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赤心巡天 > 第五十八章 祸斗

第五十八章 祸斗

 热门推荐:
    “你说他们完全消失了气息,那为什么不可能是他们被夔牛杀死了呢?”左光殊问道。

    月禅师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道:“死亡并不能抹除所有的痕迹。”

    对于月禅师的这句话,姜望的确深有体会。

    但让没有太多生死经历的左光殊来理解,显然又太困难了些。

    尽管他如此聪颖。

    姜望想了想,出声问道:“禅师能否从现场痕迹判断出来,夔牛与那人的战斗胜负?”

    月禅师语气平淡:“胜负要看你如何定义了。夔牛显然是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但那个人也成功脱身了。”

    屈舜华也很好奇:“不知道那个人做了什么,才会让夔牛这么坚持不懈地追杀呢?”

    “恐怕只有那个人才知道了。”月禅师道。

    姜望默默地分析着红妆镜所映照的细节,他好像捕捉到了一点熟悉的感觉,可是又缺乏确定性的证据。

    正在思虑间,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他正要开口。

    月禅师已经先一步喊道:“有未知的危险靠近,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一行人立即转向,跟在月禅师之后,往夔牛痕迹最淡的方位疾飞。

    都是一方天骄,哪怕年龄最小的左光殊,也只是缺了些生死经历。只是短暂地相处,就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战斗默契。

    月禅师在最前方指路,左光殊屈舜华一左一右,姜望提剑断后。

    这样的一支队伍,哪怕是面对蠃鱼那样的神临层次异兽,也应该能撑个几回合才是。

    而若只是单纯的逃避危险,他们都有相当的信心。

    但四人组成的强大战队,只疾飞了不到三里地就停下。

    不得不停下。

    在视野范围里,出现了一群通体黑毛的犬类异兽。

    它们仅看外表,甚至与一般的狗没有什么区别。唯独在毛发上有一些特殊的光泽,却也不很明显,要极仔细才能看到。

    哪怕成群结队,看起来也并不很凶悍。但那淡漠的眸光,竟然看得人心底有些发冷。

    很显然,即使是以在屈舜华看来此次山海境队伍里最强的信息捕捉能力,月禅师也未能带着他们避开这场“围猎”。

    这群异兽是有智慧的。

    月禅师和屈舜华都第一时间摆出了十足的戒备姿态,明显都非常清楚这些异兽的来历。左光殊则悄声提醒姜望:“这是祸斗,乃不详之兽。”

    能冠以不详之名的异兽,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

    但最可怕的地方在于……

    它们竟然越聚越多。

    空中、海面、甚至海底……密密麻麻,不知何时靠近、不知何时聚集,在彻底现出形迹的此刻,就已经将四人完全包围起来。

    而且始终有新的祸斗加入战团。

    这是一群有战术、有配合、懂得打埋伏的异兽!

    这一点,远比强大的战力和凶残的习性更令人畏惧。

    月禅师伸出他带着黄铜光泽的手,往前一按。

    金光耀开,仿佛极乐世界的虚影,一闪而逝。

    一个蜷缩的身影在金光之中舒展,化为两丈余的护法神将。

    轰然降临!

    此神将马首人身,头顶独角。

    虬结的筋肉中金光暗敛,手持拨火棍,有一种难言的威严。

    张嘴一声叱,美妙的音韵流动于空中。

    但未有血液奔流声,也未有神魂气息存在。

    显然又是一尊机关傀儡。

    机关紧那罗!

    佛门传说里的音乐之神。

    这声音在姜望的耳朵里,有一种近乎于道的美感。

    若能经常听闻,想必可以补益声闻之道。

    而在那群祸斗异兽的耳中,此声显然极具威势和压迫力。正当机关紧那罗之前的那群祸斗,在这声叱之下,都齐齐后撤了几步。

    但很快又重新稳住了阵脚。

    这个整队的速度,已经可以比拟精锐军队了。

    显然在这群祸斗之中,还有王者存在。那位祸斗之王,必然具备相当的智慧,牢牢掌控着兽群。同时极擅隐蔽。

    至少此刻姜望根本看不出它藏身何处。

    同样是成群结队,比起姜望和左光殊早先遇到的那群黄贝,这群祸斗显然要强大得多,此时的局势,也比那时候凶险得多。

    屈舜华掐诀举于身前。

    青色的流风绕身而旋,这旋风眨眼间便已扩大,那样狂暴凶狠地扩张开去。

    此时此刻,高贵美丽如她,成了风暴之眼。

    恐怖的暴风向内包裹保护着四人,向外肆虐整个祸斗之群。

    在暴风的内围。

    左光殊双手一抬,瞬间召出九条水龙,绕众人而游。

    龙吟四起,极见威慑。

    唯独姜望静止不动,手握红妆镜,眸转赤红,他要第一时间找出这群祸斗的首领。

    祸斗的数量太多,仅凭目前的应对是绝对不够的,唯有第一时间杀死祸斗首领,才有逃生的可能。

    在屈舜华的控制下,狂暴的飓风首先与祸斗兽群接触。算是这支队伍的第一次攻击试探。

    令人恐惧的事情发生了

    这群祸斗黑色的毛发在飓风中被卷得如野草伏地,紧紧贴着骨架,可这群祸斗本身,却纹丝不动!

