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急令
    吴达财趴在床上,屋中偶有呻吟,屁股上火辣辣的痛,但他知道这痛两三天就能好,镇抚队干一行爱一行,对处罚方式不停的专研,从最早的军棍、哨棍、竹棍到皮鞭,鞭子的形状已经改了三次,伤势越来越轻,疼痛感越来越强。

    小队的其他人也趴在床上,还有人低声说话,现在还没吹熄灯号,平时应该是训练总结时间,吴达财今天没心情了,因为他作为带头斗殴的人,又被扣了一个月饷银,其他人倒是只受了鞭子。

    “哈哈哈!”

    昏暗的营房中突然一阵大笑,众人听到笑声纷纷偏头去看,竟然是铁匠旗总在门口。

    “都趴着干啥,不就是竹棍子抽抽。”

    铁匠旗总一瘸一拐的走进来,边走边看,“镇抚司够意思,统完了还贴布告,第一司受伤七十九个,咱们七十一,第二司赢了,哈哈。”

    众人都兴奋的议论起来,铁匠旗总得意的道,“方才我去王把总那里,把总说只要赢了就行,要是输了的话,他还要加处罚。

    咱们旗队的都打得好,都说说你打的那人啥惨样。”

    小队的人都兴奋起来,“报旗总,我打掉他一颗牙。”

    “打晕一个。”

    “他鼻子流血了。”

    “衣服给他扯烂了。”

    “我把他鞋子扔出营墙去了。”

    吴达财大喊一声,“歪脸的脸更歪了!”

    叫完不由洋洋得意,歪脸被他和三个人群殴,没缺牙那一边肿得老高,想起那个样子,吴达财就觉得浑身舒泰。

    “老子放翻了三个第一司的。”

    铁匠嘿嘿一阵笑,“那也没啥,那些镇抚兵打老子的时候,把自己手震伤了”屋中一阵哄笑,吴达财赶紧吼道,“旗总威武!”

    其他人纷纷跟着拍马屁,铁匠又把大手一挥,“镇抚司的兵没力气,鞭子都抽不痛。

    老子是打铁的,打铁是啥意思,就是比他们都硬,你才干得下来那活,其他挨板子的申请了明日休整,咱们旗队明日全体出勤早操,你走也给老子走完了,大后天就照常操练,让他们第一司那些龟孙看看,叫第一司不是就排第一。”

    屋中齐声回应,气氛十分热烈,吴达财只觉得伤口也没那么痛了。

    铁匠转身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骂道,“你们小队不孬,咱们旗队也不孬,三十四个上了三十三个,有他妈的一个龟孙丢人。”

    有人问道,“谁啊。”

    铁匠一把摔上门,“怕打仗当个屁的兵。”

    ……“娃他娘啊,怕打仗也得去当兵啦,不然下月就吃不起饭了。”

    城东南角的窝棚里,唐二栓哎的叹口气,“作孽哟。”

    媳妇挺着个大肚子在外边烧火,有些烟飘了进来,她听了反倒高兴的道,“早该去,你看人屈麻子,才去了两三月,都搬去城里租房了,他还在预备营呢,一月就有一两,转眼话说就要二两了,了不得的银子。”

    见媳妇没关心打仗的问题,唐二栓颇有点失落,他本以为媳妇会担心得要命。

    “光要银子怎地,打仗要死人的。”

    媳妇熟练的将一把干稻草折起塞进了炤孔,拿起蒲扇往里面扇了一阵,冒出了更浓的烟,火头眼看就起来了,这才放了一块木头进去。

    “那水师有啥打的,流寇都是岸上跑来跑去,你入了那水师啊,以后流寇过来,咱们娘两还能跟着上船就跑。”

    媳妇拍拍手,袖子擦小一下鼻涕,“下月就娘三了不是。”

    唐二栓看着媳妇的肚子傻笑了两声,“你知道那啥不,我去见那招兵官的时候,前面还有一个人啊,那官就问他家中几个抚养人,抚养人你懂不,就是除了他要养几个,媳妇儿女都算,他说养三个,那招兵官就让他走了,说超过两个的都不要。

