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迷途的叙事诗 > 第三十章 姗姗来迟
    那根黑色长发随风而起,然后陡然间便化作了一个漏斗般的漩涡,接引四周的大气之中的大源,吞吐着天地间那庞大无形的气机。

    纯粹的灵力汹涌而出,仿佛是在虚空之中浮现出了一条法力长河。

    长长的黑色发丝迅速发生了自内而外的蜕变,内在蕴含着的烙印信息解压出了作为核心的“神”,并且瞬间就依靠足够的能量凝聚出了若隐若现的“形”。

    若隐若现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庞大的能量疯狂的压缩转化,不断跃动共鸣、迎来升华,最终形神具备化虚为实,凝结具现出了真正的实体。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其实这一切也就是刹那生灭之间所发生的事情。

    长发在猎猎飞舞,少年道人仿佛是在虚空的无形门户之中迈步而出,莫名的气机向着四周扩散,却并非是什么令人窒息的威压,反而是返璞归真般的道韵流转,自然而然。

    “……”

    “……”

    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master,我……”阿尔托莉雅轻轻呼了一口气,及时的反应了过来,看着那铺天盖地的巨鹰还有两头巨大的朱羽雕已经飞到了跟前,开口想要说些什么。

    “做得不错,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夏冉随口的说了一句,向她投去了赞许的眼神,无比迅速的肯定了自己的servant的果断与明智。

    阿尔托莉雅顿时轻松了下来,感到放心,她终归是有些担心会被自己的御主苛责,觉得她不是“选择明智果决”而是“连这点儿事情都办不好”。

    倒不是说她真的没有办法对付空中单位,那两只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的朱羽雕虽然很强大,但是也绝对扛不住她的圣剑之力,那闪光的本质是星辰之吐息,夏冉都不想正面硬吃一发。

    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显得麻烦

    因为阿尔托莉雅并没有太多的手段有效对付空中单位,尤其是这种即使不算是强敌,也绝对称不上炮灰的敌人,风王铁锤明显没有办法威胁到这两头御使风灵的朱羽雕。

    但如果是不由分说的一发ex咖喱棒轰过去,虽然可以没有任何悬念的解决掉这两头凶猛妖禽,不给它们任何机会,然而那必定会使得地裂山崩,地形改变。

    只怕湖中对面的百翎洲都会被燃尽一切的光波洪流彻底冲刷湮灭,也不知道要蒸发掉多少的湖水,这个问题根本就是难以计算,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圣剑之力必然会对于巢湖生态造成巨大影响。

    而就算是其他的因素都可以忽略不计,偏偏在巢湖下面,就有一个妖界的存在,名为居巢国。

    那是殷商时期沉入水底的古国遗址演化的水底妖界,其中居民多以妖类为主,但也有人类等其他生物居住其中,大家都能够友好相处……

    它们平时不问世事,也不关注其他,最多就是救救落水的渔民什么的,是一群水底下的咸鱼。

    然而不管怎么说,再怎么咸鱼都好,也不会心平气和的接受这样的事情

    有人在它们的家门口,来上一发燃尽一切的圣剑解放,将巢湖都给轰得崩裂的……真要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绝对会有高手出来干涉的。

    而且那是从殷商时期就存在至今的妖界,谁知道里面蛰伏着什么样的大妖,即使是与世无争的咸鱼,也肯定是比两头朱羽雕强横百倍的咸鱼……

    所以在理智的对比了一番已掌握的情报之后,saber还是果断的动用了底牌,毕竟这本来就是为了应对意外状况的,不是为了留着收藏用的。

    与其等到最后惹出了水下妖界的大妖,自己应付不来还是要让御主出面,最好就选择在一开始有余地的时候,就将情况掌握在可控范围之内。

    骑士王也很想凭借自己的能力独自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并不打算固执的因为自己的原因,给御主造成更大的麻烦。

    夏冉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才觉得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他扫视了一眼现场,将之前发生的事情搞明白了七八分,一边在心里思索着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剧情发生了改变,一边凌空踏步向前迎上了铺天盖地的“黑云”。

    鹰群无比凶悍的宛若洪流一般铺天盖地的冲击过来,尽管这些野兽往往对于危险的感知要比人类更为敏锐,然而夏冉实在是没有什么恐怖的威压之类的,只有返璞归真般的云淡风轻,不带丝毫烟火气。

    所以它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后面的那两头庞大的朱羽雕惊疑不定,在原地悬停着上下扑打巨大的双翅,带起的狂风在巢湖上掀起了滔天巨浪。

    少年道人并指如剑,直接一挥而落,袍袖划过长空,发出衣杉带动气流的轻微响声,这个没有人能够听见。

    但是嗡的一声,在场诸人似乎都同时听见了。

    他们下意识地觉得空气之中响起了一声很轻很轻的嗡鸣,也都在这一瞬间产生了奇怪的幻觉,仿若看见了有一道淡淡的剑光斩过漆黑的天幕。

    只是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所以才会让人以为是幻觉,毕竟那道虚幻而不真实的剑光就是单纯的掠过了夜色,从“黑云”上空斩过,并没有确切的斩向那无数的巨鹰群或者两头朱羽雕的任意一头……

