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十八章 精神风暴
    “伊诺克,你终于来了,快救我,罗克他要杀了我。”

    见到伊诺克领着执法庭的剑士走过来,加布力尔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急忙呼喊,双腿重新恢复了力气。

    罗克没有理会来人,甚至都没转身,直接无视加布力尔的话,他轻轻松开长剑,却是惊奇地发现它竟然没有掉落到地上。

    “唔,真是一柄不错的武器。”

    耳边再次传来话语声,而这时,罗克注意到,那柄长剑正在缓缓的落到地上。

    “应该是在那个方向。”

    罗克扭头朝着一个方向望去,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此时,伊诺克正站在不远处,他身后的十名剑士手里拿着武器,个个脸如寒霜。

    亚格微微皱起眉头,他敢发誓,这些家伙绝对比昨天碰到的那些要强很多。

    周围的平民已经退的足够远了,他们大气不敢出,即使心里有话想说,也得憋在肚子里,现在可不单是贵族跟贵族之间的冲突,连毒蛇都参与进来了。

    玛莎等人自觉地退到一边,她们很清楚执法庭的人是什么德性,如果形势对罗克不利的话,她肯定要上诉。

    耐心是执法庭很重要的课程,作为毒蛇就要有做毒蛇的觉悟,那就是处事不能急躁,做什么都得有理有据。

    即使是跟那些流氓打交道,你也得按照规矩来,否则最后损失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之所以会让平民感到恐惧,那是因为他们总能让你无法拒绝认罪,就像是自己真的罪无可恕一般。

    这样的人是可怕的,因为他们足够耐心,值得让人敬而远之。

    罗克的无礼和冷漠已经持续几分钟,他的注意力似乎是被那柄地上的长剑给吸引住了。

    作为忠诚的追随者,亚格有一点做的很好,那就是没有放松任何警惕,他站在罗克左侧靠前一点的位置,手里没有离开大剑,完全做好应对突发情况的准备。

    惊恐中的加布力尔这时候倒是学聪明了,他管住了自己的嘴巴没有发出声音,将焦急写在脸上。

    这时候,伸手捡起地上长剑的罗克终于转身了,他直视着伊诺克,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执法庭?”

    “为什么?公然这样对待加布力尔这位贵族,在加上杀死了这么多人,你还问我为什么?”伊诺克冷冰冰地质问道。

    “这是你看到的结果,那么原因呢,你清楚吗。”罗克笑着向对方问道。

    “你跟我们回去,这件事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罗克,不要想着反抗,那样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伊诺克缓缓讲到。

    “不用了,我告诉你们原因。”罗克摇了摇头,举起长剑指了指加布力尔。

    “我的女仆无缘无故被人打成重伤,到现在还处在昏迷中,这些人想杀我,我出于自卫,让亚格砍了他们,而这个加布力尔公然诋毁我,贵族的名誉不容侵犯,我只是对他做出适当的惩罚。”

    “污蔑!明明是这个小东西偷了我的钱袋,我处罚她理所当然,伊诺克情况已经很明白了,必须把他抓起来,还有快给我松绑。”被绑着的加布力尔急忙反驳道。

    “菲莉她不会偷加布力尔的钱袋的,我敢保证。”这时候,玛莎也开口了。

    “尊敬的加布力尔先生,你确定那个小姑娘偷了你的钱袋。”伊诺克冲着对方认真询问。

    “是的,周围的人都可以证明。”加布力尔肯定地点着头。

    “平民冒犯贵族是可以直接处死不用上报的,何况是一个女仆,加布力尔先生已经很仁慈了。”称赞一声后,伊诺克的目光落向罗克。

    “看来情况很清楚,罗克你还有什么话需要补充么。”

    “清楚?你觉得周围的人能够给他作证?我的女仆是不会偷别人的钱袋的,要不然她也不用天天在市集里拾荒度日了,她现在身受重伤是铁一般的事实。”罗克神情冰冷,额头上的青筋正在暴涨。

    “我想他们应该不能证明,对于你女仆的遭遇,我表示遗憾,但我觉得加布力尔的话更加有说服力,如果我处理错了,你可以上诉,但你现在必须跟我走。”伊诺克语气坚定,容不得别人反驳,他很清楚自己必须速战速决,否则那些流氓说不准就会出现了。

    周围的平民在听到了伊诺克的处置结果之后,脸上流露出不同的表情来,有点感到可惜,有的则认为理所当然,有的继续期待着事情接下来的发展。

    玛莎感到深深的失望,幸好多格斯经常会讲一些执法庭的事情,耳听目染之下,她的心里稍微好受一些。

    “无耻。”玛莎的目光落在伊诺克身上,但这两个字她只能在心里说。

    加布力尔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他完全能够想象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就是这个该死的混蛋会被带进执法庭,然后再也没机会出来。

    “动手吧,拿下罗克,给加布力尔先生解绑。”伊诺克发出了命令。

    “遵命,大人。”

    十名剑士齐齐走来,可怕的气息比在祖屋那次还要强烈几分,亚格第一时间挡在罗克身前,他完全可以预料到接下来会是一场苦战。

    周围的平民被这股气息波及到,不得不在退远一点,越来越多的人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如此强大的执法庭剑士,我看罗克少爷是要被带走了,单单凭一名剑士,我觉得没有任何胜算的。”

    “别说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可怕的毒蛇,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一些胆大的家伙不要命地议论道,罗克平静地站着,面对这些剑士,他没有丝毫的慌乱,因为那股奇异的力量似乎正在自己的身体里复苏。

    “亚格退下吧,我要证实一件事情。”

    “大人?”亚格扭头看了罗克一眼,一脸疑惑。

    “相信我。”

    罗克没有多余的话语,因为那十名剑士已经越来越近。

    “大人,我知道了。”

    亚格只是退到一边,这个位置既能保护玛莎他们,也能随时支援到罗克。

    铿铿,已经快到了这些剑士攻击的距离,他们的武器在低鸣,正渴望着饮敌人的血。

    “都!给!我!停!下!”

    罗克面色冷漠,他一个字一个字地用力喊了出来。

    嗡!

    突然之间,似乎有一股无形的音波席卷而出。

    只见周围平民纷纷捂着自己的耳朵,神情十分痛苦,这声音太可怕了,竟然直达心神,经过了短暂的昏聩跟失聪后,所有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恐惧。

    那些剑士的情况要糟糕太多,他们毫无防备正面受到了这股冲击,到现在都没能恢复过来,只是勉强让自己站在原地。

    加布力尔呆立当场,只感觉脑海中嗡鸣声不断,伊诺克的情况比他好不到哪里去,他的脸色早已大变,难以保持镇定。

    “这、”

    伊诺克勉强恢复了一些精神,对他而言,刚才自己就好像被一股风暴给袭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