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跃马大明 > 第1089章 当大鸿儒碰到滚刀肉
    “侯爷,卑职愚钝,不会说话,便不多说了,您以后,就看卑职的表现吧!”

    卢光祖跪在地上,重重对徐长青磕了几个头,这才是离去。

    看着卢光祖虎虎生风、明显有了主心骨的背影,徐长青的嘴角边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事情,基本成了!

    之所以还要给卢光祖一个城北副总兵的位置,徐长青俨然不是无的放矢。

    前文说过,历史上,清军打蜀地、灭大西的时候,骨干都是左军。

    不论是李国英还是卢光祖,都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而且,他们也都是在左军中资历最深厚的。

    如此,徐长青又怎可能把资源浪费着,不用他们?

    而之所以加大对卢光祖的筹谋,并且充满耐心,最核心的原因是‘性格。’

    与李国英的油滑、骨头软不同,卢光祖这厮还是很刚的,而且,他相对单纯,没什么文化,属于传统明军军官的大老粗类型,自然也就更好控制。

    有卢光祖在这边做指引,李国英那边自然也就有了对手。

    再加之部队基层中、骨架中,都要安插一部分模范军的力量,这一来,武昌的新军,便能更稳固的彻底掌握在徐长青手中。

    当然,若是能用模范军体系的人为主将,徐长青又怎么拖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但眼下大局为重,模范军此时又急剧扩张,人手难免不足,自然要使用过度手段。

    “爷,这是奴婢刚刚采的浆果,很鲜的哟,您尝一个吧……”

    这时,一个窈窕少女挎着个小篮子,出现在徐长青身边,美眸中满是幸福与希冀。

    自然是雪代纱了。

    徐长青尝了一颗浆果,便是顺势将她揽在怀里,肆意的把玩着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奖励的笑道:“这件事,做的不错。你们倭国人在武昌这边的,还有多少?有多大把握能把他们全都掌握?”

    之前监视卢光祖的人,正是与雪代纱一起来武昌的倭国忍族,此时,已经被雪代纱收编,但还有一部分倭人忍者流落在外。

    雪代纱看着徐长青鼓励的模样,心神都是大振,忙乖巧道:“爷,大概还有六七十人,您放心,至多再要五天时间,奴婢一定能把事情办妥,全都为爷您所用。”

    说着,她俏脸忽然一红,然后贴着徐长青的耳边低低道:“对了爷,奴婢还在这些忍者中发现了一个人才。她是紫藤家的人,今年二十岁左右,却一直女扮男装。我虽没见过她的真正容貌,但她身材极好,胸大屁股也翘,想来容貌不会差了。爷您若是喜欢,晚上我便把她带过来伺候爷……”

    “鹅……”

    徐长青愣了片刻,赶忙干咳:“这事情,你先查清楚了再说。还有,爷我不喜欢用强的。你先好好练练她。”

    “是。”

    雪代纱见徐长青没有否定她这个方案,不由大喜,“爷,您放心吧。奴婢马上就去安排。”

    看着雪代纱的倩影离去,徐长青点了一袋烟,忽然止不住摇头失笑。

    这他娘的,堕落了啊……

    不过,这种事情,恐怕没有哪个华夏男人能拒绝……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准备去陪张宝珠她们一会儿,黄百药忽然扭扭捏捏的快步来到了徐长青面前,欲言又止。

    徐长青眉头登时一皱:“军训都白训了?跟个娘们一样干什么?有事直说!”

    对这厮,徐长青没有太多好脸色,主要是黄百药身上贵公子秉性着实有点多,哪怕他已经很努力的在改了。

    “大帅……”

    黄百药一边掏出之前卢光祖孝敬他的银票,一边干涩又无力的道:“卑职的父亲他,他过来了……”

    “你父亲过来了?”

    徐长青也吃了一惊,“什么意思?”

    “大帅,他,他现在就在竹园门外呢……”

    黄百药身子都有些发软了,就好像没了骨头,忙将他父亲收到他的信后,便急急追过来的事情跟徐长青汇报一遍。

    “嘿嘿。”

    徐长青止不住一笑,旋即不由哈哈大笑:“你父亲来了好啊。我正愁着没时间去拜会他。百药,去把你父亲请进来。算了,我亲自去请。”

    说话间,徐长青已经奔出门外。

    “嗳?”

    黄百药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追出去。

    ……

    此时,竹园门外,有着几匹老马,几个老仆正在小心收拾着。

    而不远处的一片小竹林下,一个约莫三十五六的挺拔儒衫男子,正负着手,无语的望着小竹林间的天空。

    正是浙江大才子、学问大家、著名思想家、号称是海内三大鸿儒之一的黄宗羲。

    只是此时的黄宗羲,心情明显有点不好。

    甚至已经不能说是不好了,而是差到了极限,满脸风霜间,嘴唇都干破了,却根本不予理会。

    “哈哈,我说今早上这喜鹊怎么就直叫个不停呢,原来是有贵客盈门啊。黄先生,久仰大名,长青在此有礼了。”

    徐长青快步出了院门,隔得老远便对黄宗羲抱拳行礼,极为热情。

    黄宗羲这才回神来,忙是看向徐长青,一双睿智的眸子里却满是复杂。

    他其实很不想给徐长青好脸色,什么路数啊,太过卑劣了,竟然拐骗了他的儿子!

