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 第483章 开宗立派 (求订阅、月票)

第483章 开宗立派 (求订阅、月票)

 热门推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众人只见那“法海”有几分腼腆道:“还是方才所说建寺之事,小僧欲在此处落脚,以为修行之地,奈何囊中羞涩……”

    果然是年轻人,这种事也不好意思出口?

    不知道他这样的人肯留下,江都城上下恐怕都求之不得。

    区区一座寺院又算什么?

    方清等人果然是欢喜道:“大师放心,此事便交由我六府台,必定在三月……不,一月之内,为大师兴建此寺!”

    说完还嫌不够,继续加码道:“大师若还有什么要求,一并说来,我等必定全力满足。”

    这法海的道行虽高,却还足以令他如此看重、拉拢。

    其年纪轻轻,已有入圣之气象,前途无量,固然是原由之一。

    但前程再是广大,也是将来之事。

    当下才是更重要的。

    其有前朝的天命气运在手。

    那些仙门之所以那般着紧这劫炁,便是因为这劫炁本就是劫运所聚。

    这劫运又是出自于前朝的天命气运。

    此物与他们所谋有着天大的干系,绝不会轻易放手。

    再有一点,这法海和尚,显然与正道仙门并非一路人。

    当此关头,有这样一位人物,去给正道仙门捣乱,他是求之不得。

    方清本是客套一句,虽然也是诚心诚意,并没有食言的打算,但他以为这法海德行高洁,并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却听“法海”顺着他的话道:“小僧此番入世,本是受人所托,”

    “但见尘世苦海浊浪滔滔,众生离乱,心生不忍,故,方欲于此立塔建寺,一为镇磨劫炁,二则……

    他缓缓扫过下方因洪水肆虐而留下的满目狼藉,目露慈悲道:“为此世众生,开我一脉大乘佛法,以为舟渡,出脱苦海。”

    “……”

    众人听闻,都是一震。

    有些不可思议。

    这是要开宗立派?

    这可与单纯建寺立庙全然不同。

    连方清等人也是怔然。

    你这玩得有点大了吧?

    别的先不说,只是建寺立庙,接受供奉,都要经过朝廷允许,登记造册。

    开宗立派,传信扬法,那是极其重大之事,更需要层层上报。

    以他今日对江都甚至阳州一地的功德来说,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问题是,你这“小身板”,承受得起吗?

    开一脉法统,说难不难,说易不易,也就朝廷一纸公文之事。

    难就难在想要站稳足根,需要面对的是天下各大法脉道统的诘难。

    说穿了,法脉道统之争,都是在一个盆里抢食。

    盆就这么大,多出来一个抢食的,别人自然就少了。

    你想参与进来,自然得有令人心服口服的本事。

    不然的话,从哪来的,滚回哪去。

    果然,方清还没有说什么,已经有人跳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穿黄色僧衣,露出半截如铁铸般的肩头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

    老僧看似和气,目中神光却有几分严厉:“老僧乃五台山毗婆沙宫传法僧,法号无秽,有礼了!”

    “敢问法海大师所言大乘佛法是何等大法?老僧愚钝,只知世间有大梵、尊胜法、与我五台一脉大毗婆沙法,俱为大阿罗汉法,却从未听闻有什么大乘佛法。”

    “法海大师也是我佛门高修,岂不知佛法无边,冒佛者,与毁佛谤佛无异,罪孽深重,生死轮转,亦难消此孽!”

    他这话说得算是极重。

    就差当面破口大骂法海招摇撞骗,欺世盗名,毁佛谤佛,对佛徒来说更是不可饶恕之重罪。

    “法海”却并未动怒,仍旧面带祥和道:“小僧入圣之日,将会于雷峰塔下,为众生开讲我大乘佛法,若诸位有意,不妨前来一观。”

    “你……”

    无秽老僧神色一厉,仍欲开口,却被那龙虎道的李宗玄老道给拦住了。

    “无秽法师,既然这位法海大师要开讲大法,那便待他入圣之时,再来聆听便是,如今大劫才去,我等还需好好擅后,以免劫后余波,荼毒百姓黎庶。”

    他暗有所指,无秽老僧心中明白,也只好暂时放下。

    开讲佛法?

