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种田系修仙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柳红袖(求订阅)
    “柳红袖!”

    何成笑容灿烂。

    “她怎么会过来?”

    “咱们这种小地方,她也会来么?”

    林寒惊讶问道。

    柳红袖的名声,在整个望月郡,都是如雷贯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据说她的演出,每一场都是爆满。

    前去观看的,还都是各种显贵之人。

    普通修者,想要买到一张门票,都很不容易。

    即便买到了,也都是最后排的票。

    关于柳红袖的传闻很多,说她是望月郡第一美人,让人着迷。

    尤其是,一手箫技令人神魂颠倒。

    他一直都很好奇。

    可惜,他长这么大,都没出过升仙镇,没有去过望月郡。

    即便是去了,他也舍不得花那么多场,去看柳红袖的一场演出。

    直到今日,柳红袖对他来说,都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没想到。

    这位传说中的人物,明天就要来升仙镇了。

    还要上台助阵。

    这岂不是说。

    他能和柳红袖同台表演?

    而且还是近距离,面对面,看柳红袖吹箫?

    这也太刺激了!

    “柳红袖名声确实大,一般人根本请不动她!”

    “她很有钱,又不缺钱,用钱砸要不是花很多钱,也砸不来!”

    “咱们这一场演出,一共也就五十五块左右下品灵石净收益,全都拿出来,都不一定能请到她!”

    何成笑着说道。

    连他自己,都是柳红袖的铁杆箫迷,经常买票去看柳红袖演出。

    “她这么难请,何叔你是怎么请到的?”

    林寒不由好奇问道。

    柳红袖的到来,确实是一个天大惊喜。

    哪怕他们乐队表演再差劲,只要能看到柳红袖,观众们的票钱也都够本了。

    “主要是人情吧!”

    “我托人联系上柳红袖,跟她说了此事,她听说我们乐队第一次公开表演,门票就卖得精光,一张不剩,当即答应无偿过来助阵!”

    何成满面笑容道。

    “无偿助阵?”

    “什么样的人情,能有这么大的威力?”

    林寒惊讶问道。

    “单纯靠人情,显然做不到这一步!”

    “我托人,也只是跟她有个见面说话的机会!”

    “真正能打动她的,是我们乐队的潜力,第一次公开表演,就能场馆爆满,这意味着我们将来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很顶级的乐队!”

    “名声很可能不在她之下!”

    “她现在来帮助我们做第一次公开表演的嘉宾,这将是一段佳话,一直流传下去!”

    “而且我们会欠她一个大大的人情!”

    “将来她需要助阵嘉宾的时候,我们肯定不能拒绝,有求必应!”

    “这都是人情世故!”

    “主要还是很看好我们,我们自身很优秀!”

    何成满脸自信道。

    一般刚组建的乐队,找柳红袖助阵,她肯定理都不理。

    他们这个乐队,出道就是巅峰。

    柳红袖也不敢小觑,不敢轻易得罪。

    宁欺白头翁。

    莫欺少年穷。

    他们这个乐队,就是有着无限潜力的少年。

    如非必要,轻易都不会得罪。

    “原来如此!”

    “希望有柳红袖助阵,我们能一炮而红!”

    “切莫高开低走,出道即巅峰,从此一直走下坡路!”

    林寒满脸期待道。

    “不可能!”

    “我都想好了,这一次演出,我们都卖力表演,竭尽全力,展现出我们的水平!”

    “等下一次,我们肯定就更红了,门票更好卖了!”

    “届时,说不定还能请来比柳红袖名声更大的助阵嘉宾!”

    何成笑容灿烂道。

    他对于这一切,充满了信心。

    这个乐队,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

    之前,他尝试过很多条全新路子,都是一上来就失败。

    从来没有一上来就成功过。

    这是第一次。

    只要让他上了成功的船,他就不会下去了。

    “但愿如此!”

