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十五章 交情与危机
    “来吧,亲爱的毒蛇们,让本大爷好好伺候伺候你们。”

    “哈哈。”

    “别紧张,我们会很温柔的哟。”

    “来吧,像个娘们一样,敞开怀抱吧!”

    “哈哈。”

    有什么样的军官,就会有什么样的下属,这些镇卫队员哪怕面对伊诺克这只老毒蛇,也是有恃无恐,因为他们身前站着多格斯。

    执法庭的剑士眉头皱起,这些挑衅的家伙他们很熟悉,跟镇卫所的恩怨由来已久,双方之间没少发生冲突事件。

    一般碰到这种情况,没有一方会选择让步,以往最后都是由镇长伦道夫出面调停。

    但眼下的状况对于执法庭来说有些不利,镇卫所的态度强硬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多格斯这个人了。

    不可否认,在场之中,就属他的实力最强,有时候绝对的力量是能够左右很多事情的。

    执法庭的剑士将目光落到伊诺克身上,眼前的僵局还需要这位决策者来处理,但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即使面对强大的多格斯,剑士从不畏战。

    柜台中的女子稍微的放松了一些,嘴角流露出的笑容一闪而逝,这会儿可以有功夫介绍一下她了,毕竟是让亚格魂牵梦绕的女人。

    赫拉.林,一位美丽的女子,看上去二十五岁左右的年纪,或许是有保养的秘方吧,经营这家地精酒馆已经很多年了,手上雇了两个侍从,他们只有晚上才会出现。

    至于她的来历,恐怕就连伦道夫也不是很清楚,两人在这么多年中,只见过几次面,关系说不上很好。

    “地精酒馆,不错的名字,有时间我会来这喝酒的,希望它一直存在。”

    这是伦道夫给出的评价,听上去只是一句客套的官面话,但深层次的含义恐怕就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了。

    “大人。”

    门口处,一名执法庭的队员走了进来,见到里面剑拔弩张的场面,顿时止步不前。

    “事情办好了吗?”伊诺克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都办好了。”执法队员恭敬地说道。

    “那么,回去吧,这里太糟糕了,我一刻也不想呆。”

    伊诺克说着转身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客气地讲到:“多格斯、罗克保重,希望下次见面气氛不会这么尴尬吧。”

    “切!”

    多格斯盯着执法庭的人离开后,直接坐了下来,心中却是伊诺克最后的话感到疑惑,这只老狐狸这次怎么选择妥协的。

    “看来他们按耐不住了。”

    危机解除之后,罗克离开了原先的位置坐在了多格斯的对面。

    周围的镇卫兵目光皆是落向了他,眼中流露好奇之色,当然的还夹带着其他的看法。

    “是啊,伊诺克那家伙最后的那句话不得不让人警惕啊,要小心了。”多格斯笑着说道,他朝赫拉.林招了招手。

    “队长,这是准备喝酒了吗?”

    镇卫兵瞬间转移了注意力,一脸恭维地凑到多格斯身后。

    “你们这群混蛋,自己找位置坐。”

    “哈哈,队长最好了。”

    “伙计们喝酒咯!”

    “这群混蛋。”

    多格斯怒骂一声,随后冲着亚格喊道:“坐吧,不是要跟我拼酒么。”

    “你觉得今天合适吗,多格斯。”亚格坐了下来,表情有些严肃,看得出来他没有喝酒的心情。

    “当然合适了,今天我们让那些毒蛇吃瘪了。”这话是一位长着一脸胡须的镇卫兵说的,眼中充满了自豪感。

    “你看看这些混蛋兴致多高,伙计放轻松,不要活得那么累,罗克你说是不是这样?”多格斯劝说道。

    “我只喝一点点,你们随意。”罗克的脸上带着笑容,平淡地回答道。

    “哈哈,就喝酒而言,你还在见习阶段,赫拉来吧,老规矩。”

    “好的,请稍等!”

    下午的地精酒馆俨然成了罗克他们的私人会所,拘谨的亚格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喝酒多多少少能够看出一个人的性情,这话一点都没错。

    目前看来,镇卫兵已经和罗克跟亚格相处得非常不错了,所谓的友谊、交情就这么的在不知不觉中建立。

    离开酒馆之后,罗克发现不论是多格斯、亚格还是那些镇卫兵,精神状态都保持得很好,心中不免惊叹于他们的酒量。

    “哈哈,可别把我们当成了酒鬼,那样是会送命的。”一身酒气的多格斯拍了拍罗克的肩膀,开玩笑道。

    一夜无事,早上的时候,多格斯跟罗克聊了一会儿,之后去了镇卫所,他知道,距离自己踏入黑荆棘庄园不远了。

    玛莎带着管家以及达妮和菲莉一早就出门了,热闹的街道对她们很有吸引力。

    罗克今天的脑袋有点疼,昨晚喝酒遗留下的问题,但他依然要出门,首选的目的地自然是地精酒馆,他总有一种预感,自己跟穆尔丹还会见面,想到精密品质的献祭,心中隐隐有了一些猜测。

    今天的街上似乎并不平静,总有一些若有若无的眼睛存在,不过罗克跟亚格也发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正是昨晚一起喝酒的那些镇卫兵。

    “快去看看吧,听说市集那边出事情了。”

    “那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听说是一名女仆偷了加布力尔老爷的钱袋。”

    “天哪,那可是贵族啊,这个女仆真是糟糕。”

    听到街上行人的议论声,罗克停下脚步,行人的交谈内容传入了他的耳中,朝着亚格看了看。

    “大人,要过去瞧瞧吗?”亚格慎重地问道。

    “去看看。”

    大庭广众之下处决一个人,这种事情并不新鲜,因为镇上经常会发生,对于平民来说,贵族的权利是至高的。

    加布力尔要公然处死一个小女孩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的,就有许多想看热闹的平民正在往市集处。

    此时,货摊中已经被清理出一块很大的空地,几根粗大的木头支起了架子,满脸阴寒的加布力尔正在指挥随从将小女孩绑上去。

    这个小女孩正是菲莉,明显遭到了毒打,伤痕累累,甚至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他们的眼中没有同情之色,仅是对接下来的行刑充满好奇。

    “你们这是污蔑,快放了菲莉。”

    不远处,玛莎等人被一伙随从挟持着,她衣衫有些不整,显然刚才有过冲突,正歇斯底里地喊道。

    “污蔑,无礼的妇人,你敢质疑贵族?谁给你的胆子!”

    加布力尔是认识玛莎的,当然也知道他的丈夫多格斯,可这会儿他却表现得冷酷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