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用阵法补天地 > 七百七十一章、我……我想哥哥了

七百七十一章、我……我想哥哥了

 热门推荐:
    第七百七十一章、我……我想哥哥了

    褚佑薇沉重的叹了口气,并没有开口解释太多,想到今夜之事的种种片段,不禁暗自懊恼。

    只怨自己生的命苦吧!

    比起自己的亲弟弟联合外人意图侵辱自己一事,褚佑薇心中更为难受的是自己遭受毒手后所表现出的那番行径。

    明明有着婚约在身,却同一个陌生的男子那般亲密,还做出了那么多羞耻的事情。

    这让内心无比贞洁封建的她,断然难以接受和面对。

    此番心生寻死之念,除了对亲弟弟心灰意冷外,更多的还是无法面对自己的不忠与不洁,想要以死赎罪。

    林小婉握着褚佑薇的手,见后者不愿多说,下意识的朝其涌去一道灵气,并暗暗牵引至下腹的某处神秘幽谷,感应着那里的状态。

    “小婉!”褚佑薇愣神间怨怨的瞪了眼林小婉,脸颊上随之涌现一抹绯红。

    林小婉庆幸的松了口气,“薇薇姐,你没被欺负嘛,我感应过了,还是完整的呀?”

    褚佑薇闻言脸色通红,轻声道:“还没到你想的那步。”

    林小婉慷慨的拍了拍褚佑薇的手,满是天真的开口安慰道:“只要还是完整的,其他的就都不算事儿”

    “薇薇姐,你就这样想,就当是被地痞流氓揩了油,占了便宜,别太往心里去。”

    “可是……”褚佑薇欲言又止,脸色变得十分复杂,内心乱成了一团。

    沉默片刻,终还是决定找个人倾述一番,否则独自憋在心中实在太痛苦和难受了。

    “小婉,”褚佑薇沉重的开口:“下面我说的那些,你若心中有气,也觉得我对不起你哥的话,你就狠狠的打我两下出出气吧。”

    林小婉一愣,意识到事情或许比自己预料的还要严重,当即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褚佑薇有意省略了弟弟和洛天福联手一事,在不改变整件事走向的前提下,应林小婉所听所闻,造了一个莫须有的歹人出来。

    称自己同褚佑仁一起赴洛天福宴请,于宴会结束后被歹人下了毒手,只字没提自己那时候所看到的洛天福和褚佑仁的邪笑嘴脸。

    褚佑薇出于为家族考虑,无奈隐下了二人的可耻行径。

    林小婉本就没经历过太多的尔虞我诈,当下对于褚佑薇的陈述深信无疑,听到后者被歹人所害,身中厉害的情欲之毒时,一颗心也随之紧张了起来。

    “后来呢?”林小婉凝重的询问:“微微姐,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是洛家二公子救得你吗?”

    褚佑薇脸色一凝,听到洛天福之名后,只觉浑身都不自在和厌恶。

    若非碍于家中长辈的缘故,她断然是不会私下同这种好色之人接触的。

    因为弟弟褚佑仁的再三恳求,褚佑薇甚至一度忍下了心中的不满,已经答应委身嫁给洛天福了。

    却怎么也没想到后者连短短时日都等不及,竟联合褚佑仁欲对自己行那般无耻之事。

    褚佑仁如此不仁不义,不顾亲情的行径虽然让得褚佑薇心寒失望,但她却不会也不能将之丑事公布于众。

    不管是碍于洛家的权势,还是为了褚家的颜面,她都唯有选择隐忍,独自承受这一切。

    “是被一名路过的陌生男子所救。”

    褚佑薇将与陆风的相遇,改成了在宴会后的胡同口。

    接着又道:“今夜我虽未被那歹人占便宜,却同救我的那男子有着不少过当的亲密举止,险些还主动失身给了人家,实在是无颜再面对你哥了。”

    林小婉连忙安慰:“薇薇姐,这事怎么能怪你呢,分明都是那歹人的错,你才五行境的实力,且又未经人事,贸然给你投下那么恐怖的情欲剧毒,这如何能承受得住嘛。”

    见褚佑薇脸色依旧百般愧色,林小婉进一步安慰道:“要是我哥还活着,哪天真的回来了,也定不会为此责怪你分毫的。”

    提及哥哥,林小婉的脸上忍不住涌现几分悲伤,眼眶也随之湿润了几分。

    “若是哥哥没去那次历练……”林小婉只觉鼻尖一酸,“微微姐,若哥哥还在,你们现在应该已经完婚了吧,你也应该已经真正的成为我的嫂子了吧。”

    林小婉悲从心来,忍不住扑入了褚佑薇的怀抱,放声大哭了起来。

    “薇薇姐我……我想哥哥了。”

    褚佑薇本已恢复一些的心绪,因为林小婉的缘故,眼眶亦是再一次湿润了起来。

    “薇薇姐,我哥会不会也已经死了啊?会不会同那一批进入地玄域的其他人一样,也死在了夜羽剑主的剑下了呀?”

