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二章 引言:岚玛奇谋02
    蝎尔提心吊胆,此刻对于他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从没想过自己的剑士生涯居然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其实他感觉得出,自己全力以赴的话,是有可能杀死索戈的,但对方的身份令他没胆量这么干。

    岚玛森林中的领主,可不是那些魔兽能够相提并论的,它们智慧,生来高贵,受到主宰的庇护,而且据说,它们能够使用森林中的一切。

    这可不是人类中的贵族领主能够相提并论的,蝎尔冷汗连连,对方虽然只有拳头大小,却给了自己泰山般的压迫感,这时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哼!今天给你们一次机会,把你们抓住的那两名兔人带过来,然后滚出森林!”不久之后,索戈做出了决定,他没打算留下这些人的性命。

    “是是,领主大人我这就去把他们带过来。”听到索戈的话,蝎尔如临大赦,急忙站起身来。

    “等等,你留下来,我还有些事情要问问你,叫他们去就好了。”索戈叫住了正准备离开的蝎尔。

    “遵命,领主大人。”蝎尔暗暗叫苦,硬着头皮吩咐了同伴一番。

    艾贝尔激动不已,看向索戈的目光充满了感激之情,没想到对方居然记住了自己的父母。

    在蝎尔同伴离开之后,索戈没有理会蝎尔,在他获得的知识中,就有人质这个词语,同时也明白其中的含义。

    随着蝎尔的同伴带来了艾贝尔的父母,宣告了这次的事情圆满结束,特伯跟他的妻子迪丽到现在还处在懵懂状态,就算是看到了艾贝尔跟凯西,也不敢上前出声。

    “大人,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蝎尔恭敬地道别之后,便带着同伴悄然离开了森林。

    “是的,去地狱这条路上慢慢走吧。”索戈轻声说着,随后动了起来,片刻功夫,这些人都倒在了血泊中。

    “艾贝尔!凯西!”

    “妈妈!”

    “爸爸!”

    一家四口喜极而泣,紧紧相拥在一起,历经了风雨才能衬托出亲情的可贵,那是无法用金币来衡量的。

    索戈默默地看着这一家子,胸口渐渐变得沉重起来。

    “索戈大人,感谢您救了我们一家,从此以后,兔人特伯将是您最忠诚的仆人。”

    特伯朝着索戈用力一拜,行了一个兔人标准的跪拜礼,这是等同于将性命交给了对方。

    “愿您世世繁荣兴盛,索戈大人!”紧随其后的是迪丽,她心甘情愿地对索戈宣誓效忠。

    “索戈大人。”

    “索戈大人。”

    艾贝尔跟凯西这对姐妹脸上闪着泪光,显得激动异常。

    “起来吧,你们的忠诚跟善意我收下了。”索戈平静地出声,他正式接受兔人一家的追随。

    一时间,主仆尽欢,索戈准备先回蚁巢,但在离开之前,他没有放过山猫,这可是能量值。

    默默看着索戈对着比他身体大了十几倍的山猫展开饕餮盛宴,特伯一家无言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幅景象,心中对于这位的主人的敬畏又加重了一分。

    呃哦,呃!

    “我们走吧,去我的大城堡。”解决了山猫之后,索戈打着饱嗝说道。

    一路上,特伯一家紧紧跟在索戈身后,他们丝毫不敢分心,生怕会突然跟丢了,毕竟处在如此茂密的林中,对方的个头实在是小了一些。

    艾贝尔跟凯西满怀期待,他们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索戈的城堡,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的。

    回到蚁巢之后,索戈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所有的蚂蚁传达信息,等于是介绍了特伯一家,至于互相认识么,他想想还是算了。

    无论是多莉还是大肥,貌似介绍了也没啥作用,兔人跟她们实在是没办法交流。

    得知已经到了索戈的住所后,特伯没办法不吃惊,引入眼帘的是一座半米高的蚁巢,除此之外,在不远处聚集着许多蚂蚁,不知道在干什么。

    索戈大人的城堡呢?

    艾贝尔跟凯西满头疑惑,她们渐渐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蚁巢上,虽然不想承认,但她们都觉得这或许就是索戈的城堡吧。

    “不用吃惊,它们都是我的部下,我的城堡正在建造当中,看到了吧。”索戈边走边说,而这时,那些正在忙碌的蚂蚁纷纷传来问好声。

    “主人好。”

    “主人主人好。”

    清闲的多莉直接来到了索戈身边,好奇地问道:“索戈主人,她们是谁呀,没见过。”

    “跟你一样,我是他们的主人。”

    “哦哦。”

    特伯一家此时的表情都无比精彩,索戈住的地方深深震惊到了他们,这跟想象中的画面完全不搭边。

    感觉像是来到了小虫子的窝里。

    或许这就是特伯一家的心声吧,多少有些失望,但这并不会影响到他们对索戈的尊敬跟忠诚。

    “这是?”

    情况开始变得好转起来,城堡的施工场地中,那块巴掌大小的石头深深将特伯一家给吸引住了。

    “派,索戈,大人,您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图腾吗?”特伯呼吸急促,艰难地问道。

    “你说这是图腾?”

