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的双眼变异了 > 第68章 要败了?
    枯黄木刺刺进纯元大手印大概只有一寸深,就再也无力前进。

    可是纯元大手印被枯黄木刺刺中的部位开始变枯黄,而且迅速往周围蔓延。

    纯元大手印一震,震开了枯黄木刺。

    同时白色元气爆发,纯元大手印上一片片被枯黄元气污染的部位脱离了纯元大手印。

    纯元大手印一动,直接拍向了钱进。

    啪。

    白色的纯元大手印拍在钱进身上,钱进身上原本绿油油的元气立即变得枯黄一片。

    叶欢感觉他拍中的根本就不是人体,而是一截根本就没有任何生命力的枯木,或者就是一截老树皮。

    纯元大手印这一击对钱进造成的伤害有限。

    不仅仅如此,而且纯元大手印接触到枯黄元气的地方都大片大片化作枯黄,被污染了。

    叶欢脸色一变,直接散去了纯元大手印。

    成片成片的元气化作枯黄,如同落叶般飘落。

    叶欢反应很快,可是依然损失了大量的元气,只收回了一小部分元气。

    这纯粹就是属于偷鸡不成蚀把米。

    钱进右臂如木刺,趁机刺向叶欢。

    白色元气如盾,挡住了那根枯黄木刺,自然又有一部分白色元气被污染,化作枯黄。

    脚踩绿叶,钱进身如绿光,再次迅速逼近叶欢。

    一时间风云擂上,钱进大占上风。

    前进此时就好似一个刺猬,根本就沾不得碰不得。

    叶欢元气迅速消耗,一个个窍穴迅速暗淡下去。

    聚元诀恢复元气的速度已经赶不上叶欢消耗的速度了。

    ……

    宁小蝶紧张的小脸紧巴巴的皱在一起,暗暗为师弟加油。

    其他学院也都看出了叶欢的形势不妙,如果情况持续这样下去,对叶欢将越来越不利。

    武长青紧张的看着擂台上的叶欢,看着周围那些兴奋的学员,武长青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叶欢你可要坚持住,否则我的底裤可能真不保了。

    ……

    “薛长青,我们属性武者系这枯木功如何?”

    林火笑着对薛长青道,可见心情不错。

    以林火等人的眼光不难看出来,如果叶欢破不了钱进的枯木功,叶欢落败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身如枯木,纯元大手印的攻击可很难有效果的。”

    薛长青脸色凝重的看着叶欢,根本就没有搭理林火。

    纯元大手印确实很难攻破枯木功的防御。

    如果有针对性的武技,想破枯木功其实不难,薛长青就有好几种破掉枯木功的武技。

    可是没用,他不是叶欢。

    叶欢加入元气武者系时间不长,满打满算不过四个月时间,大部分时间还要修炼纯元功,掌握的武技有限。

    之前叶欢施展出那门恢复元气的功法都已经让薛长青吃惊和意外了。

    四个月时间,纯元功,那门恢复元气的功法,还有武技纯元大手印,叶欢恐怕不可能再有精力去修炼其他武技了。

    属性武者系选择钱进来对付叶欢,恐怕也正是基于这种考虑。

    他们就是欺负叶欢没有时间掌握那么多的武技。

    ……

    风云擂上。

    叶欢的情况越发的不容乐观起来,窍穴暗淡的越来越多,这证明那些个窍穴里的元气已经消耗殆尽了。

    反观钱进,倒是有越战越勇之势,擂台上那些被枯黄元气污染的元气,有一小部分又重新被钱进吸进了体内,重复利用。

    其实枯木功也不能长时间过多的吸收枯木元气,那对钱进的身体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

    可是此时此刻钱进已经完全不在乎这些了,钱进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叶欢先是斩杀了丁家的丁海,又战胜了盛涛。

    钱进自然知道,如果他能在此刻战胜叶欢将会获得多么巨大的好处,不仅仅是属性武者系,丁家都会表示表示。

    至于长时间使用枯木功,频繁汲取枯木元气对身体造成的伤害,只要能赢了叶欢,获取的好处足以治疗好身体的创伤。

    在钱进越发主动和频繁的攻击之下,擂台上叶欢的形势越发岌岌可危起来。

    ……

    武长青瞪大了眼睛看着叶欢,脑海之中翻来覆去的就只有一句话。

    叶欢你坑我啊!

    宁小蝶更是紧张的小脸都皱了起来。

    蓝灵也是蹙着眉头看着擂台,师父应该来了吧,不会让叶欢受太重的创伤吧。

    ……

    无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这一刻许多人的注意力都在擂台上。

    蔡天也提起了精神头,好歹也干了十几年的裁判了,上一场就差点翻船,蔡天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再有几年就该退休了,绝不能让裁判生涯里出现污点。

    ……

    风云擂上。

    一百窍穴。

    二百窍穴。

    三百窍穴。

    ……

    叶欢暗淡的窍穴越来越多,身上亮着的窍穴只有七百多了。

    钱进虽然一直都在汲取枯木元气,可钱进身上窍穴亮着的也只有八百左右。

    钱进频繁主动攻击叶欢,消耗同样不小。

    嘭。

    叶欢略显慌乱的挡住了钱进又一次的攻击。

    纯元大手印散开,又一部分元气被枯木元气污染。

    枯木刺。

    钱进右臂枯黄,如一根木刺刺向叶欢。

    搁之前,叶欢要么躲避,要么用纯元大手印抵挡。

    钱进甚至做好了追击的准备。

    “休要欺人太甚。”

    叶欢脸色涨红,愤怒的道,被钱进连连追击,已经彻底磨灭了叶欢的耐心。

    恼羞成怒的叶欢,右手上闪烁着白光,一巴掌拍向钱进,只是那一拍不怎么标准,似拍似刺。

    钱进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这一点细微的区别,即使注意到了,也不怎么在意。

    钱进不仅没有躲闪,甚至脸带笑意,略显主动的把身体凑了上去。

    叶欢主动攻击,根本就破不了他的枯木身,反而只会加快自身元气消耗。

    钱进当然乐意成全叶欢。

    钱进笑了,胜利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他家大门。

    遭了。

    当叶欢愤怒的朝钱进主动攻击的时候,不少人心中都冒出了这个念头。

    被钱进连续压着打,叶欢的心乱了。

    在许多人看来,叶欢如果一直防守,和钱进耗下去,最后谁胜谁负还真不一定。

    叶欢这么一乱,等于把胜利拱手送给了钱进。

    蔡天也是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叶欢身上,一旦发现叶欢落败,就立即终止比赛。

    在所有人看来,这一场比赛叶欢要败了。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