    褚佑薇沉默了一瞬,很不自信的安慰道:“你不是说你哥同孙泽光那群人品性不同吗?那自然不会与他们同流合污的,即是如此,那夜羽剑主也非滥杀无辜之辈,断不会杀害你哥。”

    林小婉有些难过道:“哥哥那次历练前,家中长辈有过交代,让他若是有机会便同孙泽光那群人接近接近,为将来管理家族累积自己的人脉,哥哥临走前十分认真的应了下来,我担心哥哥因此而受到了夜羽剑主的牵连。”

    “你哥他……”褚佑薇本想出声安慰,但到嘴的话却因内心的沉重再难吐出半字。

    不过林小婉还是意会到了褚佑薇想要表达的意思,泪痕斑驳的脸上强硬的挤出一丝苦涩的微笑,“薇薇姐,我知道的,哥哥他应该……是再也回不来了。”

    “若还活着,以他那般顾家和疼我的性子,断然不会忍心三年多不回来的,也绝做不出拖累你三年这等不人道的事情。”

    “薇薇姐”林小婉收起哽咽,泛着泪花的眼眸中,透出坚定的目光,“薇薇姐,回头我出面,帮着哥哥同你的婚姻解除了吧,若遇良人……薇薇姐,你便嫁了吧。”

    褚佑薇神色复杂的僵在原地。

    “薇薇姐,我知道的,你家中也一直反对着你同哥哥的婚事。”

    林小婉的声音再度呜咽了起来,“今夜,应该便是你家中安排的去见洛家二公子吧。”

    “好了,此事不要再提了

    ,”褚佑薇脸色一沉,“家中长辈确实有撮合我与洛天福的心思,但今夜的他让我很是失望,今后无论如何都不会再与他有任何瓜葛和联系,家中长辈若再相逼,我便唯有一死了之了。”

    林小婉连忙拦阻道:“可不许那样!……薇薇姐,你不过才见过我哥数面,还是在年幼孩童之时,真的没必要为了那时的一纸婚约,而误了自己终身啊。”

    “而且……我们林家如今的权势地位已大不如前,即使我哥还活着,回来了,恐怕褚家也决然不会答应你与哥哥这门亲事了。”

    “唉,回去吧,”褚佑薇不愿再这话题多加纠缠。

    对于林力云,褚佑薇确实没有多少感情,顶多算是发小一般的存在,自打十多岁后便再也没见过面,即使存着好感,也只是儿时的情谊,并非儿女私情。

    褚佑薇父亲和林力云父亲再世的时候,曾是生死之交,两家在那个时代来往也最为亲密,褚佑薇和林力云也是自婴儿时期,便被双方父母撮合定下的娃娃亲。

    对于这门亲事,褚佑薇从未有过反对,也从不会主动坚持。

    对她而言,保守的内心下,为女子者终将有嫁人的一天,反正并无心上人,嫁谁都一样,秉承先父遗愿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这些年来,林力云虽下落不明,生死未知,但褚佑薇却一直拿他当着借口,推掉了无数上门提亲的婚事。

    但如今,她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怕是很难在坚持和拖延下去了。

    今夜是洛天福,下一次又不知道会是谁。

    褚佑薇只觉内心苦涩至极,未来一片茫然无措,明明是无数人羡慕的世家小姐,却总有一种无处安身的孤独感。

    ……

    陆风并没有继续听褚佑薇二人的对话,待林小婉找上褚佑薇后不久他便离开了那里。

    如若不然,他定当能听到‘林力云’这个名字。

    君满楼,甲字七号房。

    陆风同黄贺娄和毕空净二人交代完一些事情后,在二人的护卫下开始入定修行起来,清除着体内绝阳散残留的余毒。

    一夜悄然而逝。

    花灯会在即,玄金城比之往日热闹了许多,多了不少负责装饰打点花灯会所需的人员,以及自周边九州八城陆续赶来的摊贩。

    白天,陆风仍旧待在君满楼中,余毒已尽数清理干净,转而开始修行起了自驭兽庄庄主那得来的‘刨羲御龙诀’。

    陆风原本对这般控制人的手段兴致并不大,但想到秦朝瑟之流,单是靠着一重把柄在手,恐不大稳妥。

    今后再遇上这般情形,有着这套功法在手,可以更万无一失些,即使抛开了把柄,亦能起到相同的效果。

    常人修行这套刨羲御龙诀,恐怕需要三年五载才能初窥门道。

    但陆风却不然,有着修行极星衍空决的基础在,对于‘以气凝纹’一道本就耳熟于心,如今在极星衍空决上的造诣更是达到了,在液体上附着衍空纹的层次,区区以气凝纹并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