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影视世界旅行家 > 第1202章:俺去浪一圈
    手里忽然多了一把金灿灿沉甸甸,造型古朴的大钥匙,江浩很高兴,他对‘世界钥匙’这个奖励非常满意。

    他有那么多世界没有打开,对他来说,世界钥匙永远不够。

    打开系统面板上的世界栏,世界栏上已经有5个图标,‘红高粱’世界、‘西西里美丽传说’世界、‘玉蒲团’世界、‘无间道’世界、‘天将雄师’世界。

    江浩看过去,此时‘红高粱’世界的图标是亮的,说明一年的冷却期过去了,他可以再次进入这个世界。

    看看手里的黄金钥匙,这一把应该打开哪个世界呢,江浩有些拿不定主意。

    惊天魔盗团,七年之痒,麻辣教师,古墓丽影,神话,暮光之城......还有现在的罗马假日。

    哎,苦恼啊。

    主要是渣男欠账太多了。

    自责半分钟。

    拿不定主意就回头再说,江浩把钥匙收进空间保存起来。

    现实世界,公司有老婆周欣妍管理,电影制作有超脑小欣负责,还需要一个半月时间才会完成3d渲染制作,这段时间他只需要等就可以,现在需要考虑的是电影配音,他自己就学过音乐,这方面可以自己考虑一下方案。

    看了看九儿亮着的图标,江浩准备去看看她。

    他想九儿了,顺便在那边考虑一下电影配音,还能修炼不坏神功,一举多得,根本不会浪费时间。

    在九儿图标上点了一下,江浩身子刷的一下消失在房间内,下一刻,他发现自己躺在被窝里,旁边是一具热乎乎的身子,抱着身边的人儿,这一刻江浩感觉心中好充实。

    “九儿,我回来了。”江浩小声道。

    九儿似乎听到了江浩的话,喃喃道:“当家的,怎么了?”

    “没事,你睡吧。”

    九儿睁开眼睛,看看窗外朦朦亮的天色,慢慢爬起来,“天快亮了,该起床了,我给当家的去做饭。”

    江浩拿起旁边的怀表看了看,“这才五点半啊,还早着呢。”

    “不早了,老人们都说一天时间早上最重要,不能睡懒觉。”九儿道。

    “是一天之计在于晨吧。”江浩道。

    九儿笑笑,“当家的有学问,我一个女人家就说不出这么有学问的话,当家的再睡一会儿吧,我做好了饭再叫你。”说着就要去拿衣服。

    江浩却一把抱住九儿,把她又拉进被窝,不多时被窝里响起打闹嬉笑声,硬是闹了一个小时,江浩才放九儿起来,拢拢耳边的头发,九儿穿衣下床,很快烧了热水,端了一盆热水进屋。

    “当家的,我给你擦擦。”洗了毛巾就给江浩擦身子。

    江浩闭着眼睛,感觉那个享受啊,这不只是身体上的舒服,心里更舒服。

    换了一身合体的衣服,江浩来到院里,九儿去做饭,江浩则练起了金刚不坏功,“老树盘根”、“海底捞月”、“罗汉举鼎”、“金刚怒目”、“怀中抱月”、“大圣蹬炉”......。

    九儿在屋里做饭,偶尔出来,看江浩在那里活动身子,只是笑笑,她不知道江浩练的是一套可以成就仙佛的神功,只是看到当家的身子壮实,心里就高兴。

    “吃饭了当家的。”九儿喊道。

    结束练功,江浩来到饭桌上,别看是早上,饭菜非常丰盛,现在有钱了,自然能吃的好。

    新烙的大饼,洗好的葱白段,一碗新炸的酱,满盘的炒鸡蛋澄黄澄黄的,一看就是土鸡蛋,哦,现在好像也没有养殖鸡。

    还有一碗红烧肉,烧的那叫一个烂糊,夹在饼里别提多好吃了,汤就是面片汤,上面飘着香油葱花。

    江浩吃的那叫一个爽,说实话,那些英国的美食,和九儿这顿早餐比都差远了。

    看江浩手里的那个快吃完了,九儿又拿起一块卷起来,里面放上红烧肉、葱白段和大酱,放上满满的鸡蛋,卷好一个新的递给江浩。

    “当家的,一会儿是去酒坊看看,还是去口红工厂转转呢?”九儿随口问道。

    “九儿,一会儿你换身衣服,咱们进城听曲。”江浩道。

    酒坊有罗汉看着,口红生意有乔治盯着,根本不用江浩操心,对他来说,这两个产业只是赚钱用的,经历过那么多世界,见过太多金钱,他现在对钱的认知度更高一层,够用就好,绝对不会为了多赚几个钱就让自己累死累活的,牺牲更加宝贵的时间。

    来这个世界的目的很明确,

    休闲!