    索戈注意到,这一刻,特伯一家人的神情完全变了,就像是灵魂被什么东西给收走了一样。

    “大人,我们能信仰图腾吗?”特伯鼓足了勇气,颤抖地问道。

    对方如此突如其来的变化令索戈有些措手不及,他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有点想明白了。

    “可以,不要反抗。”

    得到肯定的答复,特伯差点惊呼出声,他立刻带着家人虔诚地跪了下来。

    特伯一家完成了信仰之后,他们与索戈之间的主仆关系已然变得牢不可破,除非是石头毁灭,否则它比契约牢固了不知道多少倍。

    “特伯,告诉我,这个图腾对于你们而言,意味着什么?”索戈认真问道。

    “索戈大人,图腾是兽人的信仰,是生命的全部,是一切的希望,也是文明的源头,它能让居无定所的灵魂住进温暖的港湾。”特伯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索戈大人,在兽人大陆中,只有拥有图腾的部落才能繁盛下去,向我们这种弱小的部族,图腾对我们来说就是奢望,感谢大人的慷慨,您给了兔人延续下去的希望。”

    特伯越说越激动,双眼通红,领着家人再次跪了下来。

    “起来吧,你们是我的追随者,当然有资格信仰我的图腾。”索戈表面平静,内心却是有些小惊讶,他没有想到这块石头对于特伯一家意义居然有这么重要。

    解决了图腾的事情之后,索戈顺便将城堡的规划也传给了特伯一家,老实讲,对于那些忙碌的蚂蚁,他没有多少信心。

    在他看来,特伯或许更加靠谱一些。

    “索戈大人,您对城堡有什么要求吗?”脑海中牢牢记住了城堡的布局,特伯面露为难之色。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这。”

    索戈看得出,特伯确实是发现了一些问题,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索戈大人,您的城堡建造出来后,会很小。”就在这时,一旁的艾贝尔突然小声讲道。

    “艾贝尔。”迪丽一脸着急,想阻止对方已经来不及,她暗恨自己,刚才就应该将艾贝尔的嘴巴给缝上。

    特伯的脸色也跟着变了,眼中流露出责怪之意,艾贝尔如此的冒失,肯定会让索戈不高兴。

    “哈哈!”

    令大家想不到的是,索戈并未生气,而是大笑起来。

    “说的没错,艾贝尔,我知道会很小,我的部下个头就这么点大,能有什么办法。”索戈无奈地说道。

    听到如此风趣的话语,特伯一家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不已,自己追随的大人竟然如此的风趣友善。

    索戈大人真是一位风趣的好大人,暗自欣喜的艾贝尔在心中这样想到。

    “索戈大人,如果我没有估计错误的话,您的城堡只有人类的一间普通房间大小,我想说,您还需不需要在扩大一些?”特伯硬着头皮小声问道。

    “不用了,我就这么点大,城堡有房间大小足够了,反正是我一个人住的,对了,你们的住所自己想办法,允许你们建造好住所后再来参与城堡的建设。”

    “遵命,索戈大人。”

    等到索戈走开后,特伯四下查看了一番,最终选择在城堡的背面建造住所,这点迪丽也表示赞同。

    “爸爸,我们以后会一直住在这里吗?”凯西认真地询问道。

    “凯西喜欢这里吗?”特伯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嗯嗯,这里很好,虽然什么都没有,我们还要自己建造房子,但索戈大人是大好人,他会庇护我们。”凯西肯定地讲道。

    “是啊,大人是全天下最好的人,我们都要牢牢记住大人的恩情,并且一直追随大人。”

    “嗯嗯。”

    特伯一家相互看了看,点着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哎,吃了一个早上,感觉没得到多少能量,看来以后不能拿昆虫当目标了,能获取的能量实在是太少了。”

    索戈记得很清楚,上次吃了那只山猫,明显能感觉到能量正在注入身体中。

    “看来大型猛兽才可以提供我需要的能量,如果是魔兽,恐怕就更多了。”想到这些东西,索戈还是比较激动的,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从弱者逐渐转变成了强者。

    不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索戈暂时不打算跟魔兽干上,他对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是很有信心。

    就在索戈默默思考的时候,负责寻找食物的蚁群出现了动乱,只见他们的队形凌乱不堪,许多蚂蚁横冲直撞。

    随着它们接近蚁巢,仔细看之,一些陌生的蚂蚁混杂在队伍中,它们肆无忌惮地杀死周围的黑蚁。

    “索戈大人,有敌人入侵。”

    “给我挡住这些敌人。”随着脑海中传来大肥的声音,索戈迅速给出了指令。

    蚁群的骚乱影响到了城堡那边,本在忙活的蚂蚁纷纷放下手中的活,火速赶往战斗现场。

    密密麻麻的黑蚁汇集在蚁巢前,它们正在同那些入侵者战斗,那是一种大体型的蚂蚁,身材修长,身体呈现出暗红色,脑袋扁平,有着巨大的颚,足以将黑蚁轻松肢解。

    “索戈大人出了什么事情吗?”

