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无敌从吸收情绪开始 > 第458章 情况紧急

第458章 情况紧急

 热门推荐:
    “凶什么凶……”王蓉不满的小声说话,但还是走了出去,带上房门。

    “觉得丢人,觉得会被人看不起。”刘震端着粥,淡淡的道。

    当年,他也受过很大的打击,双腿被断掉,他彻底绝望了,心如死灰,他想绝食自杀,要不是老族长帮助他,给他买来一双假腿,他早就自杀了。

    比起他当日的打击,刘江这打击并不算什么,但还是要处理好,老族长说过,十五六岁的少年,是自尊心最强的,也是最为敏感的,要是搞不好,就真的一蹶不振,颓废堕落了。

    刘江闭上眼睛,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只有成为强者,才可能堂堂正正站在南宫仙儿的面前,南宫仙儿才会瞧得起你,你才有可能让南宫仙儿后悔。”刘震淡淡的说着,激刘江重拾斗志。

    当年,老族长就是这么激他的,老族长说,身残志坚,只要努力,就能堂堂正正,站在她的面前。

    然后仅是三年时间,他心中的恨意便已经消散了七七八八了,甚至都记不起她的脸了。

    有一天,老族长给他买了一个瘸腿的漂亮媳妇,他竟然很开心。

    到了后来,甚至觉得挺幸福。

    铁匠铺有刘家这个大招牌,没人敢闹事,而且有家族族人照拂,生意还算可以,能解决一家温饱,偶尔还能给刘宇买一支淬体灵液。

    现在刘宇十三岁已是黑铁七星武者,日子很有盼头。

    “真正的男人,不是永远不摔跤的,而是哪里摔倒就能在哪里爬起来的。”刘震继续说道,“城主韩江韩大人,小时候资质也很差,被人瞧不起,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抛弃,还差点被打死,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成为黑金武者,当初抛弃他的女人跪在地上抱着她的腿,请求做他的妻子,但韩江大人一巴掌就把她扇了个披头散发,然后转身离去,你好好努力,谁说没有可能成为黑金武者,等你成为黑金武者,南宫仙儿她还敢瞧不上你。”

    刘震用勺子舀起着妖兽肉的递到他嘴边,“张开嘴。”。

    刘江张开嘴,吃下一口妖兽肉粥,然后闭上眼睛慢慢咀嚼着,妖兽肉粥好好吃啊,舌头都要化掉了,他都舍不得咽下。

    家里,只有他弟弟刘宇才有妖兽肉粥喝,他每次,都只能干巴巴的望着。

    看着刘江这幅模样,刘震一滞,随后有些愧疚。

    一口气喝了两大碗,刘江再一次沉沉睡去,睡梦中,还意犹未尽的咂巴着嘴。

    看着刘江睡梦中还眨巴嘴,刘震呆了半晌,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几年,什么好东西都紧着刘宇,他对刘江的关爱太少了。

    ……

    第二天,刘江感觉自己已经没有事情了,就去了主家。

    但因为筋脉太过细小,疼痛格外的剧烈。

    刘泽上前,伸手搭在刘江后心,注入温和的灵力,帮助刘江控制那狂暴药力。

    刘江这才长松一口气,引导着热流,一个周天一个周天的转运着。

    热流将他细小的经脉撕裂,然后瞬息之间又修复,慢慢的,刘江绣花针一般细小的经脉变得差不多有牙签一般粗细,经脉的韧性也是强大了不少。

    刘江睁开眼睛,感受着身体内的异样,异常惊喜的瞪大了眼睛,激动的全身颤抖。

    他吸收炼化天地灵气的速度,提升了足足一倍。

    足足一倍,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他修炼一个时辰,能抵得上往日两个时辰。

    这个时候,一股恶臭弥漫开来,他忽然注意到身体之上有一层黑色的油脂一般的东西,腥臭难耐。

    “你这小子,排出这么多杂质,看来这次收获不错。”刘泽淡淡的道,“刘肖,你带刘江去洗漱一下。”

