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二十二章 风暴突袭

第二十二章 风暴突袭

 热门推荐:
    沿河而行不久,在河流相对狭窄的位置,有一座长桥横跨两岸。

    夜御府众人当即策马过桥,往对岸赶去。

    “范青舟,你看见童尸,就知道他们身上有缺失。

    这么说食相教经常对幼童下手,且每次都挖去尸骸的某个部位?”

    赵淮中仍在车架内,随队前行。

    “食相教杀人以后,会挖取尸骸的某个部位,或是眼睛,或是舌头,心脏,皆有可能。

    他们的修行之法承袭自远古的邪修,相信尸体死后的器官中蕴含着生前的全部力量,吸收后可以增强自身,吞食什么部位就会增长该部位的力量。”范青舟说。

    “吞食?他们把尸体缺失的部位吃了?”

    赵淮中吃了一惊,吃人体器官,万一有传染病怎么整?

    病菌的概念得早日科普起来啊。

    “这么邪门的教派必会引发众怒,人人喊打,他们凭什么传承下来而没被毁灭?”

    “食相教的人历来踪迹隐秘,藏而不现,很难找到。”

    范青舟的潜台词是食相教,以善于隐藏著称,储君你说能闻到他们的气味很不靠谱。

    难为他想出这么隐晦的方式来提醒赵淮中。

    队伍继续前行,赵淮中也换乘到了一匹马上。

    以他现在的修行,虽然没学过马术,但凭借对身体的强大控制力,骑马毫无难度。

    整个队伍的速度再次增加,前行过程中,赵淮中不断出声,指导队伍调整方向。

    队伍里,范青舟也骑在一匹马上,对身畔的慕晴空道:“这事情怕是不简单,居然在咱们咸阳附近发现了食相教的恶行。

    他们哪来的胆子,敢在咸阳周边蛰伏行凶?”

    “是有些奇怪。”慕晴空抿着精致的嘴唇,狭长凤目流转,打量周围荒芜的环境。

    赵淮中的追逐方向,逐渐偏离道路,人踪绝迹。

    好在夜兽不是普通马匹,在高低不平的荒地中,依然保持着惊人的速度,穿山过岭。

    随后的时间里,按赵淮中的指示,队伍七拐八绕,数次调整方向,不久后追进了一座树林。

    慕晴空低声道:“储君说他能追踪到食相教那些人,带着咱们四处乱转,你就任他这么找下去?

    稍后要是没找到食相教的人,储君面上难看,咱们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你闭嘴,储君前几日挖出赵人暗探的手段,你忘了。”

    范青舟沉吟道:“他既然不断调整方向,或许真有把握追到线索。”

    慕晴空撇了下嘴,虽然不相信,但也没再开口。

    日正当空,时间来到中午。

    就在赵淮中率人追踪的位置前方,数里外的密林深处,有一个隐藏的村落。

    此时,村落中间的一座庭院被人推开房门,一个面色阴白,瘦的皮包骨的中年人,神色慌乱:“快,召集人手,准备撤走。”

    “怎么了?”

    屋内一共四个人,围坐在一张长桌旁,有男有女。

    几人的共同点是年龄偏老,且肤色都不正常的惨白,乍一看不像活人,倒像是四具尸体坐在那。

    “我们在河岸处布的局,惊动了夜御府的人。

    当真邪门,我躲在百米开外的河对岸,隐藏踪迹观察他们,竟被发现了,一路直追过来。

    我被追的没办法,连续改变方向,也没能将他们甩开,好不容易才展开脚程,提前赶回来通知你们。

    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中年人道。

    “他们还有多远?”

    “我就说不能走咸阳周围劫掠孩童,你们太大意了。”

    “准备了这么久的事情,现在放弃撤走,我不甘心。”

    “别慌,夜御府来了多少人?”

    屋内的几人依次发问。

    “百人左右。”进屋的中年人说。

    “百人,这么多?”

    “咱们在此地隐藏布置了数月,百余名夜御府兵士虽众,但我们未必要逃。解决了他们,然后从容收拾,再离开不迟。

    否则仓促撤离,何时才能再次聚集足够的阴气和童尸来献祭。”

    坐在屋内中央,身穿灰袍的一个老妪,声音沙哑道:

    “夜御府来势虽众,但我们只要放出鬼相,可将他们迅速吃掉。

    何况现在想走,怕是来不及了。”

    外边已经隐隐传来闷雷般的蹄声,地面也在轻微晃动。

    为首老妪徐徐起身:“早听说夜御府的人霸道张扬,今日便让他们在我食相教手里损兵折将。

    来人,做好准备,迎战夜御府人马。”

    村落外,赵淮中缓缓勒马,手指着视线中露出一角的村落:“就在那里。”

    范青舟和慕晴空又悄悄对视了一眼,居然真在密林里追踪到一个隐蔽村落。

    那村落的气象阴森可怖,两人一看就知道不对劲。

    难道真是食相教的藏身之地?

    战斗一触即发。

    兵贵神速,夜御府这边准备实施雷霆打击,不给对方准备的时间。

    队伍靠近后,充当先锋的人马,立即逼向村落。

    同一刻,村落里升起一团死灰色的浓雾,将整个村落覆盖包裹,隐于其中。

    那雾气里,像是藏着可怕的妖魔,如同沸水般滚动,往夜御府众人蔓延过来。

    “这些人也擅长鬼道之术,咱先进去看看。”

    慕晴空话落身形已从马上飘下,细声细气的说:“夜御府众人听令,结军阵,以御敌。”

    “等一下。”

    赵淮中的双眼在外挂的加持下,直接看穿了雾气中隐藏的虚实,当即下令道:

    “雾气里有东西,大约五息后会出现…嗯,是一条头上长着眼睛的巨蛇,法术造物,阴气很重。

    夜御府众人听令,结军阵,蓄势以待。”

    赵淮中话落不久,那雾气就跟捧哏似的,果然从中探出一颗房屋大的蛇头,鳞片如铁,通体乌黑,脑袋上长着一只独目。

    情况和赵淮中说的一毛一样!

    仗还没开始打,这边已经占尽先机!

    夜御府过百精锐齐声暴叱,手中兵戈上举,气息交织。

    这些兵士皆修习兵道合击之术,长期配合下,能够气息相连,瞬间就在空中交织组成了一只硕大的玄鸟图腾,土黄色的术法光芒呈环状浮现,照耀长空。

    那玄鸟在术法的光芒中双翼张开,风暴遽起,探出长喙急速下啄。

    一缕黑气犹如长戈贯日。

    轰隆一声,蛇头刚从雾气里探出,就被玄鸟戳中了独目,头颅炸裂,转眼又跌回雾气中消失了。

    村落内的房屋亦是砰然倒塌。

    几名食相教的人,联合施法衍生的巨蛇一击就被玄鸟打散了!

    几人遭到术法反噬,从倒塌的房屋内冲出来时已然受了伤。

    双方交手的这一击,对食相教的信心打击,更为严重。

    夜御府兵锋之锐,大出他们预料,竟能未卜先知般看穿他们的布置,照面就将他们摁在地上摩擦。

    这仗还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