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十三章 传承之器

第十三章 传承之器

 热门推荐:
    所谓朝会,在华夏古代叫早朝。

    群臣需要凌晨起床,赶到王宫,和庄襄王商议国事。

    赵淮中赶到朝会的正殿时,天色还没大亮,群臣三三两两的聚在殿宇周围的房间里,等候庄襄王临朝。

    “储君。”

    吕不韦在两名朝臣跟随下,由远及近,来到赵淮中面前。

    “大王正值春秋鼎盛,储君却能临朝聆听国事,可见大王的恩宠。储君初次参与朝会,稍后进入这咸阳大殿,会看见此前未见之异象,储君要有心里准备才好。”吕不韦提点道。

    “异象?”赵淮中惊讶。

    “是,咸阳殿得我大秦镇国之器护持,拥有显化心性气运的威能,储君进入其中便知个中奇妙。”

    不片刻间,庄襄王就在内侍伴同下,从后宫进入正殿。

    群臣也各安其位,依次入殿。

    赵淮中地位特殊,储君临朝,站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介于群臣和庄襄王之间的台阶上,比群臣位置略高。

    事先已经有内官跟赵淮中讲过相关礼仪,在殿内是不能随意说话的,有事起奏,无事则要庄襄王询问才能开口。

    朝会开始。

    气氛肃穆。

    群臣各司其位,赵淮中站在台阶上往下看,果然看见了一幕匪夷所思的奇观,这才明白吕不韦说的异象是什么。

    在他的注视下,殿内数以百计的群臣,身畔气息汇聚,异象渐显。

    其中垂首站立的武将队列中,众多武将头顶竟是纷纷显化出虎踞的幻象,有白额吊睛的猛虎在一员武将身侧浮现,还有一头黑虎在另一名英武将领身后升起。

    其余群臣也个具气象。

    吕不韦的头顶,现出一枚相国印玺,载浮载沉,其上承载着浩如烟海的字迹。

    一些大秦宗亲王族的头顶,则升起蛟龙,或身披彩翎的巨鸟幻象。

    “吕不韦刚才说这座正殿有镇国之器加持,且朝会之地,牵扯国运,光明正大,故而才能照见群臣气象,得见这种奇观。

    他们显化的异象怕是和各自的地位,以及修行的术法相关。”

    赵淮中脑内念头闪烁,感觉下方群臣就像是百兽,在朝拜兽王庄襄王。

    他转头往庄襄王看去,便见到庄襄王身畔环绕的是一头高贵无比的玄鸟,正是秦朝宗室的图腾象征。

    那玄鸟在一片玄黄气息中载浮载沉,尊贵至极,俯瞰众臣。

    这时,赵淮中肩上,‘它’游曳而出,上身扬起,莫名诡异。

    同一刻,赵淮中按吕不韦所言,尝试通食百气,做吐纳呼吸状。

    下方群臣身畔浮现的种种异象,顿时出现变化,皆有一缕气息被赵淮中摄取,往他的位置聚集而来,被其吸收吞吐,引入体内,融入丹田仙魔泉。

    诸如吕不韦,一些强大武将或有修行在身的大臣,都在第一时间生出感应。

    吕不韦笑了笑,这位储君不仅悟性惊人,且胆大包天。若是寻常人,哪敢在朝会这等场所摄取群臣气息为己用。

    吕不韦主动推送出一缕气息,送给赵淮中。

    群臣亦是有样学样,纷纷往赵淮中的方向推送气息。

    被摄取内气,对他们来说只是略有耗损,数日即可恢复,却能交好当朝储君,因此人人效仿,推波助澜。

    “储君是看准了群臣心思,以此方式通食百气,却是从无先例。”吕不韦暗忖。

    除了群臣,就连庄襄王身畔衍生的玄鸟,亦主动吐出一缕玄黄气,送入了赵淮中体内。

    庄襄王扫视群臣,笑道:“淮儿热衷修行,在殿内也能沉浸於修行当中。他现在的等级,摄取百气还有些早了,不过能以百气温养自身,倒也没有坏处。

    咱们继续商议其他事情,莫要被他打乱了朝会。”

    群臣皆露出笑容,齐声相应。

    眼下大秦兵强马壮,国库充盈,要钱有钱,要人有人,没那么多懊糟事,朝会结束的很快。

    早上七八点钟便散了。

    庄襄王看向结束了吞吐百气的赵淮中:“寡人要去你母后处,与她一起享用早食。你可要同去?”

    于是爷俩一起往赵姬居住的章台宫行去。

    “阿母这个时间不知起了没有?”赵淮中说。

    赵姬有贪睡的习惯,宫内人尽皆知。

    庄襄王露出自得之色:“你阿母今天不会起那么早,必是还在熟睡无疑。”

    赵淮中是老司机出身,反应也快,顿时明白庄襄王是在开车。

    意思是他昨晚和赵姬有过一番操劳,而赵姬疲倦不堪,故而笃定早上肯定起不来。

    庄襄王道:“淮儿你已到了适婚年龄。自你回来后,宗室的人多次问过寡人,要为你选定储妃,你自己怎么看?”

    “这封建社会对少年人真是恶意满满,简直摧残祖国花朵,老子这具身体还不到十六。”

    赵淮中言辞拒绝:“孩儿还没有婚配打算。”

    庄襄王忽然问:“淮儿你在赵为质多年,传承之器可曾受到损伤?”

    “什么传承之器?”

    这是什么梗,赵淮中是真没听懂。

    “传承之器即为人伦之道。”

    看见庄襄王的眼神往自己腰腹位置扫来扫去,赵淮中才反应过来传承之器是特娘的什么玩意。

    这车开的他措手不及。

    “孩儿的传承之器完好。”赵淮中差点伸手扶额。

    “那你的传承之器是什么品级?”

    “这还有品级?”

    赵淮中不知该怎么回,无奈反问道:“父王又是什么品级?”

    “寡人身为大秦之主,自然是凌驾众人之上。”庄襄王道。

    赵淮中:“那怕是要对父王告罪了,孩儿的传承之器有一统天下之势。”

    “大胆。”

    庄襄王笑骂道:“寡人对你进行询问,是因为我大秦宗室素有后宫之术,可通过修行,打磨传承之物,寡人是怕你在赵国伤了根本,想传你此宗秘术。

    我儿既有冠绝天下之器,倒是寡人多操心了,那就算了。”

    赵淮中正色道:“父王勿怪,是孩儿缺乏见识,原来还有专为传承之物设计的术法吗?请父王传授与我。”

    “自然有的,我大秦代代传承,此等人伦之术是为了安定后宫所创。”

    庄襄王从宽袖之中,珍而重之的取出一份绢册,递给赵淮中。

    赵淮中伸手接过,收了起来,心忖这门术法要是传到现代,绝逼能打造一个体量世界第一的高质量男性福音公司。

    稍后两人到了章台宫,赵姬果然熟睡未起。

    庄襄王轻咳了一声,意思不言自明。

    赵淮中从章台宫离开,径直来到后宫的宗庙石殿。

    殿内空旷无人,他走到那根记载着仙台篇章原文的巨柱下,探手对着巨柱送入体内仙台之力,巨柱的基座处便有五点光斑依次亮起。

    那个古老的祭台缓缓侧移,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