    毛发上那种特殊的、隐在流动的光泽,似乎在某个意志的主导下,聚拢了祸斗群的力量。

    让它们得以抵抗风暴。

    全部只以冷冽的眸光,瞧着它们包围圈里的猎物。

    屈舜华这样一门强大的甲等上品道术,竟然半点作用也无!

    月禅师立即跟上攻击。

    机关紧那罗直接跃升而起,无所畏惧地冲进祸斗兽群,手中拨火棍几乎把空气都砸碎了,也轻而易举砸碎了一排祸斗异兽的脑袋。

    但那些死掉的祸斗,没有哪一头发出半声惨叫,全部死在撕咬机关紧那罗的路上。

    且在鲜血与白骨之后……

    是更多更狂暴的祸斗扑了上来,只在三息不到的时间里,就将高达两丈余的机关紧那罗覆盖。

    你还能看到祸斗群中挤出来的金光,还能听到声声音韵,感受得到那根拨火棍挥击的威风,清楚那尊机关紧那罗的挣扎

    但它显然再不可能有其它的作为了。

    左光殊操纵着的九条水龙,亦向着四面冲击。但只杀死祸斗不过数十只,就已经被撕碎,还归于水。

    显然易见的是,这群祸斗对道术有很强的克制能力。在此基础上,它们又有如此精妙的配合、如此恐怖的数量……简直是术法强者的噩梦!

    灰袍覆身的月禅师,于此时张口诵曰:“啊、阿、夏、萨、嘛、哈!”

    每一声出,则有天地共振。

    此乃六道金刚咒,是普度众生之法咒。

    那陷在祸斗群里的机关紧那罗,身上金光暴涨数十丈,几乎将覆盖它的祸斗全部掀翻!

    但立即又再次被覆盖。

    祸斗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密密麻麻,几乎铺满了视线所及的地方。

    也不知它们是从何处聚来,又怎么做到的悄无声息地合围!

    月禅师紧急加持机关紧那罗也未获功成,直接双掌合十,仰首望天。

    这一刻面纱被风卷开,露出一张严肃的、同样带有黄铜光泽的女性脸庞。

    算不上美丽,也绝不能称之为丑陋。

    很正常,很普通,且有一种令人惭愧的庄严。

    声曰:“我为佛时,当诛一切魔!”

    轰隆隆!

    天空无电光,但轰声如雷响。

    万道金光好似撕破天穹而来,从天而降一个直径数百丈的巨大神轮,如山岳一般,重重砸落祸斗群中。

    道术,八宝诛魔法!

    此为其中一宝,镇以神轮。

    密密麻麻的祸斗群,也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空白。

    一时死伤难计。

    此等威势……这是超品层次的道术了!

    作为洗月庵的高徒,月禅师一直展示的是糅合释墨的傀儡术,其实还是以墨家力量为本,倒是第一次展现单属于佛门的战力。

    果然不同凡响。

    但也……仅止于此。

    祸斗的数量太多太多,甚至在更远处,还有源源不断的祸斗冲来,仿佛整个山海境的祸斗,都汇集到了此地。

    八宝诛魔法制造的那一块空白,顷刻就被铺满。

    甚至于有数不清的祸斗冲向天穹,撕咬向那耀眼的金光,竟然将八宝诛魔法剩下的攻击,生生堵死在天穹!

    不停地有祸斗的尸体在坠落。

    然而听不到一声祸斗的惨叫,看不到一只祸斗的退缩。

    它们像是一支最精锐的铁军,鲜血和死亡,只会让它们更狂躁,更凶狠。

    无论是死亡、受伤还是冲锋,它们始终一声不吭,却足能让人感受得到,它们带来痛苦的决心。

    这就是……

    会带来不详的异兽吗?

    一时之间,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祸斗扑至

    强如佛门天骄,大楚公爵之后,大齐第一天骄,也好似风中残烛,在这几乎无边无际的黑潮中,吹息可灭。

    但天骄从来胜于力,没有谁会在这些异兽前束手。

    轰!

    海波震动。

    整个海域都仿佛摇晃了一下。

    威风凛凛的骊龙,拉着华贵战车现于世间。左光殊显化河伯之身,立于这架碧荷为顶的河伯神车上。

    战甲覆身,战袍飘卷,双手大张,像在拥抱这片海洋。

    轰隆隆!