    特伯领着家人找到了索戈,这才注意到蚁巢前正在发生战争。

    “没什么大事情,一些找死的行军蚁而已。”索戈冷酷地讲道。

    行军蚁可以说是蚂蚁中的恶霸了,它们数量庞大,居无定所,所到之处顷刻间就能把一处地方的食物蚕食殆尽,庞大的数量加上强悍的战斗力令它们所向披靡。

    “索戈大人您看,行军蚁正在赶来。”

    听到特伯的惊呼,索戈这才注意到一只黑压压的大军正朝着蚁巢赶来,仿佛是森林中出现了一条黑色的水流,数量之大,令人头皮发麻。

    “妈妈。”凯西本能地紧紧抓着迪丽,她从未看到过如此规模的蚁群。

    “索戈大人,您的部下会支持不住的。”艾贝尔一脸着急,她分明看到黑蚁在节节败退。

    见对方没有任何表示,特伯直接拿出一根条状的武器立刻加入到作战中,迪丽随后跟了上去,她明白自己的丈夫这么做的意义。

    “凯西我们也去帮忙。”艾贝尔冲着身旁的妹妹喊道。

    “可,可是,我害怕。”凯西一脸着急,那密密麻麻的蚁群让她心惊胆颤,提不起勇气。

    “别怕,索戈大人会庇护我们的。”艾贝尔朝着凯西伸出了手。

    “嗯嗯。”凯西用力点点头。

    战场之中,黑蚁这边加入了特伯一家,缓解了不少的压力,这四名巨人给行军蚁造成了不小的伤害。

    但这只是暂时的,行军蚁的数量占有巨大的优势,即使是特伯一家四个巨人,恐怕也不能阻止它们。

    蚁多咬死象,战斗力低下的兔人或许都有可能成为行军蚁的食物,这群恶霸又不是没杀过大型的猎物,对它们来说就是稍微麻烦一些而已,蚁海战术战无不胜。

    “这群找死的家伙来的正是时候,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啊。”索戈没有理会特伯一家,直接快速地冲向城堡处。

    战场瞬息万变,形势越来越不利,特伯无比的着急,这些行军蚁实在是太难缠了,周围的黑蚁已经被杀得溃不成军。

    “特伯,该怎么办,这样的情况索戈大人有办法吗?”

    “迪丽,我想我们只能用火攻了。”

    面对着急的妻子,这是特伯想到的能够扭转胜局的唯一办法。

    “不能用火啊。”

    听到特伯的话,索戈急忙赶了过来,开玩笑,这可是自己的信仰啊。

    “索戈大人,您这是?”

    见对方抬着石头赶了过来,特伯吃惊不已。

    “辛苦你们了,剩下的交给我来吧。”说完这句话,索戈直接奔赴战场的前线,直接将石头砸到那几只靠近自己的行军蚁身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震慑住了那些正在疯狂杀戮的行军蚁,附近的黑蚁见到索戈,纷纷围了过来。

    “主人主人。”

    “主人呀。”

    “索戈主人您总算来了。”多莉来到了索戈身旁,她很清楚,战争已经结束了。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

    行军蚁们开始不安起来,但眼前巨大的诱惑驱使着它们不愿意离去,索戈乐意见到它们这样干,他准备一锅端掉。

    接下来,特伯一家见到了令他们终生难忘的场景,只见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批行军蚁主动加入黑蚁这边。

    “这?”

    特伯实在是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他感觉索戈什么也没做。

    “对了,一定是索戈大人借助了图腾的力量。”想到这点,特伯的心中就激动不已。

    行军蚁与黑蚁之间的对峙持续到了傍晚,索戈身心疲惫,凭借着一己之力彻底颠覆一支约莫十万规模的大军,他感觉整个人都飘呼呼的,脑袋如针扎一般的疼痛不已。

    强行让行军蚁信仰自己,过程中并不是一帆风顺,这些恶霸的反抗之意比黑蚁强烈的太多了。

    “就剩下你了。”心力交瘁的索戈最后盯上了那只孤立无援的蚁后。

    此刻,不安、恐惧、迷茫或许就是行军蚁的蚁后内心的真实写照了,这么短的时间自己就失去了对蚁群的掌控,她不敢正视索戈,对方太可怕了。

    “索戈主人,可以让我吃了它吗?”

    正准备动手的索戈突然听到了大肥传来的话,他停了下来。

    “大肥,给我个理由!”

