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巨龙巫师 > 第一章 引言:岚玛奇谋01
    前三章是序,正文从第四章开始,白痴太多,不解释下不行。

    读者粉丝群:108898403,非诚勿扰。

    格滋沃克西南方,三大公国鼎立,它们瓜分着这块富饶的土地,但有一片浩瀚的森林却不属于它们。

    作为西南方的绿色海洋,岚玛森林曾经被称为人类的禁区,这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自从伟大的主宰巨龙们沉睡以后,人类视这里为天堂,杀戮跟掠夺成了森林永恒不变的主题。

    “我们的时代要来了,为了伟大的赫娜.贝加尔公主,巫师们洗干净你们的脖子吧。”

    “王,您为什么要把这个东西留在这里?”

    “那些混蛋将希望赌在了森林外的米拉尔小镇上,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肮脏卑贱的巫师,他们的想法我等不知。”

    “我现在明白了,只有弱小的生命才能创造不凡啊,所以我也学他们。”

    “尊贵的王,您究竟给了它什么?”

    “智慧跟力量。”

    “王,我们明白了,那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吗?”

    “不用,我们该去做那件事了,加尔圣山的公主不应该被封印,她应该翱翔于天空之上,俯视大地。”

    岚玛森林的最外围有一处阴暗的低洼地带,地面上人类留下的足迹随处可见,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的投机者渐渐绝迹了。

    在禁区的魔咒解除后,这片森林已经向人类敞开了它的怀抱,人类贪婪地猎取着当中的资源,可是现在,情况又变了,森林中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哪怕是人类当中的强者也不敢轻易深入森林腹地。

    那些散落的遗骸时刻都在警告着贪心外来者,这里危险无处不在,如果管不住自己的手脚,那就要做好死亡的准备了。

    黎明时分,低洼地带显得异常平静,实际上并不是这样,数不尽的渺小生命已经开始活动,一座半米高的黑蚁巢沙沙之声越演越烈,不一会儿,黑压压的蚁群倾巢而出。

    数以万计的黑蚁朝着四周蔓延而去,寻找食物以及搬运食物几乎填满了它们的蚁生,在这片广茂的原始森林中,蚂蚁无疑是弱小的,但令人惊叹的是他们的社会等级却比人类还要复杂。

    在蚁后的统治下,分工明确,可以这么说,对于蚂蚁来说,蚁后就是整个族群至高无上的主宰。

    寻找食物的主力是工蚁,几股先头兵将收集到的情报迅速传递给后面的蚁群,然后大军急速开拨。

    在这支浩瀚的大军中,时常可以看到一些大个头的兵蚁,有着发达的颚,在没有敌人入侵的时候,它们负责协助工蚁处理一些棘手的猎物,同时还肩负着保护工蚁的责任。

    庞大的蚁群正在忙碌的时候,一只兵蚁突然开起了小差,他堂而皇之的离开了蚁群,借着一块小石头竟然人立而起,平静地注视着黑压压的大军。

    “我该做些什么。”索戈有些迷茫,这是他有了智慧之后,给自己起的名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从一只遵循本能的弱小蚂蚁渐渐转变成了一只会思考的蚂蚁,命运从来都不缺乏偶然,任何的变化总有一个既定的源头。

    半年前,索戈有一次外出寻找食物的时候,意外掉队了,他走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蚂蚁们从未到过这里,幸运的是,索戈活着回到了蚁群。

    变化就从这里开始了,在接下来的半年时光中,每天总有一些信息钻入他的脑海中,索戈害怕过、迷茫过甚至极度压抑过,对他而言,这是永无止境的折磨。

    这些所谓的信息就是知识,可以让索戈一跃成为高等智慧的生物,渐渐明白这个道理的他开始有了想法,也许应该去那个陌生的地方看看了。

    吧嗒,吧嗒。

    随着身后传来响动,一只工蚁慢慢的靠近了过来,它用触角不停地去碰触索戈,随后传来了一些简单的讯息。

    “索、索戈主人,您在、做、什么?”

    “我在思考,是时候去做那件事情了,多莉跟我去一个地方。”

    “可是,后,会生气的。”

    “我才是你的主人,跟我走就对了。”

    交流完之后,索戈朝着蚁群相反的方向走去,只见那只工蚁犹豫不定,默默注视着他,最终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半年之中,索戈也不是没有收获,作为一只有了思想的蚂蚁,它很快就摸索出了跟同类交流的新方法,多莉就是成功的案例,对它而言意义重大。

    众所周知,工蚁都是没有繁殖能力的雌蚁,因此在索戈的眼中,多莉这个跟班就是一只发育不良的小姑娘而已。

    在这庞大的蚁巢中,可是有着成千上万的小姑娘,足够让索戈先生大饱眼福。

    一大一小的两只蚂蚁在地面上行走是非常危险的,没有族群的力量,随时都有可能成为天敌的食物。

    运气似乎站在了索戈这一边,估摸着行进了十几分钟后,他们平安到达了目的地,这是一块光线微弱的湿地,地面的凝土很是松软。

    眼前躺着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呈椭圆形状,晶莹剔透,带着淡淡的紫色,而在石头内部,隐约可见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巨龙。

    “索戈主人,这是,什么?”多莉发出了询问。

    “暂时不清楚,你上去查探一下。”索戈心里也没有底,今天算是它第二次接触这块石头,未知的东西都是危险的,需要保持距离,这是森林里的生存之道。

    所以,多莉作为索戈培养的跟班,光荣地成为了实验小白鼠,它小心翼翼地走了上去,用触角去碰触那根物件。

    “索戈主人,它要吸我!”多莉发出了惊恐。

    嗡!

