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种田系修仙 > 第一百六十章 门票收益(求订阅)
    “猜对喽!”

    “就是门票收益!”

    何成满面笑容道。

    相比于衣衫收益和舞台效果收益,门票收益才是大头。

    “这一次,我们三千张门票全都卖光了!”

    “一共卖出去七十万块下品灵石!”

    “除去各种成本,差不多十五万块下品灵石,还能剩下五十五万块下品灵石,就是我们的净收益!”

    “门票净收益,你能分到两成,也就是十一万块下品灵石!”

    何成干脆利落,瞬间将这笔账算得一清二楚。

    “这么多!”

    林寒满脸惊喜,赞叹不已。

    衣衫收益和舞台效果,加起来还有五万七千块下品灵石。

    这加起来,他这一次,一共能拿到十六万七千块下品灵石!

    这又是一大笔钱!

    跟在何成大叔后面,真的是能分到汤喝。

    现在这样子,不仅是喝到了鲜美的汤,其实也算是吃到美味的肉了。

    “给!”

    何成面露笑容,立即取出一个蓝色布袋,递给林寒。

    “多谢何叔!”

    林寒接过蓝色布袋,察看一下,一千六百七十块中品灵石,一块不少。

    加上手里剩下的四万九千块下品灵石。

    这下。

    他一共有二十一万零六千块下品灵石了。

    手里财富,又创新高!

    “花钱这么厉害,手里的钱却越来越多了!”

    林寒暗自一笑。

    花了九万块下品灵石,买了一套全新的五品聚灵阵,还是越来越有钱。

    按照他现在的财富。

    他都可以自己去购买一部六品五行心法了。

    这样的话。

    他还能利用五行同修优势,打通更多经脉,形成更大的中周天循环,加快修炼速度。

    同时,六品五行心法本身,也能大幅提升修炼速度。

    在小镇上,他在心法这一块,在年轻人里面,绝对是能成为最顶级。

    可惜。

    一部六品五行心法,价值二十万块下品灵石。

    这价格实在太高了。

    若是他跟青萍搭伙购买,一人花费十万块下品灵石购买,他还能承受得起。

    自己单独购买的话,他手里这些钱,就直接见底了。

    又要一无所有,变成穷光蛋了。

    关键是。

    若是他后面收入有保障,还能像现在这样来钱很快,一咬牙也就买了。

    可惜的是。

    后面的收入,没法做到现在这样了。

    衣衫收益这块,宽松衣衫越来越不好卖,后续收益越来越少。

    除非是,何成大叔还能再研究出一种新潮衣衫,在他试穿之下,再次火爆起来。

    显然,这需要一些运气。

    何成大叔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把握。

    门票收益这块,也是如此。

    这第一次,门票大卖,一下分到十一万块下品灵石。

    这次表演过后,那么多人听到何成大叔的破锣嗓音摧残之后,下一次还会愿意再花钱买票么?

    这个更悬了。

    很大的可能是,衣衫收益和门票收益,后续都没什么钱。

    这样的话。

    他若是将手里的钱一下花光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

    他自己灵田里的灵药,院里的灵池,豢养的灵鸡和灵鹤,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有收益。

    接下来,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来一丹了。

    关键是。

    若是将钱花光了,他都没钱买灵药,没法炼制灵丹,更别说和赖豪打价格战了。

    最稳妥的办法。

    还是先把钱存在手里。

    先留着不要花。

    等到来一丹正式赚钱,收益很稳定以后,有一个真正稳定持续的收入来源。

    届时再考虑购买六品五行心法。

    目前的话。

    他修炼速度也非常快。

    购买六品五行心法,也只是锦上添花,算不上是雪中送炭了。

    在手里钱还不是非常多,收入来源还不明确,收益还不稳定的情况下,没必要这么奢侈。

    “林寒,明天就要上台表演了,是不是很期待?”

    何成望着林寒,笑着问道。

    明显可以看出,拿到十六万七千块下品灵石后,林寒整个人都很兴奋。

    果然。

    哪怕是正直如林寒,也一样是喜欢钱。

    这世间最好的拉拢手段,最好的笼络人心手段,就是砸钱,给对方足够多的钱。

    没有拉拢过来,只是因为给的钱还不够多。

    “很期待,很激动!”

    “但更多的是忐忑,不安,紧张!”

    “我怕上台表演不好!”

    林寒如实道。

    拿了这么多钱,他反而有压力了。

    若是收益很少,做的不好,也是正常,心里也没有什么压力。

    可是。

    拿到手这么多钱,若是做得一塌糊涂,他都过不了自己内心这一关。

    拿的钱多,就要将事做得漂亮!

    可是现在。

    他舞剑也没什么把握。

    若是自己单纯施展剑招,他还有点信心。

    可是跟乐队配合,他一次都没合练过。

    直接就让他上台表演。

    他真怕格格不入。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他就纯粹是凑数的,一个游离于乐队之外的花瓶。

    尤其是。

    三千张门票之所以能卖光,场馆能爆满,很多人都是过来看他的。

    他若是拿出这种表现,名声肯定就砸在这了。

    以后还想再靠他卖票,基本也卖不出去了。

    当他没有了卖票这个价值之后,这个乐队也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留下他,也是一种累赘。

    其他几位乐队成员,肯定都会排斥他。

    他自己也没脸呆在乐队里。

    这条赚钱路子,也就彻底断了。

    舞剑做得不好,后果就是这么严重。

    除了舞剑之外。

    他同时还要兼顾舞台效果。

    虽然说,蒲灿给他留下了舞台效果这方面的心得,他对照着去做,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终究,他从未做过。

    这是第一次做。

    万一在台上出了差错。

    误伤了其他乐队成员,或者是因为兼顾舞台效果,自己舞剑闹出了笑话,后果都很严重。

    “你不用紧张!”

    “流水剑诀中的七招剑招,你多加练习,到时我唱歌的时候,你就根据我唱歌时的氛围,来调整舞剑的幅度和气势!”

    “我轻柔,你就缓和!”

    “我激昂,你就跟着猛烈!”

    “这样就相得益彰,看起来不会显得突兀了!”

    何成笑着说道。

    “我尽量吧!”

    林寒点头道。

    事情到了这一步。

    他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努力去做,至于后果如何,顺其自然了。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何成望着林寒,满面笑容道。

    “什么好消息?”

    林寒不由问道。

    “明天我们表演的时候,会有一位名气很大嘉宾,前来助阵!”

    何成笑道。

    “谁?”

    林寒连忙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