    “索戈主人,它能让我变得不一样。”大肥显得很着急。

    “那你快来吃吧,我帮你控制住它。”听完大肥的解释,索戈同意了她的请求,对于自己的部下,该大方的时候果断不能犹豫。

    “感谢索戈主人!我我,马上就出来。”大肥激动不已,恨不得现在就出现在蚁巢外面。

    几分钟之后,大肥成功地被工蚁们抬了出来,看那幅架势,颇有万人之上的女王架势。

    “索戈主人我来了。”

    工蚁们直接将大肥抬到了索戈身旁。

    “有点意思,你胖了一圈呐!”见到大肥那越发臃肿的腹部以及黄豆点大的头部,索戈莫名地感觉很有喜感。

    “感谢主人的帮助,我才能有这样的变化,主人对我太好了。”得到称赞的大肥满心欢喜,急忙恭维道。

    “快点动手吧,我很累。”索戈催促道。

    “嗯嗯,不会让主人等太久的。”

    工蚁们迅速将被控制住的蚁后拖到了大肥面前,看着这唾手可得的大餐,她毫不费力地开始狼吞虎咽。

    此时,特伯一家人静静站在不远处,他们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大肥,总感觉那不是一只肥胖的蚂蚁,而是一头可怕的怪物。

    “那也是索戈大人的部下么?”艾贝尔有些无法确定,她随后转移了视线,将目光落在索戈身上。

    很快的,她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果然还是大人给人的感觉温暖舒服。

    大肥的脑袋虽然不大,但是吃东西的速度却是异常的惊人,片刻功夫,行军蚁的蚁后只剩下了那对半透明的薄翅。

    咕咕。

    “感谢索戈主人,我我吃完了。”

    脑海中传来大肥激动的话语声,索戈勉强提起精神,随口问道:“现在有什么变化没?”

    “诶,索戈主人,我感觉我现在很能生!”

    “啥?”索戈满头疑惑,他有点不太明白大肥的意思,与此同时,明显察觉到对方的情绪波动,似乎有些羞涩难以启齿的味道。

    “变化。”大肥提心吊胆地回答道,她有点儿担心。

    “其实你不用太紧张的,具体跟我说说吧。”对方的这幅模样倒是让索戈感到无奈,自己难道是恶魔么。

    “索戈主人是这样的,吃了它以后,我的能力强化了,一天现在好像可以产一万枚。”

    “原来呢?”索戈终于知道了大肥的变化在哪里,顿时来了兴趣。

    “索戈主人,原来我,我一天产一千多枚卵。”大肥总算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索戈对于自己的变化没有感到失望。

    “不错,那么多久能孵化?”索戈急忙问道,他对大肥的变化非常满意,开玩笑,一天就能给自己带来一万数量的子民,这简直就是宝贝。

    “索戈主人,原来要半个月,现在估计七天就可以了。”大肥做了保守估计。

    了解到这里,索戈已经非常清楚,也就是说,七天之后,自己每天就能增加一万信仰力,顿时对于大肥越发的重视起来。

    “很好,大肥你没让我失望,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跟我说。”

    得到对方的夸奖,大肥倍受鼓舞,脑袋都不知不觉地抬高了几分,她急忙回答道:“索戈主人,我需要很多族人来照顾虫卵,还需要扩建蚁巢。”

    “明白了,那么除了多莉,所有的黑蚁都交给你吧,还有,那些行军蚁你也带走一半吧,我想现在的你,应该能轻松控制它们了吧。”索戈想都没想,直接做出了决定,他打算一切资源都优先供给给大肥。

    “谢谢索戈主人,我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大肥激动不已,内心充满了感激。

    “好好干,努力给我生,去忙你的吧。”

    交代一声后,索戈只感觉倦意袭来,恨不得马上呼呼大睡。在大肥离开之后,多莉来到了他的跟前,不停晃动着脑袋。

    “索戈主人,我也好想像大肥那样。”

    “为什么会这样想?”听着对方这犹豫不决的声音,索戈认真问道。

    “那样就能帮助到索戈主人,我,我这么弱小,什么也做不了。”

    索戈哪里还不明白多莉内心的想法,他平静地讲道:“你和大肥不一样,她有她的价值,而你也有你的价值,这些行军蚁交给你了,蚁巢的食物以及我的城堡都由你负责,明白了么。”

    “嗯,嗯,索戈主人我一定完成。”

    “那么现在你还觉得自己没用么?”

    “不,我能为索戈主人做很多事情,谢谢索戈主人。”

    “这就对了,我已经给它们下达了指令,你可以放心驱使它们。”

    “遵命,索戈主人。”多莉欢快地跑开了。

    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黑蚁们跟着大肥进入了蚁巢,之后行军蚁一分为二,多莉领着她的手下刻意远离蚁巢,看样子是在提防大肥拉人。

    对此,索戈哑然失笑,不过有竞争才会进步,他觉得以后可以经常这么干。

    “我这算是昏迷还是睡觉啊。”索戈只感觉自己的世界渐渐暗淡了下来,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

    夜幕降临,森林中,危险这才刚刚开始,蚁巢中已经停止了忙碌,在行军蚁的努力下,扩建工作进展得非常顺利,此时,这些恶霸全都呆在蚁巢外面,充当护卫的角色。

    多莉这边也是如此,一到晚上,城堡的建设也就告一段落了,有着石头跟这些行军蚁存在,蚁巢的安全看来不用太担心了。

    不远处,一个简陋的窝棚搭建了起来,这里就是特伯一家晚上休息的地方了,里面铺着干燥的树叶跟干苔藓,在上面放置着一张不大的毛茸茸的毯子。

    此时,特伯正在摆弄火堆,而迪丽则不时的将一些采摘来的植物跟挖掘来的根茎放到火上,估计这就是他们的晚餐了。

    窝棚内,艾贝尔跟迪丽目不转睛地看着躺在毛毯上的索戈,昏迷到现在,一点清醒的迹象也没有。

    “别担心,索戈大人会平安无事的。”艾贝尔轻声说道,只见她的手掌上正呆着一只蚂蚁。

    “姐姐说的对,索戈大人肯定会醒过来的,他现在只是太累了。”

