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拿错游戏剧本后我超神了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得挖过来

第一百四十三章 得挖过来

 热门推荐:
    143

    也不知道卢陵是如何对这5位玩家进行友好(威胁恐吓)交流的,当岳霖几人在餐厅等到这5位玩家来的时候,5人非常乖巧,听话得如同地球人星盗团新收的小弟。

    牧星上是有不少餐馆的,这些餐馆都靠游客和往来的商队过活。上次岳霖几人来牧星的时候,牧星上经济萧条大多数餐馆和店铺都倒闭了。现如今餐馆一繁荣,这些原先倒闭了的小店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为了彰显财力,岳霖特意挑了一家装修不错且有包厢的餐馆。

    包厢里的桌子是方桌,还挺大,正好能让双方人各坐一边。菜后厨还在准备,只是先上了陆嫣点的果汁——改良草莓现榨出的草莓汁。

    浅粉色的改良草莓汁盛在晶莹剔透的杯子里,清澈得能照见人影,杯沿上还有香草和新鲜柠檬片做点缀。这样奢侈的点缀品,也就只有牧星这种前种植星才承担得起。

    双方都没有人说话,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剑拔弩张。

    5人中的短发女生估计是有些渴了,默默拿起果汁喝了一大口,眼睛一亮,小声道:“居然是现榨果汁哎!好像是草莓汁,不是营养液。”

    陈哥轻咳一声,示意自己的同伴不要在npc面前失了风范,缓缓开口:“刚才有些仓促,还没来得及做自我介绍。在下陈式,末星人,是旅行类杂志的编辑,这些都是我的同事,我们这次来牧星其实是来做专题采访的。”

    能混到一艘飞船满地图跑的玩家,通常都有几个假身份。

    岳霖没什么表情,既然刚才陆嫣说他的人设很像黑帮老大,不如他就扮演一回黑帮老大。

    岳霖没理他们。

    气氛再次陷入沉默。

    陆嫣可能也入戏了,直接把自己带入成心狠手辣的蛇蝎美人二当家,脸上时不时闪过让旁边的左柯看了就要打颤的诡异笑容,手也时不时的敲敲面前的瓷盘发出清脆的声音。

    见没有人说话,陆嫣觉得到自己表演的时候了。

    “你们……”

    “说说你们知道的情报吧。”卢陵平稳的声音打断了陆嫣故意拖长的女声。

    “我觉得我们应该是一场公平的交易。”陈哥紧张得咽了口口水,“我们告诉你们我们所知道的情报,你们能给我们什么?”

    “看来你们还是没有搞清楚情况。”卢陵扫视对面每一个人,眼神在每个人身上不多不少正好停留两秒钟,仿佛一个无情的打手小弟,“你们有没有资格和我们进行交易,要看你们的情报是不是我们需要。”

    “你们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们需要什么?”短发女生道,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旁边的长发女生按住。

    “我妹妹年纪小性格比较冲动,望各位莫见怪。”长发女生接过话茬,“我们的意思是,我们或许有各位需要的情报,但各位如果什么都不透露给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你们需要的情报是哪些。”

    岳霖用眼角的余光瞥见左柯正在强忍住不打哈欠。

    这样一直绕来绕去玩语言游戏的确没什么意思,岳霖给了卢陵一个眼神,卢陵顿时心领神会,继续充当尽职尽责的传话小弟的身份。

    “极光商会丢了件东西。”

    “在蔚蓝星上,蔚蓝星前段时间发生了一件大事,那件大事的消息被封锁了。各位如果想证明自己情报的价值待价而沽,不妨和我们说说那件大事是什么。”

    “有一个叫于普的奥星第一军事学院的老师,策反了蔚蓝星第一军事学院的学生,在学校内发生了暴动,劫走了藏在地下的普吉大师。”陈哥道。

    “很好。”岳霖坐直了身子,脸上露出从坐在位置上起的第一个笑容,“看样子,我们可以谈一笔生意了。”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于普,是奥星第一军事学院的前枪炮设计老师。”

    在5位玩家震惊的目光中,岳霖给他们讲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数年前普吉大师接了极光商会的单,在极光商会的保护下,在蔚蓝星一个秘密的工作室内为极光商会打造一把定制武器。

    极光商会的死对头,耀蓝商会知道了这件事情。耀蓝商会在奥星上秘密扶持了一个组织,经过数年的打探找到了工作室的地点。因为不能和极光商会撕破脸皮,他们必须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全新的组织,编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在那个故事中,普吉大师被极光商会秘密囚禁,他们成了正义的解救者。