    林寒笑着点头。

    对于这一切,他总是感觉隐隐担忧。

    出名真的就这么容易么?

    钱就真的这么好赚么?

    若真是这样的话。

    从此就火爆了,场场爆满,门票大卖。

    他还炼什么丹?

    他还种什么田?

    直接到处去表演,到处去捞钱不香么?

    可是。

    他对于表演,真的是从未涉猎过,从未上台过。

    成功真的这么容易的话。

    岂不是人人都能成功了?

    人人都想出名,都想赚大钱?

    他真担心。

    这条出名赚大钱的路子,就跟催熟灵药一样,刚开始看起来很美好。

    刚尝到一点甜头,就发现有很大的弊端,难以为继,走不下去。

    他后来也是豢养了三万条翻地灵蚯,才能继续催熟灵药。

    豢养三万条翻地灵蚯,这可是需要投入很大成本代价!

    算下来。

    催熟灵药,确实能更快得到灵药,但也就是赚个辛苦钱。

    根本没有一开始预想的那么美好,那么赚钱。

    这上台表演,很可能也是这样。

    只不过。

    现在问题还没暴露出来而已。

    何成大叔这高兴的有点早了。

    或许是。

    何成大叔一直想要组建一个乐队,期待了太久,准备了太久,现在开局就成功,又有柳红袖前来助阵,难免兴奋过头。

    这样就很难保持冷静,去担忧后果。

    “林寒,明天傍晚,我们就要上台表演了!”

    “夕阳下山的时候,你就提前过来,我们乐队完整聚集一次,提前熟络一下,上台之后更能放得开,别太拘谨!”

    何成笑着说道。

    “行!”

    “我到时提前过来!”

    林寒点头答应道。

    当即。

    他跟何成告辞一声,离开何府。

    还没走到何府大门外,就听到凉亭里传来的阵阵破锣般的歌声。

    “这乐队真的能火爆么?”

    林寒眉头紧皱。

    尽管这一次,他分到了十一万块下品灵石门票收益。

    但是对于乐队的未来,他还是完全不看好。

    别人唱歌要钱。

    何成大叔唱歌,简直要命。

    亏得何成大叔还很委屈,说他这是烟嗓,很多人不识货,不懂得欣赏。

    哪怕是烟嗓,人家听了歌之后,也是很愉悦,很打动人才对吧?

    何成大叔这歌声,简直就像是刀子一刀刀割在人身上一样,真的要命。

    乐队的其他几位成员,他还没有见到,还不知道水平如何。

    目前,从他所知道的乐队情况来看。

    何成大叔唱歌要命。

    让他这个舞剑的,也就是个花瓶,从没有上过台。

    他跟何成大叔两个,都是很不靠谱。

    不知道剩下五位乐队成员,能否带得动他跟何成大叔这两个坑货。

    “真是难为他们了!”

    林寒深有感触道。

    走出何府。

    咕!咕!

    肚中传来一阵抗议声。

    哗!

    剑光一闪。

    林寒踏上飚速剑,向坊市飞去。

    顷刻功夫。

    就来到坊市外面。

    刚落下身形。

    林寒就看到一个熟悉的曼妙身影。

    “林寒,你总算来了!”

    孟月柔主动迎上前来,嫣然笑道。

    “月柔,你一直在这等我?”

    林寒不由面露惊讶。

    “没错!”

    “我去了你的灵田里,没看到你的踪影!”

    “我去了你家里,隔着禁制,隐约听到一阵牛叫和狗叫!”

    “你没有出来!”

    “我就想,你可能是来坊市了,我也不知道你去了哪家店铺,我就决定在坊市出口这里等你!”

    “没想到等了这么久,你从外面来的坊市!”

    “你去哪了?”

    孟月柔望着林寒,委屈问道。

    “我去何成大叔家了,跟他沟通一下明天乐队表演的事!”

    林寒微笑道。

    话音落下。

    他立即从储物袋中,取出几枚传音符,递给孟月柔。

    “你找我何必那么麻烦?”