    一旁的凯西也跟着说道,到了现在,她已经完全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对于这些蚂蚁,只剩下了亲近之感。

    待在艾贝尔手掌上的多莉不停晃动着触角,索戈昏迷到现在,一直提心吊胆着,虽然听不懂艾贝尔跟凯西的话,但多莉感觉她们都是带着善意的。

    生存,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处在两者中间的话,那就叫做罪恶。

    给予一个人活下去的希望很容易,但要牢牢守护住其实是挺难的,索戈先生对于黑蚁和兔人来说,他就是那颗灿烂的太阳。

    这时候的昏迷,不下于夺走了大家的光明,担忧跟不安不一定非得表现出来,许多人在遇到这些的时候,会将其藏着。

    不论怎样,今晚对于大家来说,注定无法安然入睡,他们都想守着索戈,希望黎明的时候,这颗太阳就会重新灿烂起来。

    生活不可能一成不变,万事万物都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能够察觉到变化的只是少数人而已,其余的人都只能按部就班。

    蚁巢的建设依旧如火如茶,特伯一家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忙建造城堡,唯一令他们难受的事情就是必须得小心翼翼,否则容易伤害到那些蚂蚁。

    窝棚里,躺在毯子上的索戈慢慢清醒了过来,脑海中的记忆还停在昨天昏迷前的那一刻,这时候,阳光透过那些缝隙,照在了他的身上。

    “我恐怕昏迷很久了吧。”

    索戈动了动身体,他准备走出窝棚,不过在此之前,还必须做一件事情,那就是享受脑海中的烟雾。

    轰!

    咔擦!

    “啊!”

    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只见索戈的身体渐渐裂开了,露出了当中全新的身体。

    过程痛苦无比,索戈咬牙忍着,等到新的躯体彻底成型,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似乎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噼噼啪啪。

    外形没什么太大变化,大小也是如此,但索戈发现自己的四肢变得更加粗壮,体表带着一层淡淡的金色。

    呼哧,呼哧。

    索戈连连挥舞着前肢,不停发出破空之声。

    轰!

    窝棚之外,所以的蚂蚁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的活,它们的目光落向的窝棚,下一刻一股可怕的气息席卷而出,另它们不得不伏在地上。

    “主人主人。”

    “主人醒了!”

    “主人又变强了。”

    特伯一家同样变了脸色,这股气息是从窝棚里传出来的,原因不言而喻。

    “太好了,索戈大人醒了,可是。”艾贝尔激动不已,恨不得马上冲进窝棚,但这股气息令她心生恐惧,不敢上前。

    “这种感觉真好。”

    窝棚中,索戈直立着,那两条粗壮的后肢完全可以支撑整个身体,他发觉自己还挺习惯两条腿走路的。

    “你们怎么了?”

    大摇大摆地走出窝棚后,索戈这才发现大家的举动透着古怪,看这架势应该有一会儿时间了,不免感到惊讶。

    “主人,主人。”

    “主人好。”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那些黑蚁,行军蚁则紧随其后,它们很快就围了过来,不过却与索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索戈主人。”

    连一向跟索戈亲近的多莉也是如此,担心了一整晚,此刻见到对方醒了,内心不激动那是假的,但她却无法靠上前去。

    “奇怪了,我有这么可怕么?”这一刻,索戈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久之后,特伯一家硬着头皮走上前来,但他们也只是比蚂蚁们稍微靠近索戈一些而已。

    “索戈大人,您的气息太可怕了,如果可以收敛的话,我想我们大家都会变得正常起来的。”特伯小声地说出了原因。

    听了对方的话,索戈这才恍然大悟,顿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光沉浸在强化带来的喜悦中了,完全没有照顾到大家的感受。

    “好了,不好意思,我才刚刚掌握这份力量。”

    当那股可怕的气息消失后,周围的蚂蚁这才敢围上来,一番问好之后,它们便有序地离开了,继续去忙碌。

    “索戈主人您又变强了,我真替您感到高兴。”脑海中传来了大肥的祝贺。

    “是该高兴高兴,你继续努力给我生。”客气的回了一声后,索戈的目光落向特伯一家。

    “在我昏迷的时候,麻烦你们照顾了。”

    “索戈大人,这是我们的荣幸。”特伯受宠若惊,急忙开口。

    “城堡的建设可以缓一缓,但是窝棚可不适合长久居住,特伯我记得我说过的,允许你们先建造自己的房子。”索戈认真讲道,虽然很乐意见到他们给自己干活,但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是的,索戈大人昨天就说过的。”特伯恭敬地说道,心中充满了感激。

    “那就行了,继续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艾贝尔。”说到这里,索戈将视线移到艾贝尔的身上。

    “在,大大人您有什么吩咐?”艾贝尔紧张地问道,心里既激动又忐忑。

    “放轻松,只是让你跟我去附近走走。”索戈平静的解释一声,而这时脚下传来异样,他这才注意到多莉竟然还没有离开。

    “多莉你还有什么事?”

