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宫外夺嫡王爷入赘 > 第三二九章 盛世城楼赏花灯
    因为大家都忙着要看灯,今晚的酒席在酉时二刻便开始了。

    大家酒席正欢时,龙云青让小曲子传上宫乐,奏的是苏东坡的《明月几时有》。众宫女翩然起舞,一个领头的宫女唱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众人把酒言欢,大极殿里,一片祥和喜庆的节日浓情。

    不到戌时,龙昊天龙云青领着一大批皇子皇孙还有宫中女眷,登上皇城城楼看灯。清风朗月,城楼上摆好了好些果品糕点美酒,众人都很尽兴。但是龙来洲和慧竹,龙云雪和罗昆,只坐了一会儿,便告辞出去看灯。

    子泓和中豪陪着在城楼上看了一会儿花灯,都说想去长安街看灯,因为见那里灯火阑珊,实在热闹。龙云青于是让许寒带了六个宫中侍卫,随子汐子泓和中腾一起出去看灯,嘱咐让他们三兄弟逛一个时辰便回来。

    龙云青只有牛开珍和如玉两个皇后,所以今天在城楼除了龙昊天的妃嫔看灯,多是一些太监宫女。龙云青一反往日的威严冷峻,允许不当值的所有太监宫女,都可以到城楼看灯,这让宫女太监们都很高兴。

    龙昊天和海明珠云妃等好几个妃嫔,看到亥时三刻便回宫歇息。牛开珍虽然心情不错,但是近两年有些发福气喘,云妃也身子大不如前,所有龙昊天走后不久,她们两个也告辞回宫。

    月到中天,龙云青和如玉心情好,让人在不远处奏笛子助兴。如玉做了十多个灯谜,让子浩和子涵猜。子浩子涵因为如玉没有让他们跟着子汐子泓中豪出宫玩,心里还有些赌气,不过如玉的灯谜很快让他们有了兴趣,忘了先前的不快。

    龙云青安慰两个孩子道:“浩儿涵儿,今天我们在这里陪皇爷爷太妃娘娘,你大哥二哥和腾哥哥出去玩,明天晚上父皇和你们母后带你们两个出去逛,如何?”

    子浩和子涵听了忙道:“父皇,那你明天晚上你可别忘了我们。”

    龙云青笑道:“傻小子,你们父皇是天子,一言九鼎,怎么可能骗你们?”

    如玉疑惑地看着龙云青道:“云青你说的是真的?”

    龙云青笑道:“当然。我是天子,也是你的夫君,是我们孩子的父亲,怎么会说话不算话?皇城有三天的灯市,我选一个晚上陪你们母子出去逛,天经地义。如玉,你说心里话,难道你不想出去逛么?”

    如玉笑道:“你嘱咐泓儿他们逛一个时辰,那我们明晚出去也逛一个时辰?”

    龙云青笑道:“他们出去晚了些,所以我让他们逛一个时辰。明天我们早些出去,亥时回来,你看如何?”

    如玉手指奶娘手上的子涛道:“那涛儿呢?”

    龙云青笑道:“他还小呢,知道逛什么?让奶娘带他就是了。我们开开心心逛一个晚上。”

    龙云青说完,转身对身边的小曲子道:“小曲子,拿我的笛子过来,我奏一曲漠北的曲子给他们听。”

    如玉笑道:“云青,今天的心情这么好?也罢,翠儿,把琴端来,我也弹奏一曲给皇上助兴。”

    龙云青一笑,很快拿起小曲子递给的笛子,动情地奏了起来。

    悠扬笛声很快在城楼响起,和刚才宫中乐师奏的喜庆祥和曲子不同,龙云青的笛声除了悠扬,还有一种淡淡的思念和哀愁。

    一曲完备,如玉亲自给龙云青倒了一杯茶,叹道:“云青你想漠北时候的日子了吧?”

