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星门 > 第291章 收尾(求订阅月票)

第291章 收尾(求订阅月票)

 热门推荐:
    四位司长和天星王同时死去,属于天星王朝的时代……算是落幕了。

    九司和皇室共存的局面,他们知道,很快会消失的。

    那些天星军,此刻也在银铠团长们的命令下,发起了对黑甲军的冲杀,黑甲军这一次进入不少,也有上千人,可此刻剩下的人不多了。

    正在不断被天星军击杀。

    队伍中,也有银铠。

    可那是江家的银铠。

    没人说什么,他们算是精锐军团,哪怕看到老天星王战死了,他们依旧在战斗,战至最后,江家执掌天下两百年,还是有忠心之辈的。

    一位黑甲军团长,暴喝一声:“冲锋!”

    剩下的百来人,朝天星军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这一支军队,曾经横扫天下。

    曾经征伐99行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面对古文明的军队,依旧无法匹敌,双方其实本是一体,都是天星军番号,铠甲都是一体的,可如今,早已杀的尸横遍野。

    百来人,发起了最后的冲锋。

    皇室的金色龙旗,在一位银铠的高举下,片刻后,被一尊铜铠天星军斩断。

    旗帜掉落。

    来自皇室的银铠团长,也是被对方一刀劈死。

    至此,皇室黑甲军覆灭。

    血流遍地!

    ……

    李皓默默看着。

    没太多的感想。

    成王败寇。

    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他赢了,所以他不需要感慨什么,不需要遗憾什么,这些人当年英雄也好,狗熊也罢,今日战死在这,天星王朝这个名头,也该消失了。

    至于史书如何记载他们……其实李皓不太关心。

    功也好,过也好,很快,都会翻篇。

    此刻,李皓看向其他几处战场。

    王署长他们这边,王署长和红杉树都很强大,压制住了两位妖植,剩下的五位银铠和小枣树联手,也将另外两位完全压制,几乎不会有意外了。

    李皓抬头看向虚空。

    虚空中,此刻很浪漫。

    无数玫瑰花将天空染成了红色。

    荆棘玫瑰笑声妩媚。

    “妖植一脉,在人、兽、植三系之中,最弱!妖族有镇妖使,镇海使,却是没有一位真正能顶天立地的妖植强者站出来,统一植系!猫树也好,天木也好,也不曾为我妖植一脉谋取任何地位和好处……”

    “妖兽,还有些地位,我妖植一脉,也是生灵,却是只能为你人族提供生命精华,为你人族耕种,培育粮草……何其不公啊!”

    玫瑰花笑着,灿烂无比。

    很不公平!

    人族内讧也好,人族外战也好,最终,倒霉的都是妖植。

    战斗打响,妖植需要不断提供生命之泉。

    战斗结束,为人族培育粮草。

    十万年前,人族再次内讧,天星镇覆灭,它能如何?

    是你人族自己灭了自己的大城,让我如何去守护?

    十万年后,那位至尊的孙子,来杀它了……它不觉得自己错了,只觉得,一族之中,不走出一位绝世强者,永远也只能给人当奴仆。

    没人生来就愿意当附庸,当奴仆的!

    妖植,也不例外。

    “张安,你若是能见到我妖植一脉的几位强者……劳烦你告诉它们,生为妖植,为何……我族走不出一位至强,因为它们根本没把天下妖植放在心中,活该一辈子无法成就帝尊之位!”

    “哈哈哈!”

    荆棘玫瑰大笑,妖兽有帝尊,妖植……没有。

    哪怕强如天木,哪怕就差临门一脚,十万年前,还是没能跨入那个层次,活该!

    轰隆!

    天崩地裂,一朵巨大的玫瑰花爆开。

    “最后的尸体,就不留给你们了,生而为仆,死后……不愿再被你们当成食物了。”

    随着笑声消散,天空中的玫瑰花雨落下。

    一片殷红。

    花朵飘散,天空中只剩下了黑铠张安。

    张安看着炸裂的玫瑰花,其实他可以在最后一刻擒拿对方,但是他没有做。

    荆棘玫瑰错了吗?