    九儿梳了头,换上一身绣着金线的红袄,江浩看向九儿,忽然想到了一部电视剧‘橘子红了’,九儿这身太像里面的装扮了,千万不要说什么落后,真的很好看。

    尤其额头的小齐刘海,特别可爱。

    江浩则穿上一身西服,带上礼帽,车夫套了马车,两人一路说说笑笑进了蓉城。

    来到戏园子问了一下,今天晚上有一场名角的演出,不过晚7点才开,现在太早了,没关系,订了位置,江浩就带这九儿去逛街。

    滴滴滴!

    一辆小轿车按着喇叭过去,街上的人纷纷躲闪,江浩拉了九儿一把,避免她被躲闪的人群挤到。

    九儿看着小轿车跑远,看向江浩道:“你说那么个铁壳子,里面也没有马,怎么就跑的那么快呢,这洋人的东西还真是厉害。”

    江浩笑了笑,“想不想试试汽车啊?”

    “怎么试,你想找乔治借一辆吗?”九儿问道。

    “我记得前面有一家车行,咱们去看看,如果有看上眼的,咱们就买一辆。”江浩道。

    “啊,那东西肯定很贵吧,再说,当家的你会侍弄那东西吗?”九儿惊讶道。

    “没问题,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就没有我不会弄得的。”江浩拍着胸脯说道。

    来到车行,上面挂着硕大的牌匾,写着东晟汽车行,江浩带着九儿走进去,伙计们立刻看过来,“先生太太,你们是准备买车吗?”

    江浩扫眼过去,偌大的大厅地方宽敞,可却只摆了三辆车,江浩心说这也太寒酸了吧,其实他冤枉人家了,这个时代汽车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而且品牌非常少,蓉城能有车行已经万分难得。

    “只有这三种吗?”江浩问道。

    伙计立刻回道:“是的先生,这辆车叫福特,售价2700大洋,这辆叫雪佛兰,售价3200大洋,还有这辆叫雪铁龙,售价3600大洋,先生您看喜欢哪辆?”

    这就完了?

    只有名字和价格,什么型号啊,发动机啊,马力扭矩啊,减震悬架啊,装饰装潢啊,什么都不说,这样的销售,放在后世肯定吃不上饭。

    在三辆车上扫过,江浩相中了最贵的那辆,不得不说,这辆车还挺漂亮,站到那辆雪铁龙跟前问道:“这辆车是7a吗,前驱的?”

    “啊~!”伙计懵逼中。

    江浩也是无语了,还真是什么也不知道,围着车转了一圈,江浩对这辆车非常满意,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辆车是1934年出产的,世界上第一辆前驱轿车,造型非常经典漂亮,型号叫7a,曾经是戴高乐的座驾。

    “以后加油在哪里加?”江浩问道。

    “我们车行就可以加油。”伙计立刻回道。

    这个时代最大的问题就是根本没有加油站一说,想要加油,就要来卖车这里加油,所以想要开着一辆车满世界转,还是算了吧,那只能是奢望。

    “这辆车我要了,加满油,同时给我带上10桶汽油,放在后备箱里。”江浩道。

    油桶是10升一桶的绿皮铁桶,作为备用,如果半路抛锚就尴尬了。

    销售脸上露出喜色,买一辆车他可是有不菲提成的,立刻带着江浩去交钱,现在江浩卖口红,可以说日进斗金,几天就可以赚这么一辆车。

    九儿小心翼翼的走到皮座椅上,还忍不住上下颤了颤,她不是没做过沙发,可坐小轿车还是第一次,感觉特别新奇,好有些紧张。

    “当家的,你真会摆弄小轿车?”九儿问道。

    江浩没有回答,呵呵笑了一声,打着火踩下油门,汽车轰轰的窜出车行,九儿吓得赶紧抓住把手,“当家的你慢点啊。”

    “没事,放心吧,我是老司机了。”江浩笑着说道。

    出去后看到自己的车夫,江浩对车夫吩咐了一句,“老马,你自己赶车回家吧,我和太太在蓉城多玩两天。”

    “知道了老爷。”老马赶着马车慢悠悠的回县城去了。

    带着九儿在城里转了一圈,九儿这次可开了洋荤,看着街上的人闪躲着汽车,九儿感觉特别新鲜。

    汽车最后在警局门口停下,当看到警局牌子时,九儿又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当家的,来警察局做什么?”

