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十四章 流氓与毒蛇
    对于米拉尔小镇大多数人来说,刚才的那一幕只是一个小插曲,却也能成为不错的谈资,毕竟能够让执法庭的伊诺克亲自出马,肯定不会是小事情。

    加上对象正是最近话题火热的黑荆棘家族继承人罗克,这件事的新闻价值就不同了,胆大者甚至猜测这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米拉尔今后的格局。

    至于最终的结果如何,无法预知,因为谁也没有胆子走进地精酒馆,去探听伊诺克跟罗克之间会谈些什么。

    看到执法庭的剑士守在门口处,就足以让所有好奇者打消这个荒唐的念头。

    “我的乖乖,怎么伊诺克那只老狐狸都出来了,这个老家伙一向是无利不起早的。”

    “有些麻烦了啊,执法庭那些软蛋在这里,头你说该怎么办,队长交代过的,要我们看好罗克.黑荆棘。”

    距离地精酒馆不远处的一个拐角口,几名体格强壮的人正聚在一起,这些人穿着毫不讲究,形象有些邋遢,原本统一的制式服饰被他们穿出了另类的风格。

    “先看着,我们的任务只是保证罗克不会被任何人给带走,其他事情不用管。”

    “头,我看伊诺克那只老狐狸摆明了是冲着罗克来的,等下肯定会被带走,真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啊。”

    “彼德小子,你这么说,是不是怕了那些执法庭的软蛋了。”

    “你这是污蔑,我怕他们个屁,我们是谁,那可是米拉尔小镇上出了名的流氓,就这些软蛋我一只手就能打死好几个。”

    “哈哈,你倒是说对了,我们都是流氓,执法庭的那些软蛋只是恶心的毒蛇而已,不用怕的。”

    “废话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给我闭嘴,好好在这盯着,我去找下队长。”

    “遵命,头。”

    酒馆内,罗克跟伊诺克各自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互相背对着,亚格警惕着那些执法庭剑士,同样对方也对他报以敌意。

    柜台中的女子没有贸然开口,她甚至有些担心,自己呆在这里会不会不安全。

    沉闷、寂静是此刻酒馆的真实写照,这幅画面就像是定格了一样,不知道谁会成为打破僵局的那个人。

    “不介意的话,请给我们来点酒吧。”

    阴冷的话语声打破了酒馆的僵局,女子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因为他发现,伊诺克正用不带感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好,好的,请,请稍等。”

    这也许是最好的开始了,亚格忍不住看了伊诺克一眼,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一剑劈了对方。

    “罗克,你很让我意外,原本一个已经失踪的人,现在却挣扎得如此激烈,真的无法让人安心,有时候妥协并不是一件坏事。”

    “瞧瞧那些安眠在大地上的人,多可爱,当然也包括了你的父亲,不要觉得我很无情,执法庭每年都会给他们献花的。”

    “我们都是在为自己服务,这个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生存是一门学问,对于你的处境我很同情,但这并不能让我不去履行我的职责,你还没去看过你的父亲吧,有机会是该去看看的。”

    伊诺克说话的声音很细,但每一个字都咬的很清楚,加上他那独特的嗓音,不知不觉中就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寒意。

    这时候,女子端来了酒水,她轻轻放下之后,连句礼貌话也没有说,悄无声息地回到柜台中。

    亚格忍不住看了她一眼,似乎有话要说,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眼前还有无比棘手的事即将的发生。

    静静坐着的罗克一言不发,一脸平静,伊诺克的那些话对他的影响不大。

    “执法庭的庭长伊诺克,你这次来这里,是代表了什么?是因为我叔叔给你传话了,还是一些见不得光的阴谋需要补救又或者为了某些甜美的蛋糕?”

    略带讽刺的话语从罗克的嘴里说了出来,那些执法庭的剑士微微变了脸色,按照他们以往的原则,这样的话足以打上冒犯的标签。

    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用粗暴的手段来对待,但这会儿不行,伊诺克至始至终并没有任何的指示。

    “我只是例行公事,仅此而已。”伊诺克认真讲道,他轻声拿起了杯子。

    “上次黑荆棘庄园传出消息说你失踪了,而现在你就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所以你得跟我走一趟,配合执法庭调查这件事情。”

    “我很好奇,跟你走了,我还能活着回来么。”

    “罗克你想多了,执法庭不是地狱,它代表了公正。”

    “恐怕那样的公正不属于我这样的人吧,你说是不是。”

    “看来你对我们的误会很深啊,也对,我们做的事情从来都是不被外人理解的,因为大部分人都平庸地活着。”

    “抱歉了,正义这种东西我喜欢自己去争取,伊诺克我不会跟你走的。”

    “呵呵,我很好奇,你到底是凭什么可以这样跟我说话。”

    伊诺克离开了位置,这是一种信号,不远处的那两名剑士心领神会,眼中露出凶光,走了过来。

    铿!

    “哼!敢动一下试试。”

    亚格低吼一声,直接挡住了那两名剑士。

    “粗鲁的剑士,你这是在将事情推向黑暗的深渊,不过执法庭擅长处理你这样的人,他们的下场都不怎么好。”伊诺克朝着门口处的剑士挥了挥手。

    铿铿。

    很快的,执法庭的五名剑士围了上来,柜台中的女子面色平静,她的目光落在罗克身上,心里隐隐有些担忧。

    “毒蛇就是毒蛇,永远也改变不了肮脏丑陋的德性。”

    充满厌恶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只见多格斯一脸怒气,带着身后的镇卫兵走了进来。

    伊诺克见状,阴寒的脸色微微有了变化,他有些想不到这些人怎么会来这里。

    “多格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听着伊诺克不满的话语,多格斯笑了笑,朗声说道:“我在维持治安啊,听说有人想对黑荆棘家族的继承人不利。”

    “这里没人对罗克不利,我只是准备带他回执法庭询问一些事情,用不了太长时间的。”伊诺克微微眯起眼睛,走到了多格斯面前。

    “你这些话可以去和巴罗商量,现在我要带罗克走,他之前委托镇卫所保护他的安全。”

    “荒唐!这是你们镇卫所干的事情吗,你将米拉尔小镇的治安放在哪里!”伊诺克愤怒了。

    多格斯深深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随即恶狠狠地讲到:“别拿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并不是我的上司,米拉尔的治安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废话,不想听听当事人怎么说么。”

    “我正想去镇卫所坐坐,起码那里能让我感到安全,至于其他地方,抱歉我哪里也不想去。”罗克平静地说道,直白地表明了立场。

    “哈哈,伊诺克你听到了吧,没人能在我面前强迫别人去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带着你毒蛇滚蛋吧!”

    “多格斯,要是我一定要带罗克回执法庭,你会怎么做?”伊诺克冷冰冰地问道。

    “我们是流氓,你要跟流氓耍流氓吗!”多格斯毫不畏惧,赤果果地威胁道。

    一时间,酒馆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