    张安知道,站在人族的立场,自然错了,可对方为了自由,好像又没错,妖植一脉的确弱小,新武末期,强如猫树这些存在,都没能跨入帝尊层次。

    所以,妖植一脉,的确地位不高。

    对方死的那一刻,都不愿意留下尸体,供人族食用,他思索一番,还是选择了成全。

    ……

    下方。

    李皓接过一朵玫瑰花,玫瑰花化为液体,片刻后自动消散。

    倒也没太多的遗憾,觉得亏了。

    只是思索着玫瑰花的话。

    是啊,一族之中,若是没有真正的强者,哪来的话语权。

    银月大地,不也是如此吗?

    江辰这些人,都是这个时代的天骄。

    可最终,还是成为了这些妖植,这些古文明的棋子,奴仆。

    虽然都是人族,可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族了,其实也可以看成两种物种,弱肉强食,族中没有强大的存在,哪来的地位可言?

    今时今日,不也一样吗?

    自己的处境,真就比这玫瑰花好到哪去?

    那强大的黑铠,此刻正在鏖战的王署长他们,虽然他们对自己还算好,可是……若是自己无法送他们出星门呢?

    若是他们只能留在银月呢?

    若是主城复苏,新武复苏,这些人会成为你李皓的属下吗?

    现在,他们都抱有一些希望。

    希望能离开此地,回归故乡。

    若是……没办法回去呢?

    一个个念头,在李皓脑海中浮现,轰隆一声巨响,王署长厉吼一声,大道浮现,一印砸断了一位妖植的大道,惨叫声传出。

    一处***处破。

    随着最强大的玫瑰花战死,其他几位妖植,也知道末路到来。

    随着王署长斩杀了一位,其他几位,纷纷咆哮:“我们投降……我们什么都没做,当年战斗开始,我们就被击溃沉眠了,我们只是争取复苏,所有人都在做,我们何错之有?”

    可到了此刻,谁还理会?

    剩下三位妖植,在众人和妖植的围攻下,哪怕想自爆都难,一个个被击溃了生命之心,断了本源大道,没多久,全部没了声音。

    这一刻,偌大的遗迹中,只有被封印的孙鑫还在看向这边,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溃败!

    虽然本来就没抱太大希望,可荆刺对战张安,还是死的太快了,没给他任何机会。

    此刻,几位银铠,也有些沉默。

    杀了几位妖植之后,不止他们,那些天星军,也一个个沉默不语。

    银铠的肉身,都还在。

    天星军其他人,却是早已死去,但是残念或者精神力还有一些,比战天城要好,所以还是有些意识的,这一刻,他们都明白,这些年来,副帅欺骗了他们。

    可是……一起在这留守了无数岁月啊!

    几位银铠不解,茫然。

    为何会是这样?

    副帅和当年袭击天星镇的人是一伙的?

    之前玫瑰花说的时候,他们不信。

    可当张安也如此说,他们知道,不能不信。

    这时候,黑铠落地。

    也没理会任何人,朝地上被封印的孙鑫走去,一挥手,封印解除,没有什么失望,只有疑惑:“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背叛?”

    天星军副帅,当年的不朽巅峰,也算是一方人物了。

    还是新武初期的老将,不知道人王他们的强大和可怕?

    他的背叛……张安不理解。

    孙鑫虽然被解开了封印,但是也没乱动,只是理了理破碎的铠甲,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尊严一点。

    此刻,几位银铠也一声不吭,站到了一旁,默默看着这位和他们同处无数岁月的副帅。

    孙鑫笑了笑:“抱歉,骗了你们……”

    “大帅……你……为何如此?”

    孙鑫笑了一声:“没什么太多的原因,卡在不朽太久了,不甘心罢了。作为张部的老部下,当年活下来的人也不多,我想着,我也算是功臣了,可却是被发配来了银月,当起了矿山镇守。我的那些同僚,统帅大军,或是成为主世界的一方霸主,心有不甘,嫉妒,愤恨……这些情绪,主导了我罢了。”

    他看向黑铠:“人就是如此,吃苦的时候,可以一起吃,但是功成名就了,就觉得不公了!不过,那时候我也没想过背叛,只是嫉恨罢了!”

