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金币即是正义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冲线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冲线

 热门推荐:
    蔷薇稍稍清了一下喉咙,缓缓说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如果用更加通俗易懂的话来说的话……我在那辆车上,感知到了我们花妖精祖辈的力量。”

    爱丽儿的眉头略微一皱:“这可算不上什么通俗易懂的话,有没有更加精确一点的形容。”

    这位花妖精代首领再次想了想之后,稍稍呼出一口气,说道:“我并不想说的太过具体。因为太过具体的东西我也不是非常确定。但……如果一定要打一个比喻的话,那我就是在那辆赛车里面,感受到了至少五百年前的花妖精之力。而你应该知道,我们花妖精可以锻造一些在你们人类看来,威力十分强大的……武器。”

    妖精之剑?妖精之弓?还是妖精之铠?

    不得不承认,当蔷薇终于将这些话说出来的时候,爱丽儿的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当年在妖精之森里面,整个花妖精族群一起铸造的妖精装备着实让人鱼之歌吃了不少的苦头。并且那个时候人鱼之歌可以说完全拿这些妖精装备没有办法,甚至是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

    而现在,这名花妖精的代首领竟然说,现在在鹈鹕城内,出现了差不多五百年前的花妖精所铸造的武器装备?!

    感受着心中那种惴惴不安的心脏炸裂声,爱丽儿强忍着不让脸上出现太大的情绪变化,而只是如同胸有成竹一般地轻轻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原来如此,你们妖精一族的装备啊……虽然说的确是比较少见,但如果是五百年前的话,那也就是说是你们以前的同伴制作出来的喽?相比起你们之前铸造的……威力怎么样?”

    装作漫不尽心,爱丽儿随口问了一句。

    对此,蔷薇脸上那股始终存在的清冷笑容却是就此消失,就连她那漂亮的眉头都为之皱了起来:“我……不确定。”

    爱丽儿耸耸肩,笑道:“不确定?啊,那就是没有多么了不起的吧。”

    蔷薇:“我所说的不确定的意思是,我不能确定那股妖精之力究竟会比我们之前铸造的强上多少。爱丽儿会长,虽然你一直都在保持冷静,但是你不用在我们花妖精面前强撑着。你背上都流冷汗了。”

    爱丽儿一愣,猛地回头,只见两只花妖精现在正盘旋在自己的后背,紧盯着自己的脖子看。

    见到这一幕,爱丽儿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她立刻一甩手,说道:“什么冷汗?我实在是太热了!哎呀呀,这个天气真的是好热啊!嗯……换言之,那个雷霆军的参赛选手佩戴有五百年前的妖精武器是不是?这么看来,这个人还挺有实力的嘛!竟然能够长时间佩戴而不会被妖精武器吸走所有的生命力。”

    一旁漂浮着的芭菲倒是摊开双手,一副十分确凿地说道:“这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一定是从以前的花妖精姐姐那边偷走了这些装备。实在是太可恶了!啊!会长,最近我们城市里面开始闹小偷,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小偷啊?”

    忌廉则是连忙摆手,说道:“别乱说话,这个人可是雷霆军的人,随随便便污蔑雷霆军的人是小偷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说着,忌廉转向爱丽儿,说道:“会长,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处理这个雷霆军的人?”

    爱丽儿捏着下巴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抬起头来看着忌廉,问道:“从你这个鹈鹕城治安官长官的角度来看,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忌廉微微一愣,但随即就进入角色,沉思片刻之后,点头说道:“先不管这个人究竟和花妖精之间有什么关系,但是既然能够拥有妖精装备,不管他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但能够随身携带那就意味着他的实力不弱。这样的人我们需要让他时刻保持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才行。”

    当下,他就像是打定主意似的点了点头,说道:“在不知道他参加比赛的目的究竟是单纯为了奖金还是其他原因的情况下,我建议我们最好一路将他保送至决赛圈,不要在比赛初期就将他淘汰。”

    “他没有淘汰,就会一直参加接下来的比赛。而只要他愿意参加比赛,我们作为这场比赛的主办方就有足够的机会接触他,了解他。同时也可以控制他的行动。”

    “但如果我们事先淘汰了他,那么我们就不再有足够的理由去接触他。现在正是我们人鱼之歌最为忙碌的时刻,让这么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在我们监管不到的时候在城里面乱跑,实在不是一个好主意。”

    爱丽儿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

    忌廉应声,随即离去。

    看着这名治安长官离开,旁边的布莱德却是一脸天真地问道:“会长, 这不是……正经比赛吗?我们难道还能够控制谁赢谁输?我们又不能上场比赛。”

    在这方面,爱丽儿实在是不太忍心在布莱德的面前把话说透了。所以也就只能随意地敷衍了几句,让他以为所谓的让谁赢就是给谁多喊两声加油呢。

    可是真的要说起来,这样的大型比赛里面,尤其是人鱼之歌

    主办的大型赛事,如果人鱼之歌的签约赛车手没有获得一个理想的名次的话,那主办方的脸往哪搁?

