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 第443章、脑子碗大一个洞才有这创意

第443章、脑子碗大一个洞才有这创意

 热门推荐:
    此时此刻,并没有多少人多少人知道,有人要借着一部电影,为将来埋下怎样的伏笔。

    就算知道的人,也正低估着这部电影会引发的效果。

    宇野宗右的心情是最复杂的,但他这样的人物,心中却也分得很清楚。

    中根康弘说得没错,如果没有其他的变化,那么此后余生,自己大概会成为其他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的人,更别提还能有复出之日了。

    数遍霓虹历任正式相首,抛开那位需要行驶特殊职能的皇族相首,也就只有自己在这个位置上呆的时间最短了。不仅下野的原因如此不堪,而且还要为参议院改选的惨败而背锅。

    见到提出了这个想法的陶知命,他需要足够有说服力的理由。

    虽然他已经宣布辞职,但此刻毕竟尚未交接。现任相首来到这里,河野美姬只感到心神俱震。

    陶然亭的无名院落里,他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宇野宗右委屈得想哭。

    “宇野大人,其实大家都清楚,是您代替他们承受了这场大风暴前夜的大雨。”

    宇野宗右心中纵然有一万句淦想要表达,表面上却仍旧平静地说道:“总要有人承担起责任,所以,也是我没有能够做得很好。”

    “之前的问询,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实在抱歉。”陶知命欠了欠身,就对宇野宗右和桥本太郎说道,“现在看来,真正的风暴应该就要来临了。毕竟,他们没有希望内阁能够就此稳定下来的意思。就算下一任总裁不会再被这样攻击,但毕竟两年后又要竞选新总裁,三年后还有众议院的改选。时局艰难,政坛一直静不下来,经济领域自然无法受到有效的守护。”

    桥本太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之前他的建议就是,等到暴风雨过去,再出面重振士气。准确地判断出了各大派系会推举出海部俊,这样一个人物,也许能稳稳做到两年后。但等到下一任总裁正式竞选的时候,其他各大派系难道会坐视已经式微的原三木派重新壮大起来?

    况且,恐怕那个时间点才是风暴最剧烈的时刻。一上台,就要面对前途未卜的众议院选举。

    “之前的拜托,已经是我冒昧了。”宇野宗右现在也没太多架子了,确实表达过希望他通过陶家影响一下媒体界、帮帮忙的愿望,这也没什么好回避的,“桥本桑简单介绍了一下陶君关于那个电影的想法,我想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商业上的项目,陶君为什么要把它提到这样的高度?”

    陶知命整理了一下语言,才徐徐开口:“那是因为霓虹在世界上的影响,除了经济,其他方面都太脆弱了。军事、科技、经济、文化,这四个维度中,军事上就不说了。经济上,寄予了希望的未来产业半导体被全力打压。科技上,虽然9年前终于确定了科技立国的战略,但最近因为经济上的浮躁,需要长期大投入的科技研发领域,其实也很脆弱。文化上也没有明确的战略,和霓虹经济的影响力并不匹配。”

    宇野宗右静静听着,虽然对他说起这些宏观层面的事情不以为然。

    “我想筹备组建的这个三友财团,就是将方向瞄准在了科技和文化上。”陶知命凝重地说道,“过去霓虹和米国经济界的联系,仅仅只有进口和出口。我希望通过科技和文化建立一个有他们利益参与的财团,就是为了将来做准备。彼此之间有切割不开的利益纽带,就有更大的回旋余地,让米国的资本力量不至于全都站在我们的对立面。”

    只要他们还继续在认真听就行,陶知命继续道:“比如已经在筹备组建起来的技术研究会社,就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制定起这个新行业的标准。在最近发展起来的移动通信领域,做法同样如此。在文化领域,也同样是这样。现在,霓虹电影市场中,霓虹本土电影前些年最低竟然只能占到10的份额了。这种状况,难道不可怕吗?它的影响,比对经济的冲击更加长远、深刻!”