    而就在这时,索戈的脑海中响起了轰鸣声,紧接着他突然捕捉到了一些模糊的讯息。

    “别害怕,你不要反抗!”

    “我,我害怕。”

    “不要反抗,这是命令!”

    索戈怒吼一声,直觉告诉自己就要揭开石头的秘密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希望多莉出现纰漏。

    嗡!

    “啊!”

    只感觉一股电流席卷全身,索戈忍不住喊叫起来,他惊奇地发现,石头中冒出了一股灰色烟雾,瞬间涌进自己的身体中。

    下一刻,索戈突然发现脑海中正盘旋着一股雾团,隐约看到多莉的影像就在其中。

    震惊,十足的震惊,这样的变化已经完全超出了索戈的预计,他发现,冥冥之中自己跟这块石头已经有了微妙联系。

    “呼!”

    约莫过去了半个小时,索戈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惊讶已经被喜悦代替,他总算了解了这块石头是什么,准确地说这是某种传承物品,它可以收集信仰。

    按照索戈的理解就是,这是一个拥有着无限可能的好东西,想到这点,他有些哭笑不得,早知道的话应该早点来这里。

    “这?”

    突然,索戈本能地产生了一种想法,似乎那股烟雾自己可以吞噬,这个念头一旦起来了,就再也挥之不去。

    “试试看吧。”

    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张大嘴巴,一口就将多莉的影像给吞噬了,这幅画面令他感觉怪异无比,有种头皮发麻的难受感。

    轰!

    噼噼啪啪!

    “呃啊!”

    索戈发出痛苦的惨呼,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放在火上炙烤一样,无法阐述的疼痛。

    不久之后,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索戈总算解脱了,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太神奇了!”

    索戈心中无比震撼,此刻的他很有信心能够单独干掉一只甲虫。

    “索戈主人,我好像,好像变了。”

    多莉忐忑不安,毕竟刚刚经历了生死考验,此时索戈给它的感觉就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面对他,自己只想虔诚地膜拜,同时明显察觉出身体中似乎有了奇怪的变化。

    “不用害怕,没事的。”

    对于掌握了石头奥秘的索戈而言,多莉的变化他当然知根知底,算起来,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位信仰子民。

    脑海中的那股烟雾变得无比稀薄,但仍然能够看到多莉模糊的影像,无形之中让索戈更加清楚地知晓了多莉的变化。

    借助石头的神奇力量,多莉成为了一只拥有繁殖能力的雌蚁,这意味着什么,索戈心里比谁都清楚。

    对于蚁群来说,繁殖能力是至高无上的,蚁后之所以强大,一是因为它拥有控制整个蚁巢的能力,这是与生俱来的,二是它有着巨大的生育器,可以源源不绝地制造黑蚁,这简直是工厂的永动机。

    “先回去吧。”

    索戈想把石头搬走,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推动这块庞然大物,只好作罢。他准备先回蚁巢看看情况,多莉发生了这样的变化,不知道蚁后会作何感想。

    蚁巢附近,数以万计的工蚁忙碌不停,对于索戈跟多莉的出现,它们毫不在意,一切似乎都跟往常一样。

    “有古怪!”

    索戈在蚁巢的入口处停了下来,他明显觉察到,无形之中有股压力骤然降临。

    “已经发现了么?”

    索戈不敢大意,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盯上了,心里很清楚,在蚁巢深处的蚁后肯定在审视自己,很快便捕获到了一条讯息,那是传递给整个蚁群的。

    “处死它!”

    转眼之间,那些本在忙碌的工蚁迅速围了上来,它们全都表现出了敌意,此时的多莉惶恐不安地躲到了索戈的身后。

    “索戈,主人!它们想要杀死我。”

    “逃,去刚才那个地方!”

    战斗一触即发,面对汹涌而来的小姑娘大军,索戈不敢手软,直接爆发出强悍的战斗力。

    “索戈主人,救我!”

    蚁群的数量太多,几乎是瞬间,多莉已经被它们淹没,索戈要是这时候放弃多莉的话,她的结局只能是尸骨无存。

    “快走!”

    索戈毕竟是兵蚁,本身战斗力就比其他工蚁强悍太多,加上经过强化,战斗力可想而知,即使是其他的兵蚁也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救下多莉后,他且战且退,一路上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死在了他的手里。

    生死大逃亡还在上演,工蚁大军分成了一股股零散的小队追击着索戈跟多莉,这是一场无休止的追杀,除非是蚁后收回命令。

    近了,越来越近了,远远的可以看见那块石头了,索戈伤痕累累,而一旁的多莉步履蹒跚,显得有些萎靡,前仆后继的蚂蚁大军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呼!”