    “多谢族长。”刘江一躬到底,刚刚要不是族长帮忙,这一次绝对不可能取得这么好的效果,甚至还有可能将筋脉彻底撕裂,造成永久性的伤害。

    族长这么厉害一个人物,亲自为他护法,帮他炼化洗髓丹,这让他感觉格外的荣幸,同时打心眼里感激。

    他终于知道,自己父亲母亲还有刘家族人,为何如此爱戴族长了。

    “小家伙,好好努力,争取成为白银甚至黄金级强者,为家族效力。”刘泽鼓励道。

    “族长,我一定努力,我要成为黑金级武者,为家族效力。”十四岁的少年激动的说道。

    刘泽听的一愣,刘江虽然吃了洗髓丹,资质提升了足足一倍,但因为底子太差,翻了一倍也并没有多强,只能算中等偏下的水准,青铜级差不多就极限了,想成为白银级都难上加难。

    不过,年轻人,就得有志气,有梦想。

    刘泽脸色一下子认真了起来,上前拍着刘江肩膀很认真说道,“有志气,有志者事竟成,我等你成为黑金级武者。”

    “是。”听着刘泽的话,十四岁的的少年震声开口,激动的不行。

    “好,去洗漱干净,回去以后好好努力,用实际行动告诉世人,你刘江是天才。”

    刘泽拍着刘江的肩膀说道。

    “请问,你有什么事?”负责看大门的壮硕大汉沉声询问,他丝毫没有因为刘江穿着寒碜而有所鄙视,显示出很好的素质。

    “我叫刘江,震西铁匠铺的,我找族长有事情。”刘江说道。

    闻言,几人上下打量了刘江几眼,刘家有八大支脉,族人很多,他们看刘江有一点眼熟,却并不认识,不过刘江这个名字,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族长带人亲自去了南宫家一趟,带回两颗洗髓丹,就是因为刘江。

    族长吩咐过,刘江来了就带过去。

    “小肖,带刘江去见族长。”壮硕大汉开口,大门内走出一个穿着青衣青袍的小厮,对着刘江说,“请跟我来。”

    “嗯。”刘江上前,跟着小厮走进大门。

    “你暂且在客房等等,我去禀报一声。”小厮将刘江带到一个客房,说道

    “嗯。”十四岁的少年激动不已,然后跟着刘肖去洗漱。

    “呵呵,这小家伙。”等刘江离开,刘泽乐呵呵的笑了,他想起了当年的老族长,老族长也是这么对他说的,说等他成为黑金级武者。

    但二十多年过去了,他只是黄金三星武者。

    刘泽摇摇头,随即想起了自己的一对宝贝儿女,便走到了祠堂。

    祠堂中,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坐在祠堂里面一边啃着猪蹄,一边还伤心的抽泣着,一个少年在一旁安慰着。

    刘泽在祠堂外无语摇头,然后清咳一声。

    听到熟悉的咳嗽声,两人一下子就慌了,少年一下子抢过猪蹄,然后藏到祠堂一个灵牌后面。

    两人连忙各自跪好,一本正经的抄着族规。

    “你给我记住了,故意杀害族人,是死罪,你要是敢故意杀害族人,我只能对你执死刑,以正族规。”

    刘泽声音很冷,很认真,刘兴吓的全身一颤。

    一旁,刘悦也是战战兢兢,不敢说话。

    “你们要记住,记得清清楚楚。”

    “知道了。”

    两人都郑重点头。

    看着两人战战兢兢的样子,刘泽悉心解释,“刘震的腿,是为了保护家族货物被劫匪砍断的,他是我们刘家的英雄,而不是我们的敌人,英雄残了,我们就得帮他,有人欺负他,我们就得为他出头,你们懂吗?”

    两人默然,都不说话了。

    “父亲,我不该偷那颗属于刘江洗髓丹,我受完罚就去向他道歉。”小刘悦也知道自己错了。

    “知错就改,好姑娘。”刘泽笑了,“你天赋很不错,今年过年之时,你要是能黑铁三星武者,我就奖你一颗洗髓丹,你要是达不到条件,那可就没有了。”

    “那一言为定。”刘悦伸出小手指,她对自己的天赋很自信。

    “一言为定。”刘泽伸出小手指,和刘悦勾了一下。

    “那我现在就去城西找他道歉,道完歉在回来受罚。”小刘悦提着裙子,风风火火跑出祠堂。

    “他就在澡堂子洗澡,你等一下就行。”刘泽提醒道。

    “嗯,知道了。”

    “这妮子。”刘泽无语摇头,随即看着刘兴,“好好写,族规不但要记在脑子里面,更要记在心里。”