    桥本太郎率先听得悚然一惊。

    陶知命就看向了他:“现在,因为霓虹円购买力的提升,还有消费税的实行,大家纷纷购买进口商品。为什么大家会这样选择?除了更加富有之外,难道不是因为印象当中国外的大品牌是更加高档的象征吗?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击败霓虹的就不是米国了,而是霓虹的国民会抛弃霓虹的产品。”

    “……陶君这么说,有些夸大其词了吧?”宇野宗右举了举例子,“大部分的国民,还是倾向于选择霓虹自己的品牌,比如汽车、电器方面。”

    “霓虹本土的产品当然也不会消亡。但是,如果同样质量的产品,国外的品牌总是能够卖出更高的价格,霓虹的会社在国内都没有竞争力,那么在国际上呢?”陶知命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想要说明一点,“所以,时刻掌握住科技的创新力,时刻能够依托文化的传播提升产品的品牌附加值,就是我认为三友财团有存在必要性的原因。”

    宇野宗右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耐不住地说道:“陶君,关于你之前提起的那个计划,其实已经得到原则上的支持了。”

    意思是你不用强调这些了。

    陶知命微笑了一下,所以说所谓洗脑嘛,就是要反复洗。

    他当然不是为了启迪这些人在这方面加深认识,这些方面的认识总会有其他人提出来的,他们也不是不懂。但由自己来提,显得“大义凛然”,将后面这些产业的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一点点地埋下他是“自己人”的印象,后面办起事来就更顺利。

    “关于这部电影……”陶知命总算说到宇野宗右关心的事了,“有五个目的。”

    “五个?”宇野宗右有些愕然,有这么多吗?

    陶知命点了点头:“第一,是为您考虑的。宇野大人,虽然您受到攻击的这一点,原本也不算什么错误。但因为您的身份,它就成为了一个怨言的宣泄点。难道宇野大人没有发现吗?最近这些年,关于种种观念的宣扬,已经越来越多了,社团法人越来越多……”

    就着这个机会,陶知命说了说为什么里库路特事件和宇野宗右这次的事件为什么会如此发酵得厉害的原因,说了说陶家这样的力量利用媒体搞操作的套路,然后说道:“这就与我当时利用广告让森家暴露在公众视野里,束缚住了手段一样。当一个社会进入到物质相对充裕的时代之后,精神上的追求就是必须得到满足的,热衷于表达自己的喜好、观念,宣泄自己的情绪。所以,为什么这些事情不能像以前一样被很好地平息下去,其实并不仅仅是背后有人推动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时代已经变了。”

    这段话说得很长,陶知命等他们思索了一下,才说道:“这些道理您二位肯定是懂的。一直以来,米国都在塑造红苏这个外部的敌人,凝聚内部的力量。现在,敌人已经衰弱不堪了,他们也拿出了新的办法。既然每个人的观念和洗好都不同,都在如今的时代可以通过发达的媒体被汇聚起来,形成不可忽视的力量。那么应对的办法,就只有分化他们,利用他们。”

    宇野宗右这样的老人家有些晕了,不是在说那个有关艺伎的电影吗?怎么又说到这里了?

    好在陶知命说回来了:“宇野大人,现在有一个群体,刚好是反对您的女人这个大群体当中的一个小群体。演艺界的女人,刚好又都对很多其他的女人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以诚挚的态度,以后成为守护演艺界女人正当利益的人物,既是对以前行为诚心改正的表现,又能通过博取女明星的好感,影响更多的女人对您产生印象上的改变,不是吗?”

    能爬到这个位置,宇野宗右岂能不知道演艺圈那些女人的生存状况,心念转动间就明白了过来:“她们是非常需要资源、诉求也很明确的一个群体。通过推动一些法律和政策的施行,通过鼓励娱乐事业的发展,就能给她们提供安全和机会。”

    “没错,而这件事,又是霓虹通过增强自身文化实力,抵抗外来文化影响,甚至让文化成为霓虹在全世界提升影响力的重大战略。虽然文化厅的职位远远不及相首重要,但这更是一种态度的表现。”陶知命给他提供了一条新的道路,“最重要的是,文化行业天然有着积累影响力、帮助宣传的作用啊。那个陶家,不就是因为与电通的关系密切,才能影响到那么多媒体吗?”

