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敬我为神明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暗中出城

第五百四十二章 暗中出城

 热门推荐:
    国王寝房门口,大臣们等候于此,彼此交头接耳,纷纷猜测珀修斯为何突然召见奇诺,从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出,有些人心里应该有了答案。

    二十多分钟后,门开了,奇诺从里面走了出来,顺手把门带上,优美的微笑唇一如既往上扬,让人看不透那副微笑面具下的内心。

    斯汀主动迎了上来,小声问道:“国王陛下和你说了什么?”

    奇诺耸了耸肩:“就像你们猜测的那样,丹雨城的事落到我手上了。”

    人群隐隐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显然,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丹雨城是一块烫手山芋,落到谁手里谁倒霉,一时间竟有不少人露出了怜悯之色。

    当然了,这类怜悯分两种。

    有些人是在怜悯奇诺,为他接到这种进退两难的任务感到忧愁。

    也有些人是怜悯丹雨城民众,不敢想象薄暮死神驾临后,他们会被怎样对待。

    斯汀叹了一声气,拍拍奇诺的肩,沉声说:“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只要我力所能及,任何事都可以。”

    奇诺想了想,说:“嗯,有一件事你可以帮我。”

    斯汀:“请说。”

    奇诺:“派出你手下速度最快的翼兽骑兵,帮我向薄暮城传达军令,告死军团即刻向丹雨城集结。”

    此话一出,流露怜悯神情的人更多了。

    斯汀是明事理的人,大是大非分得清楚,没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很快,他挑选了一名骑技最娴熟的翼兽骑兵,带着奇诺的亲笔调令从王城出发,星夜赶往薄暮城。

    相比王城,薄暮城离丹雨城比较近,算上集结军队的时间差,奇诺今天出发,到时候刚好能和告死军团在丹雨城外会师。

    奇诺在王城办完所需的手续,收拾好行装,时间已是入夜,他让仆人们把东西运上马车,自己也坐了上去。

    他此行并没有携带太多东西,也没东西可带,之前的一波三折已经把王宫中的存粮耗空了,无力再筹粮给丹雨城,他这次去很明显就是执行杀令的。

    执行杀令要带什么东西?带上杀戮用的刀就够了。

    运完行李,奇诺去厨房随手拿了一罐糖,准备在路上吃,他走过马车旁边时,眼瞳突然侧移看向装着行李的后车厢,却没什么多余的反应,默默坐到了马车前方。

    车夫刚打算启程,却只听奇诺说道:“你回去吧,我自己驾车就行。”

    车夫愣了一下,赶忙说:“大人,去丹雨城路途遥远,您自己驾车太累了。”

    “回去吧。”奇诺没解释什么,顺手给了车夫两枚银月作犒赏。

    奇诺态度这么干脆,车夫也拗不过他,只能收下银月对奇诺道谢,下车离去。

    奇诺驾着马车离开王城,沿途关卡早已收到王令,对他无条件放行,所以一路上通行无阻,没有遭到任何盘查。

    出了王城,马车驶上大道,奇诺拿出从公馆带出来的那罐糖,往自己嘴里送了一颗,然后反手打开连接马车后厢的窗口,将糖罐往后一递:“吃吗?”

    沉默无声,只有骏马奔腾和车轮旋转的声音。

    “咚咚。”奇诺用罐子在窗边敲了两下,以作示意。

    不多时,一只小手伸出来接过糖罐,洛娜汗颜的声音随之传来:“额你什么时候发现的索兰,给,一起吃。”

    奇诺叹了一声气,语气有些无奈:“洛娜,下次藏身的时候,不要在怀里揣风干肉,尤其是宫廷大厨烤出来的,隔着好几米都能闻到香味。”

    “嘿嘿”洛娜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从后面递上来一块风干肉,“来,你也吃点。”

    奇诺接过风干肉小口吃着,淡淡地说:“回去吧?现在还没出城多远,返回去也就一时半会。”

    “别!别别别”索兰黛尔急忙凑上前,小脑袋都快从窗口挤出来了,哀求道,“不要赶我们回去带我们去丹雨城好不好”

    奇诺耸了耸肩:“你去了有什么用呢?”

    索兰黛尔低着头,眼中泛起些许泪光,幽幽地说:“自从丹雨城出了事,我这几天觉都睡不好每次想到自己在王宫大鱼大肉,但与此同时又有那么多人连一口粮食的吃不上,我心中都会充满愧疚”

    “为了丹雨城,安德烈哥哥病倒了,波顿哥哥也出了事。还有父王,虽然他从来不在我面前报忧,但我能看到他的精神一天天憔悴下去,每次他对我强颜欢笑,我都感觉心里紧紧的,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帮他分担一点。”

    “所以,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带我一起去丹雨城,我在王宫真的是一天也待不住了”

    奇诺:“还是那个问题,你去了又有什么用?你既没有安德烈那样的名望,也没有波顿那样的兵马大权,不过是个出身高贵的小孩罢了,你要拿什么去拯救丹雨城?更何况,那里的情况已经不是人力所能挽回。”

    索兰黛尔沉默了很久,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低声说:“诺,你去了丹雨城如果民众不配和你推行政令,你会把他们杀掉吗?”

    奇诺反问:“你觉得,你父王为什么不派别人,一定要派我?”

    索兰黛尔紧咬下唇,声音不禁发颤:“如果我能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你能不能别杀人?”

    奇诺:“就是因为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我才接到了这个命令。”

    索兰黛尔伸出手抓住奇诺的衣袖,语气很坚决:“如果我能做到呢?如果!”

    奇诺侧目看了她一眼,默默地说:“如果能,我当然也希望有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

    这倒不是奇诺的客套话,他又不是什么以屠城为乐的变态,动刀子本来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可以,他当然希望能更好地解决这件事,这样对王国好,对自己也好。

    索兰黛尔听后松了一口气,重重点头:“那就不要赶我们走,带我们去丹雨城至少让我试一试,不要一点希望都不给我。”

    可能是怕奇诺有顾虑,索兰黛尔专门补充道:“我和你约定,抵达丹雨城以后,我可以单独行动,不占用你的精力和资源。如果如果我没能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我也绝对不会阻拦你,不会让你为难。”

    奇诺望向远方的夜幕,不禁神秘地眯着眼:“也好,那就带你去看看最真实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