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569、王宝的动作

0569、王宝的动作

 热门推荐:
    “马sir,o记不够证据起诉王宝,最多扣留他48小时……”

    “不要管o记,那与我们无关!”马军一摆手道,“再说今天我们的目标不是王宝,而是卓子强!”

    “可是我们去哪儿找卓子强?”手下头疼地道,“毫无头绪啊马sir!”

    “怎么可能毫无头绪?”马军哑然失笑,“只要王宝一动起来,没头绪也有头绪了。”

    手下不明所以,但干脆放弃思考。

    反正有智勇双全的超级警察马sir在,有什么好想的?听话就对了。

    二十分钟后,王宝被押送回警局。

    紧跟着,震动全港的事情发生了!

    数万古惑仔游街,港岛二十三个警区所有警署,同时遭到了古惑仔的冲击!

    全港一片哗然!

    一哥震怒,港督震怒,六大家族震怒!

    这是又是一件港岛前所未有的恶性治安事件,谁也没想到,前些日子还跟警方并肩作战,维护治安的王宝社团,今天竟如此大规模冲击警队。

    难以置信的是,市民们在忧虑治安问题的同时,有不少发出的声音是在埋怨警队,有人觉得警队“过河拆桥”很卑鄙,有人认为警队不考虑后果贸然抓人很愚蠢。

    几万个古惑仔同时行动,放眼整个港岛,也只有王宝有这样的号召力。

    把王宝带回警署的陈国忠感受到了如山压力,警署一楼已经完全被古惑仔“占领”了,警察们在楼梯口构筑防线,才阻止了人头攒动的古惑仔们攻上二楼的办公区域。

    几十个警察要同时面对几千个古惑仔!

    最要命的是,每家警署都要面对这样的恶劣情况。

    这个时候别说抓人了,稍微有点火星子,都有可能引发流血冲突。

    没人敢乱来,没人敢强硬!

    所有人都在火药桶上保持着克制,等待着上级的指示。

    “放人!”在接连被顶头上司、o记总警司以及警队一哥打来电话臭骂后,陈国忠不甘作出决定。

    陈国忠想抓王宝已经到了一种魔怔的程度,所以他才这么容易被马军利用。

    这次的抓捕,本就是先斩后奏,剑走偏锋,如今捅出这么大篓子,他一个小小督察,怎么可能顶得住?

    他的手下们也很不甘,因为他们觉得有四十八小时时间,足够他们找到王宝犯罪的证据。

    但现在,他们却不得不放人。

    “要想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陈国忠安慰手下,“他这次搞这么大,以后再港岛没有他立足之地了。”

    警方觉得释放了王宝就会消靡这场动乱,但他们却没想到,王宝是他们想抓就抓,想放就放的吗?

    “让港督到这里来跟我说话!”面对陈国忠,王宝冷笑着道,“他亲自来请我,我还要想想要不要给他这个面子。”

    “王宝,你不要太过分!”一个警察怒喝。

    “你们根本就没资格跟我说话!”王宝不屑,干脆闭目养神。

    陈国忠深深看了王宝一眼,转身就走。

    很快,警队一哥知道了这个消息,他直接做出了第一个决定:“陈国忠,你被停职了!”

    这件事总有人要负责,始作俑者陈国忠,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牺牲者。

    篓子是他捅出来的,黑锅自然有他来背。

    很快,有更高身份的警队高层去面见王宝,甚至还有港府高层官员电话劝说,但均无济于事,王宝似乎铁了心要大闹一场。

    什么“平安百日”,什么“最安全城市”,这个城市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眼看都要在这场浩大的动荡中付诸东流,成为国际笑话,这个时候无论是港督还是警队一哥都慌了。

    这么大规模的对峙,如果真的引发流血冲突,必然是石破天惊!

    一旦如此,港督的威望必定大受打击,新上任的警队一哥也必然首当其冲。

    即使是王宝也没想到,牵一发而动全身,他这么做居然会产生这么巨大严重的影响。

    要知道他最初的目的,不过是把动静搞大点,一方面混淆视听,另一方面最好让马军迫于压力不得不放弃追杀卓子强。

    可现在,王宝不这么想了!

