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从红月开始 > 第七百五十章 老院长的第二位助手(三更)

第七百五十章 老院长的第二位助手(三更)

 热门推荐:
    在陆辛喊出了这个名字时,小酒馆里,气氛忽然变得压抑。

    老保安哪怕早就做好了准备,但听到了这称呼,身体还是微微绷紧。

    “孙老师?你……”

    就连八号,也猛得抬头起头来,目光死死的落在了老保安的脸上。

    过了片刻,他眼睛里的老保安模样,忽然出现了隐约的变化,与另外一个人重叠。

    忽然之间,他想起了这个人的身份,瞳孔更是快速收缩。

    实际上,之前在红月亮小学,这位老保安拿着霰弹枪出现,指在了自己脸上,怒斥自己小时候的自己时,他就已经有了一种异常的熟悉感。感觉这人可能是自己之前见过的。。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更惊人。

    他被这些事情占据了所有的思维,所以才一直没顾得上想这些。

    直到此时,陆辛忽然点明了他的身份。

    “其实,我早就认出你了……”

    陆辛看着老保安,平静的说着。

    过往的记忆里,其实无数次的出现过他,只是每一次,他都躲在了记忆的角落里。

    “现在想想,我早就认出了你。”

    “当初我第一次跟小鹿老师回孤儿院时,就已经认出了在她那里做保安的你。”

    “只不过,那时我只能强迫自己不认识你。”

    “否则的话,以我当时的状态来看,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控制住自己,不杀了你。”

    “不好意思,孙钟孙老师,或者我该称呼你为……孙助理?”

    “……”

    小小的饭馆里,犹如降下了一个霹雳。

    老保安在听到了这个久违的称呼时,猛得抬头看向了陆辛,但旋即又垂下了眼睑。

    “是……是吗?”

    过了好久,他才勉强的笑了一下,道:“我还以为,是我的能力,起到了作用……”

    看着他脸上的苦笑,陆辛平静的心里,也缓缓荡起了波澜。

    ……

    ……

    曾经的孤儿院院长王景云,有两位助手。

    一位是陈勋,后来成为了黑台桌神秘组织的成员,并且在水牛城,进行了一桩“造神”的禁忌实验。这个人被自己找到,为记忆里的妹妹复了仇,并且从他手中找回了小十九。

    另外一位,便叫作孙钟。

    他其实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守在了小鹿老师,做一位忠诚的老保安。

    或许他也是一个能力者,他可以让人记不起自己曾经的身份。

    但自己真的是记不起他曾经的样子吗?

    无数次与这位老保安亲近又生疏的交流,以及每次都想把他最喜爱的东西拔个精光……

    或许,这本来就是种下意识的举动……

    毕竟,如今善良的老保安,曾经也是老院长身边的刽子手。

    “你……”

    八号知道了老保安身份的一刻,猛得睁开了眼睛,哪怕如此疲惫状态下,他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只不过,旋即他又将目光投向了此时的陆辛,因为感觉有些不明白……

    既然陆辛早就认出了他,又为什么要一直留着他?

    陆辛没有发火,甚至在说出了老保安身份时,表面也非常的平静。

    过了一会,他才慢慢的看着老保安,轻声道:“我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顿了顿,又指了下自己的脑袋,道:“尤其是我的身上。”

    “呼……”

    老保安,或者说孙钟教授,也长长的吁了口气。

    他的脸上,并没有太过惊讶与恐惧的表情,似乎是因为他已经做好了准备的缘故。

    然后坦然看向了陆辛的眼睛:“其实我了解到的真相也不多。”

    “但我可以确定一点,你身上发生的变化,与红月研究院第一代研究员的计划有关。”

    “……”

    陆辛听着他的话,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八号则更是挑了下眉梢,似乎他想到的事情,比陆辛还要多。

    “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也都已经想起来了。”

    孙钟教授看着陆辛,轻声道:“很多事情,都是从那一场失控的实验开始的。”

    “计划失控之后,院长暂时离开,去养伤,也要想办法挽回损坏的实验体。”

    “我留了下来,负责收尾,并抹去一些不必要的痕迹。”

    “当时受到了重伤,脊椎都被打断的小鹿,也是当时的我救下来的。”

    “……”

    微微顿了顿,他才再次慢慢的开口,低声道:“我当时最重要的任务,一是抹去在当时那种混乱的形势之下,这一场剧烈的爆炸引发的各方面势力的关注,另一个任务,就是要找到当时已经失控的你,但结果并不顺利,你当时的行踪,并不难找,但无人能带你回来。”

