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年前
    十二月二十日,桐城寒风凌冽,路上百姓往来匆匆,将各种各样的物资运送到城墙下,城头上社兵围聚烤火,冒起股股白烟。

    紫来桥外的官道周围,被挖出了大大小小的深坑,征召的民夫在奋力劳作,一个深沟高垒的环形阵地正在成形。流寇进入南直隶的消息随着报役向四方流传,整个江北地区都进入了戒备,路上已经少见百姓,除了入城的人,其他大多已逃向远离官道的地方,应天巡抚衙门的文书每

    天都从江南送来。

    守备营严守北峡关,骑兵持续前出舒城,与打食的流寇发生多次交战,接连不断的消息传回桐城。

    庞雨面前的地图上,庐州府的位置已经被蓝色包围,桌边还准备有几个蓝色箭头,却一直没能贴上去。“大人,目前确认流寇营头十三支,包括最大的高疤子、西营八贼、李闯将、扫地王、过天星等部,舒城过去漫山遍野都是打食的流寇,围得水泄不通,不知庐州府是否守

    住。”庞雨点点头,再看了一眼地图,流寇自西和北分路而来,庐州城的消息已经断绝,面对如此规模的流寇,小股的官军根本没办法应付,必须巡抚级别汇集的兵力才能救援

    。

    流寇肯定超过了十万,但是否有二十万三十万,恐怕连流寇头目都不知道。这是庞雨面对过的最大危机,寿州、庐州都在年初幸存,流寇要在冬天获得足够的补给,农村已不能满足,只有城市才有足够的物资,这决定了他们会忍受更高的伤亡攻

    击城池。如果庐州坚守成功,附近仍然完好的城市有舒城、桐城、无为州、含山、和州等地,往西是回头路,不可能再获得资源,往北可能碰上凤阳驻军,既然流寇到了庐州,就

    只剩下东和南两个方向。北峡关是一个关键点,但不是唯一的关键,以流寇的兵力,他们可以一边攻击北峡关,一边从庐江绕道,从相对平坦的东面进攻桐城,如果要在庐江至桐城沿途防御,必

    然会造成守备营兵力分散。

    庞雨暂时没有放弃北峡关的打算,那里是一个极为有利的关隘,如果流寇将此地破坏,以后就难以维持驻军,桐城就失去一个重要屏障,对以后的安庆防务影响深远。

    但更重要的还是桐城,只要卡住桐城县治的官道,就能保住安庆境内的大部分产粮区,流寇如果规模太大,庞雨也不得不放弃北峡关,将桐城的东北两面让出。紫来桥外的阵地控制了官道,阵地通过紫来桥与城池相连,两地互为掩护。守备营的步兵正在阵地中演练,炮兵则调试炮位。流寇的队伍很长,组织力并不高,并且队伍

    中有大量的车架,对道路十分依赖。如果流寇规模不大,庞雨打算在这个环形阵地卡住官道,阻止流寇进入安庆。杨学诗带回的消息,流寇准备前往扬州方向,那六合是必经之地,也是张国维的辖区,守备营需要前往救援,但流寇不止一股,那只说明摇天动的可能动向,其他各营则

    有可能分路前往安庆。

    以安庆目前的军事力量,如果守备营调走,就只能守卫城池,境内其他地区必然糜烂,也不符合庞雨的利益。

    候先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大人,杨把总带回的消息,要不要报给道台大人。”

    庞雨思考了片刻,史可法和杨尔铭那里都必须说通,甚至还包括皮应举,因为救援江浦很可能就意味着放弃安庆。

    “五百里加急报给张都爷,让送信的人先去句容,史道台那里由我去说。”庞雨伸手拿过那份塘报,又往北方看了一眼,“不知道庐州守不守得住。”

    ……十二月二十一日,庐州府城墙外蠕动着成千上万的人影,墙下摆满歪倒的竹梯和破烂的桌案,各种尸体混杂其间,城头炮声如雷,白色的硝烟往着城外不停的喷射,雨点

    般的石头草束往城下落去。

    随着几盆火油倒下来,墙根燃起几堆大火,潮水般的人群惊叫着往外跑开,又一轮攻势失败。此时天色已暗,今天也没法再打了。

    “没运气就打不下来。”小娃子收回目光,转身往外走去,城郊外漫山遍野的窝棚,各处烟雾腾腾,升腾的白烟弥漫天际,仿佛与天空低垂的阴云连为一体。

    在窝棚间绕来绕去,过得片刻后,小娃子来到一个靠着半截土墙搭建的窝棚。

    棚外烧着一堆火,火头有点小了,小娃子转头看了一眼,大步往前面一堆人那里走去,在他们火边径直抓了一捆谷草。

    “哎,你……”