    他突然发现,他做这件事产生的后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满足于仅仅帮卓子强脱困了。

    他突然发现,他完全可以借这个机会,搞定马军!

    想到这一点,王宝的心思顿时变得活泛起来。

    另一边,警察总部cib办公区。

    马军正在有条不紊发号施令:“汇报十七个目标人物的具体方位,要快!”

    所谓十七个目标人物,就是王宝手下的十七个座馆头目,这些人的电话全被马军监听了。

    只要他们手机开着机,马军就能随时掌握他们动向!

    “二号目标,定位在湾仔警署……五号目标,定位在跑马地警署……”

    手下迅速汇报,这些头目的位置几乎全部都被定位在警署里,或者警署附近。

    想想也正常,王宝搞出这么大阵仗,这些做头目的,岂能不亲临现场控制局面?

    但却有一个人例外。

    “十四号目标,人在大角咀嘉善街南华捷运公司……”

    砰!

    马军一拍桌子站起来:“就是他了!”

    马军推测,卓子强有极大可能跟这个十四号目标在一起。

    他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因为他已经知道王宝会制造动静掩护卓子强,现在也已经知道王宝掩护的动作是指挥小弟们冲击各大警署,这么大的动作,王宝手下头头脑脑都参加了。

    唯独这个十四号目标没参加——那么这家伙干嘛去了?

    很有可能,王宝给这家伙分配的任务,就是保护卓子强。

    这个推测,是有很大概率的。

    但万一不是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排除一个错误答案,马军想得很开。

    但这次的行动,马军知道,他没有帮手。

    因为如此风雨飘摇之际,他的所有手下早被警队一哥要求全部全副武装待命,随时准备镇压流血冲突。

    在这种时候他想要抓捕卓子强,警队一哥能允许他这么做,已经是对他格外特许了。

    “你留在这里,和弟兄们随时待命,我一个人去抓卓子强,足够了。”马军也是艺高人胆大,很自信地吩咐手下。

    “头儿,王宝搞出这么大阵仗,肯定有所图谋,我觉得这时候是不是把卓子强的事情先放一放,毕竟他威胁不大……”手下劝谏道。

    马军笑了笑:“你觉得王宝有什么图谋?”

    手下微微犹豫,道:“头儿你公开宣布要把十大贼王绳之於法,他会不会对你不利?”

    “我巴不得他对我不利呢。”马军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道,“待命吧!”

    说罢,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苏乙等人也获悉了王宝的大动作。

    “王宝优势太大了!”陈一元有些感慨和震撼,“手下几万古惑仔,谁想动他都得掂量掂量。不过他这么做,应该不止是为了保护卓子强吧?搞出这么大阵仗,我觉得王宝肯定另有所图。”

    苏乙却不这么看,他道:“如果王宝只掩护卓子强的话,这步棋虽然有些浪费资源,但也算不错,只要他们够聪明,卓子强这局基本稳了。”

    “但王宝要是还有其他计划,比如针对马军的话,那他就太傻了,我怕他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弄巧成拙。”

    陈一元有些诧异:“现在全港岛都不希望王宝的人失控乱起来,这时候王宝说什么港府只怕都会答应他,他这是以势压人,根本无解的。怎么渣哥你还不看好王宝?”