    “索戈主人,我能我能跟您去吗?”

    “下次吧,你暂时得帮我盯着它们干活,明白吗?”

    “遵命,索戈主人,我一定会做好的。”尽管有些失望,但多莉立刻向索戈做出了保证。

    “我相信你,一直都会。”

    安排妥当之后,索戈轻轻一跃,便落到了艾贝尔的脑袋上,引得对方一阵惊呼,她被吓得不轻,但很快就适应了过来。

    之后在凯西充满羡慕的目光中,艾贝尔顶着索戈先生,慢慢离开了蚁巢。

    蚁巢周围经过索戈的清扫,稍显幽静,但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会有新的居民入住。

    况且周围到底有没有大型动物出没,这谁也没法保证,一路上,索戈琢磨着自己还得来一次血腥的清洗,彻底保证自己领地的治安才行。

    “索戈大人,我们要去哪里?”

    难得单独跟索戈相处,艾贝尔心中惊喜多过紧张,她已经在渐渐习惯。

    “往前走就对了,记住了艾贝尔,我们这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旦发现潜在的危险,我会出手解决的。”

    趴在艾贝尔脑袋上的索戈老神在在地讲道,不知不觉间,他发觉呆在这里挺舒服的,松软头发,尤其还有那对毛茸茸的耳朵。

    “索戈大人我记住了。”牢牢将索戈的话记在心里,艾贝尔有种说不出的喜悦感,原来这里都是大人的领地啊。

    呦呦,呦呦。

    突然之间,树林间传来响动。

    “索戈大人,这。”艾贝尔本能地停下脚步,她在等待索戈的指示。

    “悄悄靠上去看看。”

    “好的,索戈大人。”

    只见在密林中,一群班鹿正在悠闲地觅食,数量不下于五百只。

    “索戈大人,好多鹿,我从没看到过这么多。”艾贝尔忍不住说道。

    “森林中蕴含着无尽的资源,这群班鹿既然在我的领地中,那就是我的东西,你们以后可以来这里狩猎,我们走吧。”看完鹿群后,索戈心情大好,这可都是肉食啊,换句话说就是能量值。

    “感谢索戈大人。”艾贝尔发自内心地感激道,随后远离了鹿群。

    吼!

    还没走多远,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声在林中响起,艾贝尔瞬间脸色大变,脚下差点没有站稳。

    “看来某个家伙惦记着我的肉食啊,艾贝尔呆在原地,我去看看。”

    嗖!

    艾贝尔听索戈这句话时,对方早就不见了踪影。

    此刻,安静祥和的密林一片狼藉,原本静静觅食的班鹿正在四下逃窜,一只庞然大物正用前肢踩着它的战利品,那是一匹成年的雄鹿。

    吼吼!

    咔咯,咔咯。

    这只庞然大物是一只巨虎,体长足足有五米,此刻他正在大块朵颐。

    “居然不是魔兽。”

    发现对方只是一只普通的老虎后,索戈大失所望,他大摇大摆地朝着巨虎走去。

    “喂喂喂,这里是我的地盘,肆意吃我的肉食,你交税了么。”径直来到巨虎跟前,索戈大声质问道。

    吼吼!

    巨虎瞥了一眼索戈,发出威胁的吼叫,随后继续进食,完全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

    “真是无礼,我居然被小瞧了。”索戈心凉了半截,怒火瞬间涌上心头。

    轰!

    可怕的气息骤然降临,巨虎直接放弃了猎物,它这才意识到这个小不点居然如此可怕。

    嗷嗷。

    巨虎微微趴着身子,发出低沉的叫声,它已经服软,完全提不起战斗的意志来。

    “哼!求饶晚了,吃了我的肉还冒犯了我,死吧!”

    露出杀意的索戈很快就捕捉到了对方想要臣服的意图,但他没有停手的意思。

    “怪就怪你太普通了,如果你是魔兽,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噗呲!

    噗!

    眨眼之间,巨虎的喉咙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血流如注,它轰然倒地。

    猎杀与被猎杀不愧是森林中的主题,轻易干掉一只巨虎,索戈这会儿表现得过于平静,他一动不动,似乎是在沉思。

    “我到底算不算魔兽?”

