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影视世界旅行家 > 第899章:瘸了两个(修)
    翌日,

    天刚蒙蒙亮,江浩住的宫殿外,早早就有人在外等候,有侍者敲开门,顿时进来十几个宫人侍女,有的抬桶有的拿盆,侍女捧着干净的衣袍。

    “江太医,府令吩咐,辰时祭祀正式开始,陛下依旧起床沐浴更衣。”一个宫人说道。

    江浩看看外面的天色,那位还真是着急。

    沐浴更衣,江浩跟随侍者来到后花园,此刻后花园已经被重兵把守团团围住,凉亭里祭坛已经摆好,供奉三牲、四果、五谷等物,地上摆着几个蒲团。

    始皇帝已经在旁边等待,见江浩过来问道:“需要我如何做?”

    “陛下躬立一旁就好,等会我祈祷礼结束,随我一起盘膝打坐,以表达虔诚之意,不过陛下不必学我,累了可以起来休息。”江浩道。

    “我明白了,开始祭祀吧。”

    江浩伸手从袖口掏出那方天师玉印,放置在供台上,随后做起道家祭拜时的礼仪,江浩之前只参加过一次茅山祭拜大典,不过礼仪还是记得的。

    一番祭拜很是繁琐,花去了大概半个时辰,江浩慢慢坐在蒲团上,秦始皇一看,也跟着坐下,学着江浩闭目沉思,赵高眼珠晃了晃,此刻房中只有他们三人,他也悄悄跟着盘膝坐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江浩平常总是用练功睡觉,一坐就是一晚上,根本不会觉得累,可秦始皇身材高大,还有些胖,坐着自己不舒服,不多时就感觉双腿发麻。

    睁开眼睛看看江浩,纹丝不动,想了想继续闭目。

    时间滴滴答答,从不停歇。

    从早上到了中午,从中午到晚上,秦始皇和赵高早就坚持不住,已经起来好几次,吃饭入厕什么的,而江浩始终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泥胎雕塑一般,只是这点就让始皇帝和赵高心生佩服。

    晚上,江浩依旧没有醒来,呼吸都变得微弱了许多。

    其实此刻江浩已经进入深度修炼状态,之前他从吕雉那里得到了不少好处,还没有好好练习静功修炼,这次正是个好机会,江浩准备利用这三天好好锤炼灵气。

    练功加装逼!

    一天一夜过去,秦始皇第二天过来,询问看守宫人,得知江浩昨晚依旧一动不动。

    秦始皇想了想,心里升起的希望感觉越来越大,默默做到蒲团上,也跟着静坐起来。

    一天,

    两天,

    三天,

    在这三天里,江浩没有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也没有起来内急,始终纹丝不动,真如泥胎塑像一般。

    看看时辰,三天到了,秦始皇已经有些心急起来,心想,这江浩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

    “恭喜陛下,道祖传下大法!”

    说到这里,江浩缓缓起身,秦始皇发现江浩面色红润,绝对不像枯坐三天三夜水米不进的样子,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秦始皇有些激动的问道:“真的传授功法了吗,是什么?”

    江浩点点头,“恭喜陛下,道祖传授功法,名为‘五帝经’!”

    “五帝经?什么意思,快快给我讲来。”秦始皇有些急促的说道。

    “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五位大帝皆是道祖弟子,修炼的功法就是‘五帝经’,乃是无上妙法,修成可飞升仙界,享圣人之尊荣,此功法最是适合陛下啊。”江浩说道。

    秦始皇大喜,不止能成仙长生,地位还如此之高,这个结果让他非常满意。

    “还请陛下命人拿来笔墨绢布,我将《五帝经》给陛下书写下来。”江浩道。

    秦始皇一听立刻叫道,“赵高,赶紧准备。”

    “是陛下,马上就弄好。”

    时间不长一切准备就绪,江浩站在桌前开始书写起来,在打坐时,他就已经编好了这五帝经的内容。

    “《五帝经》,大道之精,窈窈冥冥,大道之极,混混默默,抱神守静,形乃长生...。”

