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二十六章 诅咒(感谢清河表哥的打赏)
    受宠若惊,感谢清河表哥,继续书写荣耀。

    低贱是给高贵服务的,这是恒古不变的黑暗规则,毕竟尊严这种东西,有时候还真的没有一块面包来得重要。

    米拉尔这个小镇属于那种被遗忘的角落,它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或许是这里的平庸多过了智慧,人们只对波及到自己的事情敏感,而对那些发生在身边的事报以好奇之心而已。

    没有被战争波及的土地,永远都是人间的幸运儿,因为战争是无情的,它已经成了人们生存中的一部分,它是权力者手中的利剑。

    平民对战争敬而远之,甚至对战争嗤之以鼻,但又不得不面对它。

    那些被埋葬在泥土下的尸骨,无声地诉说着他们的无辜,倘若罪恶需要启动仪式,那么,这些死去的人就是那可悲的祭品。

    似乎在格滋沃克这块土地上,所有人都有成为吟游诗人的潜质,不善谈吐的穆尔丹居然扮演起了这个角色。

    看得出来,他干的还不错,就连赫拉的注意力都被他讲的话深深吸引了,完全没有察觉到倒酒的杯子已经满出来了。

    “我重新回到了那个山谷,和我的妻子跟女儿说了很多话,在那里,花了几天时间,将山谷种满了郁金香,我相信,来年的时候,那里可以叫做郁金香山谷了。”

    穆尔丹吟游诗人的故事已经讲完了,他回到了正题上,脸上总是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幸福之色。

    “我真替你感到高兴,如果可以的话,哪怕倾尽我所有,也要让那里成为你的领地,因为那里只有你有资格拥有。”罗克真诚地给出了承诺。

    “谢谢大人,您说过的,人活着才有希望,但是,如果自己都抛弃了希望,等于是躯壳没有了灵魂,那个山谷,对我而言,即是希望又是我的灵魂。”

    “是的,你的得救之道就在那个山谷。”罗克面色温和,微微点点头。

    “吖!抱歉,我走神了,酒都洒出来了。”赫拉带着歉意说道。

    “可惜了这些酒,它们应该进入人们的胃里才对。”穆尔丹笑着点评道。

    “幸好我不是酒鬼,否则这会儿肯定无比心痛。”罗克笑了笑,随后他带着郑重之色看向了穆尔丹。

    “我得跟你说声抱歉了,穆尔丹,你的那枚勋章我想再也不会出现了,算是被我给遗失了。”

    “大人不用在意,只有骑士需要勋章,我想我不可能会在用得上他了。”穆尔丹委婉地讲道。

    听完对方的话,罗克若有所思,没有开口,不远处的赫拉眼中却是闪过了担忧之色。

    “不知道我的猜测是不是错误的,穆尔丹,我感觉你的身体好像出了问题。”

    换做平常,这句话是非常无礼的,但罗克说的很认真,或许他自己都还没搞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是的,这就是所谓的代价。”

    穆尔丹脸色平静,他站了起来,脱去上衣,古铜色的身躯看上去十分健壮,上面到处都有愈合的伤疤,这是他荣誉的证明书。

    让罗克吃惊的是,穆尔丹的胸前却有两道交叉的怪异纹路,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这两条纹路是活的。

    咚,咚,咚。

    “这?”罗克的瞳孔一阵收缩。

    “为什么会这样!”赫拉捂着嘴巴惊呼出声,似乎她认识这些纹路。

    “如您所见,这是诅咒,来自我那死去的大人的恩赐。”穆尔丹从容地讲道。

    “太可怕了,穆尔丹先生,这得多么强大的意志力才能顶住它的折磨。”赫拉颤抖地说道。

    “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吗?”罗克一脸凝重,诅咒这种东西在格滋沃克就是禁忌,是罪恶的根源。

    “回到那个时间,回到那个地点,拿起你手中的剑,斩开自己的心脏。”

    穆尔丹的回答却是出人意料,这些话与他是用一种怪异的语音讲出来的。

    “巫语!”

    赫拉讲出这两个字之后,脸色变有些阴暗,浑身一阵忍不住颤抖。

    “大人,这是他们教给我的方法。”穆尔丹解释道。

    “他们?”罗克一脸诧异地脱口而出。

    “是的,巫师。”

    “这怎么可能做到,这些家伙到底在想什么。”罗克的情绪出现了激烈的波动,他无法认同这样的办法。

    “或许只有他们知道吧,大人不用担心,我暂时没事。”

    “穆尔丹,老实告诉我,你还有多少时间?”罗克一脸严肃。

    “五年。”穆尔丹轻声喝了一口酒,他知道无法跟对方隐瞒。

    “放心吧,穆尔丹你的时间不止五年,虽然我没有办法对付这个该死的诅咒,但是,我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生命共享契约,只要找到巫师,买来卷轴就好。”

    “大人!这不行!”

    “别拒绝我,穆尔丹,这是我的底线,况且我还年轻,有着漫长的生命,可以支持我挥霍一次。”罗克警告道。

    咕噜,咕噜。

    穆尔丹没有说话,神情无比动容,他直接疯狂地将酒灌进自己的胃里,无声应承下这份恩情。

    与地精酒馆的温馨比起来,米拉尔小镇的情况却不怎么好,它今天的主题就是无精打采。

    尽管剑士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但那烙印在人们记忆中的东西却无法清除,贵族、富有的人提心吊胆着,生怕死亡会来敲门。

    他们太过在意自己的命了,以至于看待事物都是以草木皆兵的心态。

    塞斯.黑荆棘有一句话说的很不错,这里的人大部分都很平庸,他们可能都不明白生命是为什么而活着的,真是莫大的讽刺。

    昨晚的失利,让黑荆棘庄园损失惨重,早晨的时候,几名手脚不利索的仆人被李夫给处死了,当然,下命令的是塞斯。

    或许他是觉得自己要完蛋了,因此才尽可能地去发泄心中的不甘。

    嗡。

    “桀桀!”

    不安的笑音回荡在卧室中,此时的塞斯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奇怪的是,他的模样有些吓人,突出的眼球被一层白色的膜包裹着,皮肤变成了深青色,身上充斥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卑微的爬虫,我赐予你信任,你却用这样的结果来回报我。”

    嗒嗒嗒。

    如木雕一般的塞斯没有任何回应,但此刻,他的衣服竟然自动摊开,胸口中,一个巴掌大的人偶慢慢站立起来。

    而这时,塞斯那狰狞的外表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呵呵,你的赐予,真是无比的光荣。”

    “你不是一直想要得到黑荆棘庄园么。”

    “是的,可是我却成为了你们的工具,想来也是够可笑的,我怎么就低贱到了这个地步,我很尊敬我的哥哥,真的,他从小到大一直保护着我,关心着我。”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哈哈。”塞斯大笑起来,眼角的泪水却在静静流淌着。

    “桀桀,本来你得到的远远比失去要多得多,但现在看来你好像是要放弃了呢。”

    “哈哈,我现在只想死,我要去地狱忏悔,混蛋,来吧,杀了我啊!”塞斯用力吼道,他一手将那个人偶给把了起来。

    噗呲!

    猩红的血水飞溅,塞斯狠狠的将人偶甩到地上,他的胸口xuerou模糊,令人触目惊心。

    ps:推荐一本朋友的佳作,奇幻《命运之主的侦探屋》,文笔绝佳,脑洞稀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推荐一本弟弟的佳作,新派武侠,《穿越有点早》,行云流水的文,让我们一起再战江湖。

    推荐一本老友的新书,玄幻文,《暗渊之主》,超赞,书荒的朋友可以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