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刀枪
    江浦南面的岸边,数百名马兵在岸边游走,队形颇为散乱,江上来了一支庞大的船队,沿江蔓延仿佛到处都是,无论老寇还是厮养,大多来自北地,都没见过如此情景,这支官兵的出场带着一种神秘感,带来了额外的恐惧,江浦南边的营地里一团纷乱,各个长家正在弹压。

    马兵游走之处名为新河,于洪武年间人力开凿而成,距离江浦县城三里,用于停泊江淮卫的马船,向外直通大江,由于军港属性,新河靠岸一侧底部宽大,用于军船在港内掉头。

    七艘船中有三艘小哨船和四艘漕船,距离河岸五十步停泊,船上一片锣鼓乱想,甲板上的官兵支着盾牌,后面有少量弓手在朝天抛射。

    零散的箭支朝岸上落去,附近的马兵纷纷打马远离。

    一面西营的红旗停在百步开外,远处几面大旗飞速赶来,停在张献忠的旁边。

    “坐船来的官兵,咱老子没打过!”张献忠摸了摸脸颊上的疤痕,“来得少点,多得些船才好过江。”

    刚赶到的扫地王眯着眼睛,“方才说浦子口来了几百兵船,这边七艘是怎地意思。”

    “几百兵船?前面水塘里这几艘,一船二十来人,浦子口几百船便是几千一万兵,何处来的如此多人马。”旁边一个宽面大耳的头目迟疑道,“难不成这南边的水营就如此打仗的?”

    扫地王嘿嘿笑道,“射塌天几时如此畏惧官兵了,管他怎地打仗,木船总归上不了岸,高闯王说话就到,在这岸边围个营,看他们上得岸来。”

    方面大耳的贼首便是射塌天,他毫不在意被扫地王揶揄,口中淡淡的道,“若非畏惧官兵,我等为何一听卢象升到便拔营起行?”

    扫地王嘴角歪着,带着莫名的笑意,射塌天回头看看他道,“这条大江如此宽广,南面还有那许多布政司,你怎知后面没有续来兵马?”

    “江南兵马便是如此模样?江浦小城久攻不下,倒惹来如此多官兵。”张献忠阴冷的眼光在江面上梭巡片刻,回头对身后的一名青年人道,“文秀,浦子口到底多少兵马,何处来的,可探得确实了?”

    青年脸色白皙,与周遭的流寇相比,显得柔和而慎重,他沉稳的答道,“方才有王高照麾下孩儿军来,说亲眼见到官兵登岸,还未细问。”

    “带他来说话。”

    那少年回头过去,小娃子跟在他身后,见到张献忠后跪伏在地。

    “见过老爷。”

    张献忠细看两眼,大概还记得这个孩儿军。

    “浦子口狗官兵是何光景。”

    “数出大船五十三艘,带甲家丁三百余,总兵数千余,后边船上有马,官旗在中间。”

    听到船上有马,射塌天和扫地王互相看了一眼,用船运马的官兵,他们还是初次遇到。

    “那便是某家总兵,你看到登岸的?”

    “近到五十步才走。”小娃子埋着头沉声道,“后面的船没数完。”

    “官兵凶恶否?”

    “有些凶恶,下船后一路追赶小的。”

    张献忠又看了小娃子两眼,突然对扫地王嘿嘿笑道,“当官的爱说奇正相生,这水塘里的都是奇兵,那边是正的。老回回去了银锭桥,留一百马在此,咱们去东边称一下这伙人斤两如何。”

    扫地王和射塌天答应一声,三人调转马头就要离开。

    那叫文秀的青年在后面道,“义父可还有话要问这孩儿军?”

    张献忠一打马股,“升管队,你带着!”

    ……

    银锭桥东侧一里外,第一司正在官道上快速行进。按庞雨在当涂的预案,第一司不用管其他物资的装卸,下船后直扑银锭桥。

    从码头到银锭桥,约有五里距离,只有披甲攻击行程的一半,平日行军有一次喝水休整,而这次姚动山不准备让士兵停下,他希望在流寇反应过来之前抢占银锭桥。

    周围的稻田中一片荒凉,少部分田里残留着割剩的谷茬,密密的栽在干枯的田里,南面则有成片的圩田,里面仍然蓄满了水,那里无论对守备营还是流寇,都不是交战的好地方。

    他们已经在城外越过浦子口河,要去的银锭桥在王家套河上,是江浦县前往浦子口的交通要道。

    王家套河由北而来,一路汇集小河流,最后经八字渡附近的圩田入江,本地农产品多由此处运送,此时的王家套河道空空荡荡,但在太平时节停满各类小船,是江浦本地的血脉。

    银锭桥也因为水陆交接,与此时其他重要桥梁一样,自然形成了一个集市。

    歪脸郑三儿带队走在最前面,银锭桥就在前方不远,那里的房舍间有流寇出没。

    上次吴达财告发之后,他被镇抚队调查很久,最后没有实据,也只让他担任了代理队长,第一司是全营前锋,第一旗队就是第一司的前锋,而他又走在第一旗队的最前。

    “攻进街里去,矛手不得离开大道。”

    后面传来旗总的吼声,并没有指挥的号鼓,守备营在司一级才有鼓号,局级的指挥都靠军官的大嗓门,这不符合此时所有的兵书,只是因为庞雨简化操练过程,就如他只保留刀盾和长矛是同样的道理,一切都是为了简单。

    身后都是杂乱的脚步声,除了他们第一旗队,还有一个旗队的陆战兵,歪脸不太喜欢他们,这些人连甲具都没有,用的兵器五花八门,原本是用于清空码头,却一窝蜂冲到了万峰门外,只是因为他们的武器适合近战,负重也比较轻,被指派配合第一司夺取银锭桥。

    歪脸维持着接近速度,前面的银锭桥集镇越来越近,流寇的身影更加清晰,街巷间人数不少,旗总没有叫停,看来是要一头撞进去了。

    把藤牌从背后取下,九斤的重量套在左臂上却并不觉得重,平日技艺训练时左手加九斤铁坠,右手则是五斤,战时不佩戴时,感觉左手轻捷许多。

    “进攻阵!”