    索戈带着多莉直接退到了石头下方,此时,那些追击而来的蚂蚁纷纷停下脚步,它们来回爬动着,就是不敢上前,像是有道屏障阻止了它们一样。

    “看来暂时安全了!”

    松了一口气的索戈感觉身心疲惫,劫后余生的他深刻体会到族群的力量有多可怕,难怪蚁群可以在这弱肉强食的森林中生存繁衍下去。

    “索戈主人,它们越来越多了。”

    索戈没有理会多莉,他在静静思考对策,看着不断在汇集的工蚁大军,心里比谁都着急,忽然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闪过。

    “我是不是可以强行让它们献出信仰?”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再也挥之不去,至于到底能不能成功,索戈心里没底,但他不想坐以待毙。

    “死就死吧!”

    借助着与石头的联系,索戈全身心投入到计划当中,一旁的多莉愣愣地看着他,她明显感觉对方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是?”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二十个蚂蚁的影像,索戈明显感受到了挣扎反抗之意。

    “呃啊!”

    痛苦的撕裂感直接从脑海里席卷而出,索戈差点背过气去,他咬牙坚持着。

    “既然不想让我好过,那么你们也别想活!给我臣服!”

    索戈怒火滔天,他直接开始拼命,果断地与那二十个影像展开了拉扯战,而在外面,那二十只蚂蚁正被一条条烟雾形成的锁链束缚住,它们奋力挣扎着,周围的同伴见此面面相觑,始终不敢上前。

    嗡嗡嗡。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索戈精疲力竭,他已经没有力气在跟对方较劲了,就在这时,脑海中传来连续不断的杂乱声音。

    “主人,主人!”

    “主人!”

    “主人呀!”

    等到索戈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站着二十只工蚁,无形之中主从之间的联系已然建立。见到这种状况,多莉直接缩到了索戈的身后,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

    “成功了!哈哈!”

    索戈兴奋不已,不得不感叹危机跟机遇是并存的,这对难兄难弟总是喜欢弄出让人出乎意料的结局。

    这二十名信仰子民规规矩矩地站在索戈跟前,它们虔诚地等待着主人的吩咐,索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住了这些工蚁,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它们并未像多莉那样产生变化。

    脑海中的烟雾转眼间又变得浓郁起来,索戈饥渴的念头再次袭来,这次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开始吞噬。

    咔擦!

    “真的好痛苦啊。”

    索戈半疯半癫,持续的强化似乎已经将他逼成了疯子,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他在不断变强,同时对于自身的了解也更加清晰。

    “索戈主人,你,你你怎么变得这么大个了?”多莉不停地哆嗦着,此时,指甲盖大小的索戈对于她而言,无疑是巨无霸。

    “主人万岁。”

    “主人威武。”

    “主人强壮。”

    那二十只工蚁发自内心地崇拜着,索戈翻天覆地的变化,另它们着迷,兴奋不已。

    “不要惊讶,这才刚刚开始。”

    索戈没有丝毫的骄傲,他的目光落向那些虎视眈眈的蚂蚁群,他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

    “哼!还敢防抗,都给我臣服下来!”

    脑海中迅速捕捉到了五十个影像,索戈开始了他收割信仰的旅程,过程是枯燥乏味的,但是收获却是喜人的。

    蚂蚁群完全被蒙在鼓里,它们只知道遵从蚁后的指令,前仆后继地往这里赶来,对于那些臣服于索戈的同伴,完全没有在意,多么耿直的军队啊。

    或许连蚁后都没有料到,自己的子民已经完全被索戈接手了,它正在向着光杆司令的方向发展。

    天色渐渐暗下来,蚂蚁群开始出现骚动,随着夕阳落山,这是一种信号,代表着它们该归巢了。

    此时的索戈,体型已经达到拇指大小,几乎可以媲美蚁后的个头了,他赚得盆满钵满,对于那些归巢心切的蚂蚁,大方地选择先放它们一马。

    “继续吞噬变强吧。”

    索戈满怀期待,因为脑海中的烟雾又足够自己强化了。

    咕咕。

    嗷嗷呜呜。

    吼!

