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七百八十三章 恼羞成怒
    纪昌哈哈大笑:“几千具尸体,吃得完吗?”

    黄启泰懒得反驳,闭上眼睛,双手抄进袖口里,似乎已经睡着了。

    张弛和雪女乘坐的雪橇在后方跟着,张弛很快就学会了雪橇的操纵,如果将雪橇犬换成疾风之狼,想必速度可以提升数倍。

    雪女道:“要不要我先去冰塔群和闪电它们会合,通知它们过来接应?”

    张弛笑道:“不用,反正不急着赶路,刚好欣赏一下沿途风光。”其实冷山高原的风光大都差不多,初看惊艳,再看厌倦。伸手抚摸着雪女杏叶一样的耳朵,手感非常舒服,雪女被他摸得俏脸绯红,柔声道:“主人,人家心都酥了。”

    张弛哈哈大笑,雪女缩进他的怀里,娇声道:“好想永远陪在主人身边。”

    张弛道:“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的。”他对天蓬尺的研究越来越深,等他完全掌握了天蓬尺的功能,就可以自如穿越两界之间,以后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

    雪女忽然坐起身来,转身望去,却见后方有一个黑点尾随着他们,低声将发现告诉了张弛。前方黄启泰操纵的雪橇也慢了下来,两只雪橇并排停下,纪昌向张弛道:“有人跟踪!”他取出一支单筒望远镜向远处眺望,看清来人之后不禁笑了起来:“我兄弟!”

    来人居然是曹诚光,他没有操纵雪橇的本事,雇了个车夫,送他追了过来。

    赶上张弛他们,曹诚光从雪橇上跳了下来,身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包袱。

    张弛道:“老曹,你这是……”

    曹诚光道:“我思来想去,终究还是不放心你们,我打算陪你们去冰雪长城看看。”

    张弛故意道:“真不用,我们没问题的,再说了,你走了酒坊怎么办?”

    曹诚光道:“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他倒是会活学活用。

    纪昌笑道:“老曹,你这是不负责任,我把酒坊交给你,你说扔就扔啊?”

    曹诚光嘿嘿笑道:“老纪啊,你狡猾狡猾的,酒坊最值钱得就是你,除了你之外别人谁也不会酿酒,你走了酒坊还有个屁的价值,而且,你们都走了,我找谁喝酒去?”

    他向送自己来的车夫摆了摆手道:“回去吧,我搭他们车走。”毫不客气地把包袱往张弛的雪橇上一丢,坐了上去。

    雪女美眸圆睁,不悦地望着他,这厮为什么要选他们的雪橇,不知道碍事啊?曹诚光吸了口气道:“香,真香!”雪女身上有股香气,闻起来通体舒泰。

    张弛摇了摇头,示意雪女别跟他一般见识,几人继续启程。

    曹诚光等到雪橇启动之后,挤到张弛身边,低声道:“你们刚走,有人就把酒坊给围了。”

    张弛心中一怔,难怪曹诚光这么快出来,原来是遇到了麻烦,就觉得他没那么义气。

    雪女道:“什么人?”

    曹诚光摇了摇头道:“我哪认识啊,反正都是盔甲鲜明,应该是风氏的人,我发现状况不对,就赶紧溜了,他姥姥的,我就觉得天下没有乱掉馅饼的事情。”

    张弛道:“这我可得说你,老纪人家可是真心对你。”

    曹诚光道:“我倒也不是怀疑他什么,总之今天城内的气氛不对,到处都是军人,这会儿应该全城戒严了,如果我晚一步,估计就走不了了。”

    张弛心中暗忖,应该是和幽冥老祖的事情有关,难道他们已经有所觉察?张弛和纪昌交流了一下,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可该来得始终还是要来,三个小时后,一人骑在三头鹫的背上出现在前方半空中,正是宗九鹏。

    纪昌笑道:“宗先生是特地来送我们吗?”

