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啦 > 铁血残明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遇伏
    队伍在官道上行进,八月的日头仍然狠毒,山间有风吹过,也是一股热气,守备营人人挥汗如雨。

    杨学诗看到前面插着的绿旗,对庞雨禀报道,“大人,前面左侧山地有两道山泉。”

    庞雨擦擦额头的汗水,“离出山还有多远?”

    “再几里就出山了。”

    “传令歇息。”

    旁边的郭奉友招过鼓号,用一根长管的铜铳对着天上一炮,接着鸣金三声,官道上的队列轰然而止。

    中军大旗磨旗一圈,跟着竖起了一支黑色的三角旗,是采水草的旗号,各局陆续摇旗接令,士兵纷纷在路边坐下,派出人手根据绿色小旗的指示取水。

    庞雨把水壶给了郭奉友,到路边准备找个树荫,这一段竟然一棵大树都没有,只得回到坐骑边,靠那匹马多少遮挡一点。

    河道就在旁边,几具尸体摆在河床中,有两具是半泡在水上,不知道是是附近的百姓还是那些被携裹的人。

    沿途已经有数百具这样的尸体,大部分就在路边,河道中有小部分,就是这小部分尸体,造成河水无法饮用。

    行军途中取饮水,以井水最佳,其次是岩石中渗出的山泉。那些在地表长距离流动的水源,虽然看起来清澈见底,但很可能受到死去动物的污染,军律中也是不准许直接饮用的,以免造成疫病流行产生非战斗减员。

    北峡关到舒城这一段,路上都是不适合耕种的地形,一路人烟稀少,很难找到水井,现在河水不能饮用,地表流动的泉水也不宜饮用,只能选择附近岩石渗透的泉水,行军就没有什么规律,遇到合适的取水点,庞雨便只能停下。

    蒋国用也没找到休息的地方,他蹲在自己那匹马旁边遮阴,后边则是薄钰,正瘫坐在地上喘息,背靠着那辆炮车的车轮上,炮车停在车辙印中,北峡关过来这段路,把薄钰也折腾得够呛。

    这段官道不是全石板道路,由小块石板和泥土交错,车辙印深浅不一,炮车在颠簸中时常抛锚,实在没有办法,现在已经将炮身取下,放在一个板车上拖着行进,另四匹马单独拖着一个空炮车。

    薄钰本身更是少有这样走路,庞雨故意没有给他配马,从桐城这样一路走过来的,这样能加深他对行军的体验,以后设计炮车的时候才能真正理解机动的含义。薄钰体会的结果就是,整个人瘦了一圈,眼看着剩半条命了。

    郭奉友把椰瓢回递给庞雨,“大人要不要去树荫下歇息。”

    路下边不远就有树荫,庞雨满头大汗的摇摇头,“军律写了暂歇饮水会干粮,皆不得脱离道路,将者当为表率,岂可明知故犯。”

    “属下觉着,这条军律未必妥当,尤其这大热天,似可改一下。”

    “没改之前仍是军律。”庞雨喝了一口水,还有清凉的感觉,应当是岩石中渗透的。

    郭奉友想了一下,在自己马上取了一把伞,过来刚撑开,又被庞雨挥手制止,“把心思用在亲卫队上。”

    蒋国用蹲在旁边一言不发,庞雨见状对他招招手,蒋国用赶紧跑了过来。

    “你去过舒城,出山口的地形是否了解。”

    蒋国用迟疑一下道,“小人大概是十年前去过走亲戚,只走过一次,途中没太留心,但大概出山之后跟桐城类似,往北就更平了。”

    庞雨点点头,只要跟桐城类似就好。一到行军打仗的时候,他就无比怀念以前的卫星地图,现在只能用县衙里面的域图,跟水墨画一样,只能大概知道哪个方向有山,哪个方向有河,至于那座山绵延多远就看不出了,地形地貌更不用想,这给行军带来很多麻烦。

    北峡关往舒城这段路,穿过了大别山的余脉,虽在山区却不是山路,都是这种谷底道路,不存在翻山越岭,与平时的行军差别不大,但这是守备营首次离开安庆,路线上又没有人烟,比以前的行军仍是困难了许多。

    好在距离桐城不远,北峡关很多商户时常往来这条路,他们能提供很多道路情况,即便如此,庞雨也觉得这段路途不好走,总有种不踏实的感觉。

    “后面运粮的跟上来没有?”