    耀蓝商会的人借着联赛机会和奥星第一军事学院的带队老师套近乎,绑架了其带队老师及一名学生替换成自己的人,煽动蔚蓝星第一军事学院的学生暴动,借此机会劫走了普吉大师。

    故事讲到这里,基本上就结束了。

    “那群阴险的小人劫走了带队老师陈老师,以我的名义进行冒名顶替。陈老师至今下落不明,生死生死未卜,而我,也因为这种莫须有的原因被学校开除。”岳霖咬牙切齿地道,愤恨地用手一锤桌子,“我可是联邦第六军事学院毕业的优秀毕业生,当初校长亲自登门把我聘请过去的,没有我那破学校早就关门了还能开到今天?”

    “那群胆小如鼠的家伙怕得罪极光商会把我推出去当替罪羊,殊不知极光商会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还专门邀请我加入他们,负责奥星一块的商会运作,同时……也让我追查这件东西的下落。”

    对面的5名玩家早已听得目瞪口呆,忘记了自己此时此刻的处境,完全带入吃瓜群众的身份。

    “那……极光商会丢的东西是普吉大师打造的武器吗?”短发女生脱口而出。

    “武器?若是那件武器真的能打造出来,只怕现在整个联邦都被震动了吧。”岳霖轻笑。

    “不是武器,那不就是图……”短发女生捂住了嘴,扭头看向陈哥,眼中写满了我们好像发财了。

    险些在一夜暴富的惊喜中迷失了自我的陈哥回过神来,努力让自己说话的声音显得不那么兴奋激动,试探性地问道:“那…如果找到那件东西,极光商会……”

    “自然会给出难以想象的丰厚报酬。”岳霖的笑越发阴森,“就是,一般人对这份报酬恐怕是有命拿没命花。”

    “这样珍贵的物件,极光商会绝对不会容许有一丁点泄密。就算是我们找到了,也不能现在去拿,得联系总部的人让总部的人过来确认。所有见过那东西的人,恐怕都得死。”

    五位玩家的脸一下就白了。

    岳霖就像没看见一样:“我的诚意想必各位已经看到了吧。你们提供情报,我们一起合作,极光商会的奖励我也不会少了你们的。如此一本万利的买卖,各位应该不会有所犹豫吧?”

    坐在最左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男生,吓的声音都颤了:“陈哥,我们该不会是遇上什么连环任务或者隐藏任务或者必死任务了吧?”

    陈哥的脸色也不好看,厉声道:“别在npc面前露马脚,上次在商场里偷东西被机器人拿枪追了六条街的事就忘了吗?”

    长发女生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对岳霖道:“不好意思于先生,我们可能需要商量一下。”

    岳霖对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既然开始正大光明的大声密谋。

    “陈哥怎么办?我们一开始以为从那个玩家手里得来的图纸是个宝贝,没想到现在变成了烫手山芋,要是让对面的npc知道图纸在我们手里,他们会不会现在就把我们杀了?”短发女生最藏不住事,已经开始慌了。

    “慌什么?图纸在我背包里放着,那群npc又看不见,搜身也搜不着,只要我们不说谁知道?”陈哥比短发女生冷静得多。

    “要不我们假意和这群npc合作,晚上直接跑吧。小五会撬锁,之前我和他还有其他玩家在荒星被人抓了锁屋子里,就是撬锁出去的。”

    “我觉得可以。”小五连身附和。

    “不,我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长发女生撇了岳霖几人一眼,“你们仔细想想,从游戏开始到现在,我们遇见了多少玩家,又死了多少玩家。”

    “饿死的,被警察抓的,被npc骗的,死在竞技场里的。我们为什么从荒星跑到中心星域,又从中心星域跑到这里来,不就是因为听说牧星不受联邦管控,商业繁荣,基础建设差,觉得有机会才来的吗?”

    “我说句难听点的话,这个游戏玩到现在还没有自杀退出去的,谁不是为了前十的奖金?蔚蓝星上的限时任务我们没有遇到,技能没有领悟,就连装备我们也没有捡到几件,现在机遇就摆在面前。”

    “跑?遇到危险就跑,哪里没有遇到危险?是荒星不危险,还是偏远星球不危险,还是中心星域不危险?富贵险中求,这些npc就差把奖励递到你嘴边了,这个时候你不争取你去跑,那还不如直接自杀离开游戏来的痛快。”

    “黄绮你别给我在这站着说话不腰疼!”提要跑的玩家当场脸色就变了,“你不就是仗着自己原先是学医的懂一点包扎,能比我们多分辨出一些药物吗?你和你妹就是两个水货!”

