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 第426章 春种
    【我给你留了些财产,先说好,如果我能回得来,这些就是婚后共同财产!】

    【当然,主要还是说,如果我回不来的情况。】

    方欣雨收起了笑容,除了眼前还是模糊的。

    她擦了擦眼睛继续看:【我真的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缘分跟你在一起。】

    【也不知道,就算能回来,会在什么时候。会不会又变成什么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以,就当做我再也回不来了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初恋一般成不了,我一样,余秋也一样。你也当做一样就好了。】

    【在我变成猫的日子里,先遇到了个心地不错的小子,又遇到了一个心大到肯跟猫谈恋爱的女人。】

    【其实我过得不错,总有一种作为喵星人高高在上的骄傲感。】

    【有人聊天,所以并不寂寞。】

    【吃过很多豆腐,逍遥又自在。】

    【天天睡大美人,快活似神仙。】

    【这样的经历还有谁?】

    【所以就把这当做一段奇妙的经历吧,你还有那么长的一生。】

    【你知道我一开始为什么不告诉你,你知道我多希望可以和你长相厮守。】

    【但你也要知道,我最希望的,是看到你常常笑,开朗得像太阳。】

    【经过了两辈子,这么多年,我想通了很多东西。】

    【比如说,如果我又跑到别的世界去逍遥自在,和另一个人女人打得火热,你也管不着。】

    【心里不要那么多包袱,记得自己要保重。】

    【嗯,保持重量,你现在这身材就好得很,让我很馋。】

    【偷偷告诉你,我写了不少关于咱们俩的番外剧情,不好意思给你看,免得你觉得我又渣又流氓。】

    【好了,我觉得你懂我的意思。】

    【所以就不多写了,爪子疼了。】

    【卡的密码,我改成了你常用的密码。对,你的密码我记住了,谁让我是只猫呢?以前你也不防着!】

    【其他的安排,听余秋的吧,他信得过。】

    【我只有一个要求:就算你最后要嫁人了,这些财产也只能是私房钱!】

    【爱你的时间不长,但我想我会一直记得住的。】

    【我曾住在你心里,我曾是你最天方夜谭的梦想。】

    【这够我吹的了,谢谢你,方欣雨。】

    【顾·天选神猫·言。】

    【遇到你的第921天。】

    雪渐下大,小小的房子里,是心被带走了的人。

    ……

    雷布斯以为余秋说的那边有重要的事,就是请这个赵小凯出山。

    但聊完之后,他确实佩服地说道:“看样子我也需要经常抽时间认真研究些东西!”

    赵小凯笑道:“雷总,以后还要多向你请教。”

    雷布斯摇了摇头:“反过来才对。我看余秋去那边过了一个年,跟你交流收获非常大啊,现在更加光华内敛了。”

    “雷哥,说得跟练功一样。”余秋把杯子举了起来,“祝贺我们团队又多了个高手,今年非常重要,大家加油!”

    赵小凯最后被他说动了,选择了加入进来,帮他执行将来的对外投资,以及为2013年的战略融资和将来的上市做准备。

    陈家湾的这个春节,没有了非爷的参加。

    知道非爷曾存在过的四个人,何诗和余青山还好,剩下两个人都有一个疗伤的过程。

    春节过完了,方欣雨还是决定继续留在那边。

    她说没事,反正刚刚28岁,现在也没心思,就在那边继续住着。

    何诗说那边的空气好,干脆住在那边等心荷再长大一点才回来,让余秋刚好专心忙这一段过完年事最多的时间。

    而且,还可以帮方欣雨种花。

    余秋是一个人回来的。

    赵小凯到江城来之后,带他和比特春秋的几个股东见了面,余秋还按照b轮融资的价格从预留的股权池里给他配了一些股。

    而后,他就又花了两天时间,就呆在非也文化。

    坐在原来属于他的办公室里,打开了里面那个套间的门,东西早就被余秋搬了出去。

    他想起曾经有那么多个日夜,非爷都曾在里面写着方案。

    外面工位的布局也调整过,老员工们大部分都还在,这边非爷留下的足迹最多。

    但余秋不是特意来缅怀的。

    贺方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看他站在落地窗旁,就静静走过去站在一边,然后开口道:“在想非爷吗?”

    余秋点了点头,忽然笑着说:“还记得那时我跟你说,尊敬他就完事了吗?我说碰见非爷之后就转运了。”

    “担心后面运气转坏啊?”贺方顺着话题说道。

    “怎么会呢?”余秋摇了摇头,“我们都不是三年前的小年轻了。”

    “是啊,我有儿子了,你也有女儿了。要不要定个娃娃亲?”

    余秋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你儿子长大之后怎么样?到时候让他凭本事!”

    “那你不能把女儿教得太厉害啊!这个我比不过。”

    余秋转头看了看他,只见他嘴上这么说,表情却挺自信。

    他确实有些感慨:“你说咱们长进得也挺快的吧?”

    贺方揣起了手:“开玩笑,在外头,我也是名头响当当的贺总呢!”

    拍了拍他的肩膀,余秋往办公桌后走了:“聊正事吧。跟你聊完,我就得去一下沪海了。今年非也文化这边得开始发力视频,自媒体平台这一块也会开始爆发,争取都谈一笔好资金进来。”

    贺方自信满满:“我也是有准备的!”

    他出去喊了一声,让助理把他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就在余秋的办公室里打开群策群力完善好的年度运营计划,和余秋讨论了起来。

    ……

    陈家湾还没开始转暖,但田地里已经开始有动作了。

    进入了植物种下去的第二个春天,预计今年桃花和油菜花都会开得不错。

    茶园里的茶树也高了一茬,到时候会是一景。

    而方欣雨已经专心地准备种她篱笆墙边的月季和旁边地里的向日葵了。

    初春还有一点小风,但在避风的位置,阳光晒得很舒服。

    何诗抱着小心荷坐在那边,看远处的方欣雨拿着小锄头,蹲在地里挖挖铲铲地播种。

    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她依旧是每天开开心心的样子。

    小心荷动了动脑袋,在睡梦中哼唧了一声。

    何诗轻轻地拍着襁褓,嘴里柔声哄着。

    人生际遇各不相同,她既感到幸运,又感到安心。

    因此,也越发感觉到非爷对方欣雨的深情。

    她知道非爷给方欣雨留了一封信,不知道信里写了什么内容。

    但从余秋跟她说的一些话里,那分明是最坏情况下的安排。

    所有的安排,都是希望方欣雨能走出来。

    比如余秋后来独自跟她说的,非爷其实是装作忘记了所有人。

    其实那段时间,他都还记得,却不再对谁开口说过话,只是每天在方欣雨面前装作是一只普通的猫。

    何诗想到那种情况下非爷心里的感受,就觉得难过。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在方欣雨面前,她跟余青山都没有提非爷。

    但何诗知道非爷还在方欣雨心里。

    只见她忙了一阵之后似乎有点累了,坐在院里的秋千椅上晃着,那个稻草人像是在边上扶着她。

    何诗喊道:“妈,你帮我抱一抱吧。”

    沈晴雪和林巧云一起从屋里走了出来,何诗把小心荷放在了摇篮里,就朝方欣雨那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