    以在场四人为圆心,直接升起了一圈水流障壁。

    障壁之中,还有水流如刀,正在疯狂切割。

    此方海域为它此刻的主宰者,筑起了厚重且凶恶的城墙!

    不许外敌侵!

    但就在下一刻……

    哗啦啦!

    这堵水之城墙,在一瞬间遭受了数以万计的攻击,顷刻归散于水中。

    难以计数的祸斗死在这堵恐怖的水墙下,尸体坠落大海。

    但有更多的祸斗冲近前来。

    屈舜华就站在左光殊的左侧,蛾眉红唇,美服华裳。在飓风道术无功后,默默观察了战场许久的她,忽而间,身放华光。

    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光芒,在她的体内耀发。

    那绚烂的光辉,覆盖着她,逐渐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华裳美人的虚影

    虽是虚影,却有着切实的、强大的气势。

    她美丽,威严,强大,圣洁。

    她心怀悲悯,却践行威严。

    正是神通,天女!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非是人间之绝色,乃是神通之天成。

    屈舜华本人双眸微闭,悬立在天女的心口处。

    分不清是她映照了这尊天女,还是这尊天女描述了她。

    美丽与美丽,交相辉映。

    “在哪里?”她问。

    月禅师随手一划,有金光成线,疾射而出,圈出了一大片区域。

    与姜望一样,她也一直在寻找祸斗首领的位置,可对方狡猾非常,始终不曾露面。即便是她,也只能锁定大概的范围。

    在这一刻,屈舜华的眼睛骤然睁开,那尊巨大的天女亦睁眸。眸光如河,尽是辉煌。

    虚影一瞬间凝成实质。

    如金铸,如光凝。

    神圣不可侵犯。

    天女双手一分,各持一柄细剑,以矫健优美的姿态直接跃出,正面扑落祸斗群。

    这尊天女高达七丈有余,于她而言的细剑,亦是长达三丈的大剑。

    祸斗的体型,却并不比寻常的犬类更高大。

    相形之下,显得如此孱弱。

    天女杀向祸斗兽群,如巨人冲击幼犬之群。

    两柄细剑交错一划,巨大的剑芒便已经在祸斗群中斩出两条巨大的沟壑来,死伤不可计数。

    这一刻,天女似神。

    屈舜华驾驭这尊天女虚影,杀进了祸斗群中!

    吼!吼!吼!

    几乎所有的祸斗,都同时发出了怒吼。

    这是它们在开战以来发出的第一声,很显然屈舜华的确找到了祸斗王兽所在!

    但与此同时,那些围攻屈舜华的祸斗,明显变得更灵动,也配合得更加精妙。一口一口,咬碎天女之辉光。

    这边屈舜华刚刚操纵天女一剑斩出,死伤一片,下一刻就有密密麻麻的祸斗扑至,死死叼住剑锋。

    剑气咆哮而出,将它们分解。

    又立即有新的祸斗咬住剑锋。

    在五息不到的时间里,金光璀璨的神圣天女,就已经被黑色毛发的祸斗攀咬在身。

    眼看着就要步那机关紧那罗的后尘六道金光咒被咬破之后,那尊机关紧那罗已经被祸斗兽群彻底咬成了碎片。

    就在此刻,一袭青衫掠过!

    姜望脚踏青云,五神通之光绕身,在密集的祸斗群中从容漫步。

    那祸斗王兽的确狡猾,紧急之下的指挥,也混合在祸斗群的齐声怒吼中。

    但在声闻仙态之下,万声皆来朝!

    它的声音也不能例外。

    如此清晰而明确,为姜望指明那祸斗王兽的方位。

    于是姜望身开天府,踏仙术青云而至,一剑老将迟暮撞生死,直抵兽群中那起来平平无奇的祸斗王兽。

    铛!

    这瞧来与其它祸斗毫无区别的王兽,在剑尖临身之前,闪电般出爪,竟似绝世刀客一般,与姜望对了一击!

    吼!

    它见再也无法隐藏,便再不隐藏。身形暴涨,约莫长有丈二,远超同类大小。尾巴尖一摇,分出三叉来。

    而同样在此刻

    一朵焰花开在高空。

    像是在描述一个开始。

    火光灿烂中,飘飘摇摇,落下无数的焰花。

    那满目的焰花聚在一处。

    叠高楼,燃飞檐,灼廊柱,焚行人……

    汇聚出一切。

    一切栩栩如生。

    一切威严无穷。

    所有人,所有祸斗,都禁不住仰头望去。

    被它的美丽、被它的威严所吸引。

    那是一座巨大的、燃烧着的城池,如从九天坠落,似为灭世而来。

    是为,焰花焚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