    可徐长青的身份究竟摆在这里,黄宗羲饶是名声在外,却也不敢失理,强撑着情绪对徐长青拱手道:“学生余姚黄宗羲,见过侯爷!”

    “哈哈,黄先生,您客气了。一路行来,可还顺利?”

    徐长青笑着上前来,亲热的看着黄宗羲。

    黄宗羲看着徐长青热情洋溢的模样,眉宇间不由更为复杂,忙不去看徐长青的眼睛,恭敬道:“托侯爷的福,一路上还算顺利,并没有遇到什么灾祸。”

    徐长青笑着点头:“黄先生,今天太阳还是有点毒的,您这一路劳顿过来,想来也乏了吧?进园子里喝杯茶,咱们慢慢谈如何?”

    “……”

    黄宗羲有一瞬的沉默。

    如果有选择,他真的不想见徐长青这‘国贼’,直接抓到黄百药这个逆子,便是把人带走,赶紧跟徐长青划清界限。

    可谁知……

    他这逆子竟然已经成为了徐长青的录事参军,有军职在身……

    黄宗羲就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再不待见徐长青,却也只能是先按照徐长青的规矩来,深深一礼道:“侯爷,有劳了。”

    徐长青自是注意到了黄宗羲的态度,却并没有说什么,笑着亲自引领黄宗羲入园。

    别看黄宗羲在学问上是大家,徐长青哪怕是穿越者也对他望尘莫及,但是,真要玩现实的路数,十个百个黄宗羲也不是徐长青的对手。

    ……

    来到客堂,黄百药奉上香茗,黄宗羲喝了几口茶,终于是忍不住了,小心试探道:“侯爷,犬子,犬子尚且年幼,又资质愚钝,少不更事,可否,可否能让学生把犬子带走,带回余姚老家,好好调教几年,再看能否胜任侯爷您这等关键要职……”

    徐长青也不生气,而只是笑着看向黄宗羲:“不知黄先生何出此言那?我倒是觉得百药这孩子很机灵,虽说到我身边还没几天,却已经把事情都能处理的头头是道,我都有点离不开他了呢。”

    “……”

    黄宗羲面上陪着笑,心里却直要吐血。

    他的身边,向来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何曾是碰到过徐长青这般‘滚刀肉’?

    明明他已经把话说的这般直白了,可人家就是装着听不懂啊。

    他还能怎么办?

    不过黄宗羲也不是凡人,片刻,又道:“侯爷,是这样。咱们老祖宗一直说,齐家,治国,平天下。恰巧有同乡刚为犬子说了一门亲事。您看,不若让犬子先回老家成婚,稳个一年半载,再来给侯爷效力,如何?”

    徐长青哈哈大笑:“黄先生啊黄先生,这你可就落伍了吧?难道百药没跟你说,蝉儿已经怀孕了吗?黄先生,我知道,你也是为了百药来,想给百药找一门好亲事。但是蝉儿也不差啊。虽说家族遭遇到兵祸,但毕竟是扬州名门。这样,若是黄先生您觉得蝉儿身份还不够,那,我徐长青便收她做义妹吧?如何?这样该不会辱了你们黄家的门楣吧?”

    “我……”

    黄宗羲还想说些什么,却是一个字也再说不出来,无法言喻的看向徐长青。

    他这一辈子,也算是见了不少大风浪了,什么人也都接触过,却是,从未接触过徐长青这等厚颜无耻之人啊!

    这分明就是吃定他们黄家了啊……

    一想到士林中可能马上就要传出‘他们黄家攀权附贵,抱徐长青大腿’的消息,黄宗羲心中便犹如刀搅。

    他黄宗羲这一世英名,这就要毁了吗?

    想着,黄宗羲也不要脸了,一咬牙道:“侯爷,感谢您的厚爱啊。实不相瞒,学生这,还有一个难言之隐。学生这段时间,身体不太好,分外想念犬子。能否,让犬子回家照料学生些时日?”

    “哦。”

    “黄先生您身体不好?这可是大事啊。说来也是巧了,正巧我模范军医馆主官、原御医张老爷子,正巧在军中。您稍等下。百药,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张老爷子请来,给你父亲瞧病?”

    “鹅,是。”

    黄百药马上匆匆离去。

    “……我……”

    只留下黄宗羲在这舒适的微风中凌乱了,难道,徐长青这厮,非要让他撕破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