    宇野宗右的思路彻底被打开了:“有关于国家未来实力的大义,有改善一个行业现状、帮助它发展得更好的具体事务,有影响一个关注演艺圈的人群的潜在收益,有对很多媒体隐形的约束力。”

    “正是这个道理。”陶知命笑着说道,“所以说,这第一个目的,正是要帮助宇野大人,达成这一点。”

    第一个目的就让宇野宗右感觉拨开了眼前的迷雾。

    要做到这一点,只需要他做个称职的演员,度过面前最艰难的时刻而已。虽然会很丢脸,但总比未来彻底黑暗的要好。他也听明白了,重要的是影响力。如果通过女明星和爱好她们的人这个群体,形成了一定的选票影响力,那么未来就算没有机会再重返大位,利用这份影响力塑造出一个宇野派,也不是不可能。

    在野党现在不就是因为推出了一个女人土井多贺子作为党首,因此焕发出新气象吗?

    他心里虽然暗暗期待起来,表面却仍然沉静地说道:“但是,现在的局面是整个行业因为利益的原因在多年来形成的。任何改善,都会触犯一些人的利益。如果只是我独自站出来呼吁,却得不到真正力量的支持,那也不会有意义。”

    果然,他就听到了陶知命的另一个目的:“第二,要通过这部电影,进一步笼络京都地方的力量。”

    “京都?”桥本太郎听得心中一动。

    “是的。”陶知命也不避讳,笑着说道,“我的父亲大人现在回到京都经营剑道馆了,早年就从事艺伎培训的青田家是父亲大人的至交。这部电影,我要大肆运作,而且,要在京都进行实拍。现在的京都,有丰厚的历史底蕴,通过这部电影展示传统文化之美,通过哥伦比亚影业以及我在米国的百视达录像带租赁连锁店,目标是将这部电影推广到全世界。那样的话,京都成为外国人到霓虹旅游一定会去的一个地方,将会为京都带来多大的长远利益呢?”

    “能做到吗?这需要时间检验。”桥本太郎很清楚,他真正要说的也是京都这个选区。

    陶知命断然说道:“当然能。马上,我们制作的一部电视剧就将播出,其中也有在京都拍摄的古代部分。请相信我,这部电视剧将是现象级的,从剧情,到画面和音乐,还有演员,都会掀起无与伦比的热度。到时候,走到名气巅峰的泽口靖子将会宣布主演这部电影。”

    “那个泽口靖子吗?”宇野宗右已经信了几分。

    “然后,我会拿出最强的实力,来让这部电影,拥有极强的演员阵容,拥有最唯美的艺伎演出,拥有传唱度最广的歌曲。”陶知命笑了笑,“随后,就是我以巨大投入的理由,要求米国的那些新朋友,帮助我借助哥伦比亚影业的渠道收到更多回报。他们还希望我帮助构建起一个有他们参与的新财团呢,这样小小的要求,总不会拒绝吧?”

    “但这样一部电影,真的会在国外也受欢迎吗?”

    “我准备了一些噱头。”陶知命贼贼说道,“比如说,我会出演男主角年轻的时候,还会在女主角的想象中和泽口靖子有一场婚礼。比如说,我会将我的作曲才能先在米国打响一点名气,然后到时候为这部电影的海外版提供另一套音乐。”

    “……”两个政坛的人物没关注过这些,虽然亿万富豪亲自出演确实很有噱头,但是……“你的作曲才能?”

    “两位不知道吗?”陶知命掰了掰指头数着,“去年霓虹音乐公信榜年度前十里,有六首是我作曲的。”

    “……”这个逼给两个政坛大佬装麻了。

    陶知命自信地说道:“而且我也已经准备好了另一个电影,同样由泽口靖子来出演。这部电影,一定会让她成为整个米国都炙手可热的明星。”

    “……你成为这样的明星倒是可能,但她?”