    “后来……”

    孙鑫顿了顿,笑道:“后来有人找到了我,他们很强,很厉害,甚至可以窥探人心,很恐怖的!他们知道我嫉妒,我恨,还知道我在矿脉中贪污了许多矿石……”

    他笑了一声,摇头:“我当时镇守天星大矿,想着只拿一点点,帮自己晋级圣境……谁知道被发现了,你们知道的,人王那些人,眼中是多么的揉不得沙子……我怕!所以,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帮他们做了一点事,渐渐地,我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贪污,渎职,都是很大的错误,但是不至于死。

    可随着一步步地深入,到后来,他也知道,一旦被发现,必死无疑。

    人都是如此,错误,都是从小错开始,一步步迈入深渊。

    黑铠沉默一会,开口道:“对方让你在这镇守这么多年,你也甘心?”

    孙鑫轻声道:“不甘心又如何?上了贼船,那就只能一路走到底了,而且……我其实也没想到,新武真的没了,加上矿脉深处那位存在,你说,我还能有其他想法吗?”

    “谁灭的天星镇?”

    黑铠再次发话。

    孙鑫笑了笑:“很多人!”

    “很多人?”

    “对,不止一城的人,你们也许觉得是一城中人背叛了……其实没那么可怕,但是也许……更可怕!是很多人,我认识的,八大主城的,除了战天城、剑城之外,其他六城之人都有,还有一些顶级散修。”

    王署长此刻也迅速走上前,脸色微变,“没有战天城中人吗?”

    “不知道,但是我的确没看到认识的。”

    孙鑫平静道:“当时,一部分人展露了真容,一部分人遮掩了身份,还有一部人很陌生,当日,来袭的强者很多,天王都有两位,圣境起码10位,不朽近百!雷霆一击之下,江帅没多久就被击杀了,十万天星军也迅速溃败,各处强者,纷纷被杀……”

    “这,应该不是全部!”

    孙鑫继续道:“当日,能量瞬间消失,本源大道消失,和八大主城的通讯被瞬间切断,所以,八大主城也许都有人配合,隔绝天星镇的消息。”

    “对方击溃了天星军之后,挖走了三分之二的矿脉,留下的三分之一……你们看到了,一方面给那位蕴养肉身,一方面也是为了日后的能量复苏做准备。”

    此话一出,李皓原本不准备插话的,此刻忽然道:“挖走了三分之二的矿脉?”

    眼前这大矿,居然只有三分之一?

    孙鑫看了他一眼,却是懒得理会。

    他好像依旧傲气。

    看向黑铠和王署长,继续道:“当时,荆刺也投降了,荆刺负责隔绝天星镇,我负责坐镇此地,当时想着,时间会很快,没想到,眨眼间就是无数年。”

    王署长皱眉道:“主城中人有哪些?另外,两位天王……哪两位?还有,那红影,是初武时代的存在,还是其他世界的存在?”

    孙鑫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两位天王,一人我不认识,另外一位……是郑家家主。”

    “他?”

    王署长一怔,一脸的不敢置信。

    黑铠也有些凝眉,冷冷道:“你确定?”

    “确定。”

    孙鑫笑了笑:“你们也不敢相信,是吧?我看到对方的时候,也不敢相信!”

    郑家,昔年新武时代,镇星城圣地十二家之一,家族之中有帝尊的存在。

    当然,此地只是旁系分支。

    可一位帝尊家族,出现了叛徒,还是让众人无法相信,哪怕他们早就知道,主城中也许有一家背叛了,可是……郑家……怎么可能!

    心中告诉自己,一切皆有可能,真听到了,还是难以接受!

    而李皓,此刻也听到了这话。

    想到了那句歌谣,忽然有些疑惑,尽管孙鑫不理他,李皓也不在意,再次插话:“银城有句古老的歌谣流传,说是李家的剑,张家的刀……最后是郑家的少爷拖后腿,这歌谣,到底是古文明时期就有,还是后期传出的?”

    几人有些疑惑。

    王署长皱眉:“当然是后期传播的,当时八大主城统一银月,谁会这么编排八大家之一?”

    李皓皱眉:“那谁传出来的?这郑家的少爷拖后腿……听起来不像好话,现在这位又说郑家背叛了,那我就奇怪了,谁知道内情,还给传播了出来,而且不是一两年,银城一直都有这歌谣,也许上千年上万年了……当然,具体多少年,我也不清楚。”

    几人也很疑惑,谁传出来的?

    之前大家都没复苏。

    遗迹也没开启。

    谁能传播出去?