    所以说,尽管所有人都觉的这场比赛应该是公平的。而总体上应该也算是公平的,但爱丽儿并不介意在糯米参赛的时候稍稍提高一点她的胜率。

    至于具体怎么做?那就太简单了。

    从最基础的在赛道上做手脚,到高级一点的和那些赛车手背后的赞助商谈一谈,甚至每一次跑圈之后的维护工程方面都可以进行各种程度的手脚,方法可以说多得是。甚至比赛开始起来之后爱丽儿也不介意使用一点小小的手段让某些选手获得一些“不起眼”的优势。

    当然,这种方法有一定的风险。那就是一旦被人发现,那么自己这个主办方可就信誉扫地了。所以在可以的情况下,爱丽儿还是希望能够用实力来进行这一次的比赛。

    而现在……

    场上的局面,可以说是已经完全由“实力”所引领了。

    嗖——!

    勇者的赛车再一次地冲过了终点线。而且,又是贴着赛道的边缘,距离圣骑士酥塔远远的位置冲了过去。

    在这样的距离当然可以保证尽量安全,尽管每次冲终点线的时候都需要贴边,但是这辆赛车还是已经领先了其他赛车差不多十秒左右的距离。看起来,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车内,甜酒酪把脑袋探出车窗,看着身后那迅速远去的酥塔的身影,随后才缩回脑袋。

    她瘫坐在座位上,双手却显得有些不太舒服似的不断地揉捏着手指,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前面正在开车的林克透过反光镜瞥见了后座上的甜酒酪,一边抓着方向盘,一边说道:“不要那么沮丧。你是公主,之前并没有经历过严苛的锻炼,也不需要经历多么严苛的锻炼。所以你的总体实力比那名圣骑士弱是理所当然的。我看得出来,那个圣骑士肯定每天都在努力精进自己,锻炼自己的技艺。这种事情不是你想一下子追上就追上的。”

    甜酒酪听到林克的这些看似“安慰”的话语,心中却还是有些不爽,开口说道:“你说的倒是轻巧。那是因为你很强,所以才总是用这种口吻来安慰弱者的吗?”

    “呵,很强?”林克抓着方向盘,嘴角却是喷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我就算再强,也不是打从一开始就能够变强的。我也遇到过好几次碰到打不过的对手,然后只能灰溜溜地逃走的情况。”

    这下子,倒是让甜酒酪显得有些意外了:“你?逃走?一名勇者在遇到打不赢的对手的时候会灰溜溜地逃走?你可别骗我了。要不就是你撒谎在安慰我,要不你就不配被称之为勇者。”

    被甜酒酪这么一说,前面的林克刚开始还想张开嘴说两句,但是随后,他就放弃,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随即就转移了话题:“今天这场赢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人鱼之歌内的许多公会成员都不是你能对付的存在,一个圣骑士就已经让你那么麻烦了。你还非要赢下所有比赛之后才肯走吗?呵,这样赢下去,我觉得也没多大意思。”

    就像是被戳中了心事似的,甜酒酪的拳头猛地捏紧,咬了咬牙,说道:“你……你什么意思!”

    林克连忙摆手:“不,我没有什么意思。尊敬的公主殿下,我只是告诉你事实罢了。在这个事情上,有些事情是咬咬牙能够做到的。但是有些事情是不管怎么努力都做不到的。我真的不觉得你继续依靠这种方法赢下去究竟有多大的意义。啊,希望你不要以为我是在故意激你,我是真心的。这种胜利的方法有这么一次就够了,如果再多来几次,不仅与你的荣誉无关,反而会让你更加脸上挂不住面子的。”

    从林克的话语中,甜酒酪听得出来这真的不是什么激将法,而是这个勇者在确确实实地认为自己真的赢不了,是一个弱者。

    自己很弱吗?

    这段时间以来,甜酒酪也的确一直砸问自己这个问题。

    在皇宫内的时候,除了她那位已经回去遥远彼方国家的师父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单对单的战斗中战胜自己。哪怕是包括那些圣殿骑士。

    这让甜酒酪有过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不过,在和人鱼之歌的成员一起前往猎凶座帝国,一直到回来之后,她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弱小。

    自己真的很弱……弱的就好像以前的事情都是在开玩笑一样。

    即便她觉得自己在鹈鹕城的这段时间里面经过各种各样的锻炼已经变强了不少,对“气”的掌控也有了一个新的提升。只是这样的提升似乎仅仅等于从原本仅仅会十以内的加减法,变成会二十以内的加减法一样。

    尤其是在现在真正面对一名全力以赴的圣骑士之后,她是真的彻头彻尾地明白了自己究竟弱小在什么地方。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重。

    所以,因为弱小,现在就必须要躲避吗?

