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无限之剧本杀 > 第一百三十五章:与天相搏

第一百三十五章:与天相搏

 热门推荐:
    人怕三长两短,香怕两长一短。

    道家用烧香的方式来测试未知的事。如果三支香烧的速度长短都一样,那么对表的是平安香,如果出现两长一短,那么七日内价值有穿孝服,两短一长为寿禄香好兆头。

    薛贵只知道这个方法,真正实施后,是个什么结果,其实薛贵心里也不敢说有什么把握。

    毕竟可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他三下阴曹,始终没有找到此物踪迹,不然也不可能接了这份天命。

    此法要说没有风险那是不可能的,可这一关不能踩过去,自己这位徒孙的命也长不了。

    且不说五弊三缺的困扰,仅仅是这小子的命数,就不大好,自己用六爻占卜算了好几次,结果无一例外,这小子命数多坎,是个短命鬼。

    如今看着三根黄香齐刷刷的断开长度整整齐齐,薛贵就知道,这一关这小子算是闯过来了。

    闯过了这一关,他就是死过一次的人,命数更改,不再受三弊五缺的束缚。

    说直白点,阎王的生死册上,再找不到这个人的名字,倒不是他不会死,只是不再受命数的束缚。

    这怎么能让薛贵不高兴,临了临了,自己都不知道还能再活多久,不仅传承有望,徒孙更是逃过更改了命数,这让他怎么能不高兴。

    师爷薛贵一高兴,那下起手来就更是肆无忌惮了。

    双眼冷厉,也不理会那些追缠上来的老家伙们,先拿那些小的开刀。

    一招手,就见片叶飞花,十多具纸人被师爷唤出来,抡起手上的丧棍就打。

    这些纸人可不一般,之前上清宫外,这些纸人就能和三位一流高手打得有来有往,眼下对付起那些学艺不精的小辈,简直是砍瓜切菜。

    纸人手上丧棍落下,势如破竹,没什么玄妙的招式,就是一个快字。

    一名小辈,仗着自己轻功不错,一招登云梯凌空跳起三米高,看着地上的那些纸人嘴角挂上冷笑:“没想到吧,老子会飞!”

    话音刚落,突然感觉面前一道白影晃过来,一回头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一尊纸人轻飘飘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一记丧棍迎头敲下来。

    瞬间这位年轻小辈脑浆子都在半空洒下来。

    可惜纸人终究是死物不会说话,不然怎么这样也要啐上一口:“和纸人比轻功,脑子被门夹了吧。”

    薛贵绕着这些老东西走,任凭这些老家伙们想和他拼命,却无奈何薛贵根本不和他们动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薛贵肆意残杀他们的弟子。

    “薛贵,快住手!!”一位白发老人急了,拄着拐杖拼命护住自己徒儿周全,口中苦苦哀求,哪怕是要了自己的命也可以,只求放自己徒儿一条命,至少他们家这一脉不能就这样断了啊。

    “儿砸!!”看着自己儿子被三个纸人,乱棍打死,作为父亲的中年人哭得撕心裂肺,什么功德,什么名利,一瞬间全都是化作乌有,这时候就算是把龙椅放在面前,也只觉得人生无趣。

    “薛贵,老汉我和你拼了。”

    老人红着眼,要冲上来和薛贵同归于尽。

    “薛贵,你……你枉为宗师!!”有人泣声指责,却是忘了方才是谁人不要脸的群殴薛贵的徒孙来着。

    有人恶毒诅咒:“薛贵,今日之后,你家后人休想活命,你七门一脉从此定是江湖之忌,你等后人就是江湖之敌。”

    厉声诅咒也好,凄厉哭嚎也罢。

    薛贵充耳不闻,面对面前一位年轻女子的哀求,抬手一剑送她上路。

    面对身后那些老家伙的指责,终是做出了一句话的回应:“越线者杀!”

    声音里没有丝毫情感,冰冷得就像是机器,可任谁听到这句话心里无不一颤。

    “好好好!薛贵,算你狠,你要做天命,我们今天索性就陪你玩到底!”

    几位老人见自己门生弟子转瞬间死伤惨重,脸色顿时越发难看,只见他们撕开上衣,露出胸口。

    高卓定睛一瞧,看着这几位老人身上的印痕,不禁吓了一跳。

    只见这些老人身上,被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符咒,这些符咒高卓完全不认得,却是能看出来,符咒是最近新刺上去的,一些地方有血痂。

    “千手,动手吧!就算是万劫不复,我们几个老家伙也认了!”

    五个老人冷着脸,满腔怨气,两眼珠子都是红的。

    千手犹豫了一下,眼下已然是大势已去,真要这样做后果……

    见千手犹豫,这五位老人厉声呵斥道。

    “怎么,你活了大半辈子,难不成临了要做缩头乌龟,黄泉路上我们陪你,还不够么!”