    人堆中一个厮养站起来要拦,小娃子一脚踢去,那人躲避不及,哎呀一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小娃子唰一声抽出了腰刀。

    人群哄的逃散开去,小娃子用刀指着地上那人,厮养顾不得捂肚子,两手在面前摇动着道,“老爷饶命,那些柴火你随便拿。”

    在众人惊惧的注视下,小娃子盯着他看了片刻,终于缓缓收了刀,两手各提一把谷草走了,回到自己窝棚外,扯了一把谷草扔进去,火头立刻旺了起来。

    里面传来两声咳嗽,小娃子低头看了一眼,赶车的老头躺在里面,他翻了个身,正作势要起身。

    “爷你养着,不要出来,有厮养煮吃的。”

    老头仍坐了起来,从敞开的门帘往外看去,小娃子把地上一个破烂床单递过去,老头接过搭在了腿上。

    “说话就要到年关,又一年了。”老头苍老的脸颊上皱纹越见深沉,一片小小雪花落下来,沾在他的鼻头上,很快又化了,“往年这个时候,该杀年猪了,年糕也做好了。”

    火堆边沉默着,燃烧的谷草发出轻轻的哔啵声。小娃子加了把谷草,从怀里摸出半个麦饼,在火上烤热了,又掰成两半,给老头递了一块过去。

    “爷你先吃着,等破了含山,给你找个大户家住,年三十晚上咱们怎也要煮些肉吃。”

    老头咬了一口饼子,在嘴里慢慢的嚼着,“那庐州可是打不下来,打不下来也好,那些人也好过年。”

    他说着转头往庐州城墙看去,上面正在开始挂灯笼,隔几步就有一个,看起来就像给城墙上了一道光圈。

    这时一面红旗正好从城墙外过来,大伙都知道是老爷张献忠回营了,路上的人纷纷让路。

    张献忠没有骑马,头上戴着个瓜拉帽,身上穿着缎面的袄子,外边套个深绿色的马甲,下身露出袍子的下摆,活像一个地主老爷。八老爷对周围的人视而不见,几个将领和高照跟在他身边,张献忠埋头走着一边骂道,“入你妈妈的毛,这狗日的庐州,白天是个人城,晚上是个灯城,死你妈几百人砖都

    没掏出来几块,明日跟四哥说,另找好打的去处。”

    几人一边说着话,往西边走远了,那边有一处没破坏的大宅,是八大王老爷的住处。

    人群又恢复原样,各自回到窝棚烤火。小娃子摇摇头对老头道,“老爷上次没打下庐州,还以为这次有高疤子一起能打下来,说不得又白走一趟。方才掌盘子跟我说,大伙不想打庐州了,高疤子想去打含山、和

    州,李闯将也跟着去,老爷不想跟李闯将一起,咱们要去打全椒。”

    老头哦了一声,“上次打过的,人家都有备了,没打过的想来好打些。”小娃子点点头,“本还盼着去桐城,这次也是不去了,探子看到安庆城里从南边来了上万的江南兵,高疤子说江南兵都到了安庆,咱们就往扬州去,抢了船过江,端了江南

    兵的老窝。”

    老头知道小娃子的哥哥死在桐城,一直想着回去杀光桐城报仇,低低的叹口气道,“小娃啊,无论打哪处,轮到你攻城时,不要去拼那个先登的功劳,万事都没命要紧。”

    小娃子在棚里捡起一块窗楹的残块,上面还有半截祥云的雕花,他也没看,直接放进了火堆中。

    火堆里扑腾出一片火星,棚里又增加了一点暖和。“爷你不要管这些事,不争功倒是不被打死,但也带不了厮养,最后还是饿死的下场。”小娃子指指城门外的厢房,“老营、将领、高照、各家掌盘子和管队,能住在厢房里

    烧火,咱们只能自己搭个草棚,你看看这片,昨日冻死的都上百了,左右也是个死的下场,不若搏个功劳,老爷让我当个管队,咱们才活得下去。”

    老头又叹口气,“这世道总有变的那天,人人都在家过年。”“我活不到那天。”小娃子低着头,窗楹上的祥云已经被火焰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