    那时候,天地之间一点能量都没,也许绝巅都没办法探出一丝丝精神力,小心直接粉碎,再弱都会被挤压。

    谁会在那个时候,传播这些歌谣?

    要知道,哪怕孙鑫这些人,其实也是近些年,才能和外界有一些联系,关键是,还被荆棘玫瑰阻断了。

    在这之前,遗迹是完全密封的。

    谁会传播这歌谣?

    “是不是和他们的兵器或者战法有关?”

    李皓想到了前面的那些歌谣,都只是介绍兵器之类的,郑家,也许也只是介绍兵器呢?

    王署长再次开口:“郑家擅长鞭法,传承兵器是九节鞭……”

    这拖后腿,和九节鞭有什么关系?

    他想了想又道:“郑家的少爷……郑家家主有三个儿子,这郑家的少爷……说的是那三位,还是其中之一?”

    他也很疑惑。

    可这歌谣,好像又在预示什么,和孙鑫的话一联系,也许歌谣就是在告诉大家,郑家背叛了。

    难道这中途,有古强者出来了,将消息传播了下去?

    但是无法进入其他遗迹通知,又怕用其他手段通知,无法一直流传下去,所以编造了歌谣,因为这东西,最容易一直在当地流传的。

    银城,恰好是昔年李家所在,星门所在区域。

    是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李家人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几位银铠也很疑惑,倒是都没吭声。

    孙鑫也看了一眼李皓,还是没理会,继续道:“另一位天王不认识,但是圣人当中,我认识几位。”

    他又说了几人,王署长脸色已经难看至极。

    都是当年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甚至还有两位,是主城的高层,一位是副城主,一位居然还是当年八大军团之一,其中一大军团的军长。

    军长,也是统帅十万大军的存在。

    至于其他几位,有些地位也不低,但是不算实权派,实权派倒是少。

    王署长一一将人名记下,脸色愈加难看起来。

    “至于那红影……”

    孙鑫摇头:“不知道是初武精神力一道强者,还是外来生物,无法辨别,我当初只是不朽,也看不出什么,后来进入圣境,也曾见过对方,可二位都无法看出来,我自然也没办法看出来。”

    这时候,黑铠忽然道:“那当初联系你的人,是谁?能说动你,还能拿把柄威胁你的,不一般吧?你到现在也没说,谁联系的你。”

    一位副帅,天星镇也是要地,孙鑫还是新武初期的老将,一般人是没资格,也没胆子威胁他的。

    孙鑫沉默不语。

    张安冷冷道:“你一直不说,是准备浑水摸鱼,将这人遮掩下去吗?可能吗?”

    孙鑫苦涩一笑,“张处长……真是……”

    叹息一声,许久才道:“李道恒。”

    “谁?”

    “李道恒!”

    王署长惊呆了,比之前听到郑家家主还要吃惊,半晌才道:“你敢瞎说,我现在就斩了你!”

    “我有机会活吗?”

    孙鑫轻笑:“早就没机会了,何必欺骗你们,只是……说了也没什么作用,反而让大家都难受,你们非要让我说,那就听听好了。”

    王署长瞬间看向李皓。

    李皓却是想到了一人,开口:“李道宗是九师长,此人名字和九师长这么相似……”

    王署长叹息:“是九师长兄长……嫡亲哥哥!”

    李皓愣了一下,半晌才道:“所以,也是李家人?”

    “对。”

    王署长点点头。

    有些茫然。

    是的,他也茫然。

    其他人好说,李家……也有人出了问题,这怎么可能呢?

    这银月,就是李家的啊!

    李家剑尊亲自坐镇银月!

    这是李家的地盘啊!

    难怪可以轻易压服孙鑫,李家的人来了,这还是李家的地盘,能不认怂吗?

    你就算是张至尊的部下,可这里,是李家的封地。

    张至尊和人王关系匪浅,可李家剑尊和人王更是关系非同一般,两人都是人王的护道者,是人王的良师益友。

    在银月,张至尊也没李剑尊管用。

    王署长摇头,不说话。

    张安倒是沉默一会缓缓道:“李家……也正常!星门封闭,说实话,一般人做不到,若是有李家人参与,倒是正常了。只是想归想,没人敢信,会有李家人参与其中。”

    王署长却是脸色依旧难看,九师长的兄长背叛了,那……九师长呢?