    “修道四境,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

    “......云锦凤罗金钮缠,以代割发肌肤全,携手登山歃液丹,金书玉景乃可宣,传得可授告三官,勿令七祖受冥患,太上微言致神仙,不死之道此真文。”

    一篇江浩自己理解加编纂的《五帝经》新鲜出炉,江浩没有吝啬,潇潇洒洒六千六百言,热热乎乎的就送到始皇帝手中。

    始皇帝心情激动,拖着绢哈大笑,“朕终于得到仙书了,自此可追求长生大道矣,”转头看向江浩,大声说道:“现在朕就封你为“太祝令”,掌管全国祭祀祈祷之事。”

    江浩知道太祝令,三公九卿,九卿首位就是奉常,也叫太常,太常之下有六个属官,太乐、太祝、太宰、太史、太卜、太医,如果按照现在的话说,九卿是一部部长,那太祝就是主管一块事务的副部长,这个地位已经很高了,在什么朝代都是高级官员。

    太祝的工作是什么呢?处天人之际,以言告神,在祭祀中迎神送神,以事鬼神示,祈福祥,求永贞。太祝平时住在太祝词里,有些类似道观的地方,一般到了有重大活动过年过节需要祭告天地的时候才用他,比如秦始皇跑去泰山封禅,必定少不了太祝。

    而他之前的太医侍,原本归属太医令,太医令下有太医丞,太医丞下有太医侍,江浩算了算,最多一个处级官员。

    现在他是从处级一跃升为副部级。

    “陛下,臣疲惫不堪,请求回去休息。”江浩有些虚弱的说道。

    秦始皇一看,立刻应允,“好,你休息去吧,朕也要回去好好钻研五帝经,过几天朕再召见你。”

    江浩躬身告辞,宫人领着他出来,赵高早有安排,宫廷马车一路送江浩回到客栈。

    江浩推开门,惊动了吕雉,看到是自家郎君回来,跑过来一头扑进江浩怀里,“郎君,这几日可担心死雉儿了。”

    江浩轻轻摸摸女人光滑的小脸,笑着说道:“不要担心,就算出了问题,我也能跑出来,皇宫里的人还留不住我,我三天没洗澡了,要好好沐浴一番,还有,叫一桌上好吃食。”

    “始皇帝不管饭吗?”吕雉好奇问道。

    “呵呵,还真不管饭。”

    ......

    江浩走后,始皇帝拿着《五帝经》悉心研读起来,赵高在一旁伺候,可心里就像是长了草一样,总想着江浩有没有和道祖给自己求法,或是江浩求了,道祖又有没有答应传他。

    此刻赵高只感觉百爪挠心,度日如年。

    转眼到了中午时分,一个宫人端着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放着一个玉盒,玉盒旁边放着一只玉碗,里面是一碗清水,宫人来到始皇帝面前恭敬跪下,“陛下,到服丹药的时间了。”

    这个宫人是专门伺候始皇帝吃丹药的,每天午晚各一颗,雷打不动。

    始皇帝按照往日管理,伸手打开玉盒,露出里面一粒粒朱砂红色的丹药,捏起一颗花生米大小的丹药就要送入口中,这是赵高说道:“陛下,之前江太祝说,下品丹药含毒,现在您已经得了修仙之法,还需要服用丹药吗?”

    秦始皇的神情微微一顿,看了看手中丹药,忽然笑了笑,说道:“你说那江浩是仙是人?”

    赵高不知道始皇帝这句话什么意思,但还是赶紧答道:“自然是人。”

    “呵呵是人就有私心,我承认那江浩有大能,当也免不了凡人私心,现在他来到朕身边,想要得到朕的独宠,自然会贬低那些方士,你觉得呢。”

    赵高就是个阴谋家,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始皇帝把那颗赤红色的丹药放入嘴中,端起旁边的玉碗喝了一口,把丹药送下去,随后说道:“今后,这《五帝经》朕要练,这丹药朕也要吃,还要加大力量寻找仙草,江浩不是说了吗,铅汞只能炼制下品丹药,仙草能炼制中品丹药,可以补身提神,辅助修炼,如此一来,朕就是上中下品全部一起用,必然能达到最佳效果。”

    说道这里,秦始皇又从盒子里拿出一颗放入嘴里,赵高一惊立刻说道:“陛下,那些方士不是说,您每次只能吃一颗,每天只能服用两粒吗?”

