。

    刚才被玄鸟戳中独目消失的巨蛇,再次从浓雾中复现。

    且它的背上,驮着一座朦朦胧胧的黑色山峦。

    山上无数孩童的面庞挣扎扭曲,邪戾无比。

    “这是烛阴之蛇,能往来阴间和人界的恶兽。

    所有被它吃掉的灵魂,都会在它背上的章尾山出现,而其尤为喜食孩童的阴魂。

    这些食相教的人残杀孩童,原来是为了祭祀烛阴,借其阴界的幽冥之气,在人间获得阴寿,保持不死,这是一种祈求长生的邪术。”

    慕晴空精修鬼道旁门,不仅认出了驮伏众多亡魂的巨蛇来历,且看破了背后的原因。

    烛阴再现的同时,赵淮中的目光随之大盛。

    体内,‘它’的增幅作用接连攀升。

    赵淮中盯着浓雾深处,根本没理会那气势汹汹逼过来的烛阴之蛇,传令道:

    “蓄力,攻击村落中央左数第四栋房屋。”

    空中,玄鸟吞吐,飞戈再现,投射落向赵淮中所说的房屋。

    轰响声中,房屋坍塌,地面龟裂。

    其下露出一个深坑,埋藏着一具具童尸,还有一个充满邪戾气息的祭坛。

    童尸和祭坛遭到玄鸟吞吐的飞戈攻击,那鬼相烛阴之蛇,仿佛失去了力量的源头,吐出一口充满怨念的阴气,身躯骤然虚化,消失的无影无踪。

    村落内,老妪等人面色大变,骇的魂飞魄散。

    怎么事儿。

    夜御府的攻击每每都能洞察先机,专门针对他们的弱点。

    最强的烛阴鬼相,是他们凭借献祭之术召唤显现,威力巨大,却被赵淮中看穿了其中奥秘,不攻击烛阴本身,反而下令攻击村落里隐藏的童尸献祭地,破了烛阴接受献祭的根源。

    那大蛇没发挥出半点威力就被打崩了。

    交战过程和食相教事先的设想完全不一样,落差太大。

    老妪等几人,忽然分别往不同方向抽身疾走。

    这就跑了?

    村落外,范青舟和慕晴空从没见过这么怂的人,也没经历过这么轻松的交战,对手全程被动挨艹,然后就开始跑。

    范青舟和慕晴空一起看向那个坐在马背上的身影:

    “储君天生神目,能看穿那烛阴出现的气息源头?”

    赵淮中摊手道:“你们看不见吗?挺明显的啊。”

    范青舟被问得有些懵逼,回头问慕晴空:“你精通鬼道,你看见了吗?”

    慕晴空张了下嘴,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来,微微摇头。

    这位储君在毫无线索的情况下,一路追踪,能找到食相教隐藏的地点还则罢了。开战后,又能看穿遮目的浓雾,那鬼相烛阴本该极有战斗力,然而根本没发挥出来。

    这波操作,彻底掌控了战场节奏。

    每一次都打在食相教的弱点上,直到将其打崩溃逃。

    范青舟和慕晴空虽然见多识广,却没见过这种打仗方式。

    天生一对神眼,料敌机先,战场先知!

    他们能想到的只有天生神异四个字。

    天佑我大秦!

    “传令,追击!”

    范青舟脑内念头起伏,实际上只有一瞬间,旋即下令。

    夜御府军士顿时策马而动,对逃走的食相教众展开追击。

    两刻钟后,战斗接近尾声。

    这时便能看出夜御府部众的精锐程度,食相教在这处村落一共隐藏了二十七个人,无一逃脱,系数被追逐擒获,或是当场打死。

    那老妪和另一名老者,还有一路被赵淮中尾随追踪的中年人,皆成了阶下囚。

    “这样的人,我就不审了,你们安排人问问,问完处死。”赵淮中冷漠道。

    “等等,你们绝非普通兵卒,到底是什么人?”

    为首的食相教老妪披头散发,被两名兵卒以长戈压在地上,左右肩胛骨都被长戈侧翼刺穿,鲜血泉涌,勉力抬头,盯着赵淮中。

    慕晴空淡淡的道:“今日之战,是我大秦储君亲自指挥。”

    “你是秦国的储君?”

    老妪等几人明显吃惊,挣扎着看向赵淮中。

    他们万万没想到带队追过来的会是大秦储君,怪不得这百多人的护卫如此精锐,刚才的战斗压得他们几无反击之力。

    “大秦储君,好!”

    地上的老妪,突然间面色涨红,散乱的灰白头发中,浮现出一根银白色细针,无声无息的射向赵淮中。

    姜泗和范青舟同时横身挡在赵淮中面前。

    乌甲则体外光芒暴涨,站到了赵淮中身后,防备其他可能出现的意外。

    而那银针射到半空,便被一只晶莹如玉的手捏住,崩碎成粉末。

    ‘玉手’的主人慕晴空倏忽间出现在老妪身前,探手便扣掉了老妪的双眼:“让你也尝尝被人挖目的滋味。”

    老妪被挖掉了眼睛,浑身抽搐,哀嚎声中却是愈发怨毒:

    “这一切不过是开始…大秦储君,我食相教不会放过你,必食你之目,吞你之舌,挖你心肝…”

    赵淮中失笑道:“这不巧了吗,我也不准备放过食相教,也会挖你们的心肝眼睛什么的,拿来喂狗。唔,这个世界有狗没有?”

    最后这一句是心理活动。

    赵淮中话罢扫了一眼身前身后的护卫,暗自叹气。

    这就是身为一个储君的寂寞,刚才那一针他凭自己的能力其实也能躲开,但根本没机会施展身手。

    身边的安保太特么严密了。

    这封建社会,王权帝制,身边的人皆是舍命相护,把他挡在身后。

    要不我还是躺赢得了,学习仙台术好像也白学,这辈子不知道能不能用上。

    对了,范青舟说可以去狩猎,或许有机会一展身手,得尽早安排上。

    “范青舟,狩猎的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赵淮中问。

    “随时可以出行,但关系到储君安全,走之前需要得到大王的诏令。”范青舟说。

    “行吧,我回去管父王要。”

    赵淮中摆摆手:“撤。”

    临走前,赵淮中瞅瞅被双方交锋彻底摧毁的村落。

    村落中间的深坑里,阴气浓重,童尸数以百计,惨不忍睹。

    “今天的事处处透着诡异,食相教敢在咸阳附近做下这等恶行,必有缘由。你们仔细查查有什么隐情,随时汇报进展。”

    赵淮中有着和范青舟一样的看法,都觉得背后另有原因。

    “诺!”范青舟点头。

    赵淮中率众策马而去。

    这处食相教隐藏的村落,自有人来善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