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朕又突破了 > 第七章 安排

第七章 安排

 热门推荐:
    上午,阳光澄澈。

    身着月白裙衫的夏姒,出现在咸阳城外的一座矮丘上。

    “好久没来咸阳了,我讨厌这里的气息。”

    夏姒目似春水,眺望着远处的雄城。

    “吕不韦,穆阳静,皆是不世出的宗匠,还有快速崛起的王翦,亦有虎吞万物之势。此外,大秦军方和皇室应该还有隐藏力量,秦的镇国器更是威慑天下。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非要这时候来咸阳?”

    另一身影突兀出现在夏姒身畔。

    这道身影仿佛站在浓雾当中,略显佝偻,在刺眼的阳光下居然有几分模糊,气息更是阴冷的不像活人。

    “正因为咸阳城的危险,所以才邀山魁你一起过来,如果真的出事,你我联手,当可全身而退。”夏姒眼波流转的看了一眼身畔。

    “未必。”

    被称为山魁的人略一摇头:“你还没回答,为什么非要现在过来?”

    夏姒抿了抿润泽的嘴唇:“你有什么问题,等晚上我们在榻上详说如何?”

    山魁呵呵笑了两声:“你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女妖想诱惑我,还差了些道行,你阴女教的阴母亲自来还差不多。

    我陪你来咸阳走一遭,你只要遵守承诺,事后告诉我褒姒的墓在哪就行。”

    夏姒轻笑一声,突兀化作一缕轻烟,脚不沾地的往咸阳飘去。

    两刻钟后,二人进入了城内的一栋建筑。

    “见过女尊。”

    房间内,一个高瘦的中年男子,身穿商贾服饰,对夏姒俯首行跪拜大礼。

    “咸阳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

    夏姒毫不客气的在上首位置坐下,懒洋洋的将双腿前伸,一截儿匀称的小腿从裙下露出,白的晃眼。

    她面前的中年男子却是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的应道:

    “近期咸阳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秦王之子归国。其次是王翦在兵道圣境连作突破,他兼修的阴阳术,据说也将进入圣境,此人端是不世出的奇才。

    教内传来的最新命令,就是掌握王翦行踪,若有机会,阴母或会亲自出手,除掉此人。”

    夏姒不置可否,抬手半掩红唇,打了个哈欠,不经意道:“秦储君归国,是住在咸阳宫?”

    中年人答:“是,回来这几日都在秦宫。不过秦王对其颇为关爱,除了内宫,宫外也将一座行宫赐给了这位大秦王储。”

    夏姒仍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这几天忙着赶路,我有些乏了,你让人去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中年人躬身刚要出去,夏姒又道:“再让人去查一查,潜入赵国营救秦储君的队伍是以谁为首,越详细越好。”

    中年人连声答应,垂首退出,全程都没往夏姒的位置看上一眼。

    “你平白卖弄风骚,可惜凶名在外,下属畏你如虎,根本不敢看你一眼。”

    进入房间后,隐在一处暗影当中,仿佛消失了的山魁突兀出现,抓起桌上的水果咬了一口,汁水横流。

    “你来咸阳的目的,是那位大秦储君?

    他在赵为质多年,人不是已经废了吗?有何价值让你冒险进入咸阳?”

    夏姒笑了笑,将小巧的双足从莲纹短靴中褪了出来,双腿相叠,轻轻晃动:

    “在邯郸的时候,我曾和平原君之子赵晏合作,分化了一名阴女前去摄取大秦储君赵淮中的本源,当时我以为已经得手。但后来发现,阴魂盗取的本源只是他的替身。

    敢愚弄我的人,我当然不会放过他。”

    “就这?值得你亲身追到咸阳?”山魁明显不信。

    夏姒起身说:“信不信由你。”径直往外走去。

    ……

    吕不韦脚步从容的来到章台宫,先对庄襄王和赵姬行礼,起身后才将视线落在赵淮中身上。

    赵淮中也在打量这个两世相加,闻名已久的强势人物。

    “我听魏央说起过迎接储君回来的过程,他对储君颇多赞誉。此时一见,可知魏央所言不虚,储君不愧为大王和王后之子。”吕不韦缓声说道。

    赵淮中笑道:“还没感谢相国费心安排,调兵遣将入邯郸救我。

    若非相国,我此时恐怕仍在邯郸为质。”

    两人商业胡吹,气氛融洽。

    接下来自有一番寒暄客套。

    庄襄王感触道:

    “当年寡人在赵为质,便是先生不顾生死,散尽家财将我救回咸阳,而今又有淮儿再次蒙先生竭力相救。”

    吕不韦似要说话,却被庄襄王抬手阻止:

    “先生虽然没说,我却知道,这几日先生不在咸阳,实则同样潜入了赵境,和那赵国的兵道大家遥相制约,否则淮儿一行断难如此轻易回来。”

    吕不韦深深一鞠,并未说话。

    随后庄襄王便转入正题:“寡人招先生过来,是有一事要和先生商议。”

    吕不韦淡定道:“大王尽管吩咐。”

    庄襄王:“昨日寡人带淮儿去了宗庙,为他引导修行,讲解仙台篇章的初始部分。相国可能猜到,经过昨日修行,淮儿有什么变化?”

    吕不韦刚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赵淮中体内精气旺盛,远超常人。

    加上庄襄王和赵姬的神色,不难看出必是赵淮中在修行上,取得了令人惊艳的成果。

    让吕不韦意外的,是这和他之前得到的关于赵淮中被伤了根基的消息,形成了明显的反差。

    他压下心头的诧异:“观大王神色,可是储君在修行上天赋过人?”

    庄襄王欣然道:“淮儿昨日初次修行,便接连破关,目前已经达到仙台篇的第三层境界。”

    吕不韦着实吃了一惊,凭借和庄襄王的关系,他对仙台篇章的修行方式并非毫无所知。

    眼前这位大秦储君,一次修行便突破到了第三层境界!

    他下意识将眼睛眯了起来,两缕锐利如同实质的光芒在眼瞳深处一闪而过。

    “招相国前来,除了分享寡人的喜悦,便是想与相国商讨接下来对淮儿的安排。”

    “大王打算让储君早日熟悉国务,为将来做准备?”吕不韦道。

    “善,淮儿既然在修行一途天赋极高,我准备先让他接触与其相关之事,丞相以为如何?”庄襄王道。

    一旁的赵姬也竖起耳朵,显然对自家儿子的安排颇为重视。

    吕不韦建议道:“大王对储君的培养,可从两方面着手;

    其一,即日起,可让储君随朝,熟悉群臣。储君虽然归秦,但在我大秦缺乏嫡系亲信。大王还可诏命适龄者,入宫伴读,也可让储君进入学宫,与我大秦宗室良将后裔同室而学。

    这么做既可体现大王对众臣的态度,也能让储君接触更多的同龄人,从中选拔优秀者,以为将来臂助。”

    “善。”

    庄襄王颔首:“丞相继续说。”

    “其二,吾大秦以武立国,大王要锻炼储君,令其参与军伍相关为最好。”

    “吾以为,首选夜御府,次则直接参与军伍。

    以上两者,储君进入后皆可代行王权,实施监管之务。”吕不韦不急不缓的道。

    赵淮中始终一语不发,直到这时候眼见庄襄王就要开口确定他接下来的去处,才出言道:“具体去做什么,父王可能允许孩儿自行选择?”

    庄襄王道:“自无不可,稍后为父让人把一应相关整理成简,淮儿你从中择事为之,承监管一职,不可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