    到了咱这里,我就说只有两个,反正这老二没生呢,哈哈。

    这算过了第一道,后面那一道啊,就是往江里游一百步再回来、拉纤一里、提石锁,就那升帆掌帆我不会,但在地上那啥撑来撑去的,我一口气做了一百多,那官就说这个兵好,入水营陆什么队,没听清,反正是水营就对了。”

    “咱家男人也是水师了,听说好多人想去都没选上,你说那水师呆在江上的多好,不怕流寇打,又不在码头看人脸色了,以后每月二两银子咱么用得完哟。”

    媳妇满眼的憧憬,说到此处不由捂着嘴巴吃吃的笑起来。

    唐二栓跟着也笑起来,两人仿佛都看到一堆银子在朝自己招手。

    媳妇在窝棚里翻出来粮袋,还是那么一小把丢进锅里。

    唐二栓扁扁嘴巴,肚子里咕咕的叫,热天生意好的时候,媳妇下的米要多些,不然唐二栓没力气干活挣银子,到了码头的淡季,唐二栓的生活水平急转直下。

    不过今天家里有划时代的历史转折,媳妇考虑了一下之后,又多抓了十几颗米粒。

    唐二栓试探着道,“明日就要入那水营了,哪吃得着家里饭,你就不兴多煮些。”

    “那更不能,你想啊,明日就开始吃那营里的饭了,你今日多吃了也没用不是,肚子空一些吃那庞大人不要钱的多好。”

    “倒也是。”

    媳妇此时神秘的一笑,突然从袖子里面拿出一个东西。

    唐二栓两眼放光,竟然是一个鸡蛋,他已经多久没吃过了,他惊喜的指指自己,“专门给我买的?”

    媳妇小声的道,“王家那只母鸡今日把蛋下在边上,一滚就出来了,刚好我从那里过,你说咱家是不是要转运了,明日非得去拜拜那些王母娘娘。”

    “这,乱拿人家的蛋不好吧。”

    “什么乱拿,那蛋滚出来就不是他家的,这是菩萨赏给你的。”

    媳妇脑袋一偏,说着就把蛋藏在袖子里,在门外到处张望了一番,咕咚一声投入了锅里。

    唐二栓揉揉额头,“那就吃他姥姥的,老子水营的人了怕啥……我那入的是水营陆啥队,怎们就是记不起来。”

    ……“水营陆战队先上岸,跟紧!跟紧!都他妈听到没有?”

    十五日之后,桐城下枞阳镇码头,身穿水师白色短褂的唐二栓拿着盾牌,右手提着一把短柄斧,慌慌张张的跟着跳下小船,踩在江边的水草中往岸上走去。

    在他的身后的江面上,一长串的漕船鱼贯而入,已经停靠的几艘正在卸下陆军士兵,码头上鸡飞狗跳,店铺忙不迭的在关门,其他商船的船头惊慌的叫喊,招呼船工离开码头。

    唐二栓顾不得其他的,紧跟着前面的背影,跨过水草之后寻到一条路,到了上面的街道,路上已经有镇抚兵,地上散落着些银锭,唐二栓的眼睛老是被它们吸引,虽然触手可及,但他绝对不敢去拿,这些银锭是镇抚队撒的,每个都编号了有数的,最后要收回那么多。

    入营这么十多天,已经有三次训练撒银子,第三次的时候有人忍不住偷了一块,被打个半死后开除出营。

    所以现在银锭的吸引力已经大减,远不如第一次看到时那么让唐二栓分神。

    几十名陆战兵在队长的叫骂中往街巷中推进,唐二栓晕头转向的,只能跟着其他人走。

    他到了水营才知道,自己入的是水营陆战队,他至今没有弄明白,水营怎么还会有陆战队,而且看起来比陆营更危险,好歹陆营的前排很多都配齐了盔甲了。

    他们这些陆战兵没有铁盔铁甲,只有每船一个的队长有皮甲,其他人的防御就是那件白褂,武器则五花八门,有标枪、钩枪、短柄斧、长矛、弓箭等等。

    一片乱糟糟的样子,跟那边整齐的陆营没有办法相比。

    王增禄在码头上看着登岸的过程,此次演练是陆营和水营协同运输,虽然流寇的警讯越来越密集,守备营应该在安庆戒备,但庞雨坚持要做。

    这次从每个司抽调一个局,陆战兵七十名,另加一个炮组和三十名骑兵,动用水营漕船十九艘,庞雨自己走不了,指定让王增禄带队,要求他关注全程,记录出现的问题。

    王增禄以前跑过船,本以为运兵是简单的事情,但上了船之后就状况不断,与旁边几个亲兵队的人不时商讨,两个书办则在一旁摆了个桌子记录,目前陆营下船进度比较慢,因为下枞阳的码头上停靠的船较多,还有那些逃离的船阻挡了航道,后面的船只一时无法靠岸。

