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绿茵傻腰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佩雷的评价
    “江盼?”

    易乐惊讶不已,他以为佩雷会选择技术派的郭涛,再不济也是身体壮硕的塔克木,但最终佩雷却选中了江盼。

    “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易乐挑眉问道。

    佩雷笑着道:“他知道球门在哪里。”

    恩?

    易乐想了想,随后颇为惊讶道:“你是说,他是抢点型射手?”

    “没错!”佩雷一脸有趣道;“我给江做过全面的数据分析,他的技术以及身体都很差,但无球跑动能力却尤为突出,同时他的射术很棒,在门前也足够的冷静,他是天生的射手。”

    顿了顿,佩雷问道:“易,你最怕什么样的射手?”

    易乐愣了一下。

    最怕什么样的射手?

    射手的种类很多。

    像‘高中锋’,克劳奇、特雷泽盖都是其中的代表。

    还有‘坦克型中锋’也叫‘撞城锤’,现役的球员中科斯塔最能体现这个位置。

    其次就是‘速度型前锋’类似罗伊斯、贝尔、姆巴佩都是这种类型。

    ‘全能型中锋’范大将军是其中的佼佼者,技术、身体以及意识都属于顶尖。

    这是前锋的四种类型,但要说最可怕的...当属‘捡漏王’。

    捡漏王可不是一个贬义词,毕竟一两次的捡漏是运气,但一次次的进球之后,这个运气就要加上一个问好了。

    足球史上就有这么一个球员,他是刺客也是杀手,见血封喉,他是禁区内的王者,即便没有那么显眼。

    这就是因扎吉!

    足坛有句话,如果你在比赛中注意到因扎吉,那就准备去球门里捡球吧。

    是的!

    作为职业球员,易乐很负责任的说,因扎吉这种类型的球员是他最头疼的前锋。

    他们触球率不高,甚至大多数时间属于隐身状态,但一旦拿到球,他就会在最危险的地方将皮球送进球门。

    易乐并没有看过江盼踢球,因此也不知晓他的风格。

    只不过,他是东亚杯的最佳射手,这令易乐稍稍有些印象,但毕竟也是一个东亚杯,放在欧洲没有多少含金量。

    但江盼所展现出来的潜力却令他颇为感兴趣。

    这可是一个超级工具人雏形啊!

    易乐最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前锋。

    他们嗅觉敏锐,对于空挡极为敏感,只需要易乐将皮球送到空挡,他们就能制造进球。

    想到这里,易乐不免兴致勃勃的问道:“他的表现如何?”

    佩雷一脸神秘,道;“你根本想象不到,他在三场比赛打入了四粒进球,短短三场比赛直接确立了首发位置,尽管这是欧洲三级联赛,但他仍是表现出超强的潜力。”

    “现如今,他还有很多缺点,但我相信,我会为他提供最完善的服务,同时也为他进行最中肯的建议,我期待他出现在欧洲顶级联赛,大杀四方的的样子。”

    看到佩雷兴奋的样子,易乐诧异道:“你好像对他很感兴趣。”

    佩雷嘿嘿一笑,道:“是的,这是我第二次有这种感觉!”

    “哦?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六年前,我因为这种感觉去了英格兰伦敦!”

    易乐咧咧嘴,道:“好吧,我相信你的感觉。”

    “郭涛跟塔克木的表现怎么样?”

    “塔克木过得不错,他的直接竞争对手受伤了,而他在比赛中也没有犯过错误,你知道的,后卫不犯错就是最大的功劳。”

    “郭的处境并不好,他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我的建议是转会,在我看来,他跟那个竞争对手有着一定的实力差距。”

    “好吧。”易乐点点头,起身走向厨房,问道:“咖啡还是果汁?”

    佩雷摆手道:“不用,我马上就要去趟隔壁。”

    所谓的隔壁就是苏亚雷斯的别墅。

    两个客户住在同一个小区,这对于佩雷来说便捷了不少。

    易乐目送佩雷离开之后就来到了二楼。

    张豆豆躺在床上唰手机。

    对于张豆豆,易乐总是有些愧疚,感觉自己陪伴她的时间不长。

    张豆豆很懂事,不会主动抱怨什么,但她的生活却很单调无趣。

    易乐知道,张豆豆是多么好动活泼的女孩,如今却成了金丝雀,这令易乐总是希望在其他方面补偿她。

    张豆豆也看出了易乐的愧疚,总是以开玩笑的口气,说道;“等我生完孩子,就让下你们父子俩去旅游。”

    医生团队,每天都回来家里做检查,为了照顾张豆豆,易乐也高薪聘请了一位细心的家政,而张豆豆每天的事情就是吃完睡,睡完吃。

    此时,张豆豆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睛,看着手机里的电视剧,好似随时要睡着了一样。

    看到易乐走进来,张豆豆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缓缓伸出双手。

    易乐轻笑一声,走过去坐在床沿。

    张豆豆抱住易乐壮硕的腰围,将小脑袋放在易乐的腿上,嗅着易乐的味道,宛若猫咪一般说道:“你说,等孩子长大了,让他当体操运动员还是足球运动员?”

    易乐轻轻抚摸着张豆豆的秀发,挑眉道:“为什么只有两种选择?他想做什么是他的事情,我们是他的父母,但他的人生需要自己做决定。”

    “万一,他要是痴迷于游戏呢?”

    易乐耸肩道:“那我就送他去打职业电竞,如果他有足够的天赋。”

    “要是他好勇擅斗呢?”

    “职业格斗是个不错的选择。”

    “要是他天天沾花惹草呢?”

    “这说明他的魅力非凡,我们应该高兴。”

    张豆豆抿抿嘴,好似斗气一般道:“要是他一事无成,天天纸醉金迷,就啃老怎么...额...呸,我儿子可不会这样!”

    说完,她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易乐仍是含笑看着她道:“不用考虑太多的事情,顺其自然,我的座右铭就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就像当年我被拉玛西亚赶出来,一头扎进职业球场,当时想的就是踢球,也没考虑未来,你看现在,我混的差吗?”

    额....

    张豆豆无语道:“你这是没心没肺,就会强词夺理,还是以前的你更可爱一些,憨憨的,现在鬼精一个人。”

    易乐不禁暗中失笑,那不是憨憨,当时我真的弱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