    天色已经完全暗淡下来,森林中的飞禽走兽不停嘶吼着,危险才刚刚开始,杀戮会蔓延到整片森林,各种恐怖的叫声震人心魄。

    索戈完成了强化,此刻正带领着几千信仰子民(黑蚁)呆在原地,借着石头散发着的紫光勉强可以看清周围。

    蚂蚁群中不安的情绪正在蔓延,它们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处境,夜晚的森林实在是太危险了,即使有了主人,也无法让它们消除天生的恐惧。

    “索戈主人。”

    多莉紧紧跟着索戈,生怕对方会突然走开,在这样的夜晚,他是唯一的依靠了。

    “主人主人。”

    “主人。”

    周围暗流涌动,隐藏着数不尽的天敌,蚂蚁群在它们的眼中就是唾手可得的食物,这点索戈非常清楚,凭借着敏锐的感官,他能够清晰捕捉到周围的动静。

    “是在害怕这块石头么。”

    索戈惊奇地发现,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始终不敢行动,它们甚至没办法靠近石头光芒笼罩的地带。

    “都呆在原地,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动。”

    为了进一步确定情况是不是这样,索戈下达的命令,紧接着他缓缓朝着前方走去,不一会儿便处在了紫光与黑暗交接的地方。

    呜呜。

    喔喔。

    咕咕。

    古怪的声音此起彼伏,索戈甚至可以看见一双双发亮的眼睛。

    “就你了!”

    黑夜中,索戈发现自己的视力好得不得了,他盯上了一只螳螂,对方的个头足足是自己的两倍。

    确定了附近暂时没有更加可怕的敌人后,索戈准备主动出击,他才刚踏入黑暗中,那只螳螂便先发制人,直接扑了过来。

    “也好,顺便检测下我的力量。”索戈不惊反喜,正面迎了上去。

    只见螳螂那对捕捉器的长构件突地伸展开去,下一刻便钳住了索戈,这是它狩猎方式,那对老虎钳宛如手臂内弯似的,猎物一旦被夹进那排尖齿交错之中,便小命呜呼了。

    “哼!”

    感受到一股巨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索戈无所畏惧,反身便迅速挣脱开来,紧接着用它巨大的颚咬住了螳螂的捕捉器。

    咔擦!

    咕咕。

    无往不利的老虎钳被生生咬断了,螳螂发出急促的声音,它知道,自己遇上硬茬子了。

    “主人主人!”

    “主人!”

    这时,蚂蚁群频频发出响动,它们迅速冲了过来。

    “别过来,呆在原地!”

    索戈急忙制止蚁群的举动,开玩笑,这时候过来不是添乱么,黑暗中可不止螳螂一个家伙。

    “索戈主人。”

    蚂蚁群安静下来后,多莉小心翼翼地走到了图腾光芒的边缘地带,索戈跟那只庞然大物就在她的不远处。

    咕咕。

    此刻的螳螂更加不安了,已经萌生了退意,失去了一只武器的它,战斗力直线下降。

    “想走,没那么容易。”

    见到对方开始后退,索戈欺身上前,直接咬住了螳螂的颈项,用力将对方拖了回来。

    “主人主人!”

    蚂蚁群纷纷四下退开,恭敬地看着索戈将螳螂拖到了紫光之中,到了这里,螳螂显得惶恐不安,它挣扎得更加剧烈了。

    “看来石头对你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啊。”

    索戈心怀仁慈,彻底结果了螳螂的性命,不想让它饱受煎熬。

    死去的螳螂尸体对于蚂蚁群而言就是一顿可口诱人的食物,面对这样的诱惑,很容易勾引起它们的本能。

    但是,因为有索戈这位主人的存在,所有的蚂蚁都不敢妄动,因为对方太有威慑力了。

    “索戈主人好厉害,它都被你杀死了。”多莉谨慎地靠了过来,到现在她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没什么,我现在很强大。”索戈满怀骄傲地回答道,他随后细细打量了多莉一番。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几千的蚂蚁当中,居然没有一只能够发生多莉这样的变化,这点索戈感到诧异不已。

    受到本能的驱使,索戈没有在对这个问题做进一步的思考,它盯着螳螂,对他来说,这是一顿食物。

    大快朵颐了一番之后,螳螂已经所剩无几,一旁的多莉心痒难耐,她早已饥肠辘辘。

    “吃吧。”索戈发出了指令。

    “谢,谢谢索戈主人。”此时多莉也顾不得其他,直接扑到螳螂的残骸上,她太饿了。

    周围的那些蚂蚁只有羡慕的份,奔波了一整天了,它们毛都没有吃一根,看来得忍饥挨饿一个晚上了。

    “别担心,我还会再去捕猎,都给我呆在原地。”索戈无私地安抚着蚂蚁群。

    “主人万岁!”

    “主人最强大了!”

    蚂蚁群欢欣鼓舞,对主人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夜的过去,预示着黎明来临,经过一整晚的奋斗,索戈硕果累累,那一夜对于蚂蚁的天敌来说是一场噩梦。

    它们只想从这群落单的蚂蚁中打点秋风,无奈的是碰上了索戈这只蚂蚁中的奇葩,最后沦为了蚂蚁的食物。

    尽管一整晚都在战斗,但是索戈的精力旺盛无比,天亮之后,他没有丝毫的疲惫感。

    “出发,今天得好好跟蚁后那只臭娘们算算账。”索戈推着石头意气风发,指挥着蚂蚁大军向前开拨。

    蚁巢这边一如往昔,没有多大区别,天亮后,黑蚁倾巢而出,开始新一天的忙碌,似乎昨晚发生的事情早已被它们遗忘。

    但蚁巢深处的蚁后却不这样想,昨天几千族人失去了联系,它感到非常的不安,可是自己能做的事情又不多。

    蚁后的身份给了它至高无上的权利,同时也限制了它,这辈子不出意外的话,只能呆在蚁巢深处直到死去。

    “它们来了。”

    昨天的危机感如约而至,蚁后本能地下达了命令,今天注定是特别的一天,黑蚁群迅速朝着蚁巢收缩,它们不再热衷于寻找食物。

    索戈带领着自己的子民来到了蚁巢附近,此时,黑蚁群严阵以待,两军对垒一场大战看来无法避免。

    数量上的巨大差距并没让索戈退却,他有十足的把握,自己有石头,对方来多少都是菜。

    “给我杀!”