    始皇帝笑笑,“无妨,加大药量可以早日成仙,就算有毒也不怕,江浩不是能为朕解毒吗,到时候大不了再来一张解毒符。”

    赵高想了想,始皇帝说的也没错。

    “对了,我继续服用丹药的事情不要和江浩说,以免他以为朕不信任他的仙法。”秦始皇道。

    “奴明白。”赵高立刻应道。

    药劲儿上来了,始皇帝只感觉身体舒泰,飘然若仙,慢慢靠在软塌上眯着眼睛享受,也不知道那些方士在丹药里面加了什么。

    一直伺候到傍晚,始皇帝终于对赵高挥挥手,“不用你伺候了,你去休息吧。”

    赵高如蒙大赦,恭敬的退出大殿,随后一路疾走出了咸阳宫,坐上马车对御者吩咐道:“快,去客栈找江太祝。”

    马车驶过石板路,发出哗啦啦的声音,马车在客栈门口停下,赵高也不用车夫搀扶,自己就跳了下去,大步走进客栈。

    此时客栈已经掌灯,客栈老板一看来人穿着官袍,立刻过来行礼,赵高瞅瞅掌柜的,说道:“带某去江浩房间。”

    “是,小人带老爷过去。”客栈老板不敢怠慢。

    敲响房门,里面很快传来一个女子声音,吕雉走到门口轻轻打开房门,看到外面站着一位面白无须的高大老者,而且穿着一身官服,她心思鬼精,心里就有了几分猜测。

    “请问您是?”

    赵高仔细看了看吕雉,此女子很是漂亮,在江浩房中,看来那江太祝也是爱美之人,赵高随即笑笑说道,“我乃赵高,特来见江太祝。”

    “江太祝?”吕雉还不知道江浩升官了。

    就在这时江浩从里间出来,见到赵高过来拱手见礼,“见过府令君。”

    赵高满面堆笑,“江太祝太客气了,我是中车府令,你是太祝,现在我们的级别可是相同的。”

    “岂敢岂敢,府令君请进,我还想着明日去见你呢。”江浩道。

    赵高讪笑两声,“呵呵,我这不是等的着急吗。”

    来到屋里,两人坐下,赵高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江太祝,可曾帮我向太祖问过了?”

    江浩含笑点头,“问过了。”

    “那,可曾传下仙法?”

    此刻赵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江浩说一声没有,那他的希望就全破灭了。

    “有,还真是我之前猜测的,道祖传下的是‘葵花升仙经’,那部功法看来确实最适合府令君修习。”江浩道。

    赵高大喜,终于一颗心放下。

    江浩对旁边伺候的吕雉道:“雉儿,准备笔墨绢布。”

    吕雉很快拿来,江浩在桌上摊开绢布,看了看说道:“哎呀,有些黑,雉儿把油灯举高些。”

    赵高一听立刻说到:“我来我来,这等事情我最拿手,保证稳稳当当不会洒出油来。”

    赵高举着油灯,江浩一字一句的写着葵花宝典,看到绢布上字迹渐多,赵高心里那个美啊。

    终于,一片葵花宝典完成,赵高捧在手心如获至宝,激动的手都在颤抖,“老夫终于心愿有望了,终于有望了。”

    说完这几句话,赵高收起绢布,看向江浩躬身行了一个大礼,嘴里说道:“多谢江太祝传法,从今以后江太祝但有事情尽管说来,赵某自会尽力而为。”

    “还有,今后江太祝要在咸阳为官,怎能住在这客栈呢,我在咸阳城中还有一处宅院,算不得奢华,却也能住人,明日我就差人将房契送上,江太祝可以在那里暂住。”

    “赵某之前答应之事,也自不会食言,会一并送到拿出宅子。”

    江浩笑了笑,“江某现在确实拮据,就不抚府令君好意了。”

    赵高也笑了,“如此甚好,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