    别说你还没入圣,即便入了圣品,此等开一脉先河之事,又岂是轻易可为?

    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所谓!

    知道江都官府既已现身出面,他们再留下也无用。

    无秽老僧不欲在此看那小辈猖狂,冷哼一声,便驾御云光离去。

    李宗玄叹了一口气,看向法海:“法海大师,好自为之。”

    说完,长袖一卷,竟将仍被“法海”经咒困于原地的火罗婆收入袖中,穿空而去。

    虽然他还没看出“法海”所使的咒法玄妙,但也拉不下脸来向一个小辈求情,何况还是火罗婆挑衅在先?

    只好先把人收了,回去之后,那么多仙真高修,各方灵神,自然不可能无人能解。

    二人一走,其余几个老辈也随之离去。

    剩下的一干仙门弟子,都面面相觑。

    这些老辈的都走了,他们留下也无益。

    刚才火罗婆的下场已经看到了,那些老一辈不出手,谁有胆子敢招惹这和尚?

    只好也相继离去。

    最后只剩下李伯阳与曲轻罗。

    “大师,今日尚有要事再身,待大师入圣之日,伯阳必定亲来道贺,那时再向大师请益,伯阳告辞。”

    李伯阳对“法海”倒是没什么敌意,反倒对此人钦佩得很,朝“法海”说了一句,倒也是真心诚意。

    然后便也穿空而去。

    临走之时,似乎朝江舟藏身之处扫了一眼。

    曲轻罗却是古怪地看了一眼“法海”,微微点了点头,便一言不发地走了。

    这个李伯阳……

    江舟察觉到李伯阳的目光,也没有什么紧张之意。

    他大概是能猜到自己和“法海”之间有关系。

    却也无关紧要,让他猜去吧。

    眼见这一场劫祸似乎暂了,有点曲终人散的意思,江舟也转身无声无息地离去。

    此处有“法海”在,应付那些府衙中人也足够了。

    这次水患对普通百姓来说是大劫。

    对那些仙门中人来说,恐怕是一次盛宴。

    即便是对他自己,也是一次天大的机缘。

    尽管这机缘是莫名天降的。

    劫炁化业火,功德炼金身。

    一具幻梦身,生生得了大造化,完全不输于上次“李白”的机缘,甚至尤有过之。

    这正合了大乘佛法中的寂灭涅槃,不仅令这具幻梦身脱离了幻身,更是直接圆满了无暇无垢的金身。

    这就是佛法中的“空无”。

    这是他早已明悟的修行佛法中的一个关键。

    空和无,便是将精气之行、神意之变等种种一切人身之变全部泯灭。

    将精气、神意封绝于体内,尽数散入肉身,凝炼金身。

    “法海”以劫炁尽噬己身,又于冥冥得了机缘,重塑血肉。

    正好合了这“空无”二字。

    此后要再进一步,便是散化神意,结生舍利。

    这便是他以虚丹化雷峰塔的真正用意所在。

    镇压劫炁是真。

    之前重塑造化所耗去的功德与劫炁不过是其中一部分。

    还有海量功德与劫炁被那只金钵纳进其中。

    这可不是什么无用之物。

    虚丹化塔,就是光明正大地用钵中的功德劫炁,凝炼打磨舍利。

    雷峰塔真正以虚化实之时,便是“法海”入圣之时。

    仅以佛法道行而论,这具幻梦身……已经不能说是幻梦身了,和李白一样,已经成了一个真实存在的化身。

    其道行已经超过了本体。

    再加上老龙近万载的法力灌顶,成全了“法海”最后的短板。

    下次这具化身再现,那就真的是那个“法力无边、海裂山崩”的法海了!

    这一次,着实是时运、是机缘,千载难逢,无可复制。

    ……

    “哎呀!江大人!你跑哪里去了?可把虞某吓死了!”

    虞拱再见到江舟,顿时一脸后怕叫唤起来。

    刚才一场大水,可把他吓得够呛。

    虽然明知江舟的修为远高于他,而且靠山极硬。

    但在那漫天的“仙家”现身之下,还是令他心惊胆战,生怕出了什么事。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