    “人在最得意的时候,往往是危险最大的时候。”苏乙眼神微眯。

    陈一元歪歪脑袋,显然不认可苏乙的话。

    “渣哥不打算插一手吗?”陈一元问道,“我觉得王宝这次就算搞不死马军,也能让他焦头烂额脱层皮,也许这是搞定马军最好的机会。”

    “算了吧。”苏乙果断摇头,“王宝这个人不靠谱,我不看好他,我宁愿放弃这个机会,也不想以身犯险。”

    “我看不到这件事有多大风险。”陈一元很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摇头,他诚恳看着苏乙,“渣哥,会不会是你对王宝这个人成见太深了?就因为他管不住封于修,所以他干什么你都觉得他不行?我觉得就凭他前段时间洗白的举措,加上捧红封于修的手段,足以说明这个人是很有手腕的。”

    “如果他只是管不住封于修,我现在说不定真会趁机出手。”苏乙笑呵呵道,“但我不看好这个人,不只是因为他的能力,而是因为他的性格。”

    “性格?”陈一元不解。

    “对,性格。”苏乙点头,“他之前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

    “为了结盟啊。”陈一元脱口道,但随即反应过来,恍然道:“明白了!他不该在这个时候给你打电话请求结盟的。他在马军即将找上他的时候给渣哥你打电话,只能说明他胆怯了。”

    “胆怯也没什么。”苏乙笑了笑,“但跟我电话打完以后,他又不胆怯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这个人在凭情绪做事……”陈一元彻底明白了苏乙的意思。

    “是呀,他有些想一出是一出。”苏乙叹了口气,“他给我的感觉是,上个厕所的工夫都可能改变自己的人生观,这种人太不稳定了,太容易头脑发热。我不否认他是有想法的,做事也是有能力的,但他的缺陷也很明显。所以,凡是他能做主的事情,我绝不会参与,免得受到牵连。”

    陈一元想了半天,对苏乙竖起大拇指:“渣哥,这回我对你真服了。”

    砰砰砰砰……

    大角咀嘉善街南华捷运公司,马军驱车暴力撞开这家公司的前院大门,立刻有人朝他开枪。

    马军没有客气,果断开枪还击。

    对方都是古惑仔,虽然火力很猛,但对马军来说,只是看着吓人,对他造成的精神压力远远大于实际压力。

    他躲在车里开枪点射,几乎一枪一个。频率不高,但在超高精准度下,最先绷不住的反倒是古惑仔们。

    他们惊慌后撤,临走前还扔出几枚手雷来。

    轰轰……

    把院子里的水泥地崩出两个大坑,连马军的毛都没挨到。

    马军果断下车追击。

    一路追击,留下一路尸体。

    他一路杀过去,打空了五个弹夹,有惊无险,直接杀通关了。

    用枪指着残血的boss,马军却深深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没有看到卓子强,只看到这个十四号目标。

    “卓子强呢?”马军开门见山问道。

    “噗!”这头目恶狠狠吐了口唾沫,差点吐到马军脸上。

    “有种杀了我啊,淦泥酿!嘿嘿!”这家伙很嚣张。

    砰!

    马军果断开枪,一枪爆头。

    “打死你就是一份报告的事情,蠢货……”马军嘟囔着转身,看也不看身后倒在血泊里的尸体。

    既然卓子强不在这儿,那就说明他最初的推测是错的——

    也不算是错的,因为他只推了第一层,说不定人家在第五层。

    但不管卓子强在第几层,马军都有办法一层层找到这家伙,知道把他揪出来。

    他正要给留在cib的手下打电话,想从别的线索入手继续查,顺便找人来这里收尾。

    但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竟率先响了起来。

    一看号码,竟是一哥打来的。

    出事了?

    马军不敢怠慢,急忙接起了电话。

    “sir,我是马军!”

    “阿军,王宝这次闹得很大,搞得我们太被动了!现在全世界都在盯着港岛,绝对不能出事,所以我们只能暂时答应王宝的条件……”

    马军一怔。

    他猜到了几分,但仍有些不可置信,确认道:“sir,你给我打电话的意思是,王宝提出的条件,跟我有关?”

    “没错。”一哥略带歉意道,“王宝向我提供了一些你暴力执法、违规杀害嫌犯的证据,他要求我们立刻对外界宣布,将你开除警队,并且永不录用,并且要把这次的黑锅栽到你头上,他要我们承认,是你指示陈国忠违规抓捕他的,目的是为了敲诈他……只有这样,他才肯吩咐他的手下解散,离开各大警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