    龙云青点头道:“还是你懂我的心。如今我贵为天子,想起当初董母后对我的恩情,不由感叹哪。那时阴差阳错,被董母后收留,没有想到我还能君临天下。董母后极重修身养性,她耐心教我奏笛子,教导我练字都诗书,就是走的时候,也还在再三嘱咐我上进——”

    龙云青说完,不由端起茶歉意地看着如玉道:“对不起,如玉,我失态了。”

    如玉忙道:“不,云青,我理解你的心情。虽然我们现在高高在上,但是我们不是石头,我们也有喜怒哀乐。”

    龙云青点头道:“其实若不是在节日,我很少想起漠北时候的日子。我随父皇进关时,才十四岁,转眼现在三十二岁了。十八年光阴,弹指一挥间。我们都已经好几个孩子了。如玉你看,那个高高的灯棚,就是你当年在那里留下两首写马的诗,那次让我发疯似的找遍了长安街,也不见你的身影。”

    如玉笑道:“云青你今晚怎么想起来这么多事来?你不说,我都要忘了。我给你奏一曲吧。”

    龙云青点头,递过一个温情的微笑道:“你当然容易忘记,你写了诗得了彩头早走了,都不知道我的存在,辛苦的是我。”

    龙云青说完,看着在吃瓜子的子浩子涵道:“浩儿,涵儿,你们母后十四岁时去看灯,得了好多彩头呢,你们好好学学,今晚罚你们母后弹奏两个曲子。”

    子浩看着如玉已经坐在琴边,忙道:“可是父皇,我和涵弟都还没有十四岁呢。”

    如玉笑道:“浩儿,涵儿,别听你父皇乱说,都坐好了,我给你们弹琴,你们要是只顾说话,我就不弹了。”

    龙云青笑道:“我们坐等着呢。如玉,你弹奏《高山流水》和《梅花三弄》吧。”

    如玉一笑,很快低头奏曲子。

    龙云青静静地听了,有些惊讶。因为如玉奏的不是《高山流水》,也不是《梅花三弄》,但见如玉只专心奏琴,于是也不再说话。

    待如玉奏到一半,龙云青情不自禁拿起笛子和奏起来。

    一曲完毕,如玉呆呆地看着龙云青道:“你也熟悉这个曲子?我好像没有奏过你听。”

    龙云青笑道:“我当然知道。天朝的人,诗和歌不分。你奏过我肯定听过,只不过你没有告诉我那是什么曲子,我也没有问过。”

    如玉惊讶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听的?我还真不知道。”

    龙云青神秘一笑,柔声道:“你奏曲子的时候,你哪知道我在哪里,总之我知道就是了。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这首被人赞为唐人的压卷之作,细细品来,让人确实叹为观止。”

    如玉笑道:“我竟然不知道你记得这么清楚,还可以全背出来。活到现在二十多岁,我也不知道为何,很喜欢这样带有淡淡哀愁的诗文。”

    龙云青道:“因为带愁带叹的诗文,才像真正的人生,就如你我。”

    如玉静静地看了一下龙云青,继续奏起《高山流水》。龙云青看着如玉熟练地摆弄手指抚琴,脑海里似乎回到了当初在大运河边初见如玉的情形,又像在野鸡岭的桃花林重逢她的光景。

    如玉依旧那么妩媚秀美,美得如不食人间烟火。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那芊芊玉指抚出的音律,可以动心魄化千愁,可以让男儿最冰冷的心融化,转瞬变得无限柔情。

    弹奏完《高山流水》,如玉起身回到龙云青身边,微笑看着子浩和子涵道:“浩儿,涵儿,母后奏得好听不好听?”

    两个孩子齐声道好听,龙云青笑道:“你们还小,不懂曲子该怎么听。等你们长大了就会知道,好的曲子,不单用耳朵听,要用心听。”

    子浩忙道:“父皇,母后,儿臣听的懂。刚才父皇奏的曲子,儿臣想到了那句‘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父皇说对不对?”

    龙云青还没有回答,子涵也道:“父皇,母后,儿臣也听得懂。刚才父皇奏曲子时,不单想到了他小时候,还在想母后。母后弹琴时,也在想父皇。”

    如玉听了,不由笑看着龙云青。龙云青笑着抚了一下两个孩子的脑袋,点头道:“你们两个小子,还不算笨。”

    子浩忙道:“父皇,太傅也说我和涵弟不笨,还夸我们聪慧呢。”

    子涵也点头。如玉笑道:“两个傻瓜,那是太傅希望你们好好上进呢。你们两个仔细想想,太傅说过谁笨?”

