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二十章 智慧这个东西
    “真让人大吃一惊,说生病就生病了,或者是说有些人太过想当然了吧。”

    没有在意伊诺克那难看的脸色,巴罗意有所指地继续讲道。

    “嗤嗤,哈哈哈。”

    西洋镜已经被拆穿了,伊诺克可不是古板的人,他笑了,彻底把伪装丢到地上,很难想象,一个让人敬畏的掌权者,笑容居然如此难看。

    当你尽心尽力去谋划一件事,到头来却发现跟自己的预期相差十万八千里,同时又引来更加讨厌的麻烦时,这换做正常人,恐怕没几个人能保持云淡风轻。

    从这点可以看出,伊诺克是个素质很高的人,事实上,他对这位破坏了自己计划的巴罗恨之入骨,却不会在明面上表现出来。

    他们彼此之间是对手,同时两人都是米拉尔小镇上的掌权者,一个对内履行职责,一个对外抵御外敌。

    按照故事的走向,两者应该是和平相处互相扶持的,为米拉尔小镇的繁荣做出贡献,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水火不容、剑拔弩张。

    镇上的贵族、平民到也没觉得会有什么影响,头痛的是伦道夫这个镇长,他受够了当秤杆的日子,但又不得不继续,这是最好的管理之道。

    伊诺克失算了,原本以为自己的精密布局在得到了伦道夫的承诺后,会变得一帆风顺,可没想到意外来的如此措手不及。

    巴罗的那句话让他瞬间就明白了一个以前没有想过的道理,那就是在权利的巅峰,你可以践踏任何的许诺。

    死亡游戏一旦开始了,要么失败要么胜利,中途不能退出,作为整个事件的参与者,伊诺克很清楚,还得继续下去,他得为自己当初的贪婪履行义务。

    “恐怕病的不是他本人吧,而是他的态度,尽情的嘲笑我吧,巴罗。”伊诺克说出了沮丧的话语。

    这一刻,他忽然有种醒悟,那就是所有人都小看了罗克,他才是真正的狐狸,因为他的伪装成功欺骗了所有人。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老朋友我们都是在为自己的事情奋斗到底,但好像这次运气稍微的站在我这一边。”巴罗微笑着认真说道。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会说话,看来一处呆在阴暗的角落里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远离阳光会让人错过很多美妙的风景。”伊诺克深深看了他一眼,随后朝着那些剑士摆摆手。

    这场闹剧看来要结束了,这是在场之中所有人共同的想法,因为那些执法庭的剑士已经退回了伊诺克的身边。

    加布力尔现在有些慌了,他觉得自己在不出声的话,可能就会没命,因为不远处的多格斯一直用充满憎恨的眼光盯着自己。

    “伊诺克、巴罗难道你们就眼睁睁看着我被绑在这里吗!”

    对于加布力尔的不满,两人形成了共同的默契,直接无视。

    “巴罗,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帮助他。”伊诺克认真问道。

    “老朋友你不觉得他现在很特别吗,而且对于塞斯的做法,我不是很赞同,一个对兄弟如此残忍的人,我想他所谓的友善跟承诺也是充满着罪恶的。”

    巴罗的话让伊诺克陷入了沉思,而这时候,那些镇卫兵在得到授意后,来到了加布力尔跟前为他松绑。

    “快点!把这该死的绳子拿开。”

    罗克没有阻止他们,危机解除之后,他恢复了正常,瞬间感觉到头重脚轻,视线中所有的事物都出现了重叠。

    亚格眼疾手快,稳稳的将他搀扶住。

    巴罗看了罗克一眼,继续说道:“怎么说他也是黑荆棘庄园的正统继承人,既不是小孩子,也不是生活不能自理的傻子,塞斯做了他应做的事情就够了,剩下的交给罗克自己来处理吧,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黑荆棘庄园自己的事情,我累了,先走了。”

    伊诺克留下一句简短的话之后,带着执法庭的剑士离开了这里。

    “伊诺克你这个混蛋!”

    加布力尔怒吼一声,直接冲到巴罗跟前。

    “巴罗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个家伙都对我做了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米拉尔小镇的贵族连人生安全都不能有保障了,那么要你们这些人干什么!”

    听到这些话,那些镇卫兵恶狠狠地瞪着加布力尔,气氛似乎变得越来越不对劲,玛莎连忙将菲莉交给格勒,死死拉着本就怒火中烧的多格斯,她怕对方会干出荒唐的事情来。

    “这个嘛,尊贵的加布力尔先生,罗克也是贵族,贵族之间的矛盾向来都是由执法庭跟镇长来协调,现在你也看到了,伊诺克走了,伦道夫又生病了,你打算让我怎么做?”巴罗耐心地解释道。

    “巴罗你这是在逃避,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加布力尔彻底摊上了巴罗。

    “好吧,那么请你将事情的起因详细地跟我说一遍吧。”面对快要发疯的贵族,巴罗无奈地讲道。

    加布力尔说的极为详细,从菲莉偷自己的钱袋开始,一直到罗克的所作所为。

    “我明白了,尊贵的加布力尔先生请稍等一下。”巴罗点点头,他缓缓朝着人群走去。

    “你们刚才一直都在场,那么现在请看到菲莉偷钱袋的人站出来。”

    这下轮到那些平民为难了,他们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从人群中走出来。

    见到巴罗这样的举动,加布力尔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究竟会不会有人站出来作证,这点他自己都没有底。

    仔细回想一下,之前确实有不少人看到菲莉手中拿着自己的钱袋,除非那些人离开了,否则应该会站出来吧,他们没胆子得罪我,加布力尔自我安慰着。

    “不要怕,大胆地将实情说出来,你们会得到我的善意的。”加布力尔觉得自己还是得表示一下。

    对此,巴罗只是笑笑不说话。

    周围的平民有些不知所措,有的已经想离开了,但这会儿显然不行,镇卫所的那位长官正盯着呢。

    另一些人则是在心里默念着,希望那些看到菲莉偷钱袋的赶紧出来吧,求求你们了。

    约莫过去了几分钟,加布力尔彻底失望了,心里咒骂了这些平民千万遍。

    “既然都没人看到菲莉偷钱袋,那你们呆在这里干什么!”

    轰!

    巴罗一脸怒容,身上突然散发出可怕的气势来,周围的平民只觉得呼吸困难,本能地四下散去。

    “尊贵的加布力尔先生,你看到了,他们都没有看见菲莉偷你的钱袋啊。”巴罗转过身来。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加布力尔着急了,他没有料到,对方居然会将周围的平民都给轰走了。

    “我的随从可以给我证明。”加布力尔依旧不死心。

    “可他们都死了。”

    “啊,巴罗你不能这样,我是贵族,你们必须维护我的权益,快把罗克抓起来,他杀光了我的随从。”加布力尔咆哮连连。

    “是的,保护贵族是我们的责任,在米拉尔小镇,谁都不允许伤害贵族,但是在那漫长的黑夜中,贵族要是出事了,我想我们也会感到无能为力的。”巴罗认真告诫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加布力尔瞬间安静了下来。

    “长官的意思是叫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一点,蠢货!”多格斯走了过来,他可没给对方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