    陆战兵的登岸与陆营不同,他们是用漕船新挂载的脚船转运。

    与陆营的大部分人一样,王增禄对那个陆战队也一头雾水,既然有了陆营,为何还在水营单列一支,今天看到他们的表现之后,王增禄认定了他们是一群乌合之众。

    他另外看出来的差别,庞大人似乎是希望他们能在沿江任何地方登陆,而非是局限在有码头的地方,所以此次演练也是用的脚船转运,大约也只有这么一点用处。

    “把总大人,现在少了四条船。”

    旁边一个亲兵队的人道。

    王增禄到处看了一下,找到了任大浪的船,他的船是一面五尺的四方红旗,其他都是三角红旗。

    这位水营把总倒是早早到了岸,但他带的船队不成阵型,还只是从怀宁到枞阳这么近,路上就跑丢了三艘船,然后船只航速不一,出发时的顺序完全被打乱,上岸的时候每局都凑不齐编制,现在视野可及范围内,更已经有四艘不见踪迹。

    王增禄此时才知道庞雨为何非要演练,船队果然和他以前跑单船差别很大,而运兵也不是运客那么简单。

    那亲兵队的人又道,“王把总,每个旗队一艘船虽挤些,但下船汇集很快,至少一个旗队是齐的,上岸就可以列阵。”

    “这条可以记上……”话未说完,码头下哗啦一声巨响,接着一片惊叫,王增禄转头看去,一匹马从跳板上掉进河里,把牵马的人也拖了下去,那马匹受惊之后在水中拼命挣扎,扑腾起大片的浪花,周围的骑兵手忙脚乱的在帮忙。

    “让书手录下,骑兵上下船缓慢,登船时骑兵应最后上船,登岸时骑兵应最后下船,必须等待步兵列阵完成推进之后,码头有空余地方再让骑兵下船。”

    王增禄说完后到处张望一番,“那门炮呢?”

    几个亲兵也在看,那些漕船都长得差不多,甲板上挤满了准备下船的士兵,视野又被那些桅杆遮挡,根本看不出来炮在何处。

    旁边一名亲兵道,“把总大人的意思是否应该让炮先上?”

    王增禄皱着眉头,他以前拉过纤,但这种登陆行动也是第一次,到底该不该让炮先下。

    那门炮是新做出来的,用的薄钰旧铁模,仍然重千斤左右,上下船都不是个轻松差事,但鉴于舒城的经历,大伙对火炮有种信赖,先上岸似乎可以稳定人心。

    还没想好的时候,旁边几个亲兵指着江中议论起来,王增禄一看是一艘小哨船,挂的也是水营的小红旗,几个浆手划着水往码头过来,看样子十分着急。

    王增禄心头暗道不妙,他眼神很好,看到船头上站的是郭奉友,平常是绝不会离开庞雨身边的,这艘小哨船最多比他们晚一个时辰出发,这么急赶来肯定是安庆有什么事情发生。

    小哨船一路穿行,很快到了岸边,面对这个庞大人的心腹,王增禄不敢端架子,匆匆到了最下面一级台阶迎接。

    郭奉友也不及客套,拱手对王增禄道,“庞大人急令,王把总率演练人马即刻赴桐城布防,限于十二月六日午时前到位,第二司第四局调北峡关,限于十二月七日午时前到位。

    水营及陆战兵留守枞阳待命,征召枞阳漕船类航船,船工一同征召,其余船只限十二月六日天黑前离岸,告知其不得在任何江北码头停靠,各部就位之后协同当地衙门及士绅,排查所有外乡口音,有嫌疑者就地扣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