    两股蚂蚁大军撞在一快,厮杀激烈,对于蚂蚁来说,场面算得上是惊天动地了。

    双方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数量的差异就足以决定胜败的走向,不久之后索戈将石头推到了战场中。

    “都给我回来!”

    听到主人的指令,厮杀中的蚂蚁不论是缺胳膊短腿的还是完好无损的,全都统一地退出了战场,留下满地的残肢断臂,等到对面的蚂蚁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如法炮制,对面的蚂蚁在距离石头一定的地方止步不前了,情况跟昨天一模一样。

    “开胃菜上过了,主菜我来端,都给我呆在原地。”

    索戈望着黑压压的蚂蚁大军,在他的眼中,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信仰力,没什么好犹豫的,索戈直接开始收获之旅。

    蚁巢深处的蚁后坐立不安,它不知道外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但它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族人越来越少。

    蚁巢之外,索戈痛并快乐地征伐着,蚂蚁多抵抗一分,他承受的痛苦就加倍,好在至始至终都没出什么意外。

    下午的时候,索戈收服了最后一批蚂蚁,宣告了这场纷争彻底结束。

    索戈满心欢喜,他已经掏空了蚁巢全部的战斗力,除了那些虫卵、幼虫以及蚁后之外。

    脑海中已经聚集了海量的烟雾,索戈继续吞噬。

    轰隆隆。

    明显感觉到体内轰鸣声不断,索戈惊奇的发现这次的强化不再像之前那样痛苦无比,相反的,他只感觉到浑身舒爽。

    “又变大了。”

    惊喜不断,视线中,索戈只感觉周围的蚂蚁变得越来越小。

    “主人好强壮。”

    “主人越来越大了。”

    “索戈主人好厉害。”

    多莉跟其他的蚂蚁一样,内心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了,面对一只拳头大小的蚂蚁,要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的主人,要不是因为对方身上有同类那抹不去的气息,它们只能将索戈当成怪物了。

    “很好!”

    对于自身的变化,索戈感到非常的满意,此时,他的体表凝结出了一层坚硬的甲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噗!

    一口粘稠的液体从索戈的嘴里溅射而出,落在地上之后冒起了白烟,紧接着地面出现了一个黄豆大小的小坑。

    “不错不错,这毒液看来威力还不小。”

    检查一番之后,索戈对于自己的实力有了一定的认知,随后对着蚂蚁群发出了指令。

    “去把蚁后那个臭娘们给我拖出来。”

    蚁巢深处惶恐不安的蚁后迎来了它的末日,无情的族人将它粗暴地拖出了蚁巢,直接暴露在了强光之下。

    肥大的腹部不停蠕动着,蚁后几乎不能行动,这时候它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那个庞然大物,周围的蚂蚁自动退让开来,留出了足够的包围圈。

    “你你,你要杀我吗?”

    蚁后不惊讶那是假的,生平第一次见到拳头大小的蚂蚁,它完全不知所错。

    “臣服于我,我可以不杀你。”索戈冷漠地注视着蚁后。

    “我,我该怎么做?”面对大势所趋,蚁后只能服软。

    “不要反抗。”

    “啊!”明显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正在撕扯自己,蚁后惊恐不已。

    “该死的,不要反抗,否则我杀了你。”

    畏惧于索戈的威严,蚁后大气不敢出,只能尽力去配合。

    好在这样的痛苦并没有持续太久,成为了索戈的信仰子民后,蚁后惊奇的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的损失,相反的身体中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它本能地觉得这是好事。

    “感谢主人。”这一刻,蚁后对于索戈的态度完全变了,她无比的感激对方。

    “从今往后你就叫大肥,好好跟着我,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就这样,一个庞大的王国在索戈的手中完成了变天,在这个王国中,他是至高无上的,所有的蚂蚁都必须臣服。

    同时他给予了多莉跟大肥一定的权利,在没有索戈的指令时,她们可以管理蚁群。

    大肥回到了蚁巢中,按照索戈的指示,她主抓生育以及蚁巢内的事宜,这对她来说再好不过了,外面刺眼的光线令她无比难受,还是呆在蚁巢中舒服。

    索戈将蚁群分成了两支大军,一支负责收集食物,一支他另有用处,这支暂时清闲的军队当中,兵蚁的数量很多。

    “索戈主人,我们要做什么?”成为了掌权者之一的多莉心态上没有多大的变化,一直紧紧跟着索戈。

    “我要建一座大城堡。”