    自从上次九儿被那个该死的局长抓了后,对这种地方就留下了阴影,这个时代的人,都是秉持着民不与官争的理念,能不和官府沾边,就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

    “办牌照,你没看街上那些车前面都有一个小牌牌吗,咱们需要有那个东西才能在街上随便跑。”江浩道。

    拍照这种东西,其实从大清朝光绪年间就出现了,民国一直延续,甚至还有黄包车牌照、自行车牌照。

    “你在车上等我,我自己进去。”江浩道。

    九儿点头,乖乖在车里等着,眼睛看看方向盘,看看档位,又看看仪表盘,什么也不敢触碰,这么贵的东西,生怕一不小心给当家的碰坏了。

    时间不长,江浩就拿了一套拍照出来,现在蓉城的号码是5位数,他挑选了一组吉利号码,要了个16888,花钱好办事,只要钱到位,其他好商量。

    挂上车牌,这下可以撒欢的跑了。

    在酒楼吃了饭,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江浩开车来到蓉城最大的戏楼,此时这里已经有很多人过来,都是来看名家演出的,把车找了个地方挺好,江浩下车,顺手牵着九儿的手往里走。

    大庭广众之下被江浩牵着手,九儿顿时感觉羞涩,身子落后半个位置,在后面像个小媳妇一样亦步亦趋的跟着。

    江浩早早就定了位置,就在前排的第二桌,当时他原本想定第一排来着,谁知道售票的说已经定出去,他只能选第二排。

    酒楼里此时已经做了很多人,熙熙攘攘热闹的很,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立刻有人送上瓜子花生、干果蜜饯,又有人端来一壶上好的热茶,跑堂的恭敬道:“老板儿,水凉了随时换。”

    放下两块钱付账,又丢过去一块钱当做打赏,跑堂高兴的接住躬身谢过。

    时间不长,第一排的几桌也全部坐满了人,江浩扫眼看去,有男有女,一个个穿着不俗气势不凡,应该不是简单人物,不过江浩没有在意这些,他就是带着九儿休闲来的。

    戏曲开锣,一场大戏《玉簪记》,九儿听得津津有味,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江浩则是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欣赏民族瑰宝。

    说实话,年轻人很多不喜欢听戏,可是当人上了岁数,就会越来越喜欢这东西,就连以前没接触过的也是这样。

    为什么呢?

    有人说心态老了,江浩觉得对也不对。

    心态是一方面,人生就是这样,随着时间、年龄、阅历、环境、生活积累,心态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以前喜欢的,现在或许会觉得嘈杂,肤浅,甚至感觉以前自己喜欢那东西都有些可笑。

    戏曲是沉淀了几百年的精华,他的魅力是深远的,慢慢体会才能领略其中的写意韵味。

    当你静下心来,抱着欣赏的态度去看戏曲的时候,你会发现,她的一板一眼,她的手眼身法,她的唱念做打,真的就像一件艺术品,值得好好欣赏。

    可就在这时,江浩忽然心生警兆,他眼睛扫向台上,就见台上一角的帘子掀开,从那里伸出一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台下。

    不好。

    江浩一把搂住九儿,身子向着地上翻滚下去,下一秒,戏园内响起一连串哒哒哒的枪声。

    最前排一桌的人最惨,顿时被子弹扫倒好几个,鲜血从身上飙飞出来。

    “啊~~!”

    “啊啊啊啊~~!”

    戏园内大乱,惨叫声,尖叫声响成一片,有人吓得趴下,有人不管不顾的乱跑,就在这时,第一排有人掏出枪,对着打枪的地方连连开枪,机枪声顿时一停。

    有人冒死冲过去,掀开帘子一看,帘子后面躺着一个人,正好被子弹打爆了脑袋,死得不能再死了。

    就在这时,有人大声喊道:“快快快,找车来,督军中枪了,赶快送医院。”

    督军?

    听到这个称呼,江浩思索了一下,想起一个名字,这个时期的督军,莫非是四川王刘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