    强大的力量并未迷失索戈,他还不至于膨胀到忘我的境界,只是此刻稍显迷茫,强化到完美形态,到底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令他有些苦恼。

    魔兽天生强大,体内孕育着魔核,能够轻易使用血脉中传承的魔法,它们的智慧可不是一般野兽能够相提并论的。

    “哎,看来不单需要强悍的力量,还得需要海量知识,只有两者结合,才能成为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索戈没有沉思太久,很快就调整过来,摆在眼前的两具尸体还需要处理,否则久了,血腥味容易引来那些投机者。

    解决掉巨虎跟班鹿之后,索戈感到非常的满意,这跟自己之前猜想的一样,猎物的实力越强,提供的能量就越大。

    “不知道干掉一头魔兽能够获得多少能量啊。”索戈先生表示很期待。

    远处,艾贝尔提心吊胆地等待着,她是个懂事的小女孩,牢牢遵守着索戈的命令,如果对方一直不回来,那她就会继续等下去。

    独自处在这片古老的森林中,不安跟恐惧会不停消磨人的意志,人都是怕孤独的,艾贝尔勉强保持镇定,但双腿却是不争气地在打颤。

    “让你久等了。”

    索戈总算回来了,话才刚说完,他已经落在了艾贝尔的脑袋上。

    “啊大人,您您总算回来了。”艾贝尔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下安全无忧了。

    “那么走吧,继续巡视。”

    蚂蚁的领地其实并不大,它们毕竟是森林中弱小的存在,准确的说,它们没有资格拥有领地,只是栖身在森林外围的一份子而已。

    但索戈先生不这样想,他觉得森林的这块外围都应该属于自己,谁不服气就干谁,这里只需要一个声音。

    你的野心有多大,你就能够掌控多大的地盘,前提是你必须更加智慧,这是索戈自己摸索出的真理。

    一路上,索戈发现了十几种野兽群,数量之大令人膛目结舌,不得不感叹森林的丰厚。

    艾贝尔同样的发现了好几种果实、食用的菌类以及一些野生蔬菜,她觉得这些足以让家人的生活得到改善。

    嗡嗡嗡。

    行走了两个小时之后,一声刺耳的声音引起了索戈的注意,与此同时,艾贝尔脸色大变,眼中被恐惧侵占,双腿似乎失去了力气,瘫坐在地上。

    “在这里等我。”

    如法炮制,索戈话未说完自己已经消失。

    这是一片空旷的树林,地上的青草有些干枯,周围零零散散地长着一棵棵类似白桦的树木,放眼望去,一览无遗,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隐藏住。

    来到这儿,索戈显得很谨慎,刚才那股气息自己没估计错的话,这里肯定住着一只可怕的家伙。

    吧嗒,吧嗒。

    嗡嗡嗡。

    响动越来越频繁,索戈大气不敢出,他知道,自己有可能跟一只魔兽正面碰上。

    气息的压迫感逐渐逼近,好在这些对索戈的影响不大,他越过一片矮山坡之后,引入眼帘的是一块稍显平坦的地势。

    嘶!

    瞬间感觉自己的心跳骤然加速,索戈猛吸一口凉气。

    不远处,一只大家伙正在悠闲地晃悠着,披着金色的甲壳,身体呈长卵圆形,头部长有一支两边对称、双分叉的巨型觭角,这熟悉的外观令索戈目瞪口呆。

    一只体型堪比牛犊子的金色独角仙,索戈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来表示自己此刻的心情,这到底算什么玩意。

    惊叹过后,索戈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眼看着金色独角仙正朝自己靠过来,心里不慌张那是假的。

    “这可是魔兽啊。”

    索戈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他不敢放松警惕,谁也无法保证面前这个家伙会不会发动攻击。

    双方对视了片刻,谁都没有率先发难,气氛有些尴尬,毕竟彼此之间大小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这才是我理想的坐骑啊。”看着这个奇葩的家伙,索戈在心中感叹道。

    “坐骑?混蛋!老子是魔兽!”

    一声略显沙哑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索戈脸色大变,他明显注意到独角仙的嘴角不停地动着。

    “话说,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是我的领地,信不信我吃了你。”

    听到对方的威胁,索戈笑了,这家伙居然敢跟自己抢地盘,简直是在自取灭亡。

    轰!

    索戈不在收敛自己的气息,他觉得很有必要让对方知道,这里谁说了算。

    “你你你,你也是魔兽?”

    两股气息似乎不相上下,但实际上,索戈的更加强劲,这让独角仙措手不及,它完全没有料到这个小不点居然如此可怕。

    “臣服于我,否则死!”

    “混蛋,这话应该我来说!”

    噗呲!

    独角仙瞬间怒了,犄角中突然射出一道电弧,索戈身形敏捷,闪电般地躲开,下一刻,他原先站立的位置漆黑一片,不停冒着白烟。

    “找死!”

    索戈勃然大怒,直接发起猛烈的进攻。

    “靠!这身甲壳还真的挺硬的。”

    “小不点乖乖受死吧,凭你也想破开我的防御!”

    面对索戈的攻击,独角戏嗤之以鼻,只是令它咬牙切齿的是,对方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跟烦人的苍蝇一样。

    “混蛋,别让我抓住你,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双方的战斗持续不断,独角仙的魔法攻击已经让这块地方面目全非,至始至终索戈都没有使用毒液,他生怕会玩坏了自己的坐骑。

    轰!

    独角仙一头撞向一颗参天大树,咔擦一声,巨树轰然倒地,原本在树干上的索戈眨眼间闪到了独角仙的脚下。

    “该死的小不点,你成功惹怒我了。”

    “混蛋,我要让你吃土。”

    索戈不想在纠缠了,他直接抱住独角仙粗壮的脚,顿时引来对方嘲笑不止。

    “哈哈,小不点你想干嘛,信不信我踩扁你!”