    将石头安放到在蚁巢的不远处,索戈这才解释道,以他的个头实在是不适合呆在蚁巢中,而且有了强大的力量后,索戈先生对于物质的追求也跟着水涨船高。

    “多莉,按照我的要求,你指挥它们给我建造大城堡,两个星期之后,我要看到成效。”

    “遵命,索戈主人,保证完成。”

    对于石头的掌控,索戈已经得心应手,他将大城堡的要求通过石头将讯息准确地传递给每只蚂蚁。

    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是一座漂亮的欧式风格的城堡,只是大小嘛,就有待商榷了。

    安排完毕后,索戈准备针对周围那些潜在的天敌进行清剿,他要让周围的居民知晓,这里是谁的地盘。

    与岚玛森林衔接的地带是一片类似平原的土地,在这里,有许多凹凸不平的小山坡,远处的米拉尔小镇算是它最近的邻居了,再远的话,就是墨菲斯城了。

    “快给我追,别让兔人跑掉了,我想你们这些混蛋都不愿意承受马塞得大人的怒火。”

    平原之上,一伙人正骑着马匹肆无忌惮地奔袭着,在距离他们不足五百米的地方,隐约可见几道身影在疯狂逃窜。

    “艾贝尔!带着妹妹快逃!”

    逃亡者并不是人类,而是兽人中的旁支,兔人,他们属于温和弱小的存在,看状况应该是一家子,有四个人,即使此刻风尘仆仆,也无法掩盖兔人天生精致的一面。

    兔人身高不超过一米,外形已经跟人类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他们更加漂亮,皮肤雪白,眼睛湛蓝,嘴角两边长着几对触须,头上顶着一双修长的白耳朵,身穿毛茸茸的蓬松服饰。

    “不,爸爸,妈妈要走我们一起走。”

    艾贝尔是一个美丽的小姑娘,她一边拉着妹妹凯西,一边冲着自己的父母摇头,眼中难以掩盖那绝望的悲伤。

    因为战争,他们被驱逐出了故乡,在这陌生的人类国度上颠沛流离,本来有许多族人的,但一路走来,族人们死的死,被抓的抓,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一家子了。

    没有武力的兔人对于那些贵族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宠物,在一定程度上,甚至比精灵更加珍贵。

    可想而知,艾贝尔他们一家在这条逃亡的道路上经历了多少坎坷。

    双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条腿的马,那伙人很快就追了上来,特伯见状果断留了下来,手里紧紧抓着棍状的武器,他想为自己的孩子争取逃跑的时间。

    “艾贝尔带妹妹快点走。”

    妻子见状,也毅然而然地留了下来。

    “这两个兔人交给我们,你们快去追其他两个!”领头的人大声喊道。

    “不!”

    艾贝尔眼泪直流,她紧紧拉着妹妹,拼了命地奔跑着,视线中,那座古老的森林越来越近了。

    “该死的,快点追,要是逃进岚玛森林就麻烦了。”

    追击的人也急了,那座森林充满了危险,他们都很清楚,正不停地用鞭子抽打着胯下的马。

    “快点,再快一点。”

    艾贝尔几乎是拖着妹妹在狂奔,她明白,只要自己稍微松懈一丝,那些可怕的敌人就能追上来。

    或许这就是造物主给予脆弱兔人一点的关爱吧,在生死的威胁下,她们爆发出的速度竟然不输那些马匹。

    “该死的,可恶啊,就差一点点了。”

    眼睁睁看着艾贝尔跟凯西窜进了森林中,追击的人只能停了下来,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时,不远处的人已经将特伯跟他的妻子捕捉完毕,他们被严实地困在马背上,领头的人骑着马赶了过来。

    “废物,你们竟然让他们跑进了岚玛森林!”蝎尔面目狰狞,恨不得拧下这些人的脑袋。

    “对不起,头儿,现在该怎么办?”

    追击失败的人大气不敢出,心惊胆颤地小声问道。

    “追,哪怕用掉你们肮脏的命,也得把她们给我抓出来!”蝎尔怒吼道。

    逃进森林中的艾贝尔跟凯西一刻也不敢停留,她们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直往前跑。

    平静的森林外围,并没有因为这对姐妹的到来而打破宁静,即使这里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那动静对于森林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索戈先生忙活了一早上,清理工作进行得很顺利,这一带蚂蚁的天敌遭遇了灭顶之灾,此时的他正在享受战利品,那是一只脑袋大小的地蛛。

    这是索戈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大对手,尽管如此,作为蚂蚁中的巨无霸,他也仅仅只用了几分钟就解决了对手。

    “我的能量啊。”

    吃下猎物就能提升自己的力量,这是索戈最大的收获,彻底解释了早上的疑惑,这让他满心欢喜,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继续猎杀对手。

    “我要能量。”

    索戈的饭量其实并不大,但为了能量,他拼命地吞咽着,这就是痛并快乐吧。

    消灭掉地蛛后,口干舌燥的索戈准备找找水源,按照对这一带的了解,他知道哪里有水源。

    茂密的丛林中,有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溪流,这里时常可以见到大型动物的身影,索戈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身处魔兽的丛林,居然一次也没有碰到那些可怕的怪物。

    “呜呜,妈妈,呜呜,爸爸。”

    随着接近那条小溪流,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索戈心生疑虑,他明显发觉这声音不像是动物发出的。

    “到底是什么东西。”

    怀着好奇心,索戈朝着声音的方向爬去。

    “呜呜,姐姐我好怕,爸爸妈妈在哪里?”