    宗九鹏呵呵笑道:“纪先生好,我今次是受了领主的委托,请诸位回城。”

    张弛皱了皱眉头,果真遇到麻烦了,这个时候让他们回去肯定是出了差错,难道幽冥老祖的行藏暴露?好像不太可能。

    张弛从雪橇上下来,示意雪女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经过黄启泰身边朝他递了个眼色,张弛希望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要出头,一旦秘密暴露,势必会招来更多的围堵。

    张弛道:“宗先生,我们和领主没什么交情,而且我们也不是风氏的人,他好像管不到我们吧。”

    宗九鹏笑眯眯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你还是不要为难我。”

    张弛也微笑道:“好像是你在为难我呢。”

    宗九鹏道:“就算我为难你又能怎样?”

    雪女听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怒道:“宗九鹏,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主人无礼!”

    黄启泰向雪女竖起了拇指,显然是非常赞同她的这句话,纪昌一旁看着心中奇怪,这黄启泰何时变得如此胆大了。

    宗九鹏道:“大家相识一场,我本不想为难你们,可你们若是执迷不悔,我只好不客气了。”

    张大仙人笑道:“宗先生原来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是不是我答应和你回去,你就不再为难其他人?”

    宗九鹏道:“那是当然。”

    张弛道:“你们都听到了。”他的话音刚落,黄启泰就主动向后撤退,表示无意插手这件事,曹诚光小眼睛眨了眨,卧槽!这个黄瘸子比我还不讲义气。

    张弛道:“这是我和宗先生的私人恩怨,各位都不要插手,我倒要看看宗先生如何为难我的。”他向雪女摆了摆手,雪女尊重他的决定,只好退后,雪女一退,曹诚光赶紧退了下去,雪女狠狠瞪了他一眼:“没义气。”

    曹诚光这个郁闷啊,第一个退后的是黄瘸子,再说纪昌和她都退后了,怎么偏偏指责自己没义气?

    宗九鹏骑在三头鹫之上,居高临下望着张弛道:“你觉得可以击败我吗?”

    张弛道:“如果我击败你,那么你从今以后不得再纠缠我。”

    宗九鹏道:“如果你败在我的手下,就乖乖跟我回去。”他双手在空中一挥,气流急剧荡动,一个无形的空静结界将他和张弛笼罩在其中,自然也将其他人隔绝在外。

    雪女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脸色一变,娇呼道:“不公平,他带着三头鹫。”

    曹诚光骂道:“鸟人,真是狡诈,脸都不要了!”和宗九鹏相比自己显得高尚了许多,果然品格也是要靠对比的。

    纪昌对此并不担心,抽了口烟道:“张弛虽然不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可却是我见过最顽强又最滑头的,一个人如果同时拥有这两样特质,那么他至少会立于不败之地。”

    黄启泰居然向纪昌伸出手去:“给我一支烟。”

    张弛抽出龙鳞刀,手腕轻轻一抖,心中默念

    长!

    龙鳞刀迅速增长到四尺长度,宗九鹏双目寒光闪现:“好刀!”

    三头鹫三只丑怪的头颅同时昂起,发出婴儿般的嚣叫,灰色羽翼用力一振,两道狂飙向下席卷而去,地面上积雪纷飞,罡风卷着积雪宛如惊涛拍岸,向张弛拍击而去,与此同时六片脱落的灰色羽毛在无形力量的激发下,于空中划出六道不同的弧形轨迹,射向张弛的身体。

    “卑鄙!”雪女骂道,宗九鹏的身份地位,如果一对一和张弛公平决战倒也堂堂正正,可他不但带着三头鹫助阵,而且一上来就采取了暗算偷袭的手段,简直是可耻。

    六片羽毛其实就是宗九鹏用灵能操纵,三头鹫双翅扇出的罡风席卷积雪扑向张弛只是为了干扰张弛的判断,这是虚招造不成真正的伤害,杀招是那六片羽毛,羽毛在宗九鹏的激发下,射出的速度超越了强弓劲弩,羽毛的根部等同于镞尖,可以轻易洞穿盔甲。

    雪女的担心显然不是多余的,换成是她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这样的突袭。

    张弛手中龙鳞刀向空中虚劈,龙鳞刀在行进的过程中已经变得通红,扑向张弛的雪浪遇到炽热的龙鳞刀迅速融化成水,成片的雪浪被龙鳞刀行进的轨迹割裂。

    六片羽毛突破了雪浪,距离张弛还有一米的时候,羽毛燃烧了起来,封闭的空静结界内形成了六道流火。

    张弛将通过龙鳞刀释放出的热能瞬间收回体内,六道流火改变了方向,扑向龙鳞刀,犹如飞蛾扑火,靠近刀刃之时已经燃烧成了灰烬,再也谈不上什么威胁。

    纪昌赞道:“漂亮!”