    他相信九师长!

    可是,消息一旦传出去,为了以防万一,也许……会出大麻烦的!

    孙鑫笑了,这时候才看向李皓:“你是李家人吧?”

    李皓微微点头。

    “李家人啊……这银月,本来属于你们的,可你李家人,却是拉我入了火坑,对你,我也没什么好感,我有今日,你李家,也逃不了关系!”

    李皓笑了笑:“借口罢了,我不想做的事,我爹逼我都没用!我想做的事,谁拦我,我也不会理会。”

    什么李家张家的。

    做错事,觉得是别人拉自己下水的,李皓觉得,很可笑。

    他对这位,也没什么兴趣。

    倒是对他说的一些信息,留了一些心,说的那些人,李皓也都记了下来,回头问问别人,王署长未必会全部说,他也得一一对应一下。

    这时候,张安再次道:“这么说,对方当年夺走了大矿,现如今,也许都已经复苏了,只是等待天地稳固再出现?”

    “应该是。”

    “他们有说,最终目标是什么吗?”

    孙鑫平静道:“那是大人物的事,但是李道恒的心思我知道,大概率是为了炼化银月!剑尊一直不愿炼化银月,也许李家人也不甘心,剑尊在帝尊之中不算弱,可战斗力不持久是公认的,强归强,短板也很明显……李家的剑,都有这样的弊端!同阶无敌,但是一剑之后,都是软脚虾,恐怕,这些李家人也不甘心李家存在这么大的短板……”

    “不是所有李家人都如此!”

    王署长低喝一声:“就算有,也只有那李道恒!”

    “谁说的清呢?”

    孙鑫笑了:“李道恒只是旁支,哪有这么大的魄力,也许……还有更关键的人物没冒出来呢。”

    众人无声。

    孙鑫笑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李皓倒是不客气,再次问道:“十万天星军就这么多人了吗?当年战死的天星军,铠甲在哪?城内的铸造炉在哪?”

    孙鑫皱眉,瞥了他一眼,不愿理会。

    李皓笑了笑,这家伙,看自己好像很不爽。

    不过,你不说,我也能自己找。

    王署长深吸一口气:“那我问你……这五位团长……还有这些天星军……”

    “一人做事一人当!”

    孙鑫沉声道:“到了这地步,我是死定了,也没必要拖他们下水了,他们是不知情的,一直拱卫矿脉,就是愚蠢了一些,太过信任我罢了,并无他们的参与,何况……这么大的事,岂会让一些团长参与其中?”

    “哪怕我,在当年参与的人中,地位也不算太高,更低身份的,也不会知道什么。”

    几位银铠并无什么感激之色,只有愤怒,不甘,不信,还有浓浓的杀意。

    这么说,当年的天星镇灾难,和这位有莫大关系。

    而他们的家人,朋友,亲属,部下……全部在那一次变故中战死。

    岂能有什么感激?

    何况,没参与就是没参与,哪怕孙鑫不说,黑铠他们也能查出来,自然会还他们公道。

    “孙鑫!”

    一位银铠,有些愤怒,有些疯狂:“天星镇军民百万,那一战之下,全部死亡,除了我们这些人,无一存活,你从新武初期到如今,守护人族,在你眼中,只是笑话吗?你没亲人朋友吗?你怎么能!”

    孙鑫沉默不语。

    许久,缓缓道:“人心最易变,任何时代不可能都是好人,都大公无私,只是我的变化,让你们不敢相信罢了,其实,走出去看看,变了心的人太多,不要这么幼稚了。”

    说罢,轻叹一声:“还有,当年我是想过天星军会崩溃,江帅他们会死,但是……我没想过,他们会灭了全城,我想着,哪怕炼化银月,也需要人的,这一点……我没料到。”

    有区别吗?

    天星军就不是人吗?

    江帅对孙鑫也不薄,为何会这样?

    几位银铠无法接受,张安却是不愿再问了,也不愿再说了,看着他:“还需要我浪费力气吗?”

    孙鑫叹息一声,“不用了,多谢张处,罪人还能自己选择死法……难怪大家都说,张家第三代,张安最柔,换成你哥哥张鹏在这,早就一刀劈了我了!”