    似乎……的确没有错啊。

    …

    …

    …………

    ………………

    但是……

    但是!

    但是,当赛车又一次地绕了回来,当她转过头,看到工作区内人鱼之歌的成员正在忙碌,看着那个人鱼之歌的会长现在正在紧皱眉头地规划着什么的时候,甜酒酪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了一些领悟。

    自己真的弱小吗?

    如果自己真的弱小的话,那么理所应当比自己还要弱的那个人鱼之歌会长, 为什么可以有如此强大的眼神?她的眼睛里面似乎绝对不会有软弱与逃避的概念,似乎面对任何问题都能够去解决一样。

    甚至于,她似乎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有所把握,都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才是最合适的。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真的知道她是那么的弱的话,恐怕甜酒酪只会将这样的性格凝聚在一个强大的战士,或是崇高的魔法师的身上吧?

    所以……

    “呼……”

    甜酒酪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呼出,再睁开。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已经装备好指套的双拳,缓缓道——

    “现在是第几圈了?”

    前面的林克漫不经心地回应了一句:“第48圈了,还有两圈我们就赢了。这赛车还真好玩,以后我就开车旅行吧,也不用骑马了。”

    甜酒酪可没有心思去管林克的喃喃自语,她只是缓缓举起自己的拳头,张开,再次捏紧。

    回想起第一战,她面对的是人鱼之歌中最弱的两个成员之一,组装师特斯拉。

    即便是面对如此弱的对手,但她还是差点着了道。

    如果说第一战教会了她什么东西的话,那就是在面对明显的弱者的时候,也绝对不要忘记“谨慎”。

    谨慎……?这和长公主的身份还真是不相符合,也实在是不符合甜酒酪的性格。但是现在,她却要自己必须牢牢记住这一点——谨慎。

    那么,在这里的第二战教会她的,那一定就是逃避……

    在面对无可匹敌的对手的时候,一定要逃避,不能正面上去。一定要确保自己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哪怕这个胜利来的并不怎么光荣……

    “放——屁——!”

    突如其来的咒骂声,让前面的林克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车子。他好不容易稳住车身,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原本高高在上的长公主,现在竟然成了一个会开口骂脏话的泼妇了?!

    逃避或许的确有用……但是甜酒酪确信,这第二战索要教导给她的绝对不是逃避!

    而是……

    林克:“喂,你不想赢了?!”

    而是……勇气!

    眼看着比赛进入最后一圈,林克的赛车遥遥领先,甚至已经快要追上前面最后一辆赛车的时候,震惊所有人的一幕就在此出现了!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个长公主要依靠林克的车子安安稳稳地拿下这场比赛的时候,她竟然推开车门,再次一个翻身跳上了车顶!

    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所有人都是在片刻的惊讶之后,随即发出一阵响彻天空的欢呼!

    迎着扑面而来的狂风,甜酒酪稳稳地压在车顶上,捏紧拳头。看起来,她似乎是打算在比赛进入最后一圈的时候直面自己的挑战!

    看到这一幕,一直都站在天鹅堡最高层观战区观战的达克不由得心中一喜,紧紧地捏住了自己的胳膊。他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会长……谢谢你……谢谢你教会了她什么叫做勇气……”

    而在工作区内,爱丽儿这边还看不到那边已经站起来的甜酒酪,只是突然听到观众们的一片欢呼声,心中一愣,还以为有人冲线了。可等到她来到赛道边缘查看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那辆赛车现在已经准备向着终点线冲刺了。

    “来了来了!各位观众!原本以为会以这种十分无聊的方式收场的人鱼之歌挑战赛,甜酒酪·碧蓝选手在最后一圈的时候选择直面挑战!她再次回到了车顶,看起来是准备用这最后一圈的冲刺为自己的战斗画上一个休止符!”

    解说区内,可可已经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甚至已经站起来,一只脚跨在台子上开始大声呼喊。她的声音穿过人群的欢呼声,传递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现在,林克的赛车已经过了最后一个弯道,正在向着终点线冲刺!此时此刻,所有的观众也都是站了起来,他们大声欢呼,大声叫嚷,高举着双手。

    而那原本在终点线前等着的酥塔,嘴角却也是微微一笑,她弯下身,从塔盾内拿出一个头盔,恭恭敬敬地戴上。随后再次举起手中的骑士剑,以最为完备的姿态面对那正面向着自己冲过来的对手。

    “你确定不要从旁边绕过去吗?!”

    林克大喊一声。

    “不需要!给我从正面冲过去!”

    咬着牙,怀揣着心中对力量的恐惧以及对勇气的渴望,甜酒酪,大声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