    “你们俩不就是运气好刷在了一个安全的新手村,偷溜上飞船没被发现。到了中心星域之后又遇上陈哥抱上大腿了,这一路上才安全无忧的,偷东西都不用自己亲自去没被npc追杀过。你以为你是谁呀?做决定的时候轮得到你发言吗?还什么富贵险中求,有那个能耐你自己去求啊,别搭上我们。”

    “你!”短发女生气得想跳起来理论。

    “行了!”陈哥怒道,“ npc还在对面坐着,你们就在这理吵,不想活了是不是?胡瑙,你上次右腿被npc打了一枪,如果不是黄绮找到了有效的过期药给你包扎,你早就死了,道歉。”

    “对面的npc又听不懂。”胡瑙装作没听见陈哥后半句话。

    陈哥也不多提:“黄绮说的有道理,我看对面的npc对我们没有很大的恶意,可以试着假意合作。反正我们这边也有他们需要的情报,只要我们不露马脚,这些npc应该不会对我们出手。牧星是个好地方,在这里呆着比其他星球都要安全。牧星边上就是混乱星球,上面全都是星盗,我们飞船的雷达坏了,也没有地图,如果冒冒然往外跑,要是到了混乱星球上才是真的死定了。”

    就在这时候,臭肉突然推门而入,大声道:“于老师,我刚刚检查过了,后厨的只要蔬菜都不是很新鲜。我让他们先上肉菜,我监督他们去进新的新鲜蔬菜。”

    岳霖对臭肉摆摆手:“去吧,别耽误太久。”

    “好的,于老师。”

    待臭肉走后,岳霖道:“我原先的助教,叫我于老师叫习惯了,一直没改过来。”

    “各位,讨论好了吗?意下如何呀?”

    争论声戛然而止。

    陈哥不顾胡瑙的脸色,道:“当然,我们很乐意和您合作。”

    “那可真是太好了。”听完他们讨论全程的岳霖非常放心,“合作愉快!”

    一顿饭吃完,蔬菜也没能上上来。也不知道臭肉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最后陆嫣点的那几道蔬菜全都打包带回去成了臭肉的晚餐。

    吃饭的过程中,陈哥非常含糊的说了些听起来很有用,但实际上无法提供任何帮助的小情报。

    比如说他们去过蔚蓝星,恰好就在岳霖几人离开后的几天,甚至还遇到了从蔚蓝星军校逃出来但是身受重伤的玩家。

    黄绮用过期药物给那名玩家进行了简单治疗和包扎,奈何他生命值实在太低,最终还是一命呜呼。死前那名玩家为了报答黄绮和陈哥,把蔚蓝星军校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他得到的图纸也一并送出。

    当然,这绝非陈哥告诉岳霖的版本。

    这是岳霖自己猜到的。

    吃完饭后岳霖和陈哥约定好,他们的这边一旦有新的发现或者想起来其它有用的情报,就到这家餐馆的窗边坐着,岳霖会派小弟24小时蹲点。

    离开餐馆后,左柯终于解放了嘴巴。

    “好家伙,听你们在那里说一堆有的没的的话差点没把我困死。你们知道我最开始的时候憋哈欠憋得有多辛苦吗?我差点眼泪都出来了。下次你们即兴发挥演戏,能不能给我安排一点重要的角色,天天当小弟连话都说不了,这有什么好演的?”左柯开始报复性说话,“不是我说,对面那5个除了那个陈哥和黄绮其他的真不咋地。”

    “黄绮是医疗兵诶。”陆嫣接话,“她居然能认得垃圾桶里的过期药品,这点和岳霖认识图纸很像的,而且她认识的东西比岳霖有用多了。”

    岳霖:?

    这也能拉踩?

    “人也很聪明。”卢陵表示肯定。

    “得想个办法把她给挖过来。”左柯表示他已经物色好新团员了。

    “是得挖过来。”岳霖表示肯定。

    “我早就想知道竞技场卖的那些药品到底有什么区别了。”岳霖,左柯,陆嫣异口同声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