    “因为这另一部电影的创意,将是无敌的。”陶知命神秘地笑道,“而且这部电影,同样会在京都拍摄。这个创意,一定会有米国人想翻拍的。”

    两人都被他撩得心痒痒了,立刻问道:“能说的话,就说啊。”

    “这部电影,名叫《靖子的世界》……”

    陶知命所说的,当然是那部魔改过的《楚门的世界》。主人翁换成了这样一个我见犹怜的女人,能唤起的保护欲岂不是更加爆棚?这边是个女主片,还带点科幻色彩,到时候版权授权给哥伦比亚影业,再到好莱坞反手一拍,用一个男主来演,一样会火。

    这个创意果然听得两个人呆了,不由得说道:“确实……是很吸引人的创意。”

    “所以说,我有把握。”陶知命断然说道,“而且,更加巧妙的是,我会把有关艺伎的那部电影,和这部《靖子的世界》拍成有联系的样子。《靖子的世界》中,又会在完整的电影最后,留下一个新片段的悬念。”

    面对他们疑惑的眼神,陶知命阴森森地一笑:“靖子从那个真人秀的世界逃了出来,看到了比《靖子的世界》中仿佛落后一点的世界,感到很疑惑。她没有见到会出演的,向她告诉她生活在一个虚假世界的我,却看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也就是《艺伎回忆录》中的她。”

    “最后镜头拉远,是一个更大的真人秀现场。这次不只是一个岛上的一个小镇了,而是一整个城市,但更远处是未来都市的轮廓。对这个旧时代城市的解说是:欢迎来到昭和时代,体验最纯粹的生物机器人世界。所以,靖子知道了,她还没彻底逃出去。而且,她的身份也成了疑问。她,到底是一个真实的人,还是一个生物机器人?”

    宇野宗右和桥本太郎一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细思极恐。

    你这个人脑子是有什么毛病?

    陶知命微笑地看着他们,从《艺伎回忆录》到《楚门的世界》,在套一个《西部世界》的更大世界观,这个时代的哪个人脑子不被轰出一个洞来?

    脑子没有碗大一个洞,想不出这样的创意。

    桥本太郎重新认识了陶知命,眼神惊疑不定。

    又是千年难得一遇的经商天才,又这么擅长谋划和协调,还特么是作曲家和编剧?

    什么妖怪?

    “怎么样,这样创意的一个电影,会不会让人忍不住推荐身边的朋友去看?”陶知命笑着问。

    “确实……厉害。”两个人不得不承认,光听他简单介绍一下,就已经有点想看看这样两部电影了。

    “所以,就算《艺伎回忆录》不能第一轮在米国的电影院里受欢迎,但等《靖子的世界》上映时,同样会有无数的人去租赁录像带,再看看《艺伎回忆录》,而我自然会在其中埋入很多似是而非的伏笔和线索,让人解读成为各种各样的隐喻。况且,有我出演的话,多少会吸引一些人去看吧?”

    有让学,就不能没个艺伎学?

    过度解读什么的,到时候找人写写文章,带带节奏就好了。

    陶知命认真说道:“所以,宇野大人,届时您就可以运用这部电影传递出来的内涵,借势为更多女人发声。通过到时候女人提供的影响力,一举推动某些改革,就可以扭转与在野党在这个领域内的劣势,帮助众议院的改选,重新回到某些更关键的位置。至少到时候,石桥玲子一定会支持您的!”

    宇野宗右直呼好家伙,石桥玲子也用上了,还要串回到第一个目的。

    “如果说这个目的,还不足以让京都非常期待您推动着想要拍摄的这部《艺伎回忆录》,那我还有第三个目的,也能帮助第一个目的的视线。”

    “请说!”宇野宗右现在更加期待了。

    陶知命就笑着说道:“第三个目的,拍摄将会和东宝进行合作,取景地将会选择阪急电铁在京都站点的沿线,在那边租用部分实景,搭建部分永久的新景。等到拍摄完成上映时,阪急电铁应该也要在股市和不动产的危机中很难受了吧?那么,我会通过一些前期的准备,尝试将东宝接收过来。有我旗下的会社,还有影视行业大看板之一的东宝都站出来支持您的话,阻力又会小很多吧?”

    桥本太郎震惊地看着他,居然还想借这部电影吃下东宝?

    阪急电铁这样的会社,确实不够资格知道现在真正大佬们的谋划。有心算无心,不栽跟头才怪。

    但这还只是第三个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