    蒋国用摇头道,“属下确实不知。”

    庞雨才想起这话应该问杨学诗,中军哨骑也负责前后联络,他这支轻骑昨天得了战马,但人还是那些人,只能干些前后传令、勘察道路的事情。战场侦察、破袭、包抄、冲阵这些高端的战术,庞雨暂时是不能指望了。

    后面运粮的队伍是桐城的民夫,庞雨没有专门的辎重队,这些民夫原本只是运送给养到北峡关,那里有大队官兵,又有关城保护,相对是比较安全的。一听到要往舒城,都不愿意去,最后庞雨给了每人一两银子的高价,加上棍神的光环加成,勉强招募到三百人,凑了二十辆牛车驴车,其他都是独轮车和挑子,速度就远远落在了后面,好在山间只有一条路,不怕流寇包抄,留下少量士兵押货之后,就让他们在后面慢慢追赶,但每隔一段时间,需要哨马去查看。

    派了一个哨马去看后勤队之后,蒋国用过来低声道,“大人,属下有个疑问。”

    “但说无妨。”

    “大人从史道台那里争来哨探的差事,可这是舒城县境,又是个苦差…”

    庞雨笑了笑,北峡关一战没有杀死俘获任何的流寇头目,从审问俘虏可知,蝎子块就是废墟外红旗下那大汉,最后并未发现尸首,也没在俘获之中。朝廷更看重的是魁渠,庞雨希望能有所斩获,进入更高层的视野。乘着蝎子块新败,能再抢点银子就更好了。

    史可法对擅入凤阳巡抚辖地颇为犹豫,庞雨费尽口舌,以解救桐城百姓的名义劝说,史可法最终只同意他到出山口,不得靠近舒城县治。

    这种相对危险的行动,潘可大和许自强当然不会跟来,庞雨也不希望跟他们一起行动,这次就是守备营的单独行军。

    “北峡关那一仗,咱们打得仓促,阵也没列,除了前面三个局,其他几百人交战甚少。正好那边还有流寇,咱们到舒城山边上,哪怕对着流寇只列个阵,也是难得的好处。”

    蒋国用还待再问,听得杨学诗在前方叫喊,两人起身看去,远处官道上的哨马举起了一支红色三角旗。

    庞雨对旁边的郭奉友道,“有敌情,放变令炮。”

    号手拿过备用的铜铳点燃,沉闷的炮音在山谷间带来阵阵回音。

    …

    庞雨立马在官道上,百步外十余名流寇马兵在官道边策马转圈,官道和河道中有数十具尸体,很多被剥去了衣服,在河水浸泡下已经浮肿发胀。

    这里是出山口,山势已经变缓,地形越来越开阔,很多土丘都适合骑兵行动。

    从发现流寇哨骑之后,庞雨便带队追赶,流寇的马兵有十余名,他们只是用箭支骚扰,庞雨则用藤牌兵和弓手开路,守备营行进缓慢,双方在官道上打打停停,都没取得什么战果,直到现在的位置,河道左侧的地势已经可以展开部队。

    庞雨说不清楚为什么要停下,抽象的兵书上也想不起用哪一条理由。庞雨过往的职业经历里,对退路十分重视,眼下只有一条官道,这条官道既是他的退路,也是他的后勤线。因为调动仓促,士兵只带了两日份的干粮,极度依赖后面运送的军粮。