    在一棵巨大的红豆杉下,艾贝尔跟凯西缩着身子,紧紧依偎在一块,这座古老的森林令她们感到恐惧。

    “凯西别害怕,姐姐会保护你的。”

    这对相依为命的姐妹完全没有察觉到,一只巨大的蚂蚁出现在了树干上。

    “她们是谁?”

    嗡!

    突然,一声悠长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紧随其后的是一些信息不停涌入脑海中,索戈勉强保持镇定,他很清楚,跟以前一样,这是在给自己灌输知识。

    “姐姐,我想回家,呜呜。”

    “凯西,我们已经没有家了。”

    树干上的索戈惊讶不已,这回他能清楚地听懂她们的话了,心中不免有些激动起来。

    可以用语言交流,索戈跃跃欲试,但该用什么样的开场白来跟她们交流呢,这成了他眼下急需思考的问题。

    嗷嗷!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嘶吼声从林中呼啸而来。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一只凶悍的山猫闪电般地窜到了艾贝尔跟凯西的面前,它双目赤红,嘴巴微微张开,露出锋利的牙齿。

    嗷嗷!

    低沉有力的吼叫声持续传来,伸出利爪的山猫俯下身子,死死盯着这对姐妹,它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

    “姐姐!”

    凯西面目扭曲,身子不停在颤抖,她恐惧到了极点,这只山猫的体型对于矮小的兔人来说,就是庞然大物。

    “凯西别害怕,有姐姐在。”

    艾贝尔的情况比凯西好不到哪里去,但她勉强站立了起来,只感觉双腿无比沉重,将凯西护在了身后。

    嗷嗷!

    山猫准备攻击了,这对可口的食物它可不想放过。

    “啧啧啧,原本还想着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她们面前,这下好了,就拿你开刀了。”

    索戈没有将山猫放在眼里,即使从没跟野兽搏斗过,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自身力量的认知。

    这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直观的认知,他不相信经过九次强化的蚂蚁难道还不足以称王称霸?况且身为这一带的霸主,索戈绝不容许不长眼的家伙在这里闹事。

    “你们别害怕,呆在原地!”

    索戈发出了铿锵有力的声音,这句话是对艾贝尔跟凯西讲的,紧接着他直接跃到了山猫的跟前。

    “这?”

    危机关头突然出现这幅景象,艾贝尔跟凯西瞬间呆滞了,此时的眼中、脑海中只剩下了那只巨大的蚂蚁。

    同样的,山猫的震惊并不比这对姐妹小,它的注意力瞬间集中在了索戈的身上。

    嗷嗷!嗷嗷!嗷嗷吼!

    山猫连连发出威胁似的的嘶吼,但索戈无动于衷。

    “这是我的地盘,给我滚!”

    话一出口,双方都动了,只见一道黑影瞬间窜到了山猫的身上,下一刻,它不停地在地上打滚。

    嗷嗷!

    “找死!”

    吼吼。

    战斗中,山猫叫苦不迭,这只该死的蚂蚁,它的利爪完全无法伤害到索戈,而转眼的功夫,自己的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不远处的艾贝尔跟凯西,此刻除了继续呆滞,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嗷!

    搏斗持续了几分钟,山猫的嘶吼越来越微弱,最终它颤抖地倒在了地上,憋屈地死去。

    “好了,危险解除了,你们安全了。”

    索戈站在山猫的尸体上,对着艾贝尔跟凯西说道。

    随着耳边传来话语声,艾贝尔稍微清醒了一些,但眼前的这一幕她暂时还不能接受,凯西至始至终都躲在她的身后。

    “谢,谢谢您,救了我和凯西。”

    勉强镇定下来后,艾贝尔朝着索戈恭恭敬敬地感谢道,对方能够说话,这让她感受到了一丝亲切之意。

    “不客气,我叫索戈,这里是我的领地,你们来这里做什么?”索戈一本正经地问道。

    听到对方的质问,艾贝尔心生恐惧,急忙开口:“大,大人,我们,我们不是,有意打扰您的,我我。”

    “别紧张,还有,请叫我索戈大人。”感受到对方那发自内心的不安,索戈随口安抚一声。

    “是是,索戈大人。”

    艾贝尔稍微镇定了一些,突然间,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涌上心头,她觉得对方是个好蚂蚁?不对,是大人。

    “说说吧,你们应该不是这里的,森林中可是充满了危险。”

    或许是感受到索戈话语中夹带的关心之意,艾贝尔双眼通红,神色黯然,一时间无数的心酸涌了上来。

    交流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它像一条纽带,将万千生命联系在一块,共享这个美丽的大世界。

    时间是认识的老相好,久而久之,它能让彼此之间的情感逐渐升华。

    艾贝尔诉说着自己的往事,凯西时而会补充上一句,面对索戈这位认真的聆听着,她们很想得到对方的慰籍。

    “爸爸妈妈被他们抓走了,他们还想抓我和姐姐,他们是坏人。”凯西的脸上带着惊恐,但眼中却是充满了憎恨。

    “坏人么?”