    “嗯。”刘兴重重点头。

    “你是特殊体质,潜能强大,但只有能将全族人拧成一股绳的武者,才有机会成为下一任族长,你要是做不到,我们就只能选择其他人做下一任族长,你明白吗?”刘泽说道,刘兴天赋虽强,但性格犹如烈火,并不是族长的合适人选,刘兴要是做了族长,不但会害了全族,还会害了他自己,刘泽一次次打预防针,就是为了将来选择别人做族长时,不引起刘兴的反弹。

    “知道了。”刘兴点点头,他父亲是族长,一言九鼎,德高望重,但他却知道,他父亲真的付出了太多。

    他只想和大伯那样逍遥自在,要不是母亲一直告诉他要他做族长,他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心思。

    ……

    洗掉身上的腥臭的黑色污垢,刘江只觉得全身格外的舒爽,感觉全身的毛孔好似都打开了。

    “这是族长叫人给你准备的衣裤,你那一套已经洗不干净了。”刘肖拿着一套衣裤挂到澡堂子外面。

    “谢谢。”刘江笑着说道,族长事情考虑的太周到了。

    穿好新衣新裤,刘江走出澡堂子,晒着明媚的阳光,感觉全身格外的舒爽。

    “刘江,这一次,你可要好好的感激族长,族长为了你,甚至狠狠的揍了小姐一顿。”刘肖说道,说起族长,他腰板一下子就挺直了,一脸的敬意。

    刘江一滞,他询问道,“为我,是怎么一回事?”

    “自然是为了洗髓丹,小姐她想要洗髓丹,但族长也没有洗髓丹,今天早上她偷偷拿走了你的洗髓丹,甚至马上就要偷吃掉了,结果族长发现了,不但将洗髓丹拿走了,还将小姐屁股都打肿了。”刘肖说道。

    “你是说,小姐都没有吃过洗髓丹。”刘江呆了呆,他忽然想起那洗髓丹小小的牙印,想起那哭着跑开的小女孩。

    “洗髓丹何等稀少,每一次出现就在拍卖会上,价格高的离谱,刘家每年也才买三五颗,不过都奖了天赋强够努力的少年了,小姐有点懒,所以一直没有机会得到洗髓丹。”刘肖说道。

    闻言,刘江心中对族长刘泽的敬意,一下子翻了好几翻。

    他没想到,族长竟然会将好东西留给别人,而不是自己的子女。

    怪不得父亲母亲那么敬重族长,怪不得父亲那么放心族长,一点也不担心族长会私吞洗髓丹。

    族长刘泽,的确值得敬重。

    “那我岂不是得罪小姐了。”刘江神情忽然一滞,心中有些担忧。

    但这个时候,一个小小倩影跑了过来,她来到刘江面前,一脸的诚挚,“刘江,对不起,我不该偷你的洗髓丹,更不该偷偷咬了一口,希望你能原谅。”

    刘江一呆,看着面前可爱的小姑娘,小姑娘眼睛大大的,眼中全是诚恳。

    “父亲说了,我们是一家人,我不该打一家人的坏心思,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小姑娘又说话了。

    “没事没事去啦去啦看手机我就,”刘江连忙摇头,他有些局促,甚至有些紧张。

    他根本想象不到,族长千金,竟然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向他道谦。

    “谢谢你能原谅我。”小姑娘眉开眼笑,竟然很开心的样子,最后蹦蹦跳跳的走了。

    刘江看着小姑娘离开的身影,心中忽然对刘家升起浓浓的归属感。

    他终于知道,父亲母亲说起家族之时,为何那般的自豪。

    他喜欢这个家族。

    他喜欢这个族长。

    这样的家族,让人心安。

    和刘肖又说了几句话,刘江直接出了刘府,穿梭在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上。

    灵江城作为仙灵宗管辖下的大型城市之一,人气相当的不错,虽然烈日炎炎,但大街上行人络绎不绝。

    有一些武者,甚至带着自己的签约魂兽,在大街上逛游。

    一些小商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

    “上古遗迹里挖出的功法卷轴,便宜卖了,只需十金币。”

    “上好的紫叶兰草,吞服可淬炼身体,便宜买咯。”

    “刚刚捉到的青狼幼崽,一个只需二十金币。”

    他从来没有想到,事情居然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