    西侧的山坡高于东侧,遮蔽了西侧的视野,在这样适合展开兵力的地方,平常是一定要哨马侦查的,但此时因为对方马兵的存在,哨骑不敢脱离大队,西侧就处于迷雾状态。

    随着守备营停下,流寇的马兵也在官道上停下,这更让庞雨怀疑。

    “停下列阵,第一局、第三局、第四局前排平列,左起西侧第一座土坡下,右至河道。第五、第六局后排平列,新兵在我大旗后平列,第二局剩余人马督战新兵,还有让王增禄过来。”

    号令很快下达,第一局开始左转,三个旗队首尾相连,庞雨一直在观察他们的行动,这种行军转交战的转换,在校场上每日操练,但战场毕竟不是校场那么规则,某些地形有溪流树木,全军队形要填满正面,但又不能拥挤,这就要靠熟练之后的将官个人能力了。

    第五局也开始离开官道,往第一局的阵形后方移动,准备成为第二线。

    第三局则等在原地,与训练中一样,守备营列阵还不熟练,如果两个局跟随太紧,很多时候会互相影响。庞雨一边观察,一般在脑海中盘算,前面三个局要成阵线的最快方法是同时左转展开,根据距离在不同位置停止,只要第一局到位,后两队只需要向前移动很短距离就能成阵。

    但那对各局控制队列位置的要求太高,守备营眼下远远做不到。整个交战地区是一个喇叭形的形状,从南往北发散。庞雨虽然没排过阵型,但好歹知道要防守整个正面,不能让流寇的马兵绕到背后来,所以是一个前三后二的阵形。

    “大人,属下奉命前来。”

    庞雨回头一看,是王增禄刚刚赶到,他的第二局基本打残了,没受伤的只有二十几个人,不能再继续作战,只能用来监督一下那些新兵。

    “增禄你看看地形。”

    王增禄粗粗看了一下道,“大人是担心有埋伏?”

    庞雨站在马镫上指指西侧,“那里埋伏几百人足足有余,前面的马兵一直在官道上活跃,阻挡我哨马前出侦查,此处尸体剧增,又都在东侧,或是要吸引我军注意力的焦点向东。”

    王增禄没有马,踮起脚跟看了一眼前方,那些马兵仍在官道上,见到官兵结阵之后,正策马缓缓靠近。

    他皱眉看了片刻之后仰头对庞雨道,“若是那里有伏兵,是要等咱们追逐马兵之后断了咱们退路,也或许拦腰给咱们的队列一击…但大人你说那些尸首也是为了吸引我等留意,流寇会有如此狡诈?”

    庞雨笑笑道,“我的职业生涯中,无论敌人还是伙伴,都是狡诈凶恶的人,万不可小看敌人。流寇纵横数省,每日都处于被官兵追剿的状态,就算是不狡诈的人,这么磨练几年也练出来了。”

    此时第一局到达了列阵位置,三个旗队走得快了些,队形有些拥挤,姚动山咆哮着前后走动,把最后的人往后拉,此时第三局刚开始转弯。而后面第五局的人则一直没找好正面,队形与第一局不是平行的,而是有些偏向东侧,那百总还没发现。

    “你看了这列阵,觉得以后应当如何改进?”

    王增禄没有想就答道,“属下觉着,每三局或四局应设把总一人,如此更易协调。大人在安庆还要新招募数百人,每局一百人就是十多个局,如今是大人下令,以后若是都由中军来管,传令要传十多个百总,这般列阵就更乱了。”

    “本官也有此意。”庞雨赞许道,“增禄你在北峡关打得甚为勇猛,第二局表现可圈可点,待新兵连成,你就升任…”

    一句话没说完,前方一阵喇叭声,西侧和前方丘陵间涌出密集的骑兵身影,尤以西侧坡顶最多,他们大声怪叫,策马朝着未列阵完成的守备营飞驰而来。