    两个孩子都摇头道:“真的没有,太傅从不说人笨。”

    龙云青听了不由笑道:“太傅要说你们笨,那他就不是太傅了。浩儿,涵儿,你们好好看看,我们皇城的晚上多么热闹啊。等你们长大了,你们泓哥哥做太子做天子,你们兄弟呢,就要像几个皇叔一样,无论在哪里,都要为你们泓哥哥分忧,为国家效力。”

    子浩子涵齐声道:“父皇,我们知道,太傅就是这么教我们的。大哥以后做文臣,我们和中豪哥哥还有十皇叔十一皇叔,都做武将,到军营到边关去。”

    龙云青点头道:“好,不错,明天你们好好去太傅那里念书,晚上我们一起去看花灯。”

    却说龙来洲和慧竹出了皇宫,很快来到长安街。到处阑珊灯火,两个人随着那些看灯的人流慢慢赏灯。

    “慧竹,明天再住一晚吧,这花灯有三天呢,你看这长安街多热闹。”龙来洲今天一身富家公子装束,只带了两个随从,还让他们远远跟着。

    慧竹忙道:“不,我和母亲答应过慈文师父,住一个晚上就回去,况且观里那个受伤的还在呢。”

    龙来洲忙道:“那也没事,明天二郎会让人带药去,带的人还可以帮你们做事。二郎他办事利索,挑的人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你们给他们安排住所就可以。”

    慧竹道:“现在观里十来个人,回去自然有忙的。明年大比之年,师父说,可能有读书人住我们那里呢。我们观里的屋子是足够的,我母亲说明天一早就回去呢。”

    龙来洲于是道:“那我九月十九来接你们。我母妃说已经和四嫂说好了,她都帮你准备了好多嫁妆。”

    慧竹见龙来洲又说到了两个人的婚事,忙羞红脸道:“我们用心看灯吧,现在不说这个事情。让别人听见,多不好。”

    龙来洲忙道:“这有什么不好。我母妃都说了,我们北漠人不拘小节。”

    慧竹忙道:“这不是在北漠,是在皇城呢。走吧,我们猜灯谜去。”

    龙来洲笑道:“好吧。要说灯谜,我们就到最热闹的灯棚去,那里的彩头才大呢。走吧,我带你去。”

    两个人说笑着往前,很快来到一个热闹的灯棚前,那个灯棚的上面,挂着四个灯笼,分别写的是“以文会友”四个大字。

    龙来洲笑道:“慧竹,我读诗书没有我四哥六哥用心,要猜谜得彩头要看你的。”

    慧竹笑道:“都是取乐玩罢了,你何必这么认真,我们选会的猜就是。你看这个,天地一唯人,猜一五言诗。”

    龙来洲笑道:“这个我知道。”

    正在这时,只听一人也上前道:“掌柜,我猜到了这个。”

    那个掌柜笑道:“好,那你写出来我看看,这边请。”

    那人听了,于是过去拿起纸笔,很快写成。龙来洲见那人写的是李白《月夜听卢子顺弹琴》:“闲坐夜明月,幽人弹素琴。忽闻悲风调,宛若寒松吟。白雪乱纤手,绿水清虚心。钟期久已没,世上无知音。”

    那个掌柜笑道:“公子,你这首诗的主人‘闲坐’,只叹无知音,还不算天地一人。”

    龙来洲道:“掌柜,我来试试。”

    龙来洲写的谜底到底是什么呢,且看后文。

    ------题外话------

    推荐已经完成不错的v文:

    1,《夫人别跑之战神绝宠》:战神霍刚的三世恋情

    第一世,他是战神霍刚,她是小家碧玉张碧。她痴等三年,最终在冰冷的墓碑前吐血而亡。

    三百年后的第二世,他叫孙策,人们叫他小霸王;她是江东乔公的女儿大乔。他二十五岁时被刺杀身亡,二十岁身怀有孕的她也最终伤郁而死。

    第三世,她十四岁时,又遇上了十八岁的他——

    2,完结的精品红楼续文《红楼梦外梦》:从原著后八十回续起,增补红楼十二钗的悲喜人生,重写黛玉妙玉惜春的浪漫爱恋,还有元春凤姐和巧姐的悲情。

    3,精品红楼同人文《有凤难仪潇湘妃》:从黛玉九岁回扬州探父写起。泪要还,恩要尽,孤标傲世偕谁隐?一切痴怨本有因!红楼十二正钗命运将全部展现,看了定不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