    “千手,我知道你想什么,但他既然敢冒天下大不为,断了我等香火,咱们这些老东西,也该给未来子孙铺出一条康庄大道!”

    “动手吧!”

    “哎!”

    千手看了一眼不远薛贵,见他非但没有要上前阻止,反而冷眼旁观,明明是平视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见状千手脸皮肌肉抽搐了几下,一咬牙:“也罢,五老高义,待黄泉之下,千手送你们上路了!”

    说罢,猛地抬起双手一挥,却见一把弯刀从袖中飞出,刀锋在黑夜下划出一抹寒光,在五位老者喉间闪过。

    “噗噗噗噗!!”

    顿时五颗头颅飞起,鲜血高溅半空,但诡异的是,伴随着头颅飞起,五位老者的尸体却没有倒下,反而双手叉腰,站得笔直。

    再一瞧,那五颗头颅更是在半空打转,口中竟然还发出阵阵邪祟的念咒声。

    千手更是手指掐诀,脸上的面具裂成两半,口中咒声不断,一股黑烟在身上升腾起来。

    “轰隆隆隆……”天空一声闷雷电闪。

    伴随五颗头颅飞起,直冲云霄之中,五人的尸体也一下干瘪下来,像是一下子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一样。

    “薛贵,今日你阻我等,我等无话可说,可这阴阳道的大门一开,从此人世间,不知多少恶鬼,多少污邪,你的新时代又在哪。”

    千手抬眼望去,只见半空中一尊硕大的独臂身影,悄然浮现,五颗头颅涌入身影中后,那道身影竟然化作一片血云,不多时,天空竟然降下血雨,笼罩在整个北邙山上。

    “薛贵!!从今之后,天下大乱,这份因果就让你家后世子孙们慢慢品尝吧,哈哈哈!!”

    一声厉喝声下,只见一名不知道是何门何派的掌教,挥起手上刀刃,在喉咙间一抹。

    其他前辈见状,脸上竟然全是疯狂之色。

    这些人突然出手,却并非杀向薛贵,反而是在自杀。

    而在这时候,诡异的事情出现了,这家伙倒在地上,但身上的血却是飞快地涌出来,这血雨越下越大,可雨水落在地上并没有造成积水,仔细看会发现地面竟然还是干的。

    “疯了,疯了!!这帮老东西都疯了吧!!”

    高卓看着这些老家伙们竟然自杀,一时间感觉简直是疯了,按说这些人死不足惜,可真的看着他们一个个自杀,高卓心里突然有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

    说起来,这些人其实也未必都是大奸大恶之人,甚至当中不少老前辈在江湖上口碑不错,平日里庇护乡里,广积阴德。

    只是走到这一步,是谁都没有预想到的。

    血雨越下越大,将整个世界都给化作一片血色,可地上一滴血都看不到,在鹰云峰下哗啦啦地声音响起,只见周围山缝中竟然渗出大量的血水,像是河流一般,汇聚进鹰云峰下的山沟中去。

    一时山沟内竟然被血水灌满,若是此时有人站在峰顶,定然能看到,那鹰云蜂下,像是有一只血鹰张开双翼,一副要冲天而起的画面。

    “他们没有疯,不过是与天博弈而已!”

    徐童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冷眼看着眼前血淋淋的画面,心里却十分复杂。

    “你说什么??”

    高卓没明白他的意思,徐童只能耐心解释道。

    如果师爷代表的是天,新时代降临是大势所趋,可这份大势下,他们这些曾被世人当作活神仙的传承们,却都成为了旧时代的糟粕。

    香火熄灭,传承断绝,从此黯然失去舞台,剧烈的落差,这让他们如何接受得了这样的结果。

    所以他们要反天!哪怕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用去填这个坑,也要把阴阳道的大门打开,放出无穷恶鬼。

    只要这些恶鬼在祸乱天下,他们的传承香火,总是会重新燃起来,世人也必然会再次把他们供在神坛之上。

    以命相搏,也要胜天半子。

    徐童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只觉得后背上火辣辣地疼。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自己后背上烧一样,不过这时候他可顾不了那么多了。

    因为此时此刻,徐童和高卓已经收到了来自空间的提示声:“主线任务3:斩草除根!”

    任务目标:务必击杀千手,夺得千手怀中仙宝碎片。

    两人再放眼一瞧,发现千手已经在那些老家伙们的掩护下,竟然直奔向了鹰云峰去。

    徐童再一瞧,发现京守城也不见了,眉头一沉。

    这时师爷薛贵也走了过来,没有寒暄客套的废话,只是拍了徐童肩膀一下:“去吧,要救那个傻小子,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