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四十三章 书房中有人
    “呼呼隆,呼呼隆。”

    暂时将祈愿少女这件事抛到脑后,书房内,罗克正在看书,公爵在一旁陪着他,它的睡姿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罗克手上看的这本书是关于格滋沃克人文地理的,内容丰富详细,可以让人更加直观的了解所处的这个世界。

    格滋沃克大地东面靠着浩瀚的海洋,海洋上有着数不尽的岛屿,西面紧挨图腾大陆,南面又与生命大地接壤。人类大部分居住在格滋沃克,而在兽人国度的图腾大陆上也有小股的人类在居住,暗夜族以及精灵等种族则是生活在生命大地。

    这片土地上有五大霸主帝国,分别是塔克帝国、烽火帝国、冰霜帝国、风暴帝国、红龙帝国。其下还有大大小小的公国无数,以及势力遍布的教廷、魔法塔、骑士殿、佣兵工会、学院、游侠部落等等。

    在红龙帝国统治内有三大公国,它们是山峰公国、西沼泽公国、阿斯公国,三方的国土面积不分上下,实力差不多。

    看书是了解这个世界的一种手段,虽然足够直观,但局限性也很大,完全没有亲身去领略来得真实。

    世界这么大,我想到处去看看。这是一句挂在许多人嘴里的口头禅,虽说简单粗糙,却也能恰恰说明一切。

    亲身去经历世界的变迁可比看书要有意思得多了,但真正能够做到的又能有几个人呢,梦想可以远大,但你必须正视眼下的现实。

    豪言壮志挺容易蛊惑人心的,只需要一点点的小手段,为它着迷的人就会趋之若鹜,并且甘之如饴。

    人心与人性之间是有一条看不见摸不着的纽带联系着的,但它们周围的邻居却全是恶魔,一点也不友好,相反的还时刻虎视眈眈。

    一旦你走错了,恶魔就有机会出手了,这些家伙巴不得这样,它们是深渊的代言人,对光明嗤之以鼻。

    生存的主题离不开战争,至于生存的意义,它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如果处在两者中间的话,那就叫做罪恶。

    罗克看书看得很认真,他可以肯定,自己以前是非常讨厌的,几乎是看到书头就痛。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却觉得这些书籍就是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也许是因为身份的转变,他已经彻底融入进这个世界了。

    又或者是因为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使得他明白了活着的真实意义,不管如何,这终归是件好事情。

    沙沙沙。

    此刻,这本书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罗克拿起笔在上面写了一段文字,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做。

    很突然的,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油然而生,然后他就这么干了。

    “也许我看完这里所有的书之后,可以尝试做一名学者了。”

    将书本轻轻合上,罗克自言了一句半开玩笑的话,他的目光落向那些书架,估摸着应该有几千本书吧。

    “谁在那里!”

    突然之间,罗克脸色大变,直接起身退到了椅子身后,刚才的感觉不会错的,他肯定在那些书架后面绝对躲着一个人。

    房间中凭空出现一个人,这种事情太过诡异,罗克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塞斯.黑荆棘。

    毕竟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在罗克认识的人当中也就只有他了,那家伙可是有着突然消失的前科的。

    “呼呼隆,呼呼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罗克不敢妄动,他的手上没有任何武器,惶恐在一点一滴的滋长着。

    看了看睡得香甜的公爵,罗克在犹豫,要不要叫醒对方,或者自己更应该把穆尔丹叫过来。

    大声呼喊么,罗克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做不到,真是够讽刺的,跟未知的危险共处一室,此刻居然被所谓的面子这个东西击溃了。

    活着才重要,死了,就什么都不重要了,这是一道再简单不过的算术题,可这会儿,罗克居然算不出答案。

    “出来吧,我已经发现你了。”

    罗克从新坐回椅子上,他轻轻伸手掐住公爵肚皮上的一块肉,使劲捏了一圈。

    “呱呱!”

    公爵瞬间喷吐唾沫,触电般地惊醒过来。

    “你个大白痴,到底想干什么!”在确定了刚才罗克攻击自己之后,公爵勃然大怒。

    “别闹,书架那边有人。”

    罗克伸手指了指那个方向,他可没有心情跟对方争吵。

    “这是你的书房啊,有人你不去处理,吵醒我干什么!”公爵心中的愤怒难平。

    “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怎么就不关你的事情了,万一等等战斗起来,我可顾不上你。”罗克严厉地批评道。

    “呜哈?该不会是你害怕了吧,想拿我当垫背。”公爵一点也不买对方的账,直接戳中罗克的内心。

    “混蛋!你在说什么,我是那样的人吗!”罗克怒骂一声,不在理会无理取闹的公爵,直接扭过头去。

    “喂喂喂,真让我给说中了,胆小的大白痴。”

    “这?”

    没有理会公爵的叫骂,罗克突然发现,刚才的那种感觉消失了,似乎那个人已经离开了书架,他忍不住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喂喂喂,你小心一点,出了事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喊了一声后,公爵也变得认真起来,目光一直盯着书架那边。

    这些书架建造得又高又长,完全看不见深处的角落,很快的,罗克就消失在了公爵的视线中。

    “罗克你还好吧?”

    “说话啊!”

    “喂喂喂。”

    见罗克没有任何的回应,公爵坐不住了,它一步就从桌子上蹦到了地上,随后走走跳跳地朝着书架靠近。

    它不敢大意,随着接近书架,公爵神经紧绷,生怕罗克已经被人干掉了。

    突然,罗克面无表情地从书架阴影处走了出来,只见一个肥胖的脸盆从自己跟前高高跃起,随后“啪”的一声落到地上。

    “混蛋啊!你好歹出个声啊。”

    公爵被吓得不轻,浑身的疙瘩高高隆起。

    “抱歉了,怎么会这样,完全没有理由啊。”毫无诚意地道了一声歉后,罗克有些魂不守舍地走向书桌。

    他不相信刚才是自己的幻觉,到现在,仍然坚信书架那边确实有人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

    “呱呱,呱呱。”

    公爵气呼呼地跳到桌子上,死死地盯着罗克。

    “混蛋!你就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罗克的目光转向它,脸上露出无奈的笑。

    “我觉得这个书房有gui。”

    嘎吱。

    而就在这时,书房的门突然缓缓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