    “你就尽情的笑吧,待会儿我保证你哭不出来。”

    索戈抱着独角仙粗壮的腿,猛然发力,令人惊掉下巴的一幕出现了,庞大的独角仙被他生生举了起来。

    “啊,你你要干什么!”独角仙神情大变,这一刻它有些慌了,完全没有料到对方的力气会这么大。

    “吃土吧你!”

    噗!

    狠狠将独角仙砸到地上,轰隆声不绝于耳。

    这一下,独角仙被摔得七荤八素,没等它回过气来,索戈又再次举起它,换汤不换药。

    噗。

    轰隆!

    噗。

    轰隆!

    盏茶功夫,地面已经坑坑洼洼一片狼藉,独角仙欲哭无泪,此刻头上的犄角都歪了,亲身体会了索戈的残暴后,它已经失去斗志。

    “请等,等一下,我,我臣服了好不好。”

    脑海中传来独角仙有气无力的声音,它害怕在继续下去,自己会被玩死。

    噗。

    轰隆!

    “早点臣服不是挺好的,非得浪费我的时间。”解了气之后,索戈放开了独角仙,总算有了坐骑了。

    “叫我索戈大人。”

    缓过气来的独角仙急忙爬到索戈跟前,唯唯诺诺地喊道:“索戈大人好。”

    “嗯,以后你就是我的坐骑了。”索戈满意地讲到。

    “索戈大人我是魔兽啊。”独角仙欲哭无泪,堂堂的魔兽,坐拥着岚玛森林中的一块领地,没想到却成了人家的坐骑,最次当个跟班也行啊。

    “你有意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继续请你吃土。”索戈恶狠狠地威胁道。

    “没,没没,这是我的荣幸,索戈大人。”面对索戈的雄威,独角仙明智地选择服软。

    “从今往后,你的名字就叫大金,明白没?”

    “大金。”独角仙再次欲哭无泪,不过它不敢表现出来,恭敬地说道:“感谢索戈大人的赐名。”

    主仆关系确定完毕,索戈随后继续跟大金交流,这让他得到了不少消息,原来这一带都是大金的地盘。

    更加让索戈尴尬的是,蚁巢的范围居然也是属于大金的,貌似自己一直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搞风搞雨。

    岚玛森林的外围有许多像大金这样的一级魔兽,它们各自有着自己的领地,在地盘中,它们是至高无上的,可以任意予取予求。

    每隔一定的时间,这些外围的魔兽都会聚在一起,就跟人类开交流会一样,处理一些重大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冲突事件。

    了解清楚这些信息后,索戈还是比较满意的,大金拥有的地盘不小,足够让自己折腾一段时间了。

    嗖!

    “以后这些地盘都归我了,你就负责好好当坐骑就行,现在出发,去跟艾贝尔汇合。”

    迅捷地跳上大金的背,索戈趾高气昂地发出命令。

    “遵命,索戈大人。”大金默默欲哭无泪着,身体跟灵魂以及地盘都被对方给霸占了,在自己的魔兽生涯中,恐怕没法碰上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

    与苦苦等候的艾贝尔汇合后,索戈将向导工作交给了大金,毕竟对方比自己更加了解领地的范围。

    与此同时,索戈回到了艾贝尔的脑袋上,比起大金那金灿灿的硬背,还是毛茸茸的脑袋比较舒服。

    一路上,索戈简单地跟艾贝尔介绍了大金,双方各自打完无法的沟通的招呼后,算是认识了。

    “索戈大人,越过这片树林之后,就到了风霜狼的地盘了,那家伙睚眦必报,是个十足的混蛋,经常惹是生非。”

    大金边走边介绍,说完话之后,直接在这片树林中留下了自己的气味。

    哗哗哗。

    一旁的艾贝尔见到大金的举动不忍直视,太难为情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大家伙居然一点也不矫情。

    “大金,貌似我现在才是这片领地的主人吧。”索戈低沉地提醒道,尽管知晓对方这样做的用意,但好歹先跟自己说一声吧。

    “啊。”大金正处在畅快的兴头时,听到索戈的话,顿时吓了一跳,瞬间明白自己这么干简直是在找死。

    “索戈大人请原谅我的无礼,我我只是习惯了,要不我收回来好么?”

    “收回来?”索戈无语问苍天,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奇葩该如何把撒出去的液体收回来。

    “那你收一个我看看。”

    “这?”

    听到索戈指示,大金如梦初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么愚蠢,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开始吧,我们还得赶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索戈轻声催促道。

    此时的艾贝尔倒是有些同情大金了,心中有些不忍。

    “好的,遵命,索戈大人。”大金留下了无声的泪水,看着自己撒出去的东西,他微微俯身,将脑袋探得老长。

    见状,艾贝尔本能地闭上眼睛,完全可以脑补出大金那副美得不忍直视的画面来。

    “行了,这份工作你继续先做着吧。”索戈终于良心发现,出声制止了大金制造悲惨。

    “谢谢,谢谢索戈大人。”大金如临大赦,此刻心中只有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