    “这不是有传音符么?”

    “这传音符上,有我留下的神识印记,你再祭炼一下,留下你的神识印记,用传音符就能随时联系到我!”

    林寒笑着说道。

    没有传音符,想要迅速找到一个人,确实不是那么容易。

    哪怕同样在升仙镇,都在这个小地方,若是不知道对方的常见行踪,都不好碰上。

    孟月柔知道他经常来坊市吃饭,提前在坊市入口这里等着他,才等到他。

    这无疑耽误很多时间。

    若是有传音符。

    一枚价值两块下品灵石的传音符,就能迅速找到对方。

    这对于孟月柔这种有钱人来说,简直是再方便不过。

    这就是符篆的优势。

    当然。

    传音符,也是要留有对方的神识印记,不然的话,也是没法知道对方的下落,只能是单方面催动传音符,前往对方的小院。

    若是对方不在家,也是联络不上。

    他给孟月柔的这些传音符,都留有他的神识印记。

    不管他在哪里,孟月柔都很快能联络上他。

    “林寒,你真好!”

    孟月柔接过五枚传音符,满脸欣喜,视若珍宝一样,连忙小心收进储物袋中。

    林寒给她带有自己神识印记的传音符。

    这意味着,她随时都能找到林寒。

    说明在林寒心里,很看重她,将她放在很重要的地位!

    确认了这一点。

    刚刚苦等林寒的委屈,瞬间就消散无踪了。

    “过誉了!”

    “咱们之间,不必这么见外!”

    林寒摆手笑道。

    他只不过是给孟月柔五枚传音符,一共价值十块下品灵石而已。

    以前没钱的时候。

    让他花一块下品灵石,请孟月柔喝一碗粥,他都会觉得奢侈浪费。

    现在。

    他手里有二十一万六千块下品灵石,送给孟月柔五枚传音符,真是眼都不眨。

    有钱,谁都可以大方的起来。

    不过。

    孟月柔比他有钱多了。

    他送了五枚传音符,也就价值十块下品灵石,孟月柔至于这么高兴么?

    仿佛从他这得到了十万块下品灵石一样。

    只怕得到十万块下品灵石,都没这么开心。

    这姑娘的想法,真是捉摸不透。

    “你找我有什么事?”

    林寒望着孟月柔,不由正色问道。

    “我看到有不少小姑娘,都想买票,去看你演出!”

    “但可惜,三千张买票卖光了,她们买不到票!”

    孟月柔认真道。

    “这个我也没办法!”

    “场馆只能坐下三千人,三千张门票卖光了,我也无奈!”

    “这个只能等下一次演出了!”

    “之前何成大叔说,一个月表演一次!”

    “若是这次演出效果好,有很多人没有买到门票的话,我就跟何成大叔建议一下,改成十天之后就进行第二次演出!”

    “她们顶多再等十天就行了!”

    林寒耸耸肩,笑着说道。

    关于门票出售,他全程都没有参与过。

    他自己手里都没有一张票。

    这些小姑娘们没有买到票,他也爱莫能助。

    “不是这样的!”

    “你知道为何刚开始,只卖出去一千张门票,后来两千张门票,全都卖光了么?”

    孟月柔郑重问道。

    “何成大叔跟我说,是以我作为噱头,才卖掉了这么多门票!”

    林寒如实道。

    “一开始的一千张,确实都是奔着你去的!”

    “但大家都是不疾不徐,并没有什么紧迫感!”

    “有很多小姑娘,还在观望,她们还想着,若是门票卖不出去,卖不完,到了最后,可能会降价出售!”

    “可是这样一等,等出问题来了!”

    “突然之间,剩下的两千张门票,就一下被买光了!”

    “她们想买都买不到了!”

    孟月柔娓娓道来,蹙眉道。

    “一下被买光?”