    “若是你妹妹在这,大概也是如此……张安,你……太柔弱了!”

    笑了一声,带着一些不知道是嘲讽还是鄙夷的笑容,肉身瞬间崩溃,大道崩断,本源寂灭。

    默默看着张安,直到最后一刻,叹息声响起:“若是有机会见到张部……将我的名字,从功德碑上去掉吧,罪人……不配!”

    烟消云散!

    张安闭目不语。

    张家这一脉,他们兄弟姐妹三人,他排行老二,哥哥实力强悍,杀伐果断,早些年就经历过新武战争,实力、气度都非同凡响。

    妹妹虽是女子,也是彪悍异常,曾在另外一处宇宙,追随校长,杀戮四方,立下赫赫战功!

    唯有他……心慈手软,杀伐不多。

    原来,外界都是如此看待自己的。

    ……

    孙鑫自杀了。

    张安给了他机会自杀。

    荆棘玫瑰也算是自杀,张安也给了机会。

    此刻,李皓心中其实也在想,这位……有些不一样了,之前觉得面冷心冷,现在看来,倒是仁慈的很,可有时候,仁慈,反而会让人小看。

    尤其是战争年代,仁慈,反而是敌人嘲讽你的理由。

    这一刻,五位银铠,一言不发,半跪在地,看向张安,什么也没说,后方,残存的几百天星军,都半跪在地,这是请罪。

    张安不语。

    许久,缓缓道:“我累了,你们如何处置……战天城王野决定,我只是武科大学的教导处长,不是你们的长官!”

    他瞬间消失在原地,这一刻,也许也在想什么。

    王署长则是看向众人,又看了看李皓,想了想还是开口道:“你们纵然没有和孙鑫同流合污,可渎职、无能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甚至助纣为虐,让孙鑫能得以恢复,甚至晋级……你们……按照军法,一律降职三等,鞭笞五百,发配先锋营……”

    尽管此刻没有了先锋军,他还是如此处置了。

    最后又道:“一旦找到当年背叛的家伙,你们……身先士卒,不许后退一步,死战不休!”

    轰!

    数百军士,纷纷捶胸,低头不语。

    这也代表,他们接下了这个处罚。

    战争再起,他们便是先锋大军,不死不休,不破敌不归的死士。

    王野看了一眼众人,有些唏嘘,挥了挥手:“退下吧,清理天星镇一切危机,巩固天星镇防守,敌人也许还会来找你们。”

    “诺!”

    众人纷纷退下,整齐归一,瞬间消失,残破的大城中,出现了这些天星军的身影,迅速开始修缮古城。

    直到这时候,王署长才走了回来,在李皓身边一屁股坐下,揉着脑袋,有些沮丧。

    这一刻,他很茫然。

    许久,缓缓道:“李皓,你知道吗?我不怕任何强敌,再强,我也不怕!新武人,都不会怕,可是……当这些强敌,是你昔日的战友……李皓……你知道吗?我好绝望!”

    这位笑呵呵的古文明强者,这一刻很脆弱。

    也许,张安也是如此。

    李皓想了想,点头:“没关系,你若是下不了手,我帮你们杀,杀光他们,眼不见为净!”

    王署长愣了一下,看向他。

    李皓笑了,龇牙,“真的,放心吧!你们不忍心,我又不熟悉,不认识,我帮你们杀,你们就负责杀那些没心理负担的。”

    这一刻,他的安慰,显得格外诚恳。

    可王署长,却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李皓这眼神,让他好像看到了尸山血海。

    “李皓……有些事情只是那孙鑫说的……”

    “明白!”

    李皓点头,心中却是想着,管他呢!

    不听话的,全都杀了。

    和你们人王学的!

    当然,现阶段也就说说,人家又是天王又是圣人的,我可杀不了,等我能杀了……全给杀了完事。

    下一刻,他屁颠屁颠地去捡尸了。

    玫瑰花是没了,但是其他四位妖植,都在呢。

    尸体,还是很值钱的!

    这次真发财了!

    至于新武末期的恩怨情仇,李皓那是没心思管了,哪怕九师长哥哥背叛了,那也不关李皓的事,又不是九师长。

    看着李皓兴奋的样子,王署长哀叹一声。

    算了,和这家伙说了也是白说。

    还是自己自怨自艾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