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六十五章 魔法啊(求个小小的订阅)
    生活能教会我们什么,多听少说尽量做,好像那些天生就具备教导血统因子的人总是会将这句话挂在嘴边,只要有机会,他们乐意跟身边的人说道说道。

    这种事情说不上好坏,可能刚刚开始的时候,会让周围的人眼前一亮,马上认可对方,但久了,先知恐怕都会感到厌烦。

    因为说实在的,道理可以如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讲,它只要费些口水就好,但它真的填不饱肚子。

    世界每分每秒都在进步,不会因任何人或事而停留,因为它是无情的。

    勤劳的人能收获果实,智慧的人能将道理变成金币,而那些最开始传播这些理念的人,他们的境遇却大不相同。

    有的穷困潦倒,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有的因为教导出了有成就的人而沾沾自喜,总以为所有人都必须给自己尊重,其实最不尊重他的人恰恰是他自己。

    有的继续着自己这样的生活方式,他们将这个当成了终生奋斗的事业,听上去很励志,但在周围人看来,这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最极端表现,他们连起码的面包都没法保障。

    当然的,也有一些人从当中找到了生存的门路,他们四处游荡,遇到人就会讲述一些冒险故事以及稀奇传闻,说真的,谁也不知道这些故事是真是假,但大家都乐意听。

    这些人成功了,因为他们不再拘泥于道理,所以大家都喜欢称呼他们为吟游诗人。

    吟游诗人喜欢孤独的浪漫之旅,他们需要时时刻刻给能说会道的嘴巴找些素材,因此,在人们的印象中,他们总是潇潇洒洒地出现,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

    等到大家开始想念这些有趣的家伙时,却发现竟然不知道吟游诗人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风趣、自由、博学多才、能说会道成了他们的特定标签。

    要说谁最能夺走女孩的芳心,我得说,并不是贵族,也不是骑士,更不是商人了,恰恰是这些存在感及低的家伙。

    孤独,谁都会去害怕它,除非是那些心灵上扭曲的家伙,他们做到了正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那就是喜欢跟孤独作伴。

    这点吟游诗人也无法免除,鱼儿离不开水,他们离不开人群,否则那些美好的故事该去找谁讲述?巨龙么,得了吧,那纯粹找死。

    下午的时候,征税的事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伦道夫跟他的执政厅队伍疲于奔命,而巴罗跟多格斯带着他们的流氓部队正在顽强拼搏。

    他们无比的兴奋,对于这些骨子里就带着疯狂因子的家伙来说,生活还是不要太单调的好。

    伦道夫扮演着老好人的角色,执行着安抚的政策,而巴罗他们则是充当刽子手,对待那些冥顽不灵的家伙,他们不会手软。

    到了傍晚的时候,情况有了好转,一些贵族终于做出了表态,他们不论是从言语上还是行动上都做出了支持的举动。

    伦道夫的压力顿时大减,而那些流氓则是有些不乐意。

    米莱尔的计划到底有没有实施,很快就有答案了,他是老人,所以做事情不会太激进,他更喜欢温水煮青蛙。

    不得不说这种方法的效果非常的好,罗克跟海伦浪漫邂逅的故事已经在发酵,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也令那些刚被剥削完的平民重新对生活提起了兴趣。

    也不知道米莱尔是怎么办到的,他首先是让那几名剑士跟着皮耶夫离开了酒馆,不久之后,几名吟游诗人出现在了小镇的各处。

    故事就这么慢慢传开了,至始至终米莱尔都没离开过地精酒馆。

    “我发誓,从此以后,我对伦道夫的讨厌程度要比伊诺克还要高。”

    “哎,伙计少说点吧,要是被那些流氓听到了,你今晚就别想睡安稳觉了。”

    “这些该死的吸血虫,难道我们就不能反抗到底么。”

    “哈哈,你想多了,没看到贵族们都表态了么,他们都支持伦道夫,并且缴纳了巨额的金币呢。”

    “别说这件不开心的事情了,你们听说了么,罗克老爷跟海伦小姐的事,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从吟游诗人嘴巴里讲出来的东西,我们最好只信一半,这些偷心的贼。”

    “我倒是觉得这件事很有可能是真的,早上,罗克老爷可是亲自去酒馆接待了海伦小姐的。”

    “要是让伊诺克得知了这个消息,我完全能想象出他的老脸会变成什么样子,想想就觉得好笑,哈哈。”

    “同意,肯定非常有意思,哈哈。”

    回到庄园的罗克,直接宅进了自己的卧室中,上次的那个梦他记忆犹新,重要的是,他惊奇地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那本手札上的巫师修炼法则。

    所以,下午的时间,他全心全意地交给了冥想。

    开始的时候是枯燥无味的,罗克根本没法进入状态,因为冥想给他的感觉就是在闭目养神,疲劳的时候可能直接就打盹了。

    他清楚,这是肤浅的认知,只能说自己还没有进入到真正的冥想状态。

    没有巫师在身旁指导,一切都只能靠罗克自己,他需要靠自己的双手推开魔法世界的这扇大门。

    啾啾;

    喳喳;

    啾唧;

    淅淅;

    嗡嗡;

    咚咚;

    呱呱;

    喔喔;

    叽叽;

    渐渐的,罗克耳边能听到的声音变得多姿多彩起来,但奇怪的是,他似乎陷入了沉睡,双眼闭着,神态安详。

    “嘿嘿,嘿嘿。”

    喀喀喀,咔咔。

    呼嘶,呼嘶。

    突然间,卧室内的光线瞬间暗淡下来,窗帘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

    嗷!

    只见,房梁上、墙壁上都出现了一些丑陋的黑影,它们颤抖地爬行着,正慢慢朝罗克接近,空气中充满了不怀好意的气味。

    卧室的异状罗克不得而知,此时的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但眼前的景象令他瞠目结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视线所及之处尽是刺眼的白色,周围有股奇怪的力量正不停地拉扯着自己。

    “我这是在朝着什么地方前进么。”

    罗克心怀不安,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向前行进着,耳中各种声音此起彼伏,不停侵扰着他。

    嗡!

    随着双脚触碰到实地,罗克惊奇的发现周围的景象竟然清晰了起来。

    “这里是?”

    罗克面露惊讶,印象中这里他来过一次,正是上次的那间实验室,他也明白了,自己又在做梦了。

    “这样也挺好的。”

    怪异的桌子上,那本手札静静躺着,罗克瞄了它一眼,随后将视线移到了书架上,他暗想,倒是可以进行巫师修炼的第二项,看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