    随着旗队长的嚎叫,第一旗队的三个小队排出六人正面,刚好布满官道,六名刀盾齐头并进,之后是二十四名长矛手,队尾是三人的预备,旗队以快步向前推进。

    把藤牌护在身前,眼睛在藤牌和帽檐之间观察着前方,五十步之外就是集镇,街巷间吼叫连连,涌出许多流寇。

    歪脸呼吸开始急促,手脚一阵阵压抑不住的冲动,兴奋中带着些紧张。这次他们没有经过任何侦查,街镇有多大,其中还有多少流寇,歪脸一概不知,临行时姚动山告诉他们的,是击溃所有抵抗,攻占桥西头的集镇并形成防御。

    呜一声划破空气的声音,接连不断的箭支飞来,手中的藤牌不时传来震动,发出噗噗声响。

    歪脸的眼睛仍露在外面,前方街中流寇越来越密集,两侧的房屋墙上也出现了弓手,似乎人数还不少,一道黑影飞速放大,歪脸赶紧一低头,藤牌上部跟着往后一撞,再抬头时,一支轻箭插在藤牌边缘上。

    箭支越发密集,歪脸的藤牌被扎得像豪猪,身后有闷哼和惨叫的声音,侧面来的箭矢命中了后排,如同北峡关之战一般,但歪脸知道未必能造成伤亡,第一旗队的装备远超北峡关之战,长矛手全数装备鳞甲或札甲,且辅甲齐备,这些士兵每月要面对一次真箭的抛射考核,对弓箭的畏惧已经大为减少,那些惨叫的多半是无甲的陆战兵。

    第一旗队如同移动的堡垒,顶着密集的箭雨以快步接近,日复一日形成的肌肉记忆,让歪脸维持着机械一般的步长和频率。

    从藤牌的边缘狭窄的视野里看出去,街巷里集结的流寇在往后撤退,队形杂乱无章,且前后拥堵在一起,他们的叫喊变得惊慌。

    歪脸粗重的呼吸着,危险带来的肾上腺素刺激着他的肢体,那种要挥刀砍人的冲动越发剧烈。

    脚步踏入街巷的时候,对面飞来骨朵和飞斧,藤牌剧烈的抖动着,上面插着的箭支被砸得四散飞舞。

    后面传来旗总的暴喝,“冲!”

    旗队同时嚎叫,矛手将长矛放平,歪脸的两侧各出现了两个矛头,如同他长出的护翼一般,六名刀盾带着二十四支长矛,向前方街巷里堆积的流寇冲击。

    攻击覆盖了整个正面,当面兵锋的流寇纷纷后退,拥堵在大街中的流寇退避不及,纷纷逃入敞开的门市和巷道,正面抵抗在瞬间烟消云散。

    面前几名流寇逃入左侧巷道,歪脸已完成掩护任务,巷战是刀盾的职责,他脱离队列追入巷道,以防止他们从侧面攻击长矛兵,他身后的长矛兵从巷口蜂拥而过,沿着大街继续冲击。

    歪脸几步追上落在最后的流寇,带着剧烈的渴望,腰刀照高直下,猛砍在那人的颈侧,流寇带着飙飞的血水往左倒下。

    前方现出一个手持截短线枪的流寇,此人五大三粗面相凶恶,将线枪伸长封住巷道,一副渴望交战的模样。

    巷道中无处腾挪,后面就是正在冲过的长矛兵,这是歪脸在校场上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刀盾对决长枪。

    歪脸带着一丝兴奋,脚下不停步,将腰刀交到左手,右手在背后抽出一支短柄标枪,猛的冲出一步,矮身后一个半旋,手中短柄标枪脱手而出。

    流寇被藤牌遮挡视线,惊慌中躲闪扑面而来的标枪,手中枪势指向歪斜,歪脸已经标步上前,同时右手取刀。

    这《纪效新书》中的腰刀低平式,是歪脸平常操练熟悉的动作,只要欺入枪身就能砍杀矛手,此时却出了差错,右手没有拿住刀柄,藤牌在枪杆上撞了一下,脚下顿时也乱了。

    那流寇反应很快,惊慌之后立刻退后一步,手中截短的线枪又有了攻击距离。

    歪脸抓牢刀柄,摆出刀盾的主动进攻式,立牌前伸,腰刀竖于身前,不给那流寇充分准备的时间,跟着脚步向前直进。

    那流寇仓促间线枪刺出,凶猛的扎向藤牌右侧。

    藤牌向着歪脸的右侧猛烈倾斜,这是刀盾对长枪中常见的情景,歪脸经过了千百次的训练,立刻侧身向左侧旋转,滚牌之后沿着枪身疾步而进,形成腰刀骑龙的形势,流寇收枪不及,脚下只退得一步,歪脸已经追至眼前,腰刀朝着那流寇面门直劈而去。(注1)

    ……

    注1:《纪效新书》所载腰刀战术,变化大多源于开扎衣式,另有畔頭、滚牌、骑龙、斜行等式,是普通士兵能学会并运用。最艰难的就是兼用标枪的低平式,一般士兵很难熟练使用,临战更是失误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