    “我前后安排了几支武装,都忽然失去了消息。”

    “再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以一种极度扭曲的姿态死去,脸上带着僵硬的恐惧。”

    “我真的,真的很难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

    “……”

    “……”

    老保安慢慢的说着,声音也微微颤抖,看着陆辛与八号,低声道:“现在,我不是想说些什么,为当初的自己赎罪,也不是为了取得你们的同情,我只是告诉你们当时发生的事。”

    “我一直在追随王教授,我认为他是拯救这个世界唯一的希望。”

    “所以,哪怕他做下了决定,要带着我们脱离研究院的掌控时,我也义无反顾的追随他。”

    “他,但是,在我跟着他出来之后,见到了他的那些实验,见到他为了达成目标,越来越疯狂,见到了那些可怜的孩子,躺在了实验室的床上,面朝天花板小声哭泣的样子……”

    他的声音似乎也微微颤了一下:“我开始感觉信念在动摇。”

    “说真的,这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善良。”

    “我在跟随王教授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接受一切的心理准备。”

    “但是,在真的看到时,却还是感觉到了内心受强烈的冲击。”

    “我这才发现,自己之前做的心理建设,一点用也没有。”

    “我每天都感觉害怕,像是在油锅里煎熬一样害怕。”

    “但我仍然做不出决定,也做不出改变,直到那件事的发生。”

    “那些惨烈的画面,以及扭曲的建筑废墟,像是忽然打开了我的内心……”

    “我终于向自己承认,我做的事情有多么残忍……”

    “……”

    “……”

    老保安的脸上,出现了极度痛苦与挣扎的表情,仿佛又回到了面对内心的时候。

    但是,他在努力的将这种情绪隐藏。

    他似乎不想让陆辛和八号,认为这是自己为了减轻罪孽,而故意作出来的虚假忏悔。

    而陆辛与八号,同样也只是在小桌旁边静静的坐着。

    他们能够听懂老保安的话,但身为经历过当初的人,却还不至于为这样的话而感觉动容。安慰的话同样也说不出口,只能这么静静的坐在了对面,听着老保安将这些事情讲了出来。

    老保安也微微沉顿了片刻,仿佛在调整情绪,然后慢慢的说道:

    “当时,我几乎已经无人可用,失控的‘暴君’已经迷茫的离开,怎么找也找不到,而我自己,又已经处于崩溃的状态,所以,当时的我,几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动力……”

    “但我没想到,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就在我打算什么都放弃的时候,我一回头……”

    “……就看到了‘暴君’在我的面前。”

    “……”

    说到了这里时,他猛得抬头看向了陆辛,声音似乎都有些异样:“那是刚刚造成了一切惨剧的‘暴君’,是被激活了精神层面的力量,可以将一切扭曲,并且彻底抹去的‘暴君’。”

    “现在的我,无法向你们形容,当时的我内心里有多恐惧。”

    “但是……”

    “但是当时的我,居然没有第一时间逃走。”

    “那种状态下,我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我们释放出了怪物……”

    “我们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最大的威胁……”

    “我不知道‘暴君’为什么回来,但我心里却生出了一个从来没有过的想法。”

    “我将一枚大威力的电浆弹藏在怀里,准备将他也一起带走……”

    “……”

    听到了这里时,八号的脸上,也忍不住生出了一抹奇怪的表情,看向了陆辛。

    陆辛只是沉默的坐在了那里,对老保安讲述的一切并没有反应。便如老保安在讲述中提到他时,没有用第二人称,只是用‘暴君’来代替,陆辛似乎也只是在听另外一个人的故事。

    他对结果都不怎么关心。

    “但是……”

    老保安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他顿了一顿,平淡的语调里,似乎多了一点离奇:

    “当我鼓起了这辈子最大的勇气,走到了他的面前时……”

    “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里,没有那种恐怖的暴虐,反而有种小孩子的惊慌……”

    “他的眼睛里流着泪水,抬头问我……”

    “老师,我们的家哪去了?”

    “……”

    “……”

    小酒馆里,气氛再度变得沉默,而且有种挥之不去的绝望与悲伤。

    青港的主城里,未建成的楼旁,保姆小队远远的看着坐在了楼沿上的娃娃,想劝她回去休息,但娃娃没有听到她们的劝说,只是默默的坐在楼沿,似乎陷在了久远的回忆里。

    嘴角,慢慢的,有小女孩似的幸福微笑生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