    曹诚光大笑道:“我就说嘛。”

    纪昌和雪女同时望着他,这厮何时说过?

    黄启泰抽了一口烟,他的那支烟并未点燃,可他抽烟的时候,烟居然点燃了,只有纪昌留意到这个细节,心中咯噔一下,这本领自己可没有。

    张弛挺刀冲了上去,擒贼先擒马,宗九鹏利用空静结界将他们封闭在这有限的空间内无异于作茧自缚,困住他们的同时也将三头鹫困在其中,张弛这一刀的目标就是三头鹫。

    在张弛发动进攻的同时,宗九鹏的身体宛如一个皮球一般沿着三头鹫的脊背向下滚落,滚落到三头鹫中间头颅之上的时候,三头鹫用力一顶,宗九鹏手中已经多出了一张透明的大网,兜头盖脸向张弛罩了下去。

    宗九鹏不愧是北荒第一赏金猎人,他的手段层出不穷,而且在出击时机的把握上极其精确。

    透明大网覆盖了张弛的头顶,张弛就像网中之鱼。

    “卑鄙!”这次是曹诚光骂了起来,这个宗九鹏每次出手都见不得人,既然是一对一的决战,为什么不能明刀明枪,非得用这种卑鄙手段?

    “不好!”纪昌叫道,张弛被封闭在空静结界内,这张透明大网机会封住了他每一个可能躲避的地方,这下张弛恐怕真的麻烦了。

    雪女已经准备冲上去,黄启泰却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雪女怒视黄启泰。

    此时听到曹诚光哈哈大笑,转眼望去,发现大网已经落下,可网中却空空如也,张弛不知去向何方。

    比起雪女的错愕,身在战局之中的宗九鹏更是懵逼到了极点,本以为这次百分百得手,却没有想到出手之后人没了,他很快就发现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张弛刚才立足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雪洞,这小子竟然坠入雪洞之中,宗九鹏网了个空,低头观察雪洞,准备给雪洞中的张弛补上一击的时候,却发现雪洞中也没人。

    宗九鹏心说不妙,此时张弛从后方现身,犹如蛟龙出海,又如凤舞九天,带着积雪冲天飞起,一刀砍在探着三颗脑袋寻找张弛下落的三头鹫脖子上。

    龙鳞刀的锋利程度远超普通的兵器,一刀就将三头鹫左边的那颗脑袋给砍下来了。

    三头鹫断裂的脖子喷出黑血,哀嚎一声,不顾一切地向上方冲去,可没飞出多高就撞击在空静结界的无形屏障之上,血崩得到处都是,宗九鹏这下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弛准备再给三头鹫补上一刀,宗九鹏看到爱禽被伤,怒吼一声向张弛扑了上去,双手一震,露出十根两尺长度的利爪,向张弛胸膛抓去。

    张弛挥动龙鳞刀砍在宗九鹏的利爪之上,锵锵啷啷一阵声响,爪子掉了一地,宗九鹏此时却向后方撤退了几步,他的目的就是为三头鹫赢得逃走的时间。

    亲手布置的空静结界又被他撤去,宗九鹏居然没有再度强攻,而是大步追赶上三头鹫,飞身一跃,落在三头鹫的背上。

    张弛也没追赶,扬起龙鳞刀指着宗九鹏道:“宗先生,一路走好啊!”

    宗九鹏怒道:“小子,找死!”仰首发出一声古怪的呼喝。

    纪昌道:“他叫帮手了。”

    曹诚光道:“咱们也不是吃素的。”

    雪女望着西方的天空,却见那边一片乌云正在向他们所在的位置飞速靠近,右手旋动,一个晶莹的冰球冉冉升起,透过冰球看到数百只狮鹫正朝着这边急速飞来。

    曹诚光大声道:“宗九鹏,你要不要脸,打不过张弛就叫鸟来帮你。”

    黄启泰抽了口烟,眯起双目望着正北的方向道:“好像不止是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