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龙族:我的兄弟叫明非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尾声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尾声

 热门推荐:
    楚子航将钥匙插入了门中,他如约的到了那个短信上的地址。

    他好像曾经有期待过这门后到底是怎样的光景,后面到底藏着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推来了门,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将整个空间点缀的十分明亮。

    房间里面空无一人,自然,那场之前约定的午餐自然也是化作了泡影。

    衣柜里的裙子已经蒙了灰,楚子航将冰箱里过期食品扔进了垃圾箱,拿起了门背后的扫帚,开始仔细打扫起了灰尘。

    一番收拾后。

    楚子航点燃了那许久没有使用过的燃气灶。

    他在这个房间中做了一顿饭。

    主菜是,莲子排骨汤。

    他将菜端上了桌,用手机播放起了,一首很舒缓的民谣。

    那是北京歌手,老狼的,《同桌的你》。

    “吃饭了。”他轻声道。“你这做主人的,招待的,可一点都不周道啊,明明是你请我过来的。”

    一道虚影在他眼前浮现,是那个熟悉的女孩儿。

    “请你过来的是夏弥,不是我。”

    那道虚影似乎只有楚子航才能看见,楚子航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患上了某种精神病。

    “是吗?那你转告她,她冰箱里那些过期的酸奶被我扔了。想要喝的话,下次来我家拿。”楚子航一边回应着那虚影一边给自己盛饭。

    “夏弥从来都没存在过,一直就只有耶梦加得。”虚影回答着楚子航。

    “是吗?那也就是说,约我过来吃饭的是耶梦加得了?”楚子航抿了一口汤。

    味道不错,但和夏弥做的相比,也许盐少了一点。

    虚影皱了皱眉头,停滞了一会又道:“你什么时候如此蛮横了?”

    “我一直就是一个蛮横的死小孩啊。”楚子航望着那道虚影缓缓露出了笑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啊,是啊,早就知道了,但你也是一个无论何时也不会犹豫,将刀刺入我心脏的人啊。有时候我也不清楚,你到底算是温柔还是冷血。”

    “大概没你温柔吧。”

    “你脑子被打坏了吧?我可是想要屠戮人类的怪兽。”

    “可你还是犹豫了,你如果不俯下身子,那柄折刀也不可能刺穿你的心脏。也或许,是你对我太温柔。”楚子航淡淡喝着汤。

    “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虚影瞪了面前那个家伙一眼。

    “其实我话一直很多,只是不想开口罢了,我喜欢把东西藏在心底,那样会显得自己很成熟。”楚子航说着,“只是,现在你就住在我身体里,我想要隐瞒什么东西,也骗不过你了。”

    虚影伸出手,触向楚子航,但手却穿过了楚子航的躯体。

    她现在连触摸他的身体也没有了。“要是我还能碰着你,我一定会狠狠地揍死你。”

    “嗯,我等你揍死我的那天。上次差一点点,下次努力吧。”

    “你存心气我?”

    楚子航不说话,只是仰在了夏弥过去的那张床上。

    良久之后,说了一句。

    “挺软的。”

    ……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个声音兴奋而又欢快的吼叫着。

    “那是跑车,迈凯伦的,老贵了,能买一百万包薯片。”尚卿文又有些麻了。

    他感觉这是他第一千次向这个好奇宝宝说做着说明。

    “一百万包?好厉害啊!那得吃到什么时候啊!”那个声音欣喜若狂。

    他并不知道,他以前丢在尼伯龙根的那些“垃圾”,能买一百台这样的跑车。

    “别厉害了,你现在这状态就是有一亿包薯片,你都吃不了一口。”尚卿文不耐烦地回着,这孩子,真的,吵死人了。

    尚卿文顿时觉得耶梦加得也是真的不容易,带孩子,真是太磨人心智了。

    “喂,上车啦!”迈凯伦的车窗摇下,苏恩曦打着哈欠按着喇叭。

    “这个我和你说明吧,这个是和你一样,一个爱吃薯片这种垃圾食品的白痴。”尚卿文故意地大声说着。

    随后一包薯片就砸在了他的脸上。

    迈凯伦穿梭在北京的道路上。

    苏恩曦骂骂咧咧,“能不能开快点!都这么堵了还开得和个老太太一样。”

    “这就是我不在北京开车的原因,再快的跑车都飞不起来。”尚卿文觉着自己这种性格要是在这种路况上开个半小时。

    保底得有交警来处理一次事故。

    “身体里住了一个龙王是怎样的感觉?”苏恩曦突然问着。

    “和平常没什么区别,就是每天他苏醒过来的那两个小时吵得要死。”尚卿文摇了摇头,现在那家伙总算是消停了,重新陷入了沉睡。

    “他的意识一天只能苏醒两个小时吗?”

    “差不多吧,时间再长的话,我可受不了。”尚卿文叹着气,随后从车里的冰柜中摸出了一瓶白兰地,开了瓶就是一顿狂怼。

    “这不是你自己选的吗?”苏恩曦笑着,“我还挺意外你会做这种选择的,你心也太软了吧。”

    尚卿文这才猛的意识到,昨天夜里发生在尼伯龙根的一切,苏恩曦和酒德麻衣都看得一清二楚。

    顿时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表的羞耻。“打住啊,不聊这个话题。”

    “哈哈哈,我受够了,我受够这该死的词语!去他妈的命运!我不想在遵守这愚蠢的规则!”苏恩曦学着尚卿文的语调,重复着他昨夜的台词。

    “啊,你住嘴啊!”尚卿文被苏恩曦的公开处刑“折磨”的受不了。

    这时候,车内的语言也响了起来,“从今天起,我答应你,我会用我的全力去帮你,新的规则。”酒德麻衣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其中。

    …….

    路明非躺在医院里,觉得这世界很奇妙。

    他又成了英雄,虽然这次没有彻底杀死龙王。

    但外界现在一致认为,是路明非带着队伍,将两位龙王杀死,并让他们重新陷入了长眠。

    终归也还算是立了功,还英勇负了伤,让卡塞尔论坛上的看客们,纷纷评论两个字,英勇!

    但实际上,那两个龙王根本碰都没碰过他。

    他只是在小恶魔做完那啥类似跳大神的仪式后,感觉身子骨有些虚。又恰好在离开尼伯龙根的时候,看见了骨瘦如柴的赵孟华。

    他以为是见了鬼,被吓的大吼一声,然后本就发软的双腿,在楼梯的时候拉了胯,然后从台阶上一路滚了下来了,然后把自己的腿给摔骨折了。

    不过,眼前诺诺和凯撒在自己病床前给剥桔子,扮演着大哥大嫂的角色。那个红头发的坏女人直夸,他这次表现的勇敢,一点都不像以前那么怂。

    我其实是被老同学吓着,自己摔断了腿。这件事情,怎么也说不出口。

    好在学院已经将赵孟华逮了回去,进行了全面的洗脑操作。这件丢人的事情,应该会永远地消失在尘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