    “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林寒惊讶问道。

    何成大叔跟他说起此事时,他也惊讶过。

    之前宽松衣衫最火爆的时候,也就卖出去一千张门票。

    为何后面两千张门票,短短时间,就出售一空了?

    这里面,确实不同寻常。

    他对于自己,还是有清醒的认知。

    在升仙镇,他确实有点小名声,但绝没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没有这么强的卖票实力。

    “我下午刚得到消息,柳红袖要来给你的乐队助阵!”

    “我猜测,可能是有人提前得到了这个消息,提前将剩下两千张门票买走了!”

    “果不其然,傍晚的时候,柳红袖即将来升仙镇助阵的消息,就开始疯传了!”

    “别说是小姑娘们,那些老男人们都疯狂了,都想买一张门票!”

    “可惜,买不到了!”

    “本身第一时间买到门票的修者们,也都不是穷人,她们自己也想看,也不会卖的!”

    “主要就是后来短时间被买走的那两千张门票,有人开始拿出来售卖了!”

    “要价是你们本身票价的两倍!”

    “这就可恨了!”

    孟月柔气得连连跺脚。

    听到这话。

    林寒不由一愣。

    事情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之外。

    “你意思是,有人提前得到柳红袖要来的消息,提前买走了剩下两千张门票,现在他们以原来两倍的价格在出售这两千张门票?”

    林寒认真问道。

    “没错!”

    “就是这个情况!”

    孟月柔点头道。

    “这也太无耻了!”

    林寒忍不住破口大骂道。

    “我们辛辛苦苦,才赚到了五十五万块下品灵石净收益,我才分到手十一万块下品灵石门票收益!”

    “这帮家伙,买走了两千张门票,两倍价格出售,少说能赚五十万块下品灵石!”

    “这简直就是不劳而获,喝我们的血!”

    “我们辛苦筹划,辛苦表演,冒着这么大风险,耗费人情,邀请柳红袖过来,到头来还没他们赚得多!”

    “这等于是骑在我们头上,喝我们的血,赚我们的钱!”

    林寒气愤道。

    任谁听到这样的消息,都不能忍得住。

    这一次。

    他真是大开眼界。

    赚钱,还能这么玩!

    这才是真的轻松赚钱!

    “这做法确实可恨,太气人!”

    “但也没有办法!”

    “人家就是提前知道了消息,就是想到了这一步,就是提前花钱买下了两千张门票!”

    “有消息来源,有本钱,敢于出手,有魄力,这就是我爹说的,靠脑子赚钱!”

    “尽管我们都痛恨这种行为,大骂他们,但是人家这么做,执法阁也没辙,还能阻止人家,不让人家买票么?”

    孟月柔无奈道。

    她也是没有办法。

    “我就想知道,是谁做出的这种事?”

    “这不就是跟我们抢饭吃么?”

    “我们本来没让观众花那么多钱,但观众进来,却花了两倍的钱!”

    “我们的演出水平,根本不值这么多钱,这就是对不起观众!”

    林寒气愤道。

    对方这么做。

    简直是将他们乐队架在火上烤。

    本来他就担心,乐队表演水平不行,可能走不长远。

    现在票价又变成双倍了,表演水平更对不起这个票价。

    只怕这次演出之后,大家都要痛骂他们了!

    “我现在就是跟你说这个事,你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这是一个深坑,掉进去之后,很可能就爬不上来了!”

    “不仅是这一次,下一次你们卖票,可能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孟月柔提醒道。

    “每次都这样被吸血,真是越想越气!”

    “就没有办法整治这些投机倒把的人么?”

    林寒满脸气愤。

    “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出现在名声很大的表演者身上,你们这样刚出道的乐队,就有这种情况,还是极其少见!”

    “对付这种情况,当然也有办法!”

    孟月柔正色道。

    “什么办法?”

    林寒连忙问道。

    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种事。

    哪怕是票价提高两倍,也应该是他们来卖这个价,他们来赚这个钱。

    怎么能让其他人分走这块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