    所以众人下意识的否定这种毫无意义的攻击,觉得只是自己等人的错觉。

    “……”

    “……”

    下一刻,空气突然安静下来,似乎就连那浩浩长风都定格了一下,那经由无数的飞鹰不断扑棱翅膀带出的刺耳嘈杂之声同时消失不见,仿佛有人按下了静音键,使得人鼓膜都微微刺痛。

    那无以计数的生活在巢湖中百翎洲上的奇怪大鸟,名为大狂的巨鹰同时停止了下来,那嗜血的眼神突然变得暗淡无光,也不再灵动。

    紧接着,众人才终于隐约明白之前的那一抹虚幻剑光到底是斩断了什么东西。

    汇聚在一起成为乌云的鹰群,每一只都简直就好似是牵线木偶被人割掉了连接身体的丝线一般,不但再也无法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甚至就连继续悬停在空中都做不到

    它们哗啦啦的全部从夜空之中砸落下去,场面壮观到简直好似下饺子一般,本来就不甚平静的湖面上接二连三的响起“扑通”、“扑通”之声,直到完全重叠在一起。

    这已经不是暴雨倾盆了,而是天上在疯狂的倾泻着冰雹,密密集集的连带着厚厚的云层都一并轰然落下,砸在了下方的湖面上,发出了擂鼓一般的响声的那种感觉!

    水底下面就是居巢妖国,想必那群咸鱼会很好的照顾这些落汤鸡的……

    夏冉的眸光淡然,并没有下死手,这群巨鹰尽管性情凶猛,但也只是天性使然,无法要求猛禽性子温驯,就像是无法要求狮虎不霸道勇猛。

    它们现在之所以全部冲了出来,也只是被激怒了而已,平时并不怎么嗜血凶残。

    不然的话,以这些鹰群的数量和机动性,区区百翎洲并不足以限制住它们,而且巢湖边也不会有什么渔民世世代代都靠打鱼为生了……

    然而事实上就是这么多年以来,巢湖地带一直都是相当平和的,也就是原剧情之后不久会传出湖中有妖怪害人的事情,但是事实证明那也的确是个误会。

    所以不管是出于维护地区生态和食物链的想法,还是不愿意像是琼华派那样不问青红皂白的斩妖除魔,从而被天道记上一笔,夏冉都只是选择简单的一击将它们揍趴。

    不过那两头朱羽雕却是更为暴怒了,它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知道自己的族群似乎一下子全灭了。

    鹰唳之声穿金裂石,让人气血翻涌,韩菱纱更是不支,委顿倒地。

    巨大的羽翼扇动之间生成了肉眼可见的旋风,飓风形成的气柱卷起了下方的无数湖水,同时隐约牵动着上方的乌云,形成了明显的漏斗状。

    眼看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就要在两头庞然大物的身周成型,但就是在这个时候,远处迸发出了一声清冽的剑鸣!

    剑光疾驰而来,宛若长虹横贯夜空,直接一斩而下!

    巨大的龙卷风刚刚凝聚而成,就直接应声而碎,这道剑光极尽凝练,蕴含着的剑道真意与灵力罡气超乎寻常,璀璨明耀,虽然并不声势浩大,但正说明了力量集中于一点,一以贯之!

    全力以赴鼓荡灵力而成的聚气成风之术,陡然间就被破开,两头朱羽雕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反噬,周围的风灵之力顿时变得更加混乱起来,连吹刮的方向都变得无定形。

    仿佛要撕裂一切的强大气流紊乱交错,湖边的树林都有不少树木倒伏而下,或者被连根拔起,湖边众人更是感到自己好似变成的风暴之中的纸屑,随时都会被撕碎吹走。

    阿尔托莉雅只得再次以风王结界,隔绝了外界的暴烈狂风的侵袭。

    也是穿着蓝白两色的简洁大方的服装,御剑而来的少年剑客登场,瞳凝秋水剑流星,裁诗为骨玉为神。同一时间,四方灵气都被他的识神灵力所约束催化,一柄柄剑影迅速成型!

    可怕的灵气剑阵只在眨眼功夫,就已经旋转环绕着两头朱羽雕出现,上百柄灵气飞剑高速旋转着攻敌之要冲,呼啸着斩向了剑阵中心的两头庞然大物。

    两头朱羽雕发出凶戾而又哀切的叫声,但身上的妖气升腾,让周身空气都在扭曲,貌似是准备殊死一搏。

    “抢人头这种事情可不好啊……”

    少年道人叹了口气,直接伸出了一只手,白皙如玉的修长手掌自宽大的道袍之中探出。

    一出手就有云破天开之势,好似天崩,给人的感觉是整片苍穹都直接盖压而下,恍惚之间,犹如天地都被彻底炼化,落入了一只大如山岳的巨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