    索戈暗暗沉思了一会儿,随后说道:“努力让自己变得坚强起来吧,因为只有战胜了恐惧,你们才能无惧一切。”

    艾贝尔跟凯西满怀崇拜地看着索戈,认真地点了点头,将对方的话牢牢记在心里。

    “索戈大人。”

    “嗯?有什么事,说吧。”

    见到艾贝尔一脸犹豫之色,索戈饶有兴致地问到。

    艾贝尔的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她认真、郑重地请求道:“索戈大人,我和凯西可以留在您的领地吗?”

    说完这句话艾贝尔赶紧低下头来,她觉得这个请求非常的过分。

    “你们当然可以留下来,我正在建造大城堡,需要人手。”

    “索戈大人,真的,真的可以吗?我和凯西真的可以留下来吗?”

    闻言,艾贝尔跟凯西一脸的不敢置信,对方是如此的强大,怎么可能收留外来者。

    “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么,不需要这么意外吧。”索戈有些哭笑不得。

    艾贝尔认真点点头:“感谢索戈大人的仁慈。”

    “太好了姐姐,我们可以留在这里了。”凯西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忍不住说到,下一刻才意识自己的举动有多么的失礼,急忙低头。

    “索戈大人对不起,请原谅凯西的无礼,她不是有意冒犯您的。”艾贝尔急忙开口解释,她害怕对方会因此生气。

    “没关系,你们不用紧张,只要你们忠诚地追随我,这点小事我不会介意的。”索戈毫不在意,在说完这句话后,他直接转身看向后方。

    “看来追捕你们的尾巴跟过来了。”

    听到索戈的话,艾贝尔跟凯西不免担忧起来,明显觉察到人类的气息正在逼近,她们顿时无比的自责,怪自己把麻烦给带过来。

    “索戈大人对,对不起,我们。”

    “不用担心,你们既然追随我,那么我就会给你们庇护。”

    索戈心里有些期待,就要见到人类了。

    “哈哈,总算找到你们了,还准备反抗么。”

    总共有五个人出现在索戈的前方,为首的正是领头的蝎尔,见到不远处的艾贝尔跟凯西,他露出了丑陋的笑容。

    “头儿,这是什么?”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惊讶声。

    蝎尔的目光这才看向眼前躺在地上的山猫尸体,随后才注意到索戈。

    “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是不是眼花了,这是一只蚂蚁吗?”

    听到蝎尔的话,其他人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妄下定论,擅自进入这片古老的森林,他们已经在拿生命开玩笑了,谁都不想出现意外。

    毕竟是违反了规则,蝎尔也不敢大意,即使对方只是一只大个头的蚂蚁,自己也必须小心对待。

    “这里是我的领地,人类,谁允许你们出现的!”

    耳边传来充满威严的话语,众人脸色大变,他们的嘴角在抽动,不约而同地弯下头来,满是惊恐的眼睛望向了索戈。

    “你你你。”蝎尔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脑海中迅速想起了一些古老的传闻。

    “无礼的人类,你们冒犯到了我。”

    可怕的声音再次传来,蝎尔只感觉双腿在打颤,脸上写满了惧意,他只恨自己的运气背到了极点,居然碰上森林中的领主。

    “去死吧!”

    索戈张口喷出一口毒液。

    “啊!”蝎尔的反应倒也算是迅速,他狼狈地滚到了一边,而他身后的同伴就没那么幸运了。

    “啊,救我!”

    滋滋滋。

    毒液直接射到了那人的脸上,转眼之间,整张脸面目全非,可怕的状况还在持续。

    这一幕让在场的人胆寒,他们眼睁睁看着同伴哀嚎,在地上拼命挣扎,最终整个身体被腐蚀殆尽。

    扑咚!

    “尊贵的大人,请宽恕我们的冒犯,请平息您的怒火吧。”蝎尔心惊胆颤,双膝重重跪在地上,此刻他只想赶紧离开森林。

    “大人请饶恕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了。”

    “大人我们不是有意冒犯您的。”

    其他的同伴同样跪在地上,不停求饶,他们欲哭无泪,此刻哪怕再愚蠢的人也明白自己遇到什么了。

    不远处的艾贝尔跟凯西一脸崇拜,脸上早已没有了见到蝎尔他们时的恐惧,此刻她们的眼中露出了期盼之色。

    “也许,或许可以求求索戈大人,救救爸爸妈妈。”这个念头在艾贝尔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但她不敢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